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1章:好事将近?/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些报道下面的评论,更是不堪入目。

现在想上她沈天姿的男人,估计可以绕帝都八圈。

“三少不愿意要,我要啊!”

“我能一晚上七次!沈大小姐,绝对能够满足你!”

“沈小姐,欢迎来找我,我会各种姿势。”

这些污言秽语让沈天姿受不了!

她这个样子,还怎么出门?不知道多少人,在背后嘲笑她!上流的圈子,她都不用混了!

靳夫人不是说,会帮她的吗?

怎么还没有等来靳夫人的消息,她就被靳司南这么大动静的退婚了?

她不甘心!

靳夫人最近,也在因为简慕晚的事情头疼,她不知道,怎么才能除理好这件事情,既不能让简慕晚的身份曝光,又能神不知鬼不觉。

“夫人,您的电话。”

“谁打来的?”靳夫人一脸不耐烦的回应道。

“好像是沈小姐。”

靳夫人伸手接过电话,电话那头,传来沈天姿的哭声。

“妈,不,不是,我应该称呼你伯母了。”

靳夫人一听到沈天姿的声音,更加头疼,她也没有料到,靳司南这么存不住气,收拾了沈家之后,紧接着就与沈家解除婚约了。

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好像苏家也不敢再针对靳司南。

小道消息更是传出来,苏以溟好像都停职了。

难道,苏家还真被靳司南给牵制住了?

这对她来说,不是什么好兆头。

再加上简慕晚的事情,她对靳谨枫的怀疑又死灰复燃。

他可以找姓温的那个女人,一样可以找别的女人,老爷子这么疼靳司南,而靳谨枫这些年也将靳司南当成自己的儿子一样养,一提起家业,从来没有少了靳司南的那一份,完全和她的两个儿子一样的待遇。

靳谨枫真的是因为靳司南这孩子是老头子带回来的,托付给他照顾才这么上心吗?恐怕不是这么简单吧?这个靳司南不会是靳谨枫在外的私生子,然后让老头子抱回来,给她养育了这么多年?

“伯母,阿南和我退婚了!”

听到沈天姿的哭声,靳夫人才知道自己走神了。

“天资,你不要哭了,我也是才知道这件事情。”

“伯母,我怎么办啊?阿南他,是一颗心都死在简慕晚那个贱人身上了!伯母,你之前说,你一定会帮我的,我现在真的是孤立无援,除了你,没有人会帮我了!”

“你的伤怎么样了?”靳夫人将话题转移。

“好的差不多了,但是,没有办法完全恢复到以前的状态。伯母,我那么爱阿南,你都亲眼所见,那个简慕晚和阿南在一起,就是别有用心!”

“这件事情,我也在想办法。”

“伯母,你想到办法了吗?还有一件事情,我一直在隐瞒着您,靳司南和简慕晚有一个野种,也许是因为这个原因,靳司南才会和她在一起。”

这个消息,像一记重锤一样,狠狠的击在靳夫人的心上!

有个孩子?

靳司南和简慕晚,竟然有孩子?

她不能再这样了,必须出手,让简慕晚从她的世界里彻底的消失!

她不可能让简慕晚回来,姓温的那个女人是怎么从她的世界里消失的,简慕晚也一样!

……

简慕晚收拾好东西,坐着保姆车去剧组安排的酒店。

这一次,应程之卿的盛情邀请,她也带了公司的几个艺人过去。

其中就包括封奕。

简慕晚发现,这个封奕不怎么爱说话,表情也淡淡的,被她选中的几个人都显得很兴奋,虽然大家都还掩饰着,可是还是能看得出来。

只有封奕,仿佛天大的惊喜,都不刺激得到他。

程之卿早早的在酒店等着,晚上的时候,还安排了聚餐,而且在酒店的KTV定了包房,在开始工作前,大家好好的放松放松。

今天的程之卿,一身红色的西装,身上还洋溢着新春的喜悦,换了一个发型,显得更加成熟稳重。

简慕晚出行,应辰一定会一路想陪,亲自照料简慕晚的衣食住行。

“先安顿好,等一下过来我房间。”程之卿将简慕晚送到她住的楼层朝她说道。

“好的,我等一下给你看看,我们的新成员。”

