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6章:我只是,怕失去你/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这是我偶然找到的,也算是妈妈的遗物。”简慕晚解释了一下,并非是妈妈亲手交到她的手里。

莫晓君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看着这个东西。

当年,就是在她的这个琴行,她亲眼看着那个男人,从背后把这个坠子挂在小柔的脖子上。看到那一幕的时候,让她又相信了爱情,她还在想,这是多么幸福的一对啊。

“她终究还是没能彻底的放下那个男人!甚至,生下了你。”

“莫阿姨,我今天来的目的,就是想知道,那个男人究竟是谁。”简慕晚问到最后,声音都在颤抖。

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她问出这个问题,有多大的勇气。

“你妈妈没有告诉你吗?”莫晓君有些诧异。

对于当年发生的事情,她也不是很清楚,后来,她才知道,那位靳先生,竟然是帝都数一数二的显贵之家的靳先生。

而靳先生已经结婚了。

也就是说,在小柔不知道的情况下,也算是被靳先生欺骗的情况下,介入了别人的婚姻!

没过多久,小柔就不辞而别,杳无音信。

既然,选择生下孩子,为什么,又不让她知道自己的身世?

莫晓君,真的有太多的不解!

“没有,她一直没有告诉过我,本来,我也不想找那个男人,也不需要什么父亲。可是现在有一件事情,我必须弄清楚我的身世,莫阿姨,你知道我的父亲是谁对吗?”

“那个男人在帝都有着显赫的身份,他姓靳。”

这一个姓氏,让简慕晚的脸上血色全无!

“真的吗?”简慕晚有气无力的反问。

这件事情,就再也没有什么回旋的余地了吗?

“靳谨枫当初既然敢做这样的事情,他就要承担起责任来!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妈妈竟然不辞而别!竟然连和我告别的机会都没有!我怀疑,这之中一定有什么隐情!”莫晓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有些激动。

简慕晚什么也听不下去了,她现在要怎么面对靳司南!

珩珩怎么办!

她们不但是亲兄妹,还生了一个孩子!

苍天啊!

她站起来,想要离开这些,才走一步,感觉身子的软瘫软在地上。

“晚晚,你怎么了?”莫晓君立即上前,将简慕晚扶了起来。

“莫阿姨,我,我……”简慕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泪水不断的往下掉。

在妈妈的好姐妹面前,她不想再去控制自己的情绪,终于忍不住扑到莫晓君的怀里,失声痛哭。

莫晓君没有再问什么,看着这个丫头哭成这样,她是真的很心疼。只能轻轻的拍着简慕晚的背,让简慕晚在她的怀里哭个够。

终于,简慕晚哭到没有一点力气,才缓缓从莫晓君的怀里抬起头。

“还管发生什么事情,你记住,还有莫阿姨,你妈妈不在了,莫阿姨会像你妈妈那样照顾你,知道吗?”

“嗯。”简慕晚点点头,“莫阿姨,我还有事,先走了。我改天再来看你,这是我的联系方式。”

“要不要我送你回去?你现在住在哪里?”

“没事,我自己回去就好。”简慕晚站起来朝外走去。

唐乐乐担忧的看着简慕晚从楼上走下来,看简慕晚的样子应该是哭过,眼睛都肿了。简慕晚戴上墨镜,径直朝外走去。

莫晓君看着简慕晚的背影,还在心疼。

她一心经营着琴行,几乎不理会与工作无关的事情,但是,当晚晚摘下眼睛的时候,琴行的工作人员个个都吃惊的模样,而且大家都能叫出晚晚的名字,让她觉得很奇怪。

“你们都认识晚晚?”莫晓君朝面前的员工询问道。

“莫总,她是个大明星啊!”一人回应道。

莫晓君的助理知道莫晓君从来不关注娱乐圈里的事情,看电视也只是看一些和钢琴有关的节目,莫晓君唯一的娱乐,就是听音乐会,偶尔会看看话剧什么的。

“你也知道晚晚?”莫晓君朝身旁的助理问道。

“是的,我还是她的粉丝呢?”

