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9章:真相只有一个/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晚晚,我知道,我没有什么资格祈求你的原谅,哪怕我死后也没有颜面见你妈妈。我知道,我错了。不管怎么样,你给我一个弥补的机会好不好?”

“靳先生,我是不是你的女儿还不确定,你凭什么要弥补我?”

靳谨枫被噎了一下,“晚晚,我不在乎那个亲子鉴定,我只想,替你去世的妈妈,好好的照顾你。”

“不好意思,我倒是觉得,远离你,远离你们靳家,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阿南呢?你真的舍得下阿南?”

简慕晚抬起头,一脸诧异的看着靳谨枫,她不明白,靳谨枫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他还是怀疑妈妈和别的男人有染?还是以为,她是别的男人的女儿。

他从骨子里,还是不相信妈妈!

要不然,他怎么可能说出这种话!

靳谨枫不明白,气氛怎么一下子僵持下来,他想找一个适当的时机,告诉简慕晚,阿南的身世,但是这两天也不知道阿南去了哪里,怎么也联系不上。

他不知道,这一句话,在简慕晚看来,竟然会是另一层意思。

莫晓君看到两人在说话,没有上前去打扰。

她不是故意偷听,但是还是听到几句。

她觉得,不管是小柔还是晚晚的选择都是对的!

靳谨枫,就是个渣男!

在听到靳谨枫的这一句话的时候,她忍不住走过去。

“晚晚,我们走吧。”

“嗯。”简慕晚点点头。

靳谨枫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心里万分沉痛,他真的是做错了,错的离谱!他亲眼看到的那一幕,将他彻底的击垮,他当时已经完全失去理智了!

而小柔,却连半个字的解释都没有!

他早该想通,如果当时小柔向他解释,才有问题。

她就是那样的性子,人淡如菊,与世无争那么恬静,只要看到她,就能让人体会到,岁月静好。她一个字都不说,就这么消失在他的世界。

她一定是对他失望到了极点,不给他后悔和挽回的机会!

方毅!

靳谨枫想到这个当年一起消失,又突然出现的关键人物!他一定要弄清楚当年发生的事情!

莫晓君开着车子,行驶在路上,她的车速很慢,因为不确定,简慕晚究竟要去哪里。

“晚晚,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不要怕,还有莫阿姨在。”

“莫阿姨,你的琴行……”

“不要再提琴行的事,我已经派人去处理了。”

简慕晚点点头,还是觉得有些愧疚,如果不是因为她,莫阿姨的琴行也不会遇到这样的事情。

“晚晚,我们现在去哪?”

“等一下,我们去接个人。”

“接谁?”

“我儿子!”

莫晓君大吃一惊!儿子?难道,是和靳司南生的?她现在,有一种强烈的愿望,希望亲子鉴定出来,晚晚和靳谨枫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

要不然,这件事情,可怎么办?

她现在,只顾着急,没想到,在晚晚急诊抢救的时候,靳谨枫的那一句被打断的话。

他说了,这事,绝对不是悲剧。

她当时就没有细想,更别提现在,还会记得这件事。

简慕晚给孙泽打了个电话,孙泽此时带着珩珩正在别墅里。

莫晓君开着车子,来到别墅前。

简子珩立即跑出来,扑到简慕晚的怀里。

“妈妈,你去哪了?你没事吧?”

简慕晚摸了摸简子珩的小脸,“我没事。”

孙泽走上前,朝简慕晚询问道:“夫人,出了什么事了?老爷子也非常担心你,不过靳先生说已经找到你,而且会照顾好你,所以,我和老爷子一直在等你的消息。”

纵然孙泽是靳司南的左膀右臂,但是,一遇到靳家的人,他也不敢擅自作主。

“你所说的老爷子,是靳老先生吧?”

