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3章:你的父亲姓靳!/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镜头马上转到靳老爷子那边,好像比珩珩还要急切。

“晚晚啊,你拍戏要拍到什么时候?什么时候回来啊?”

“可能至少都要两个月。”

“要拍那么久啊!要是你闲的时候,我和珩珩可不可以去探班?”

“啊?”简慕晚愣了一下,没想到老爷子竟然会提出这种问题,她可不敢这么折腾老人家。

先不说帝都离这里还有好远,光是片场这简陋的环境,也不适合老人家,一来一回多辛苦啊!

“爷爷,我拍戏空闲了,会抽时间回来一趟,一定过去看你,片场的情况太简陋了,我怕你来了不好招待。”

“多简陋啊?你一个女孩子家能吃得消吗?缺什么吗?”老爷子担心的询问。

“爷爷,没有您想象中的简陋,什么都不缺。”

“那就好,那就好,好好照顾自己,不要太累了。”

“我知道了,那珩珩就麻烦您了。”

“不要和客气,有珩珩陪着我,不知道有多幸福。好了,不聊了,我赶紧吃饭,吃多点。”

“好。”

简慕晚关了视频,将手机放到一边。

她在想,老爷子究竟是什么身份?

“晚晚,先吃饭吧,等一会菜都凉了。”

简慕晚的思绪被打断,接着吃饭。

靳老爷子现在心里总算是踏实了,一想着很快就可光明正大的疼简子珩和简慕晚两人,暗自偷乐。沈家的事情,也算是有个了结,不用委屈晚晚和珩珩。

说不定,用不了多久,他就能亲自主持阿南的婚事。

以前见陆老头疼顾一诺,那叫一个心肝宝贝,他一点都不嫉妒,他现在,不光有了晚晚,还多了一个珩珩,让陆老头望穿秋水的等去吧!

还是没有他先抱重孙子!

他总算比得过陆老头一回!

一旁的孙泽的心情,就有点郁闷。

他知道,夫人虽然什么都不说,平常也什么都不问,心里却透彻着呢,不知道有没有猜出老爷子的身份,他打这个电话过去,夫人究竟要说什么?

不会是问关于老爷子的事情吧?

他要怎么回答?

孙泽算好时间,在简慕晚刚刚吃完饭,打了个电话过来。

“夫人,请问有什么事吗?”

“照顾好珩珩,不要给老人家添什么麻烦。”简慕晚轻声交待。

她在刚刚视频的时候,还想问孙泽,知不知道老爷子的身份,其实,她的心里也有答案了,只是因为之前靳夫人的态度,她也不愿意挑明。

“好的,夫人放心,我会照顾小少爷,而且小少爷在这里,绝对比在任何地方都安全。”

“好的,有事再打电话给我。”

“是。”

简慕晚挂了电话,想着怎么的打发剩下的时间。

“晚晚,你要出去逛逛吗?”

“不想去。”简慕晚走到一旁,将电脑拿出来,又把之前看过的剧本,再看一遍。

在她觉得,出去不如工作。

“乐乐,封奕他们都安顿好了吗?”

“安顿好了,目前大家的待遇都是一样的,公司配了公寓,助理,小汐也搬到公寓去了。”

“小汐上次和宿舍的同学有些矛盾的事情,处理好了吗?”

“已经处理了,应总亲自处理的,公司的艺人,而且又是新人,一些负面的不好的消息,当然是尽可能的断绝!”

“是的,让小汐以后格外注意一些,她现在的状态特别好,不用理会那些,专心拍戏就好。”

“我会转达给她的。”

简慕晚太明白,人红事非多这一句话。她本身就是事非之中,而且,有一句话,她非常喜欢,人生,本来就是一场事非之欢。

全凭是什么心态对待。

所以,她也不惧靳夫的态度。

她打开电话,习惯性的先看邮件,一封陌生人的邮件弹了出来,她没有多想,直接点开。突然,她的目光定格在那个画面上。

这张照片!

