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3章:家里都快闹翻了!/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简慕晚从楼上走下来,看到靳老爷子,也是一脸震惊。

“抱歉,冒昧打扰。”靳老爷子朝莫晓君说道。

“请进。”莫晓君客气有礼的把老爷子请到屋内。

老爷子朝简慕晚望去,“晚晚,我能和你单独聊一聊吗?”

简慕晚点点头。

“你们去客厅吧,我还有事,失赔了。”莫晓君将靳老爷子和简慕晚领进客厅,转身离去。

简慕晚坐在靳老爷子对面,猜测不出他的来意。

“晚晚,事情我都知道了,你受委屈了。”

简慕晚愣了一下,没想到老爷子竟然会和她说这样的话,他难道不认为,她接近靳家,是别有用心吗?

“今天我来,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这也我们靳家的秘密,我从来没有想过,再会向任何人公开,但是现在,如果再守着这个秘密,反而会害了阿南。”

“什么秘密?”

“阿南其实不是我靳家的亲孙子!他和我们靳家,没有一点血缘关系!”

“这怎么可能!”

“事实就是如此,所以,不管你和谨枫有没有血缘关系,你们在一起,都不受任何影响。”

简慕晚还在消化她听到的这个事情。

靳司南不是靳夫人亲生的?!

“阿南的身份特殊,我受人所托,不能公开他的身份,以我靳家的孙子养育着,从我把他抱回来的那天起,我就把他当成了我们靳家的血脉,把他当成我的亲孙子。”

简慕晚深吸了几口气,终于平复下自己起伏不定的心情。

“你是我认可的孙媳妇,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不会改变这个想法,我希望,能亲自主持你和阿南的婚礼,等你们结婚后,可以单独生活。”

“不,我不想嫁给他。”简慕晚摇了摇头。

靳老爷子看着简慕晚,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你的心里,肯定很难接受,而且还有瑜嫚的原因。你如果,真正的爱阿南,就算是为了他,难道,你不想让珩珩过了正常的生活吗?”

“老爷子,谢谢你,谢谢你在这个时候,还能认可我,但是,我有我自己的选择。”

“晚晚……”

“老爷子,你不用再劝我了,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简慕晚至从从方毅的口中听到那些话后,她就决定了,她绝不会放过靳夫人!

“至于靳司南的身份,我会守口如瓶,不会说出去。”

老父子没有料到,他亲自跑一趟,还是这样的结果,他缓缓站起来,“那我先告辞了。”

“我送您。”简慕晚起身,跟在老爷子身后,将老爷子送了出去。

目送老爷子离去的背影,她的心里,五味杂陈。

曾经困扰着她,让她痛不欲生的问题,倾刻间不复存在了,她的心里,竟然一点都放松不下来。靳司南虽然不是靳家的血脉,但是那个家,毕竟养他那么多年。

她没有办法接受,更没有办法嫁给他。

……

靳司南一下飞机,就迫切的拨通简慕晚的电话,打了几次都打不通!

陆少现在急着去找嫂子,他又不放心!情况紧急,也只能先找到嫂子的下落!

处理完G市的事情,已经是一天后。

靳司南这才有空,再次联系简慕晚,结果还是无法接通!

这样的情况,让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他立即联络了孙泽。

知道他不在的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后,他的心情简直糟糕到无法形容!

这都特么的是什么事啊!

他和自己的女人,差一点成了亲兄妹!

这要真的是亲兄妹……

不!他拒绝往这方面假想!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晚晚在见了那个男人后,对他的态度那么排斥,原来,他爸和晚晚的妈妈当年相爱过!

他现在,不想知道任何事情,只想知道晚晚她现在怎么样了?

孙泽说,她带着珩珩搬出去了,还好,他知道她在什么地方。

这个女人,这爱离家出走的毛病,什么时候得给她好好的治一治!

“陆少,我先回帝都去,有一些家庭矛盾要好好的处理一下。”

“这边的事情,我来处理。”陆已承的目光,始终盯着已经睡着了的顾一诺,淡淡的朝靳司南回应了一句。

靳司南迅速离去,他恨不得马上回到帝都!

不知道他的感情什么时候才能守得云开见月明。

……

今天,是简慕晚去医院取报告的时间,当她拿到这个报告单的时候,整个人都懵掉了!

上面的亲子关系鉴定结果,竟然是非父女关系!

她看着面前的医生,惊讶的半天说不出话来。

“这个报告,会不会有什么出什么误差?”

“不会的,我们对两种血样进行了反复的对比,不止检测一次,得到的结果都是这个结论,我们的检测结果,拿到任何地方,都是认可的!”

简慕晚看着这上面的内容,脑子一片空白。

她和方毅并不没有血缘关系!

当年的事情,难道还有什么隐情?

如果,她和方毅没有血缘关系,那就证明,之前的那一份报告是假的!一定是靳夫人做了手脚!

靳夫人为什么要这么做?

难道,靳夫人只是怕让靳谨枫知道,她是他的女儿吗?

