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2章:别!我能承受得了!/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认识简慕晚这么久,还从来没有见过简慕晚这样子放得开。

这个样子的简慕晚,简直是个妖精!活脱脱一个迷死人的妖精,就连一向对简慕晚都有偏见的他,都受不了,被这只妖精蛊惑了,觉得她哪都好看,哪哪都顺眼。

靳司南从就辰那里,知道简慕晚和程之卿一行人在KTV,他就让应辰偷偷的打开手机视频,整个包厢的一切,都在他的眼中。

看到简慕晚望我的歌唱,看着她摇骰子,看着她唱酒,他也忍不住跟着笑。

“说嘛!你说说,究竟为什么,这么开心?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凯文还缠着简慕晚,大有她不说也来,他就不放弃的架势。

唐乐乐在一旁神秘一笑。

其实,从看到三少和那个什么沈大小姐解除婚约后,晚晚就这么开心啦。要是这件事情换作是她,她也开心。简慕晚不说,她也不敢吭声。

靳司南也发现了,今天的晚晚,眼中都是笑意,真的很开心。

那天关了视频之后,他不知道简慕晚是什么样的子的,有没有因为婚约的解除而开心。今天偷偷的通过应辰的手机,才看到他心爱的女人。

“有好事,心情自然就好了。”简慕晚想糊弄过去。

“有什么好事?你和你家三少,好事将近?”凯文有点喝醉了,开始口无遮拦。

“凯文!”程之卿唤了一声,想将他从简慕晚身边拉开。

靳司南听得清清楚楚,他从来没有觉得,这个娘里娘气的凯文有这么顺眼的时候。现在,他超级想知道简慕晚的心里是怎么想的!

“阿卿,你不要拉我啊,这里都是自己人,有什么不能说的,再说出,简小姐和靳先生那点事,在坐的谁不知道。”

“如果好事近了,一定请你唱喜酒!”简慕晚没有直接回应,也没有否认。

“这么说,就是这件事了!果不其然。喝喜酒,我们都去喝喜酒。”

简慕晚笑了笑,“来来,我们继续玩!凯文,你要是不行的话,换人啊。”

“我行!别扶我,我还能再输三十次!”

这一句话,让一个包间的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这明显是醉的不轻。

简慕晚回到自己的房间时,已经快到凌晨了,她最后也敞开了喝,这会有些晕乎乎的。自己打开浴室,放了水,准备泡个澡。

靳司南在病房里怎么也睡不着。

他扶着一旁的助步器,来到外面的阳台,忍不住拨通简慕晚的手机。

简慕晚刚刚将衣服脱下来,听到手机响了,直接没接发了个视频邀请过去。

靳司南一看到视频邀请,紧张的心脏猛得一缩,朝身边前后左右都看了看,确定看不出这里是医院后,才敢接通。

简慕晚把手机放下,裹了个浴巾去找衣服。

靳司南就看到这样的一幕!

一瞬间,他感觉口舌发干,这个女人,专挑这个时候给他视频,绝对是故意的。

简慕晚一看视频接通了,准备过来拿起手机,突然踩到浴巾,直接朝手机扑了过去。

这样的一幕,让靳司南有一种错觉,她是在朝他扑过来,简直要命!

简慕晚已经稳住身子,拿起手机,带着几分醉意看着靳司南。

“你在哪?怎么那么暗?”

“晚晚,军区的纪律很严,现在是就寝时间了。”靳司南解释。

“那你能看得清我吗?”

“晚晚,你喝醉了。”

“靳司南,我想你了!”

“晚晚,你还想不想我今天晚上能睡个好觉?”

简慕晚笑了笑,拨弄一下长发,这样的姿势更加撩人。

靳司南更有一种错觉,她现在,就坐在他的身上!

不!不行,不能再想了!

“我要去洗澡了,你要不要关了视频?”

“不用关,我承受得住。”

简慕晚笑了笑,拿着手机去了浴室。

靳司南有点后悔了!

半个小时后……

孔一凡站在病床前,看着一脸血的靳司南,无奈的递了个棉球给他。

“不要拔出来!”

一旁,是几个带血的棉球,鼻血能流成这样,也只有靳三少了!

