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8章:做亲子鉴定!/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简慕晚悠悠转醒,一股刺鼻的味道让她一阵难受!

煤气味?!

她有脑中,猛然闪过靳夫人之前说过的话!

靳夫人这是,要将她置于死地!

她感觉全身软绵无力,也不知道吸入了多少这些气体,导致她的头一晕沉沉的。好不容易才爬起来,拉了一下房门。

房门被锁得紧紧的,她根本就出不去!

四周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帮助她打开房门。

她感觉,空气越来越稀薄,才清醒一点的思绪,又要陷入混沌。

她不能失去意识,一但失去意识,有可能再也醒不过来了!

“简慕晚,你要撑住!”

“不能死!不能死!”

她朝四周望去,发现这个屋子里,连窗户都没有,只有一个小小的排气扇。她按遍了屋里所有的开关,排气扇一点反应都没有。

她相信,这个排气扇,已经被堵死了!

“救命!靳司南,救我!”

简慕晚的身子靠在门上,不断的摇晃着门把手。

几分钟过去了,她再也支撑不住,身子缓缓滑落……

一辆豪车迅速的停在这个小小的宾馆前,靳谨枫先下了车子,莫晓君随后跟上,两人直接冲到楼上,来到那个房间。

靳谨枫不等工作人员追上来,直接踹门而入。

一走进屋里,一股浓重的煤气味!

他不敢想象,帝都还有这样破旧的宾馆。

这个房间巴掌大一点,还有一个小小的隔间,所有的味道都是从那里传出来的。

靳谨枫此时,恨不得把门直接拆了,他不确定,简慕晚是不是在门后。

工作人员跟上来,一闻到这么浓的味道,立即把门打开。

靳谨枫发现,简慕晚已经倒在地上,失去知觉!

“晚晚!”

靳谨枫抱起简慕晚,朝外走去,“快送她去医院!”

简慕晚被送到医院,医生立即实施抢救!靳谨枫在急诊室外面,来回走着,时不时的朝里面望去,也不知道里面的情况怎么样了。

“靳谨枫,如果晚晚出了什么事情!我绝不会放过你!当年,小柔就是被你欺骗,你害了小柔一世还不够,还要连累孩子!”

靳谨枫现在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面对莫晓君的质问,他一句话也没有回应。

“你知道吗?就是因为你的原因,让孩子们受尽折磨!晚晚和你的小儿子在一起了!你让两个孩子以后怎么面对对方?”莫晓君现在,什么也不顾忌,她只想为小柔和晚晚讨个公道!

靳谨枫看着莫晓君,反问道:“你刚刚说什么?你说晚晚和阿南在一起?”

“是的!这个悲剧,是你一手造成的!”

“我告诉你,如果他们真的在一起,这不是悲剧!”

“你什么意思?”

“谁是病人家属!”

“我!”

“我!”

靳谨枫和莫晓君同时回应。

“一个家属请跟我来,另一个家属,去办住院手续,病人已经暂时脱离危险,现在转送到病房。”

莫晓君不理会靳谨枫,直接跟着医生走了进去。

靳谨枫只能转身去办理住院手续。

正在办手续的时候,接到老爷子的电话。

“晚晚找到了没?”靳老爷子急切的询问道。

“爸,你放心,找到了,没事了。”

“她人现在在哪?”

“爸,你不用担心,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确认,等我确认过后,再和你联系,现在我会寸步不离的守着她,你放心吧。”

“好,我告诉你,晚晚可是我的孙媳妇,谁敢欺负她,我绝不放过他!”

靳谨枫回到病房,简慕晚还没有醒来,莫晓君坐在床边守着。

他看着床上的女孩,仿佛是光倒退了二十多年。

仿佛回到,刚刚与小柔认识的那段岁月。

晚晚真的是他的女儿吗?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不愿意再回想以前的事情。

……

靳夫人一直在等着那边的消息。等得心神不宁。

突然,电话响了起来。

“夫人,出事了!”

“怎么回事?”

“简慕晚被人救走了!是靳先生亲自将人送到医院的!”

“怎么可能?!”靳夫人直接站起来,一脸愤怒。

靳谨枫,你可真是下得了血本!这样都能给你找到了!

