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0章:亲子鉴定结果/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时候,只需要靳老爷子表个态。

她也好给出一个,皆大欢喜的亲子鉴定结果!

“阿南身份,绝不可以公开!”老爷子斩钉截铁的说道。

“那就听天由命吧!只看亲子鉴定的结果如何!我倒是很期待,会不会上演一幕亲兄妹乱仑的好戏!”

“这件事情,只要不公开,外人也不得知,这两个孩子的真实身份!不管晚晚是不是谨枫的女儿,都不影响他们在一起!你为什么一定要把这两个孩子逼上绝路?”老爷子忍不住朝靳夫人询问道。

“爸,我看看我,我又何尝不在绝路上?靳谨枫早就把我逼上绝路了!谁看到我的挣扎,谁看到我的无奈,谁看到我无数个夜晚,独自难眠,痛不欲生?”

“背叛这场婚姻的人,是靳谨枫啊!不是我!”

听完靳夫人的咆哮,老爷子沉默了。

“再说了,简慕晚并不一定是靳谨枫的女儿呢,那个姓温的女人,指不定怀的是谁的野种。她当年没有成功的事情,现在换她的女儿来做!说不定,她死的事情,也是假的也不一定。”

“做人做事,都不能做得太绝。”老爷子忍不住提高了声音。

“我现在,还有一个问题,如果简慕晚不是靳谨枫的女儿,你们是怎么看待她?当年,我没有把她那个别有居心的娘送到监狱里,就已经是网开一面!现在倒好,又来了一个来路不明的野种!”

老爷子算是明白了。

抬头看着靳夫人。她可能早就计划好了。

如果,晚晚是谨枫的女儿,他又不能公开阿南的身份,她就准备用这两个孩子的身份做文章!

如果,晚晚不是谨枫的女儿,她甚至可能,连当年的帐一起算!

左右,她就是不同意两个孩子在一起。

“瑜蔓,就当我为了两个孩子求求你,上一辈的恩怨,不要连累下一辈,阿南也是你亲手带大的,你真的一点都不在乎,他的幸福吗?”

“我在乎这个,在乎那个,谁又能在乎我?”

“既然,我们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也不必再顾虑什么了,你究竟想怎么做?”

靳夫人笑了笑,她等的就是老爷子这句话。

“我不可能,让和姓温的女人的关人,进我靳家的门!不管是以女儿还是媳妇的身份,都不可以!”

“你这些年,一定过得也不开心,既然,谨枫对你的背叛,让你耿耿于怀,不如分开。”

靳夫人立即站起身,看着老爷子。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要她和靳谨枫离婚吗?是想把她从这个家里赶出去,然后好风风光光的迎接简慕晚进门?

她的心,在这一刻,彻底的凉了。

她在老爷子的心里,永远都不算是靳家的人!在这种时候,老爷子竟然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简慕晚,而让她离开靳家!

“你做过什么,你心里清楚,我靳家,容不得做那种伤天害理之事之人!”老爷子也站起来,当即表态。

他才不相信,晚晚会自己跑到那个小酒店里去自杀!

事情,显而易见!

但是,晚晚并没有继续追究,可见这个孩子,心地善良,她这么做,也完全是因为阿南的原因。

他和晚晚接触过那么多次,她是什么样的性子,也多少有些了解。

他也和瑜嫚一起生活这么多年,瑜嫚是什么样的性子,他也了解。既然家里容不下两个人,非得要他做一个选择,他愿意选择晚晚!

“爸,你不觉得,你管得太宽了吗?这件事情,也论不到你做主选择谁的去留!离不离婚,也得由靳谨枫向我当面开口!你不要忘记了,靳家名下公司的股份,我和我的两个儿子占着多数!你就不怕,诺大靳家,倾刻间分崩离析吗?”

“我无所畏惧!而我的两个孙子,也未必会站到你那边。”

靳夫人脸上的笑容挂不住了。

“瑜嫚,我今天言尽于此,你自己好好的琢磨琢磨,现在,你在孩子们眼里,还是那个温柔贤惠的母亲,不要让你的这一面,在孩子们面前暴露出来!”

老爷子说完,转身离去。

靳夫人无力的瘫坐在沙发上。

她为什么,觉得自己的心里,那么的没有底气?

她辛辛苦苦培养长大的儿子,那么优秀的两个儿子,会不会在这种紧要关头,和自己统一战线?

她没有答案。

突然,电话响了起来,靳夫人回过神来,接通电话。

“夫人,计划有变吗?”

“没有,按原计划进行。”

“是!”