“葡萄糖呢?头有点晕!”

孔一凡递了一支葡萄糖过去,“你被子弹打中后,本身就失血过多,你倒好,这一次,差点赶上被子弹打中的时候流的了。”

靳司南仰头,把那一支葡萄糖灌进嘴里。

齁死了!

“再给我一杯温水!”

孔一凡又给他倒了一杯温水,坐在床边。

“三少,才几天而已,至于吗?”

靳司南忍不住笑了,这还是孔大医生,第一次和他探讨男人的问题。他立即直起身子,准备好好的和孔大医生说道说道,结果忘记自己的伤,才一抬身子,腹部一痛,直接躺了回去。

孔一凡立即站起来,朝外走去。

“等等,我还有话没和你说完呢!”

“我不想听了!”

靳司南眼睁睁的看着孔一凡离去,这寂寞的夜啊!真难挨!

简慕晚那边,睡得好香,喝了点酒的缘故,再加上泡了澡,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第二天的闹钟响起,她才猛然惊醒,马上整理了一下出门。

程之卿等人,已经在楼下吃早餐,一行人开车去剧组。

一开工,恐怕要忙到昏天暗地。

……

天气依旧严寒,但是空气中,隐隐的夹杂了几丝初春的气息。

一辆豪车从靳家驶出来,朝热闹的街道开去。

靳夫人今天,要见一个人,见了这个人之后,她就完一能确定简慕晚的身份。

车子停在一家极有格调的餐馆前,她所约的人,早已经在那里等候着。

靳夫人解开身上的大衣,服务员立即接下来,小心翼翼的放在一旁的衣架上。

“靳夫人。”坐在桌前的人,立即起身朝靳夫人打招呼,此人看起来,年过五十,可能生活的并不是很好,难掩沧桑。

此人名叫方毅,二十年前,在靳家做过司机,对于靳谨枫和那个姓温的女人的奸情,他知道的清清楚楚。

当年,靳夫人也正是从方毅下手,才稳稳的守住了自己的婚姻。

“我让你查的事情,你查清楚了吗?”

“当年,温小姐在离开帝都后,的确一个人消失了一段时间,后来去投靠了在燕城的哥哥,然后就一直在燕城生活。”

“她有儿女吗?”

“这个,我真的不知道,她或许后来,又嫁了人也说不定,和别的男人再生一个女儿也是有可能的。”方毅显得有些紧张。

靳夫人笑了,看着方毅的眼神带着一丝讥讽,“方毅,二十年前你是怎么做的,相信二十年后,你还会这样选择。”

“夫人,我真的不能再为你做什么了,何况事情都过去了那么久,我什么也不知道了。”

“我刚刚问,姓温的那个女人有没儿女,你怎么脱口而出一个女儿?你知道,她生了一个女儿?”

方毅这才反应过来,更有一种被揭穿的尴尬。

他刚刚一时情急,完全没有想到,竟然会被靳夫人钻了空子,难道靳夫人找他来,已经知道温小姐当年生下先生的女儿的事情?

“她回来了!”

方毅愣愣的看着靳夫人。

“温小姐回来了?”

“不!是她的女儿!她死了,她却让她的女儿回来了,是向我讨债的!”

“如果,真的是温小姐的女儿回来了,我相信,温小姐绝对不会告诉她的女儿,是什么样的身世,也绝不会告诉她的女儿,亲生父亲是谁!”

“看来,那个姓温的女人,背着我生了个野种这件事情,是真的了!”

“夫人,即使当年,温小姐爱上先生,那也是不知道先生已经结婚了,先生他对温小姐撒了谎,后来,她知道后,是要离开先生的,可是夫人……”

“我怎么了?”

“夫人的手段了得。”

“抢了我的男人?我还要给她让出一席之位吗?”

“不,温小姐从来没想过,要抢走先生。”

“她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在二十年后,还这样为她说话?一个破坏别人婚姻的小三,我只恨当年,没有斩草除根!竟然让她生下一个野种!方毅,你别忘记了,如是不是你的出卖,她们说不定,现在都双宿双飞了!说不定,现在靳家的夫人,是那个姓温的女人!”