“我自然是要过目的,好让我知道你的眼光怎么样。”程之卿笑着回应。

剧组安排的酒店在这附近,已经算是级别更高的,应辰还会把级别再从公司的帐目上,再提高一些。简慕晚现在住的,是这个酒店最主档的客房。

放下东西之后,她换了一身舒适的衣服,朝楼下走去。

她带来的艺人都安排在同一层,也好方便大家联络。

简慕晚去叫了几人,一起去程之卿的房间。

“晚晚,我好紧张啊。”

“澜澜,你不是号称水泥做的女汉子吗?怎么也会紧张啊?”

“那是在别的人面前,在程大在面前,老夫一瞬间少女心炸裂!”

“噗!”

几人说说笑笑,朝程之卿的房间走去。

简慕晚还没有敲门,程之卿就已经拉开门,一脸笑意迎接她们。

“你怎么知道我们来了?”

“远远的就听到你们的脚步声,除了你们,还会有谁?进来坐吧。”

“哇!程大大好温润,本人真的是要苏炸我的!”

“我已经走不动路了。”

简慕晚笑看着这几个姑娘,“都站在这里干什么?想看程大大也要离得近一点。”

她一发话,几个小姑娘顿时走了进去,坐在离程之卿最近的位置。

程之卿看着几个小姑娘,笑得有些不好意思。

他抬头,朝封奕望去,在这么几个小姑娘里面,突然出现一个男孩子,本来就很扎眼,在看到封奕的时候,他愣了一下。

“封奕?”

“程先生,你好。”封奕有礼貌的打了个招呼。

打完招呼以后,好像他的任务已经完成,又开始游神了。

这家伙特能睡,在车子上就睡着了,一路从帝都睡到酒店,这会,竟然还像是没睡醒一样。

简慕晚挺喜欢这孩子这种气质,让人看了很舒服。

“你们认识?”

“以前一起拍过戏。”程之卿解释道。

这孩子,前途不可限量,但是就是太懒了,除了拍戏就是睡觉,他几乎没有任何娱乐,有点不太适合这个圈子,后来,他也不知道封奕去了哪里,圈子里也没有他的消息。

竟然到了简慕晚的公司。

“我觉得封奕的气质特别好。”

“我这里有一个剧本,我看过觉得很不错。有一个角色,挺适合他。”程之卿自然看出来,简慕晚对封奕的欣赏。

“不了,我替封奕回绝了,我的下一部戏,想和他搭戏。”简慕晚解释了一下。

程之卿点点头,表示赞同,只是又不由自主的朝封奕望了一眼。

等她们的这部戏一但上映,怎么说,简慕晚也能稳稳的跻身一线,她既然签了这么多个艺人,自然也要为自己公司的艺人着想,带一带新人也是很有必要的。

“不过,程大大的戏份,我还是要为我的人多争取一些,有合适的角色,我是一定要拿到出演的机会。”

“怎么才过了个年,晚晚就变成生意人了。”

“是吗?我以后还要多和程大大学习学习。”简慕晚笑着回应。

封奕一直坐在一旁,仿佛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没有人注意到他在简慕晚说,新戏要和他搭戏的时候,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的情愫。

不过,随即就消失不见,如昙花一现。

聚完餐后,简慕晚随着程之卿来到KTV包房。

程之卿还以为,她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却不知道,这种地方对于简慕晚来说,熟悉的不能再熟悉。

除了那段时间,她为了手术费,在酒吧驻唱之外,她上学的时候,也经常混这种地方。

在别人的眼里,她就是个小混混,整天和不三不四的人,勾搭在一起,不良少女一个。

“晚晚,你要不要点一首歌?”唐乐乐朝简慕晚询问道。

“我?不用了,你们唱就好。”简慕晚端起面前的杯子,浅浅的喝了一口。

“我来唱一首吧。”程之卿站起来,点了一首歌。

“我的天呐,亲身坐在这里听程大大唱歌!简直不要太幸福啊!”