……

简慕晚在莫晓君家里只待了一天,便和程之卿联系了,带着珩珩一起回了片场。

今天,也是出亲子鉴定的结果的日子。

但是,她不愿意去关注结果。

这个结果,对她来说,也没有任何的意义。

她现在,只想一心扑在工作上,因为她,这部戏已经是一拖再拖。

简子珩一直由翟亦扬寸步不离的守着,简慕晚也不准应辰再跟着她,拍完这部戏,她将和星灿没有任何关系,至于她以后要怎么办,也要好好的计划计划。

唐乐乐看着一场接着一场拍摄的简慕晚,不停的叹气。

豪门果然是豪门,三少和晚晚感情再好,也架不住有靳夫人这个拦路虎。

三少也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害得晚晚被人欺负不说,还要一个人独自承受!

“乐乐。”一声呼唤从背后响起。

唐乐乐转过身,顿时露出一丝笑意,“程大大!”

“晚晚最近的状态怎么这么差?”

“啊?不是都是一遍过吗?很少有拍第二次的啊?”唐乐乐懵逼了。

简慕晚一面对镜头就像开挂了一样,要是这样的拍摄状态都算差的话,还让人活吗?

“你误会了,我说的是私下的时候。这一次回帝都,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是有一些事情……”唐乐乐不知道怎么开口。

“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是,是三少的妈妈,找过晚晚,而且态度很不好。”

程之卿听到这些,有些意外。

在他的印象里,靳司南绝对不像是处理不好这种关系的人。

他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一定还有什么隐情。

“你另外给晚晚准备一些饭菜,她已经连着吃了几次盒饭了,这样的话,身子也受不了!”程之卿轻声交待。

“好的!”

程之卿把车钥匙拿出来,递到唐乐乐手里,“开我的车,去买些新鲜的食材,还缺什么,只管和我说。”

“嗯!我这就去!”唐乐乐朝外飞奔而去。

程之卿转身,朝片场走去。

那这,刚好结束了一场拍摄,工作人员都有些吃不消了。

简慕晚却还在问:“导演,等下那场,还拍吗?”

导演顿时一脸苦楚,“晚晚,我们真的需要休息休息,咱们明天一早就拍好吗?”

“好吧。”简慕晚点点头。

她还穿着戏服,独自一人,穿过繁忙的工作人员,朝外走去。

程之卿走上前,朝她唤了一声,“晚晚。”

简慕晚抬起头,难掩一脸的憔悴。

“阿卿,有事吗?”

“我就是过来,看看你好不好。”

简慕晚笑了笑,“我很好。”

“你不用这么拼命的拍戏,我们的时间还很充足。”

“不,我觉得还是要加紧时间,因为我的原因,已经拖了很多时间了,我想尽量的把这些拖延的时间补回来。”

“真的不用这样,太辛苦了。”

“其实,也不只是因为这个原因,还有我自己的原因。”

“你自己的那部新剧,开机时间定了吗?”

“不,不是因为这个原因。”简慕晚摇了摇头,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先回酒店休息吧。”程之卿看着她的模样,有些心疼。

“阿卿,能陪我喝两杯吗?”

“当然可以。”程之卿立即回应道。

“我先去卸妆,换一下衣服,你等我一会。”

“好,我就在这里等你。”程之卿点点头。

简慕晚转身朝休息室走去。

程之卿看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

……

此时,帝都因为一张亲子鉴定,气氛变得无法形容。

靳谨枫拿着这张亲子鉴定,看着鉴定结果,脑中一片空白。

莫晓君接过来,看了一眼。

这个结果,真的是让她,不知道怎么开口。

突然,靳谨枫大步上前,一把扯住方毅的衣领,一拳一拳的打在方毅的身上!

方毅不还手,也不闪躲,一动不动的任靳谨枫殴打。

靳夫人在一旁看着这一幕,唇角带笑。

她走上前,从莫晓君的手里接过那份鉴定。

“我就说,那个姓温的女人如果怀的是靳谨枫的女儿,当年怎么也不会落荒而逃!现在,真相大白了!”

方毅听到靳夫人的这句话,用眼角朝靳夫人望了一眼,又是一拳打过来,他的眼睛一黑,什么也看不到!身子也支撑不住,倒在地上!

莫晓君看着这一幕,急忙上前,将靳谨枫拉住。

事到如今,把方毅打死又有什么意义。

靳谨枫指着方毅,怒气未消,他想到,晚晚和他说过的话,想到小柔的死,他就恨不得杀了方毅。

“当初,她选择和你一起走,你为什么要这么对她?这些年,你让她们母女过得是什么日子?”靳谨枫指着方毅怒斥道。

他当初,看到小柔和方毅一丝不挂的在一张床上躺着,当时方毅口口声声承认,他们是情人,接近他就是为了骗点钱。

他当时怒火冲头,朝小柔说了那么重的话!