方毅像是被踩到痛处,悔不当初。

“据我所知,你的孙子得了白血病,正需要一大笔钱,做骨髓移植是吗?”

方毅看着靳夫人,她不会又让他为她做什么昧良心的事情吧?

“这里有五十万,你先用着,你孙子骨髓移植的事情,我也会找人帮你留意。你孙子的命,只有你能救。”

“夫人,你究竟想要做什么?不管怎么样,温小姐欠你的,已经还了,不要再伤害她的女儿!她的女儿是没有错的!”

“既然如此,你的孙子就等死吧!”靳夫人将桌子上的钱收起来。

方毅顿时更急了,想着孩子惨惨白的脸色,每天受着病痛的折磨,他恨不得拿自己的命去换孩子的命!可是,这件事情……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做什么太为难的事情,我只是不想让她回到靳家。”

“就只是这样?”

“是的。”

“好!”

靳夫人笑着将钱拿出来,站起来朝外走去。

她一定要尽快解决简慕晚!

……

简慕晚连着拍了三天戏,才从片场回酒店休息。

唐乐乐跟着她一起回来,简慕晚简直是累惨了,往沙发上一倒,手都不想抬一下。

这样的状态,和拍戏中的她,简直是两个极端。

“晚晚,你累成这样,最后那一场,就不应该坚持拍,人要劳役结合!”

“乐乐,我困死了!”

“妆都还没有卸呢!”

简慕晚已经睡了过去,唐乐乐简直拿她没有办法,拿起一旁的卸妆工具,只好先帮简慕晚卸装,虽然不如自己卸的干净,也总好带着这么浓的妆睡觉吧!

对皮肤的刺激得多大啊!

不过,晚晚的皮肤真的很好,像剥了壳的鸡蛋一样,又滑又嫩的,像是水豆腐一样,能掐出水来!

简慕晚真的是太累了,连乐乐帮她卸妆她都没有一点知觉。

此时,帝都。

简子珩受靳老爷子的邀请,来到靳家的老宅。

没有妈妈在身边,他可以和太爷爷尽情的疯玩了!

而且孙泽叔叔好像挺怕太爷爷的,就连他晚上睡在太爷爷这里,都不敢坑声。

妈妈那么忙,现在连无聊的幼儿园都不能去了,要不是有太爷爷陪着他,他还不知道要怎么打发时间。

靳老爷子暗自偷着乐,这小子现在被他承包了!

简慕晚一觉睡了十多个小时,被饿醒的。

如果不是太饿,她可能要再睡十个小时。

“乐乐,有吃的吗?”

“有,当然有!特意为你准备的。”

“好香啊!”

简慕晚立即走到餐桌前,四菜一汤,有荤有素,营养均衡,现在乐乐做菜的手艺,越来越捧了!

“我又怕你说,鸡汤太油,直接把皮都撕了,油花都弄干净,到了你嘴里的,绝对喝不到一点油汁!”

“给乐乐大厨点赞!”

简慕晚先喝了几口汤,暖暖胃,马上拿出手机,给简子珩发了个视频过去。

至从简子珩没上幼儿园,她就去给他买了个手机,也好方便联系。

简子珩一听到电话响,立即跑过去拿起来。

简慕晚看着视频里的画面,愣了几秒钟,直到看到手机里,出现的那张和蔼可亲的面容,才发现,珩珩又跑那位老先生家去了!

“你好,爷爷。”简慕晚立即打招呼。

“晚晚,你好啊,你今天不忙吗?”

“嗯,今天可以休息一天。”

“怎么看着好像瘦了?是不是没休息好?也没好好吃饭啊?”靳老爷子心疼的看着简慕晚。

简慕晚面对这样的关怀,心里暖暖的。

“没有瘦,我很好。”

“是在吃饭吗?怎么吃的这么简单?”

简慕晚看着面前的四菜一汤,哪有那么简单?还好吧。

“妈妈,妈妈,珩珩很乖!”简子珩立即找存在感。

“你在太爷爷那里,一定要听话知道吗?不许吵到太爷爷,是孙泽带你去的吗?你等一会让孙泽给我打个电话。”

“好的。”简子珩点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