孙泽愣了一下,点了点头。

“孙泽,麻烦你替我和靳老爷子说一声谢谢,谢谢他这段时间的照拂和对珩珩和我的照顾。”

“夫人……”孙泽还有话要说,却被简慕晚打断。

“你就在这里等我一下,我有东西要交给你。”简慕晚说完,朝屋内走去。

简子珩立即跟了上去。

再出来的时候,简慕晚什么也没有拿,手里只有一窜钥匙,她将钥匙递到孙泽面前。

“夫人,你这是。”

“我和靳司南,从此后,再无任何关系,这是车钥匙,这是这幢房子钥匙。麻烦你在靳司南回来的时候,交给他。”

“夫人!”孙泽吓到了。

三少要是听到这个消息,不得当场爆炸!

究竟出了什么事情啊?!竟然这么严重,他得立即和老爷子汇报!

简慕晚见孙泽不伸手,直接拉着他的胳膊,把钥匙放到孙泽的手里,拉着珩珩转身上了莫晓君的车子。

莫晓君刚刚一直在打量着简子珩,这个孩子真的是太萌了!

但是,五官却相极了靳司南,甚至都没有多少地方像晚晚!

完全不用再确认这个孩子的身份。

“晚晚,先去阿姨家住。”

“嗯。”简慕晚点点头。

简子珩乖乖的坐在后座一言不发,只是几次朝简慕晚投去询问的目光,都被简慕晚疲惫不堪的神态给挡了回来。

其实,他知道的。

他知道,爸爸妈妈之间,好像有什么东西存在。

让他的心里很不踏实。

现在,这个东西,终于显露出来。

妈妈还是要离开爸爸。

小小的他,朝窗外望去,看着不断倒退的风景。

爸爸,你现在在哪?

你早一点回来吧。

你一定不会,放弃妈妈,一定不会放弃我们的,对不对?

……

简老爷子听到孙泽的回复,气得差一点喘不过气来。

他站起来朝外走去。

“老爷子,您去哪?”

“小白,回靳家!”

“是,老爷子。”小白立即去车库开车。

孙泽紧跟在老爷子身后。老爷子一怒起来,和三少简直是一模一样,气压低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老爷子知道,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然,晚晚不会这么做!

阿南不在,这个主,只有他能替晚晚母子做主!

“孙泽,你去暗中跟着晚晚和珩珩,不要让她们再出什么事,如果,再出什么差池,你就等着阿南回来。剥了你的皮!”

“是,是!”孙泽连声应道。

……

靳家

靳谨枫从医院回来,就去靳夫人那里要方毅的联系方式。

靳夫人不但不给,反而又对当年事情,一顿冷嘲热讽!

她其实也有些怕,怕简慕晚醒来后,一口咬定,是她做的,这样的话还真是有些麻烦,不过,她也不怕,时她都是计划好的,不会查到什么有力的证据。

只要她不承认,简慕晚就算是咬死了是她做的,也不能拿她怎么样。

结果,简慕晚醒来后,什么都没有说。

到底是姓温的那个女人的种,性子还有几分相似!

既然简慕晚不说,那就刚好省去她的麻烦。

“你别以为,晚晚醒来后,什么也没有说,我就不知道,你做了什么!我到现在,才看清你的真面目,你竟然有这么阴毒的心思!”

“你现在才看清啊?那你看清姓温的那个女人了吗?又看清简慕晚是什么样的人了吗?”

“方毅在哪!”

“在哪?怎么,当年的耻辱还不够?还想再来尝受一次?”

“你以为,你不告诉我,我就查不到?”

“那你还回来问我干什么?”

“看来,这一次的机会,也不需要给你了!当年的事情,一定与你脱不了干系!我一定会查清楚!”

老爷子一走进来,就听到两人在客厅里争吵。

他站在那里,一脸威严,冷冷的目光,扫了面前的儿子儿媳。

“爸,你怎么回来了?”

“发生什么事了?晚晚那天究竟出了什么事情?我要听实话!”老爷子走到客厅中央坐下。

整个客厅的气氛都变得压抑起来。

靳夫人这才反应过来,老爷子可能早就知道简慕晚的存在了!

怪不得,执意要搬出老宅去住。

听老爷子叫的这么亲昵,一定是与简慕晚关系匪浅。

亲孙女,虽然他们不知道真相,但是血浓于水,老爷子说不定,见了简慕晚和那个小野种,更觉得亲切呢!