她觉得,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简慕晚将这一份报告默默的收好。

……

靳司南直接找到莫晓君的住处,但是只见莫晓君正在教珩珩弹钢琴,没有看到简慕晚。

“爸爸!”简子珩一看到靳司南,兴奋的扑了过去。

靳司南将简子珩举了起来,紧紧的搂在怀里。

“你妈妈呢?”

“我妈妈出去了!”

“刚好,我先接你回家,再去找你妈妈。”靳司南回来的路上就在不断的思考,还是决定,用这个方法。

只要珩珩和他回家了,就不愁那个女人不回去。

“三少,我想你接走珩珩,还是征得晚晚的同意比较好。”

“我接的是我的儿子。”靳司南抱着简子珩不松手,“多谢莫女士这些天,对我们家晚晚和珩珩的照顾,改天再来单独拜谢。珩珩,我们先走了。”

“嗯!”简子珩立即点头。

他盼啊盼啊,终于把爸爸给盼回来了!

只要爸爸回来了,再也没有人敢欺负妈妈!

靳司南带着珩珩回到家里,孙泽已经候着了,电话里,他只是说了大致发生的事情,其实还有许多的细节,没有说出来。

“三少,还有一些事情,我觉得,还是当面和你汇报比较好。”

“说!”

“就是,夫人那天,上了你母亲的车,然后就出事了。”

“出什么事了?!”

“在一个破旧的酒店里,发现了夫人,屋子里开着煤气,如果再晚去一会,夫人可能就有生命危险。”

靳司南目光一寒,看着孙泽。

孙泽顿时低头,“对不起,三少,是我们的人,保护夫人不力,主要是带走夫人的人是你的母亲,她可能早就计划好,对我们的保镖的布置很了解。所以……”

“你的意思是,想要杀害晚晚的人,是我妈妈?”

“是的!”孙泽肯定的说道,“但是,夫人醒来后,对于那件事情,只字不提,你的母亲,只是说,和夫人说完要说的话,中途就把夫人放下了,至于后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与她没有关系。”

靳司南暗暗握紧双手。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突然,靳司南的电话响了起来,他拿出来一看,是靳家大少打来的。

“阿南,你是不是回帝都了?”

“是的。”

“你今天晚上,务必回家一趟!”

“我没空,还有别的事情!”靳司南担心着简慕晚,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回家!

“阿南,家里出事了!”靳家大少的语气听起来,很凝重。

“出什么事了?”

“爸爸和妈妈提出协议离婚,公司的股东听到消息,动荡不安!你必需回来一趟。”

“公司的股份,也没有我的份,我回去又能解决什么吗?再说了,他们要离婚就离啊!我管不着,你也管不着!”

“阿南,你这说的都是什么话!家里都快闹翻天了!”

“那就闹吧!”靳司南直接挂了电话。

“还有什么事?一并告诉我!”靳司南抬头,朝孙泽怒喝道。

看孙泽欲言又止的样子,就是还有话没有说完。

“三少,你的母亲有想动星灿娱乐的心思,但是,被应辰处理了。”

“她是什么意思?控制了一家人还不满足,还要控制我吗?”靳司南带着几分怒气说道。

孙泽不敢吭声,守在一旁。

“好了,你先回去吧,盯紧盛世皇朝,我怕靳氏的动荡会影响到盛世皇朝。”

“是!”

靳司南说完,起身朝外走去,简子珩一回来,就去看他的小金鱼。

看着趴在鱼缸边上,萌萌的儿子,靳司南走上前去搂着他坐在鱼缸前。

“儿子,给你妈打电话,让她赶紧回家好不好?”

“嗯。”

简子珩立即掏出自己的手机,拨通简慕晚的电话。

没过十秒,电话就接通了。

靳司南眼角抽搐了一阵,果然,他又被她拉黑了!

“珩珩,怎么了?”简慕晚朝珩珩询问道。

靳司南一把夺过电话,“晚晚,珩珩打电话给你,是想让你赶紧回来见爸爸!他爸爸都要想死你了!”

简慕晚一听到靳司南的声音,整个人都僵住了。

他回来了!

“妈妈,你在哪啊?爸爸回来了,你快点回家吧,好不好?”

“珩珩,你现在在哪?”

“我和爸爸在家里。”

简慕晚知道,一定是靳司南去莫阿姨那里把珩珩接走了,然后,再用珩珩逼她不得不回去。

“妈妈还有事,你先和爸爸在家里。今天妈妈就不回去了。”

“妈妈你不是拍完戏了吗?怎么还是那么忙!”简子珩不高兴了。

靳司南直接把电话接过来,“女人,你还想躲我到什么时候?”

“我没有。”

“你之前排斥我,是怕和我有血缘关系,现在你都知道了,为什么还要躲着我?我离开的这短短的时间,你就受了那么多委屈,你知道我的心里有多难受吗?”

“你不回来也好,我去找你!晚晚,你这一辈子,都休想从我身边逃走!”