现在,估计正在上演一出父女相见的戏码吧?

靳谨枫,面对这个突然出现的女儿,你真的敢相认吗?

靳夫人露出一丝冷笑。

她站起来,仔细的整理了一下妆容,提起一旁的包包,朝外走去。

病房里,一直安安静静,几个小时过去了,简慕晚还没有醒过来。医生说,还好送来的及时,要不然就算是抢救回来,也会发生不可逆转的伤害!

“苦命的孩子。”莫晓君摸了摸简慕晚的额头。

突然,外面响起一阵脚步声,接着病房的门推开,靳夫人一身雍容华贵走了进来。

莫晓君立即像是母鸡护小鸡一样,把简慕晚挡在身后。

靳谨枫在一旁的椅子上坐着,看靳夫人不请自来,遏制不住自己的怒气,站起来朝靳夫人挥了一巴掌!

清脆的巴掌声,响彻整个病房,靳夫人捂着火辣辣的脸颊,抬头看着靳谨枫。

她的眼中,泪光晶莹,更多的,是不可置信!

这还是这么多年,靳谨枫第一次对她动手!

竟然是为了那个野种。

“这件事情,我会查清楚!不管是谁,都要付出应有的代价!”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明白!”

“晚晚是上了你的车!和你一起走的!随后就出了这样的事情!”

“和我没有关系!她从我的车子上下来后,去了哪,我怎么知道?你知道,她出现的目的是什么吗?靳谨枫啊靳谨枫,你还真的是好了伤疤忘了疼!你忘了当年,姓温的那个女人是怎么背叛你的了?即使简慕晚是她的女儿,你也要弄清楚,是不是你种!”

靳夫人说完,朝床边走去,莫晓君立即拦住她,不让她靠近。

“前些日子,我遇到一个人,他和简慕晚,不知道在商议什么,这个人,你也认识!”靳夫人从包里,掏出几张照片,扔到靳谨枫的身上。

“你自己看吧!”

靳谨枫一看到照片上的人,脸色铁青。

“我已经在派人找方毅了,找到之后,会直接带到这里来!你不是认亲心切吗?那就做个亲子鉴定,看看简慕晚,究竟是不是你的种!”

“还是姓温的那个女人,和方毅鬼混过后怀的孽种!”

“你闭嘴!”

“怎么了?踩到痛处了?你不是都亲眼见过了吗?”

“你出去!这里不欢迎你!”莫晓君朝靳夫人说道。

“莫晓君,你算个什么东西!”靳夫人抬起手,准备朝莫晓君扇去!

就在此时,一直在床上躺着的简慕晚,突然起身,拉过莫晓君的身子,直接握住靳夫的手腕!

“你这个贱人!放手!”

简慕晚突然松手,在松手的同时,暗暗使力朝靳夫人推了一把,靳夫人没想到简慕晚竟然有这么大的力气,直接摔了个四脚朝天!

“你个贱种,真的是反了!”

“你说谁贱种?”

“就说你,贱种!”

靳谨枫实在是看不下去,直接拖起靳夫人,朝外走去。

两人刚来到门外,就看到两人,押着方毅走了过来。

看到方毅的时候,靳谨枫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

他永远也望不了,自己心爱的女人,躺在司机的床上,一丝不挂的愤怒与耻辱!

方毅看靳谨枫,低下头,不敢与靳谨枫直视。

“人我给你找到了!不是大好的机会吗?要不要做个亲子鉴定?”

“你疯够了没有?”

“没有!”靳夫人突然提高了音调,“你就不想还你儿子一个清白?要不然,全世界都知道,他上了她自己的亲妹妹!”

靳谨枫把靳夫人拉到一旁,低声道:“你疯了吗!”

“我没有疯!但是,你不敢去澄清,你敢逼老爷子,把靳司南的真实身份说出来吗?”靳夫人抬头望着靳谨枫,眼中尽是笑意。

“我这是在为你好啊!做完亲子鉴定,证明这个贱种不是你的不就皆大欢喜了吗?你的好儿子也不用背着和亲妹妹乱仑的名声!”

