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7章:处理的干净点!/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就是去做一个亲子鉴定。

她的心猛然一紧!摇了摇头,她绝对没有那个勇气去做这一份鉴定。

她觉得自己现在就像一个小偷一样,紧紧的握着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她接受不了,和靳司南成为亲兄妹,她不要让他做自己哥哥!

哪怕现在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她偷来的,哪怕终有拆穿的一天,她也不要马上去面对。

只是吃了几口,简慕晚就没有一点胃口,她没有马上回房间,而是去了书房。

桌子上,放着一个剧本。

这是靳司南的书房,她平常很少来,怎么他的书房里竟然也有剧本这种东西?她发现,除了这个剧本以外,还有之前她看上的那个。

而且还很期待出演那个坏女人的角色。

怎么靳司南的书房里,有那么多剧本?

她听应辰说,靳司南还要给她换一个新的经纪团队,只是还没有确定下来,应辰就专心的管理公司新签约的艺人,她的事情,以后由新的经纪团队负责。

她的戏路,被他限制的越来越窄,这要是在以前,她一定受不了。

他在背后,默默的为她做了那么多。

如果,不是遇到靳司南,她不知道自己现在会是什么样子。

能够遇到靳司南,即使是此时此刻,她还是觉得自己是幸运的,是幸福的。

他一直,都是她的守护天使。

突然,背后一热,她落入一个熟悉的怀抱!

简慕晚吓了一跳,身子控制不住一阵僵硬。靳司南转过她的身子,看着她。

她连忙将目光错开,掩去所有的情绪。

靳司南的心里,升起一股莫名的烦躁,他在她的眼底,都没有看到过独属他的爱意。

难道,真的是她演技太好了?

看她和程之卿一起演的情侣,那么缠绵,眼神里全是戏,他都要嫉妒死了!哪怕演给他看,他也愿意!

她深吸了一口气,鼓足勇气朝他望去,缓缓扯出一抹笑容。

“去洗澡吧?”

“好。”

但是,两人都没有动,靳司南搂着她,现在只有一个念头,他想吻她。

简慕晚突然掂起脚跟,主动吻了他一下。

“靳司南,会不会有那么一天,你觉得和我在一起发生过的所有的一切亲昵行为,会让你觉得恶心?”她小心翼翼的询问。

有一天,他知道真相,知道她是他的妹妹,知道她明明知道了一切,还要和他在一起,他会不会觉得恶心?会不会讨厌她?

“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我……”

靳司南直接抱起她,将她放到书桌上,贴在她的耳边说道:“我和你,只会越做越爱,越爱越做。”

他朝她贴紧了几分,让她感受到他对她的渴望。

简慕晚被他的气息,撩到呼吸急促,小手紧紧的抓着他的衣服。

靳司南发现,她现在的表现,竟然比第一次的时候还要紧张。

就在他俯身朝她吻去的时候,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接电话!”简慕晚无力的靠在他的身上,贴在她耳边说道。

湿热的气息,喷在他的脖间,尽显暧昧。靳司南在心里暗骂了一句,这个时候,竟然来了个电话,早知道,他进来的时候,就不带电话了!

一只手拿出手机,另一只手还在怀中的小女人身上游移。

电话接通后,传来的是一通杂音,好像信号很不好,他没有听到声音,只听到一声粗重的喘息,听起来,这一声喘息还有几分虚弱的感觉。

这一刻,他的神经猛得崩紧!

“陆少?”

电话切断了,他再拨过去,已经是没有任何反应的状态!

“陆已承!”靳司南对着电话喊了一声,神情严肃。

“你会不会听错了?”简慕晚也紧张起来。

“不!不会!”靳司南搂着简慕晚,狠狠的朝她的唇上亲了过去,“这件事情一定要保密!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明白吗?”

简慕晚点点头,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她还是知道的。

“一诺也不行吗?”

“最好不要!”靳司南想了想还是决定先隐瞒着,其实,他还是怕,怕万一不是陆少……

“小心肝,我可能得有一段时间回不来,等我回来,再好好的收拾你!”