“上来一下,我有些话要问你。”莫晓君想多了解了解简慕晚的事情。

今天,晚晚来的太匆忙,走得也太匆忙。她现在心里憋着好多话,想问却又没有问出口。

助理立即跟了上去,来到莫晓君的办公室。

“把你了解的有关于晚晚的情况,都告诉我。”

“好的,莫总。简慕晚最早是在程之卿的剧组里,一个小配角的戏份,后来和程之卿传出有绯闻才渐渐被大家认识。开始的时候,她一直都是黑料不断,名声不怎么好,后来她和程之卿合作的第一部戏一出来,用演技征服了观众,现在还在和程之卿合作第二部戏,大家都是相当期待呢!”

莫晓君完全不明白这些,她也不知道谁是程之卿。

“还有一些八卦,也不知道靠不靠谱。”

“什么八卦?”

“简慕晚插足靳司南三少和沈小姐,简慕晚和程之卿完全就是普通的合作关系,真正和简慕晚有关系的是靳三少!”

“靳三少?”莫晓君的心情,猛然一沉。

靳三少,不会就是靳家那个靳司南吧?靳谨枫的小儿子!

“就是大名鼎鼎的靳司南啊!听说靳三少成立星灿娱乐,进军娱乐圈,以短短的时间内,收购了那么多家公司,成为了比艺航规模更大,涉猎更广的娱乐公司,都是为了简慕晚!而且和沈家订婚的事情,完全是因为靳先生和靳夫人的原因,他本人是不愿意的,刚刚爆出来简慕晚插足,当小三的言论,靳三少就出面摆平了,而且在那件事情爆出来之后,火速的与沈家退婚!”

果然是靳司南!

如果,晚晚是靳谨枫的儿子!

那么!

莫晓君现在,满脑子都是简慕晚听到她是靳谨枫的女儿时,哭得那么伤心的样子!

“莫总?莫总?”

“没事了,你下去吧。”

“好的。”

莫晓君怎么也不敢相信,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一切的后果,都不应该让两个孩子来承受,这些事情,都是靳谨枫造成的!

她应该怎么办?

晚晚今天找到这里来,就是为了弄清楚自己的身世!她和靳司南在一起的事情,应该不是绯闻,是真的!

……

从莫晓君的琴行出来,简慕晚已经被被彻底的击垮。

回到家里,就将自己关在房间里。

靳司南带着珩珩回来,听说简慕晚已经回来了,立即上楼。

他知道简慕晚的行踪,但是不知道,她去琴行究竟是做什么,他听她说过,她妈妈是个钢琴家,今天她去见的人,是她妈妈的朋友。

据他了解,这个琴行好像开了挺久的。

难道,以前晚晚的妈妈,也有帝都待过?

他轻轻的敲了敲门,里面没有反应,他直接推了一下,房门竟然是锁着的。

“晚晚!晚晚!”

简慕晚听到靳司南的声音,突然接起被褥将自己紧紧的裹住。

“我想一个人静一静,你不要理我。”

靳司南一听,眉宇紧皱,怎么又是这样?

“吃了晚饭再静,好不好?”他轻声哄着。

“我不想吃,我现在只想好好的休息一下。”

“你想休息,也不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我不能让你一个人这样,有什么事情你告诉我好不好?说出来,我来帮你解决!”

“靳司南,你不要再问了!这件事情,我还没有想好要怎么和你说,你不要逼我!”

“好,好,我不问了。”靳司南感觉到,这件事情的严重性。

她竟然说,不要逼她!

难道,晚晚知道她的父亲是谁了?

那天她见过的那个男人,是她的父亲吗?

靳司南找不到一点头绪,感觉有些头疼。

关键是,那个人,到现在还没有找到。

看着简慕晚的样子,靳司南知道他不能把她逼得太紧,的确是需要让她好好的静一静。等她心情好了,或许就会告诉他了。

……

靳家。

靳谨枫又没有回来。

靳夫人一个人守着空空的大房子,尽管这房子再怎么奢华,她还是觉得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

或许,从那个男人爱上姓温的那个女人之后,这个家,就再也没有幸福的味道。

手机的铃声响起来,在空旷的房子里回荡着。靳夫人站起来,拿起手机,是她派去跟踪简慕晚的人打来的。

“夫人,今天简慕晚去了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

“天籁之音琴行,在里面待了好久,出来的时候,神色也有些不对劲。”

“出来之后,她又去了哪里?”