算来算去,只有她,在这个家里,才是外人!

到时候,简慕晚一回来,就是这个家里,最宝贝的孙女,有靳谨枫爱着,老爷子宠着,还有靳司南,这个家,还有她和她的两个儿子的容身之地吗?

如果这些年,没有她顶着,经历了几次动荡的靳家,能有今天这样的局面吗?

她不甘心!

靳夫人,将这一切都看得透彻。

既然已经选择要撕破脸,她绝不可能,毫无章法的去打这一杖!

靳夫人不等靳谨枫开口,直接说道:“爸,你应该对简慕晚这个人,不算陌生吧?”

“你不用阴阳怪气的,有什么话直接说。”

“当年,靳谨枫和姓温的女人,有一段不可告人的关系,这件事情,爸也是知道的吧?”

靳老爷子等着靳夫人的下文,他觉得,这个时候,她这么说,一定和晚晚有关。

“当年,姓温的那个女人,长方毅一起欺诈靳谨枫,后来事迹败露,两人双双逃走,这事,您应该不知道。”

靳老爷子抬头,朝靳谨枫望去。

仿佛在确认这件事情的真实性。

他只知道,当年,他的儿子为了那个女人,简直可以用疯魔来形容。

也许,从一开始,父母之命的婚姻,对他来说,就是一种捆绑,捆绑了他的真实情感。

在没有遇到谨枫喜欢的人的时候,还可以相安无事。

一但遇上他喜欢的人,就会发生当年那种事情。

“现在,那个女人的女儿又回来了,先是和阿南勾搭在一起,现在,又想回到我们靳家,不知道在谋划着什么!我已经将方毅控制起来。他已经亲口向我承认,他想和简慕晚一起,再来欺诈靳谨枫一次!目的就是,让简慕晚隐瞒自己的真实身份,充当靳谨枫的女儿回到我们靳家,再讹一笔钱!”

“事情不是这样的!”靳谨枫怒声反驳,“如果,晚晚如你所说的那样,她怎么不一来到帝都,就来找我!他从来没有找过我!”

老爷子完全没想到,事情竟然是这样的!

晚晚,真的是谨枫的女儿?

即使,老爷了不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事,就凭现在靳夫人所说的这些,他都是不信的。

“不管事情是怎么样的,再有两天,亲子鉴定的结果就出来了!到时候,就能真相大白!”

靳谨枫听完这句话,转身离去。

他还是不死心,他一定要找到方毅!

客厅里,只剩下老爷了和靳夫人。两人都沉默不语。

许久之后,老爷子才开口,“不管晚晚是什么身份,既然她与阿南相爱,都不能折散这一对有情人!”

靳夫人冷冷一笑。

这个家,最精明的就是老爷子。

在这个时候,竟然还能一针见血的指出问题的关键所在!

老爷子打得是什么算盘,她的心情清清楚楚。

下一步,该怎么走,她也有想法了。

有她在,简慕晚想进靳家的门,是绝不可能的!

“爸,亲子鉴定,无非就是两种结果,简慕晚是与不是靳谨枫的女儿。”

“是与不是,都不影响她和阿南在一起,我也不在乎,是孙女,还是孙媳妇。”

是啊,你是不在乎!可是我呢?!靳夫人在心里咆哮了一句。

可见这些年,老爷子对她,也不过是表面客气罢了,她给靳家生了两个那么优秀的孩子,还不足以让他们能在这种事情上,偏向她一点吗?

“如果真的是靳谨枫的女儿,那么,老爷子要怎么和外人交待?到时候,所有人都知道,简慕晚是靳谨枫的私生女,但是却没有人知道,靳司南不是靳家的血脉。难道,要”亲兄妹“结婚吗?”

靳夫人现在,有两个打算。

要么,就把简慕晚往死里整。

要么,就把靳司南的身份公布于众,只要让世人知道靳司南不是靳家的孩子,以后,靳家的一切,都与靳司南无关,靳司南也不再和靳家有任何关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