靳司南急切的朝外走去,简慕晚还没有回应过来,就听到外面的车子启动的声音。

她迅速的跑到阳台,只见靳司南的那辆车子,已经风驰电掣一般离去。

“真的是陆少吗?”她呢喃自语。

希望,真的是陆少!

简慕晚深吸了几口气,终于平复下激动的心情,靳司南说,不要告诉一诺,她真的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也许,他是担心,自己的判断有误吧!

万一不是,一诺真的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

次日一早,简慕晚还是去了一趟陆家,她最近的心情,也糟透了。

见一见一诺,哪怕两人一起安安静静的坐一会也好。

陆家只有陆老爷子一人,不见顾一诺。

“陆爷爷,一诺呢?”

“她今早的飞机,回G市了。”

简慕晚有些诧异,“怎么突然回G市了?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她爸爸突发脑溢血。”

“原来是这样。”

“阿南呢?他最近在忙什么?”老爷子有好久没有见过靳司南,有些担心。

他听说,苏以溟被停职,这件事情应该与阿南有关,他怕阿南那个性子,把苏家逼急了!

“爷爷,你不用担心他,他昨天回军区了。”

“他最近,没有发生什么事吧?”

“没有。”

“那就好。”

“爷爷,我还有事,先告辞了。”

“好,有空带珩珩过来玩。”

“好的。”简慕晚走出陆家,看着头顶的湛蓝的天空,不知道靳司南现在在哪,应该,已经在去找陆少的路上了吧?

希望,他能把陆少,平平安安的带回来!

她拿出手机,打电话约了乐乐,准备再去一次天籁之音琴行。

上一次,她走的那么匆忙,莫阿姨一定非常担心,她怎么也要再去一次,然后,就回片场,好好的把剩下的戏拍完。

和乐乐来到天籁之音琴行,简慕晚远远的就看到本应该开着的大门紧紧的关闭着。

她的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下了车子,才发现,琴行贴着封条。

她的心情,一瞬间跌到谷底。

连忙掏出手机,拨通莫晓君的电话。

电话通了,她暗暗松了一口气。

“莫阿姨,我是晚晚。”

“晚晚,你现在在哪里?莫阿姨刚好也有事情找你。”

“阿姨,琴行发生什么事了?”

“没事,出了点小问题,你现在在哪?我去找你。我有事情要和你说。”

“我们约在东方银座见面吧?”

“好,我大概半个小时到。”

“莫阿姨,待会见。”

简慕晚收好手机,准备上车,突然看到,身后的豪车上,走下来一位贵妇。

简慕晚看着此人,感觉头有些发晕。

靳夫人!

靳夫人走到简慕晚面前,抬手给了她一巴掌。

简慕晚被打得眼冒金星。

“你怎么打人呢?”唐乐乐将简慕晚拉到身后,朝面前这个贵妇质问道。

“我打人又怎么了?”靳夫人冷声回应。

“你凭什么打人!”

“凭我是靳司南的母亲!”

唐乐乐张大嘴巴,半天回应不了一个字出来,眼前的这个贵妇,竟然是靳三少的母亲!

简慕晚抬起头,看着靳夫人。

“还真是贱!和你妈一样,天生的贱种!你现在,也知道一切了吧?还不想放手?你妈是介入别人婚姻的小三,难道,你还想青出于蓝……”

“你住口!”简慕晚怒声制止。

“哟!怎么了?戳中你的痛楚了,不想听了?简慕晚,如果我是你,我不如直接一头撞死在这里算了!还有什么脸面活着!你知道这叫什么吗?报应!这是对于你那个不要脸的妈和你这个贱种的报应!”

简慕晚明白了,靳夫人可能比她更早知道她的身份。

就在那一次,她们初次见面的时候,靳夫人盯着她脖子里的坠子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

面对这样的羞辱,她真的是无言以对,连辩解的能力都没有。

“简慕晚,你想让你的所作所为公布于众吗?”

