第509章:狠狠的摆他一道!/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没事。”

“那就好!”时御霆忧心忡忡,“看来,苏家是要开始对你下手了!”

靳司南没有出声,眼中露出一丝轻笑。

“你在外面?”时御霆听到车子的引擎声。

“是的。”

“你开这么快的车,是要去哪?”

“去解决一些私人恩怨!”

“靳司南,你疯了!你马上给我停下来!”

“我已经到了!”

靳司南一个飘移,将车子停好,直接朝面前的会展中心大门走去。

“先生,请问你要找谁?有没有预约?”

靳司南直接将此人按到墙上,抢过他身上的卡,刷了一下电梯。

苏以溟刚刚开完一个会议,就听到外面有人说,有一个人闯入了电梯,他的脚步顿了一下,下意识的朝电梯的方向望去。

此时,电梯门开了。

靳司南解开衣服,大步朝苏以溟走过去。

苏以溟愣了一下,随后就恢复淡定,靳司南来到这里,他一点觉得不奇怪。

今天,接连失手,靳司南要是猜不出来是他做的,那就不是靳司南了!

“苏以溟,我还不知道,我竟然还会这种卑鄙的手段!”靳司南走上前,直接朝苏以溟说道。

苏以溟不语,他知道,靳司南的脾气,比起陆已承来,差远了!而靳司南,他一向都不放在眼里。

“我来了,你倒底想要什么,爷陪你到底!”靳司南说完,朝苏以溟挥去一拳。

苏以溟侧身躲开,突然感觉肩膀一沉,竟然被靳司南按住,他和陆已承交过手,却从来没有和靳司南交过手,他只知道,靳司南时常被陆已承修理的很惨。预测靳司南也不过是和他差不多的能力罢了。

没想到,仅仅是这一招,他就分出上下来。

靳司南的实力,要远远比他想象中的要强。

此时,靳司南又是气在心头,当然不可能留有任何遗力!

眨眼间,苏以溟挨了一拳,嘴角流下一道血痕,他抬手擦了一下嘴角,靳司南又朝他冲了过来,一把扯住他的衣领直接将他拽进办公室。

门被靳司南一脚踹上,外面围满了人。

“苏以溟,要是怕死,大可以叫人进来!”

苏以溟的血性也被激起,冲着门外喊道:“谁都不准进来!”

靳司南的眼底,飞速的闪过一丝笑意。

“靳司南,你可曾想过,你今天来了我这里,就别想再走出去?不如,我们都冷静下来,谈一比交易。”

“谈什么交易?”

“陆已承已经死了,这是不可更改的事实,现在的局势,你也看到了,有一句话,叫识实务者为俊杰,我想你也不想眼睁睁的看着第四军区就此解散,不如这样,第四军区从此后,由你来当总指挥,你的那些兄弟,也就可以安安心心的留在第四军区。”

“我没想到,这样的好事,你竟然想着我呢?”

“除了你,我觉得没有人能胜任第四军区总指挥这个位子。”

“你的如意算盘打的真好。”靳司南说着,朝苏以溟走去,突然,他再次朝苏以溟袭去!

紧接着,办公室内响起一声剧响!

外面的人顿时愣住了,这是什么声音?

枪声吗?

靳司南捂着肚子上的伤口,勉强支撑着自己的身子,笑看着苏以溟!

苏以溟到现在,还不知道靳司南究竟为什么要这么做!

突然,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一群人涌了进来!

办公室里的闪光灯不断的闪烁着!

苏以溟的手里,还握着他用来防身的那把枪。靳司南支撑不住,倒了下去,幸好孙泽及时赶到,扶着他的身子。

“快!送三少去医院!”

……

苏家

苏父怒视着苏以溟,指了指又气愤的放了下来,最后双手都在发抖!

“你是最冷静,处事最让我放心的!怎么今天会着了靳司南的道!现在,你开枪打他的事情已经传遍整个军部,总统先生听到这个消息,有多震怒!这不是给时御霆那小子有空子可钻!现在,你被指控,谋杀陆已承,靳司南提交证据指证你的人,你竟然开枪打他!”