“哪也没去,就回三少给她买的别墅了。”

“我知道了,继续跟踪,有什么动静立即向我汇报。”

“是,夫人。”

靳夫人挂了电话,刚刚的落寞全都不复存在!

她就知道,简慕晚一定不会擅罢甘休!竟然和莫晓君那个女人联系上了!

姓温的女人不是亲口和她说,离开帝都永不在回来,也绝不和以前的人再有任何来往,不让靳谨枫能找得到关于她的任何踪迹!

结果呢?

姓温的那个女人自己没有回来,却让她的女儿,那个贱种回来了!

说得好听,斩断所有过往!为什么简慕晚还有莫晓君联系方式?还能找到莫晓君那里去!

莫晓君那个女人,既然知道一切,就不会坐视不理。

她得想办法,阻止莫晓君那个女人帮助简慕晚!

……

简慕晚把自己关在房间两个小时后,靳司南愤怒的将门踹开。

他直接朝床边走去,将简慕晚从被子里拽了出来。

简慕晚还没有反应过来,身上的重量让她窒息。

他霸道的吻上她的唇!

这个女人!简直能把他磨疯!他冷静不下来,也见不得她把自己锁起来。他是她的男人,替她解决摆平一切不好事呢,让她幸福快乐,这才是做为他的男人应该做的!

简慕晚剧烈的挣扎着,躲开他的碰触!

“晚晚,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有我靳司南在,你就不用怕!你是我的女人,天塌了由我顶着!”

“我不是你的女人!不是!”简慕晚立即反驳。

“是不是,非得让我用实际行动来证明是吧?”

“靳司南不要!不要碰我!”简慕晚吓到了,迅速的逃开他的控制。

靳司南长臂一挥,直接将她捞入怀中,简慕晚扣住他的手腕想要逃脱。

“你竟然对我用擒拿术?”靳司南真的被她惹怒了!

“你放手!”

“女人,你是不是真的以为,就那两招就能制服我?以前都是我让你的!”

“你放手啊!”

“不放!”靳司南搂着她的腰,将她摔在床上。

他压着她让她动弹不得。集身朝她的唇上狠狠的亲去。

好痛!

这不是亲吻,就像是一只狼,在啃噬着自己的猎物!

简慕晚突然不再争扎,她的心好痛。

为什么,这一切都是为什么?

她想着第一次,和靳司南在一起的时候,又想着,和他重逢的时候。

她甚至,和他签下了协议。

包括和他上床!

这一切的一切,都像一把刀子一样,锋利的宰割着她的血肉!

靳司南发现,身下的女人僵硬着,一动不动,轻轻的抚摸着她娇嫩的肌肤。

简慕晚缓缓睁开眼,看着他。

“是我不够好,所以,才让你这么不信任我?”他问。

“不是,你很好。”简慕晚沙哑着声音,朝他回应道。

“你为什么一遇到事情就把自己藏起来,却不愿意让我知道?”

“因为,我怕失去你。”

靳司南愣住了,她竟然说,所失去他,心里突然有些小欢喜,他俯身又要吻她,简慕晚却挡住了,“我饿了。”

“好,先去吃东西。”靳司南将她抱起来,朝楼下走去。

靳司南把刚刚给简慕晚留的吃的东西摆在桌子上,朝她柔声说道:“我去看看珩珩睡了没有。”

“好。”简慕晚点点头。

她知道,她这几天的情绪,肯定也影响到了珩珩。

还好,有靳司南在。

她的心里,真的好乱,好乱。

或许,她不是靳谨枫的女儿,妈妈离开后,又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了呢?现在,唯一可以确定她真正身份的,只有一条途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