他怎么就那么蠢!

她或许,是被方毅这外禽兽强迫的也一定!

他当时,没能查清楚真相,还用那么重的话伤她!

靳谨枫看着蜷缩在一地上的方毅,他更应该打的人,是他自己才对。

“现在,你应该看清楚了,简慕晚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方毅的用意,你也知道了,当年,放了他一马,这一次,不要放过他吗?”靳夫人朝靳谨枫望去。

“你什么意思?”莫晓君立即反问。

“方毅伙同简慕晚,想要冒充靳谨枫的女儿,这是诈骗!是要付法律责任的!如果,简慕晚是靳谨枫的女儿,那这个罪名就不能成立了!但是,偏偏简慕晚不是靳谨枫的女儿!”

“你简直是血口喷人!”

“莫晓君!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对我指手划脚的!”

“住口!”靳谨枫怒喝一声。

又朝方毅望了一眼,“你立即滚出帝都,别再让我再看到你!”

方毅愣了一下,没想到,先生这么轻易的就放过他。

靳夫人暗暗握紧双手,她料到,靳谨枫一定会护简慕晚,但是,没想到,他竟然护到这种地步!

“这件事情,到此为止,我不管晚晚是谁的女儿,谁再敢动她一根汁毛,休怪我不念旧情!”靳谨枫说完,转身朝外走去。

靳夫人气得浑身发抖!

这件事情,就这么完了?

绝不可能就这么完了!

“靳夫人,人在做,天在看,坏事做多了,是要遭报应的!”莫晓君说完,也转身离去。

靳夫人看了一眼方毅,眼神凌厉。

方毅低头不语,只是眼底,有一抹一闪而过的悔恨,但是,也只是昙花一现。

……

老爷子一直在等着鉴定结果,孙泽告诉他结果的时候,他的心里说不上是喜,也说不上是忧。

真的不是谨枫的女儿吗?

唉!

老爷子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老爷子,你要保重身体。”

“晚晚那这边怎么样?还是不愿意与你们接触吗?”

“是的。”

“她说过,拍戏的地方条件简陋,她又要工作,又要带着珩珩,一个人怎么忙得过来?这孩子,性子怎么这么倔强啊!和阿南一样,真的是让人又担心又操心。”

“老爷子,你别着急,我们会一直在片场守着夫人,也许,等三少回来,这件事情,就有转机了。”

“但愿吧。”

……

片场。

简慕晚卸上装,换好自己的衣服,从休息室里走出来。

程之卿一直守在这里,没有离去。

看到她走出来,立即迎上前。

没有了厚厚的粉底遮盖,更显得她精神憔悴。

“你这样的状态,需要好好的回去补个觉。”

“可是,我只想喝酒。”简慕晚笑着回答。

“好吧,我陪你。去哪?”

“随你,你说去哪就去哪。”

“好!跟我走。”

四十分钟后,简慕晚和程之卿来到一个江边上的渔村,这里有很多农户,自己在江边上搭了竹楼,开了一家家的农家乐。

一排排竹楼林立在江面上,放眼望去,江面上也是竹楼的倒影,倒有些分不清,哪是真的,哪是影子。

再往远望,是一大片茂密的竹林。

两人来到一个包间,屋里全是竹制品,别有一番韵味。

“你总能找到,这么称心如意的地方。”

“你喜欢就好。”程之卿笑着给她拉了凳子。

简慕晚坐下来,朝窗外望去。

此时,最后一抹残阳,落入水平面,天空中,只剩下璀璨的云霞。透过窗户照进来的霞光,给人的身上镀了一层金灿灿的光芒。

“想喝什么酒?”

“喝白酒。”

“你别吓我,我酒量很浅,喝醉了,你得把我背回去。”程之卿开玩笑似的说道。

“你放心,我一定把你推到江里去喂鱼!”

两人正在开玩笑,服务员走上来,朝两人推荐了一种酒。

“这是特制的竹子酒,你们可以尝尝。”

“竹子洒?”简慕晚看着服务员手里的那一节竹子,有些好奇。

“这是他们这里独有的特产,可是试试。”

听程之卿都这么肯定,简慕晚点点头。

两人又点了几个菜,有洒有菜,什么烦恼的事情,都可以暂时抛开。

程之卿什么也不问,就这么安安静静的陪着她。

简慕晚一杯接一杯的喝着,他也没有制止。

天色,渐渐暗下来,简慕晚已经有几分醉意。

------题外话------

今天的章节刚好是第520章,二暖也趁此机会表白各位小仙女们,比心~

谢谢各位小仙女们的支持,所以,除了表白,再来点实际的,加更一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