这张照片,明显的比她手上的清晰多了,但是只有她妈妈一人,好像是在演奏。

镜头打的很近,她能清晰的看到,妈妈脖子上带的这枚钢琴的坠子。

她立即回了一封邮件。

“你是谁?”

对方很快回复了:

“我是谁不重要,我知道你的身世。”

简慕晚看着这简短的一行字,手放在键盘上,迟疑了很久,没有回复。

她虽然去温家的老宅把这些东西拿出来,但是,并不代表着,她一定要去找到自己的生父,或许,是那种她也说不清道不明的恐惧吧。

每每,她有这个念头的时候,总会下意识的退缩。

见她久久没有反应,对方又发来一封邮件。

“你不想知道,你和靳司南究竟是什么关系吗?”

简慕晚看这封邮件,浑身一震。

这是什么意思?

她立即发了一封邮件过去。质问这一句话。

“我想知道真相的话,来泰清路,我会告诉你,你想知道的一切。”

简慕晚盯着屏幕看了好久,她不知道自己究竟去还是不去。但是,对方的那一句话,成功的勾起了她的好奇心,那人应该对她的事情很清楚,也确定知道她和靳司南的关系。

经过半个多小时的思考,简慕晚还是觉得去赴约。

“晚晚,你要出去吗?”

“和我去一走泰清路。”

“去那里做什么?”唐乐乐不解,还是跟着简慕晚朝外走去。

外的天很冷,简慕晚开着车子来到泰清路,路的两旁都没有什么餐饮类的建筑,别说没有这些,就连一个合适的说话的地方都没有。

就在她以为,那人说错地方的时候,路边的长椅上,坐着一个看过五十的男人,看起来,有些沧桑。

这里,除了他,就再也没有别人了。

简慕晚将车子停在一旁,走了下来。

那人也站起来,看到简慕晚的时候,神情一阵恍惚,他好像看到二十多年前的温小姐。

知性,优雅,大方,而且又满腹才华。

她弹钢琴的时候,更有一种说不出的韵味,能轻易的将人征服。

先生不例外,他,也不例外。

简慕晚打量着眼前的人,从衣着打扮上来看,这人似乎过得并不好。

“你好,请问,你就是发邮件给我的那个人吗?”

“是的。我叫方毅。”

“方先生,你好,我不明白,你邮件里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你看一下这个就知道了。”方毅从身上,掏出一张一样东西。

简慕晚接了过来,这是半张照片,上面只有她的妈妈!但这张照片,她一点都不觉得陌生!她从温家老宅拿来的照片,就是这张!

“另外半张呢?”

简慕晚抬头,仔细的看着这个叫方毅的男人,她可以确定,照片里的那个男人,不是方毅。

“另外半张,就可以解答,你刚刚的那个问题。”

“你不要卖关子了,说吧,你来找我的目的是什么?”

“我没有什么目的,我只是不想眼睁睁的看着,一场不应该发生的恋爱发生,而且还要一错再错下去!”方毅痛心的说道。

他不相信,靳夫人会这么轻易的放过简慕晚。但是,眼下还有一样更重要的事情。

他听到的时候,也震惊了!

温小姐和先生的女儿,竟然和自己的亲哥哥在一起了!

他觉得,不管是不是靳夫人找到他,他都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你究竟是什么意思?不妨一次性说出来!”

方毅将另外半张照片拿出来,递到简慕晚的手里。

简慕晚这一次,看清楚这个男人的面容,照片保存的特别好,五官眉眼清清楚楚。

“你不认识他?”

“我不认识,只是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

“靳氏集团董事长,靳谨枫先生。”

简慕晚听到这三个字,如遭雷击!

靳谨枫,靳司南!

她感觉自己脑中,一片空白,血液全都集中在脑部,像是一锅滚水一样,沸腾着,头像是要炸开一样。

“不,不会的!”她摇了摇头,不想承认这个事实。

“这只是一张照片不能证明什么。你又是谁?从哪里冒出来的?我凭什么相信你?你告诉你,你今天和我说的话,我一个标点符号都不相信!”