“我做亲子鉴定!”简慕晚走出来,看着靳谨枫,斩钉截铁的说道。

“晚晚……”靳谨枫欲言又止。

“哈哈哈。”靳夫人突然笑了起来,“靳谨枫,你在怕什么?害怕亲子鉴定的结果吗?你是怕,时隔了二十多年,再在你的伤口上,撒一把盐吧?”

莫晓君不明白,靳夫人究竟唱的是哪一出?

她就这么笃定,晚晚不是靳谨枫的女儿?

那她又为什么,要对晚晚下手?

方毅这个人,她也认识。

好像是靳谨枫以前的司机,经常来接小柔去和靳谨枫见面。

这之间究竟还有什么事情,是她不知道的?这关系到,小柔为什么突然不辞而别!

简慕晚已经确定要做亲子鉴定,靳谨枫没有多加阻拦。

护士分别抽了三人的血,拿去化验。

医院为了慎重起见,约定一个星期后再出报告。

简慕晚在医院休养了三天,就办理了出院手续,莫晓君一直陪着她。

“晚晚,你在外面等我,我去把车子开过来。”

“嗯。”简慕晚点点头,朝前方走去。

靳谨枫在外面的花坛前站着,看到简慕晚走出来,立即迎了上去。

“晚晚,怎么不再多住几天?这么急着出院?”

“多谢靳先生关怀,我已经没事了,请你给我一个帐号,我把医药费打给你。”

“晚晚,你不用和我……”

“靳先生,不管亲子鉴定结果如何,我和你,都没有任何关系!不只是因为,我和靳司南的关系,我希望不要是你的女儿,即使没有靳司南,我也不希望,是你的女儿!”

靳谨枫的心,一阵刺痛!

简慕晚这几天,也弄明白了。

她妈妈当初被靳谨枫骗了,她以为,他没有结婚,和他坠入了爱河。

没过多久,这种关系,就被靳夫人发觉。

后来,靳谨枫发现,她的妈妈和他的司机有一腿。

据司机的说法是,他和她的妈妈早就在一起了,接近靳谨枫,只是为了骗钱!靳谨枫当场暴怒。

后来,已经不需要再猜测,结局,显而易见。

“靳先生,虽然我不知道,二十年前都发生了什么,但是,我的心里,却有几个疑问。”

“什么疑问?”

“你爱过我妈妈吗?”

靳谨枫愣了一下,马上回应道:“爱,很爱!”

“你相信她吗?”

“我……”

“晚晚,你妈妈她是怎么去世的?你能告诉我吗?”靳谨枫难掩心中的悲痛,他一直还抱着一丝希望,能再和小柔重逢。

她去走的那么绝然,一次弥补的机会都不给他。

事后,他就后悔了。

但是,小柔和方毅全都消失不见,他不管派了多少人去找,都没有他们的消息。

他这才以为,她们真的是事迹败露,逃走了。

“我妈妈,是跳楼自杀的!因为,我付不起高额的手术费,被人逼着,嫁给一个恶名昭著的废物,她才选择了这样的极端的方式,离开人世。”简慕晚说得平静。

实则,内心深处,早已经痛的无法承受!

靳谨枫听着这些话,字字如刀,狠狠的戳向他的心窝。

小柔!你被逼到这种地步,都没有想过回来找我吗?!

“靳先生一定在想,我妈妈为什么逼到那种地步,都不回来找你吧?”简慕晚直接戳破靳谨枫内心所想。

“因为她恨你啊!哪怕死,也不愿意再和你有任何瓜葛!”

这一句话,简慕晚是故意说的!

她就是因为从来没有听妈妈说过这个男人,半句不是!她才心里不平衡!

以前,她只是怪他,为什么不来找她们?

难道,真的不要她们吗?

现在,知道真相了,她才觉得,更替妈妈不值!

可是,妈妈竟然还对他念念不忘!

就在妈妈出事的前几天,她还发现,妈妈偷偷的翻过那个日记本!

那个日记本上,记着的,是关于那个男人的事情。

小时候,她偷看过。

太深奥,看不懂。

长大了,她不屑去看,更对这个男人所有一切,产生了强烈的排斥,她有好多次,恨不得把这个日记本烧了!

------题外话------

公告

原名: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书城原名:甜妻火辣辣:军少,把持住!统一正式更名为:婚宠不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