“爸,我的计划不是这样的,我想神不知鬼不觉的除掉他!”

“除掉他?你现在没有除掉他,他就把你也给拽进去了!靳司南岂是好惹的,你今天总算是见识到了吧?他是那种,就算是要死,也得拉着你垫背!”

苏以溟的确是知道了,他原本以为,靳司南今天来找他,就是出口恶气,没想到还有后招!竟然狠狠的摆了他一道!

“你的职务被免除,现在要说清楚为什么对靳司南开枪!说不清楚,我也救不了你!”

“枪不是我开的!”

“可是枪是你的!靳司南突然跑到你的办公室,拿了你的枪朝自己开一枪,而且差一点没命,你信吗?”

苏以溟现在,真的是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

靳司南,简直不是个东西!还什么差一点没命,自己打自己会打得这么狠?!

“不许再对靳司南下手!他现在,有一点损伤,你都脱不了干系!”

“是,我知道了。”

……

军区医院

孔一凡给靳司南紧急手术,将子弹取出来。手术刚刚做完,靳司南就清醒过来。

“你别动!”孔一凡立即制止。

他知道,麻醉一类的药品在靳司南的身上,起不了多大作用,所以给靳司南治伤的时候,他都会用很重的剂量,即使是这样,靳司南也还是在手术完就醒了过来。

“几点了?”

孔一凡看了一下墙上的表,“马上十二点了。”

“怎么这么晚了?”靳司南说着,就要坐起来。

“你给我好好的躺着!我知道你担心谁,孙泽已经去把简小姐和珩珩送回家了,现在简小姐和珩珩由孙泽亲自照着。”

靳司南知道,他这么摆了苏以溟一道,苏以溟一定不敢再冲他下手,不对付他,自然也不会去针对晚晚和珩珩。

孔一凡知道,靳司南这么做的用意,时御霆自然也知道。

只是,这一枪,打得太狠了!

偏一点点,都是致命的!

“把电话给我。”靳司南不想让简慕晚和珩珩担心,他走的时候,还和她们说,让她们等他回去,一起回家。

简慕晚坐在客厅里,不时的看着手机,她之前打过靳司南的电话,都没有人接。

孙泽来到公司,要接她们一起回家的时候,她的心里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这么晚了,靳司南怎么还没有一点消息?

他不会出了什么事吧?

就在她担心的胡思乱想的时候,最话突然响了起来。

她立即拿起来,一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立即接通。

“靳司南!”

“是我,晚晚。”

“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军区,突然有点事情,要回来处理一下,没有来得及告诉你,你现在在家吗?”

“我在家,孙泽和翟亦扬都在这里,乐乐也在这陪着我。你今天还回来吗?”

“我今天晚上回不去了,最近都有些事情走不开,你放心,今天那些人,我已经摆平了,珩珩先不去幼儿园,让孙泽先陪着他,我过几天就回去。”

“你真的没事吗?你的声音听起来好虚弱。”

“没事,不要担心,这么晚了,好好休息。”

“嗯,晚安。”

“晚安。”靳司南挂完电话,躺了下去,忍不住摸了摸肚子上的绷带,“我什么时候能出院?”

孔一凡白了他一眼,“想死的话,现在就能走。”

“总有个期限吧!”

“最少要七天!”

“三天不行吗?”

孔一凡没有理他,给护士使了个眼神,将靳司南推了出去。

时御霆还在手术室外等着,听到靳司南受伤的消息,他第一时间将事情报告给了总统先生,靳司南这么做的目的,他清清楚楚,当然是立即配合靳司南。

直到把这件事情处理好,他才来到医院。

看着靳司南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要不是这副模样,他真的想打靳司南一顿!

“与其让苏以溟下手,不如我先发制人!”

“是,你厉害!说实话,你去找苏以溟的时候,我真怕你把他打死了!”

“我在你心里,就那么蠢吗?没长点脑子吗?”

“难道你很聪明吗?想出这么蠢的方法!”