“你不信,可以去和靳三少,做一个DNA检测。”

“不!我为什么要做!我不做!”简慕晚的声音突然提高了几度。

她无法承受这样的结果,她快要崩溃了!

唐乐乐听到简慕晚的声音,立即下车朝简慕晚走了过来,扶着她。

简慕晚的手,没有一丝温度,身子都在颤抖。

“晚晚,怎么了?你没事吧?”

“我没事,乐乐,我们走。”简慕晚转身离去。

唐乐乐扶着简慕晚朝车子里走去,回头看了这个男人一眼,不知道这个人都和晚晚说了什么,让晚晚受了这么强大刺激!

这一切,都落在远处人眼中。

靳夫人看着简慕晚的模样,唇角带着一丝讥笑。

就这么不堪一击?还想和她斗?

简慕晚坐在车子里,满脑子都是那个人的话。

她是靳谨枫的女儿?

她和靳司南,是兄妹?

真的是好大一盆狗血!

她忍不住笑了起来,不明白,她为什么要来承受这些?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酒店的,也不知道自己唱了多少酒,然后一个人躺在床上,恨不得就这么睡死过去!

有时候,越是想醉,反而越清醒。

她的脑中出现了好多画面。

想着妈妈曾经面对她的质问的时候,闪躲的目光。

她为什么不告诉自己!

让她知道,她的生父姓靳!

如果她知道,她也能躲得远一点,绝不和他们有一丝一毫的牵连!

简慕晚将脖子里的坠子扯了下来,紧紧的握在手心里。

“为什么?”

“为什么!”

她不断的在问自己,这究竟是为什么?可是,没有一个答案,也没有人能告诉她,这究竟是为什么!

唐乐乐被简慕晚赶了出来。

她一直守在外面。

从来没有见过,简慕晚有这样失控的时候,她很担心,不但叫了应辰过来,还叫了程之卿。

应辰仔细的问了唐乐乐,简慕晚去见的是什么人。

但是,当时只是说了几句话,唐乐乐跟本没有记住,后来一起去的保镖也跟着回来了,没有人去跟踪那个人的信息。

不但不知道那人和简慕晚说了什么,也不知道那人究竟是谁,又有什么目的。

“不行!不能让她一个人在里面,我要进去看看。”程之卿急切的说道。

他拿出唐乐乐的房卡,打开房门。

屋里,有一股浓浓的酒气,简慕晚倒在床上,身上也没有盖被子,头发蓬乱,枕头上都湿了一片,看起来,刚刚一定伤心的大哭了一场。

唐乐乐走上前去,一摸简慕晚的额头,吓了一跳。

“晚晚发烧了!好烫!”

应辰顿时上前,测了一下简慕晚的体温。

“夫人!夫人!”他急切的唤了两声。床上的人,一丝反应都没有。

“快,送去医院!”

简慕晚被送到医院,医生检查了一下,发现她是因为饮酒过度引起了感冒,现在主要是降温退烧,这样的高烧很容易引起其它的症状。

“医生,现在怎么办?”

“住院吧!”

“好的,我马上去办理住院手续。”唐乐乐连忙跟着护士走出去。

简慕晚躺在病床上,烧的不醒人事。

应辰站在床边,心里暗暗着急,不知道要不要把这里的情况告诉三少。

关键是三少那边,也受了很重的伤,还没有出院。如果告诉三少,三少一定会不顾一切,来到夫人身边。如果他不说,夫人这边,万一出了什么状况,他有十张嘴,也和三少解释不清楚。三少那边,更不会好。

思前想后,应辰还是决定,给靳司南打电话。

……

“水,水。”病床上的人儿,发出一声虚弱的需求。

靳司南猛得弹起来,迅速的倒了一杯水,递到她的嘴边。

简慕晚好难受,身子沉重的,抬都抬不起来,哪怕水就在她的身边,她也不知道,更别提,自己去喝。

靳司南看着她难受的样子,拧紧眉宇。

医生说了,她烧了几个小时了,要及时补充水份,他在她昏迷的时候,已经喂了一些,以为她醒了,能喝一点,原来还在迷迷糊糊中,没有完全清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