“难道,你就一点都不顾忌靳司南吗?”

“正是因为顾忌,我才先找到你,而不是直接拆穿这一切。”

“你想怎么样?”

“跟我走!”靳夫人也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解决这件事情。

简慕晚不要脸,她还要呢!

“晚晚,不要跟她走!”唐乐乐拉着简慕晚的衣袖,朝她摇了摇头。

“乐乐,你不用担心,你先回去。”

“晚晚!”唐乐乐怎么能不担心!

虽然她刚刚听不懂,靳夫人都在说什么,一看就是来者不善!晚晚去了,不是等于羊入虎口吗?!

简慕晚甩开唐乐乐的手,跟着靳夫人,坐上那辆豪车。

她现在,还有选择的权力吗?

没有猜错的话,天籁之音琴行突然被封,也是靳夫人做的!

车子稳稳的朝前方开去,靳夫人的眼中,全是痛快的笑意。姓温的那个女人怎么也没有想到,她敢生下这个孽种,就要承受后果!

“靳夫人,你究竟想怎么样?”

“你说人,怎么可以贱到这种地步!之前,我找过你,让你离开,你不同意,现在,你说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

“你只管提要求,我都答应你。”简慕晚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好挣扎的了,如果,能带着珩珩全身而退,对她来说,就是最大的幸运。

她就这么离开,靳司南回来,顶多也是找她一阵,过了这一阵,就好了。

他这一辈子,也不会知道,这件事情。

永远也不要知道。

当她知道,二十分钟后发生的事情,她真的觉得,自己太天真!

“简慕晚,你知道,我最后悔的事情,是什么吗?”

“是什么?”

“就是当年,没有斩草除根!你妈妈就是我心中的一根刺,哪怕她离开帝都,永不在回来,她给我造成伤害,永远也无法弥补。”

“所以,这些没有还完的债,就由你来还。”

靳夫人调查到,靳司南昨天晚上,匆匆回到军区就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而且也不在帝都,这刚好是一个好时机,二十多年前,她错过一次,这一次,无论如何,也不能错过了。

“简慕晚,你知道,这件事情,最好的解决方式是什么吗?”

车子停下来,靳夫人突然发问。

“什么?”

“只有你死了,才能让我的生活彻底的恢复清静。”

突然,车门开了,简慕晚感觉全身一麻,失去知觉!

两个人接住简慕晚的身子,将她的手和脚全部捆绑住,塞住嘴巴,装在麻袋里上了另一辆车子。

“处理的干净点!”

“夫人请放心,明天一早的头条,将是当红明星不堪压力,自杀于某某酒店。”

“嗯。”靳夫人点点头,关上车门。

车子再次朝前方开去,一切,就和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

……

唐乐乐眼睁睁的看着简慕晚被带走,急坏了。

她先给孙泽打了个电话,汇报了这件事情。

孙泽一听,急坏了!马上联络了靳司南,结果,靳司南的手机竟然关机了!

他立即去找老爷子!

这一路上,他联络了跟着简慕晚的保镖,竟然没有一辆车子跟上靳夫人的车,现在,他完全失去夫人的消息了!

……

莫晓君按照约定,来到简慕晚告诉她的地点,等了十分钟,还不见简慕晚的身影。

刚刚简慕晚应该在琴行那边,从琴行过来,应该比她早到才对。

怎么现在还没有来?

不会是出了什么事了吧?

她立即拨打简慕晚的手机,竟然关机了!

她的心情,猛然紧张起来。

以靳夫人的手段,把她的琴行都封了,让她焦头烂额,又怎么可能放过晚晚?

是她太大意了!刚刚没有在电话里提醒晚晚!

怎么办?!晚晚千万不能有事!可是,她却连晚晚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

她现在,没有别的办法!只有给靳谨枫打电话!告诉简慕晚的身世,告诉他小柔给他生了个女儿!

这件事情,因靳谨枫而起,不能让晚晚再受任何委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