电话挂断了,简慕晚握着电话,走在大街上,她也不知道,现在能去哪里,但是,就是不想见到靳司南。

就这样,漫无目的走了两个小时,她再也走不动了,蹭在路边。

现在已经很晚了,路上的车辆和行人,逐渐稀少。

路灯下,她的身影,显得有些凄凉。

靳司南开着车子,远远的看到那道身影,这一刻,他心疼的无以复加!

停下车子,拉开车门朝那道身影飞奔而去。

简慕晚感觉身后有脚步声,一转身,看到靳司南的身影,她立即站起来,朝前方跑去。

靳司南几步追了她,将她拽入怀中,按在一旁的路灯柱上。

“还跑!我看你还能跑到哪去!”

靳司南又气急,俯身吻上她的唇!

简慕晚顿时剧烈的挣扎着,他霸道的禁锢着她,不给她逃脱的机会!

这一个吻,仿佛要将她掏空一样,最终,她无力的靠在他怀里。

靳司南紧紧的搂着她,贴在她的耳边说道:“晚晚,我爱你!就算咱们是亲兄妹,我也不在乎!这个世界上,我只要你!”

“明天咱们就去领结婚证,我要娶你!”

“不!”简慕晚立即拒绝。

靳司南突然再次朝她吻了过去。

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接将她抱起来,塞到车子里。

这里距离盛世皇朝要近一些,他直接将她带到盛世皇朝!

简慕晚被他拉着,怎么也挣不开他的控制,两人来到位于顶楼的总统套房。

门被靳司南一脚踹开,他直接将面前的女人抱了起来。

“靳司南!不要!”

“你再说一句不要试试!”

靳司南直接将她扔在床上。

简慕晚被他控制得死死的,跟本没有挣扎的余地。

他疯狂的吻着她,似乎要把他对她的所有感情都倾注在这一个吻上!他要的,还止这一个吻,直到与她合二为一,他才能彻底的安心!

“靳司南!我想和你谈谈!”

“我觉得,身体是最佳的沟通方式!”

“你……”

“女人,你的身体永远都比你的心要诚实,你也不是不想拥有我,对不对?”

“你,你这个混蛋!”

“晚晚,我现在,只想……要你!”

整整三天的时间,靳司南没让简慕晚下床!

简慕晚现在,只要一看到他朝她靠近,就控制不住紧张!她一次也没有办法再承受!

靳司南含笑坐在床边,看着紧紧的将自己裹在被子里的小女人。

“以前,舍不得惩罚你!看来,以后就用这个方法最管用,这一次,是三天下不了床,下一次,你说是几天?”

简慕晚直接翻了个身,背对着他,拒绝回答他这个问题。

靳司南唇角的笑意更深了几分。

门外,响起一阵敲门声。

靳司南起身开门,是服务生送来的餐点。

他将餐车推到房间里,直接走到床边,一把将裹成一团的小女人抱了起来。

“啊!”简慕晚惊叫一声。

“别怕!只是带你去洗漱一下,然后吃点东西。”

到了洗手间,简慕晚才发现,自己还没有穿衣服,她紧紧的握着身上的被褥。

靳司南抬手,抽了一下她手中被子,她立即拽得更紧!

一双美眸似要喷火一样,瞪着他。

靳司南突然伸出手,划过她的下巴,“是谁还一直对我说,不要……停?”

简慕晚的脸一瞬间涨红起来,直接拍开他的手。

“晚晚,你不知道,你现在有多美。”

“靳司南!你给我滚出去!”

靳司南取了一件浴袍,递到她面前,“你准备一直裹着这个被子吗?”

“你出去,我自己换!”

“又不听话!”靳司南抬手,撩了一下她的发丝,“从最后一次结束,我有三个小时没碰你了!”

简慕晚不禁打了个寒颤。

一失神,被子被他夺走,柔软的浴袍披在她的身上,他的手温柔的穿过她的腰,将带子给她系好。

他的动作温柔的,让简慕晚一点反对的余地都没有。

穿好浴袍,他将她压在衣服里的头发掏了出来,简慕晚感觉,脖间一凉,一个漂亮的钻石项链挂在她的脖子上。

她认识这个项链!

这是这世间只有一个条的,倾世之恋!

之前,她也只是在一个珠宝的杂志上见过。她知道,这个东西,不是有钱就可以得到。那么多女人梦寐以求的东西,此时此刻,竟然带在她的脖子上。

“好不容易从陆少手里截来的,我觉得,这个项链,最适合我的女人。”

简慕晚看着这枚硕大的钻石,光芒将镜子里的那张小脸都照亮了!的确是美的不可方物!还有那些他留下的痕迹,在这些璀璨的光芒下,也显得暧昧的不像话。

她的脸,又开始红了。

不由自主的想着,那一次又一次的疯狂!

她不想沉沦的,最后,却彻底的迷失了自己。

“晚晚,我愿意把这世间,最好的都捧到你面前!但是,当我把这世界最好的都捧到你面前之后,我才发现,自己才是最好的,把我自己给你,才是最合适的!”

简慕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