程之卿清了清噪子,合着话筒,挺有范儿。

简慕晚也没有听过程之卿唱歌,甚至不知道,他还会唱歌。

熟悉的旋律响起,简慕晚顿时直起身子,这歌,不是KTV的歌吧?好像,是他们现在正在拍摄的这部剧的主题曲?

之前,她还只是听过曲子。

难道,原唱是程之卿?

富有雌性的嗓音响起,全场寂静!

天呐!竟然唱的这么好!

简慕晚在一旁看到凯文,只见凯文的手里,还拿着一份词。

这样的唱功,就算是清唱,也能让人迷醉。

简慕晚走到凯文面前,看着他手里的填词,这是一首合唱的歌,还有女声的部分。

她不由自主的拿起话筒,就在程之卿唱完第一段的最后一句,她接上女声的部分,她一开口,整个包厢里,更加寂静!

天呐!太好听,太好听了。

感觉耳朵都要怀孕了!

她一开口,就连凯文都愣住了,没想到,她还有这么一副好嗓音,这唱功,一些专业的也不见得比得上。

两人还在唱着,虽然是第一次,但是结合剧中的情景,一点都不觉得陌生。

程之卿看着简慕晚,眼中带着温柔的笑容。

简慕晚完全投入在歌词中,不由自主的,就按着旋律唱了出来。

几年没有唱歌,天生的好噪音,依然如初。

两人的声音缓缓落下,旋律还在悠扬的回响着,整个包厢里,还沉浸在刚刚的歌声中,久久不曾回神。

终于,旋律也停止了,大家这才回过神来。

“太棒了!真的是太好听了!”

包厢里这才爆发出一阵激烈的掌声。

“阿卿!还找什么啊,女声部分,就交给简小姐了!”凯文都被征服了!

程之卿怎么也没有想到,简慕晚竟然还会唱歌,“晚晚,你愿意把女声部分录了吗?我们合唱主题曲。”

“好啊,如果你不嫌弃的话。”简慕晚点点头。

由男女主一起唱主题曲,很多剧都是这样。

但是,程之卿从来没有唱过,粉丝们一直都很期待,他能唱一次主题曲子,这也算是他以后退居幕后,唯一能回馈粉丝的。

他本来想着,如果找不到合适的女声,就自己将这首歌唱完。

看着简慕晚,他将眼中的炽热,一层层的遮盖住,不想让她看出来,也不想任何人看出来。

“程大大和晚晚唱完之后,我都不敢点歌了。”唐乐乐拿着话筒,一脸为难,刚好,下一个是她的歌。

“我来吧。”一道声音突然响起。

简慕晚朝那道声音望去,吃惊的看着封奕。

他不是睡着了吗?

一直没有任何声音的人,突然开口,简直像是炸尸了一样。

唐乐乐这个时候,巴不得有一个人接盘,好让她不要那么尴尬,立即将话筒递给了封奕。

“你唱什么?要不要我帮你点歌?”

“不用了,我自己来。”封奕走上前,点了一道歌。

不得不承认,他的歌声,与程之卿不相上下,只是两人唱歌的风格完全不同,封奕唱歌的时候,完全没有了那股颓废的模样,好像注入了新鲜的血液一样。

唱完后,满堂喝彩!

简慕晚也朝封奕坚起了大拇指。

然而,这家伙,话筒一放,就倒在沙发的角落,好像,又去睡觉去了。

也许是简慕晚唱了一首歌,觉得心情特别舒畅,和程之卿等人,玩起了骰子。

几局下来,凯文差一点喝吐了。

看着简慕晚,自动举起双手:“大姐,深藏不露!是在下输了,惹不起,惹不起!”

简慕晚笑了笑,好久没有像现在这样玩过,以前玩,是为了钱,现在玩,是真的玩,这种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

“我发现,你今天好开心,是不是有什么好事,拿出来给大家分享一下。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凯文有些喝多了,拉着简慕晚的衣袖,非要简慕晚说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