“时御霆你怎么说话呢?照顾一下爷是个伤员好吗?说两句好听的会死啊!”

“好,你牛!你最牛,行了吧?你把苏以溟都拉下来了!如果不是发生这种事情,原本任命书都要下达了。现在他被停职接受调查,你这件事查不利索,他就别想现恢复原职!靳司南,干得漂亮!”

时御霆这一次,是出自内心的赞扬靳司南。

如果不是靳司南这样做,孔怕,他们下再多的功夫,恐怕都会被苏家挡回来。

“这么晚了,回去吧,不用担心,我没事了。”靳司南朝时御霆淡声说道。

“你好好养伤。”

“这点小伤,不碍事。”

靳司南回到病房,没有一点睡意,接下来,就是与沈家订婚的事情,他给了沈家机会,既然他们还没有解除婚约,那就让他来解除!

……

昨晚,简慕晚睡的很不好,虽然靳司南给她打了电话,她还是觉得心里很不踏实。

蓉姨已经准备好了早餐,珩珩吃完早餐,被翟亦扬拉着去外面扎马步去了。

看着珩珩认真的样子,她感觉,珩珩今天好像学的比平常的时候更认真了。这孩子的毅力一直就很好,没想到对这件事情的专注度,竟然比什么事都显得强烈许多。

“夫人,吃早餐吧。”

“好的。”简慕晚点点头。

孙泽也从客房走出来,昨天晚上除理事情处理太晚,所以起来的有点晚了。

“孙先生,早餐准备好了。”

“谢谢蓉姨。”孙泽也走过去,坐在简慕晚面前,“夫人,早。”

“早。”简慕晚微笑着打招呼。

“夫人,这些天,小少爷就不再找新的学校了,等审批的资料一下来,直接去国外上学。”孙泽将事件的进度朝简慕晚汇报道。

他没有想到,这件事情,靳司南还没有和简慕晚说。

他以为,这么大的事情,一定是三少和夫人商量过后才决定的。

“什么?什么国外上学?”简慕晚愣了一下。

孙泽一看简慕晚这么吃惊的样子,顿时知道自己说错话了!

“没,没什么!”

“孙泽!你必须告诉我,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还是三少亲口告诉你吧。”

“不!我现在就要知道!”简慕晚放下手里的东西,直直的盯着孙泽。

孙泽真的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怎么嘴那么快。

“是这样的……”孙泽将事情的经过说给简慕晚听。

简慕晚这才想起来,除夕夜,他们在外面只进行到一半的谈话,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要离开这里,也没有想过,要离开靳司南!

“夫人,夫人?”孙泽小声的唤道。

简慕晚这才回过神来,“我问你,昨天袭击我的人,究竟是谁?你们一定知道,对不对?”

“夫人,这个……我真不知道。”

“孙泽,你在撒谎!”

“我,我……”孙泽简直是欲哭无泪,还能不能好好的吃个早餐啊!

“靳司南在哪?他不在军区对不对?”

孙泽:……神啊,救救我吧!

简慕晚见孙泽不出声,再次拿出手机,准备拨通靳司南的电话。

军区医院

孔一凡和另外一位医院正在病房里,对靳司南例行检查,一旁的护士正在准备给他输液。

“恢复不错。”

“就我这体格,三天就能出院。”

孔一凡:……

突然,电话响了,靳司南立即拿起来。

“靳司南!我要见你!”

“晚晚,我有事要处理,现在走不开。”

果然有问题!

简慕晚朝孙泽扫了一眼,孙泽立即低头错开目光。

“我不管,是你来找我,还是我去找你,你自己选择。”

“怎么了?这么想我?一分一秒都不能等了?我现在真的很忙,军区不是谁都能随便出入的,晚晚,乖,别闹,等我回去一定好好的补偿你,好好的陪陪你。”

“你现在开个视频可以吧?”

“视频?”靳司南看着自己这一身病号服,再看看穿着雪白的白大褂的医生。

此时,整个病房人,都一副惊奇的目光看着靳司南!从来没有见过靳司南是这副模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