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4章:你逃不掉的!/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来,乖乖的洗漱,出来吃点东西,你一定累坏了。”

靳司南说完,竟然走了出去,不在赖着她。

简慕晚洗漱完走出来,靳司南已经将食物全都摆在餐桌上,而且把她的那一份,细心的切好了。

她真的是饿的受不了,坐下来就吃了起来。

“慢点,又没有人和你抢!”

她低头,继续吃,不理会他。

“时间刚刚好,等你吃完饭,我们可以去趟民政局。”

“噗!”简慕晚刚好端起水杯,才喝一口就听到靳司南的这一句话,她控制不住的喷了!而且喷了他一脸!

靳司南抬起手,抹了一把脸,拿起一旁的帕子给她擦了擦嘴角。

“是不是太惊喜了?”

“惊吓!”

“不管是惊喜,还是惊吓,今天我们两个人的名字,一定会打在一张结婚证上!”

“靳司南,我觉得,我们有必要谈谈。”简慕晚放下手里的食物,刚刚的美味到现在,食之无味,如同嚼蜡。

“我不想和你结婚!”

“你想和我分手?”

“就是这个意思,我觉得我们之间到此为止,是最好的结局。”

“到此为止?”靳司南反问了一句。

“晚晚,我知道,你在介意什么,我也知道,你为什么不愿意和我在一起!我爸和你妈妈相爱过,那些过去的事情,不能二十多年后,来阻碍我们啊!我妈做的事情,我也清清楚,我不要你嫁入靳家,你嫁的,只是我,是我靳司南,是我这个人!”

“晚晚,你相信我,以前的事情,我一定会弄清楚,我相信,你妈妈绝对是被冤枉的!”

“查清楚之后呢?我妈妈人都不在了。”

“那也要讨回公道!”

“如果,我现在去报案,上一次,就是你妈妈指使人要致我于死地,你又会怎么做?”

靳司南沉默了,久久之后,他才握着她的手,一字一句道:“晚晚,若换作是别人对你做这样的事情,可能现在,他已经没有喘气的机会了。我保证,永远也不会再出现这种事情,我可以离开靳家,我不能没有你。”

“晚晚,不要离开我!”靳司南紧紧的抓着她的手,语气带着几分哀求。

他靳司南,何时如此卑微过。

简慕晚不出声。

这样的沉默,对于靳司南来说,就像是剜心之刑!

“我们之间,还有一份协议,你想违约吗?”

简慕晚没有想到,他竟然连这样的方法都想得出来。

“等合约的期限一到,如果,你还是不愿意和我在一起,我绝不强求,好不好?”这也是他给自己设下的期限,他坚信,他可以处理好,可以留下她,可以让她没有一丝犹豫的,站在他的身旁。

“我们的合约期限,还有半年,如果半年后,我不愿意和你在一起,你真的会放了我?”

“对,半年时间!只要你不愿意和我在一起,我绝不强求!”

“好。”简慕晚点点头。

靳司南露出一丝笑意。

简慕晚看着他的笑容,错开目光,不敢与他直视。她怕自己有一天,真的会舍不得。

靳司南将简慕晚送回家里,又重新将钥匙递到她的手里,“我听说,你和程之卿的那部戏,已经杀青了,你之前看好的那个剧本,也可以准备准备。”

“我暂时不想动。”简慕晚拒绝。

一但开机,她就要坚持到底,她真的怕中途再发生什么事情。

耽误了她自己没所谓,耽误了其她人,她会过意不去。

“你只管放心的去做你喜欢做的事情,剩下的事情,有我呢!”靳司南笑着朝她说道,不等她回答,直接作主,“我看下周就可以,我让应辰找你谈谈具体安排。”

“靳司南,我……”

“听话!我们虽然是合约关系,但是工作是工作!我不可能放着公司那么多艺人,天天吃闲饭吧?”靳司南反问道。

简慕晚发现,自己找不到任何话来反驳。

是的,工作是工作,这一句话,她是赞同的。

“我还有事,先出去一趟,晚上去陆少家吃饭。”

“好。”简慕晚点点头。

靳司南回了一趟靳家,这几天,家里因为股份的问题,闹得很僵持,他觉得,他妈真的是疯了,竟然仗着自己手中持有的股份,联络了几个股东,想要坐上董事长之位!

看来,她是想彻底的掌控靳家的产业。

靳司南回来,不是为了别的,只是想要澄清,自己不参与这件纷争,他也不想要一分一毫的靳家的家业。并且告诉他们,他主动放弃家业的继承权。

今天,难得一家人聚齐了。

就连极少在靳家出现的大少奶奶和二少奶奶都在场。

“爷爷,爸,大哥,大嫂,二哥,二嫂。”靳司南忽略了坐在一旁的靳夫人。

靳夫人抬头看向靳司南,看来,他已经知道简慕晚的事情,回来了连个招呼都不和她打一声,她怎么说,也含辛茹苦的养育了他那么多年。

果然,不是自己亲生的,没有血缘关系。

“下周,公司就要召开股东大会,按照公司的规定,谁持有的股份最多,谁来担任董事长一职。”靳夫人现在,胸有成竹。

她嫁入靳家这么多年来,也暗中安置了不少她娘家那边的亲戚,在靳氏旗一下的公司,担任着重要的职位,有的甚至是手握股份的股东。

“不管股东大会什么时候召开,我们的离婚协议都可以在这个时候签了,今天当着家里所有人的面,把这件事情说清楚也好。”

靳夫人的脸上有些挂不住。

“我在靳家这么多年,有哪一件事情,对不起你靳谨枫,对不起靳家!你说离婚就离婚?凭什么?!”

“我不想和你争吵,如果不能协商离婚,那就法院见吧!”靳谨枫这一次,是铁了心要离婚。

“那个姓温的女人都死了!你还和我离婚!靳谨枫,你以为那么容易吗?我绝不会放过你!我看你是不是真的不要脸面了!”

“够了!”靳老爷子喝了一声。

屋内顿时寂静下来。

“闹一闹就够了,一家人,非要四分五裂吗?”

“是我在闹吗?离婚的事情,又不是我提出来的!”

“妈,闹一闹就够了,开什么股东大会,夫妻之间,哪有不吵架的,是不是?二弟。”

“是啊,妈,你们都老夫老妻了,怎么还和小年青一样,动不动就要离婚呢!老三,你说呢?”

“既然要离,肯定就是过不下去了,过不下去了就离呗。”

靳司南这一句话一出,一屋子的人都想吐血!

靳夫人看着靳司南,气得浑身发抖。

她要开股东大会,还不是为了夺回大权,顺便威胁靳谨枫。

他竟然真的向她提出离婚!

“我今天回来,是要表个态,我自动放弃继承权,从今天起,家里的事公司的事,我都不想参与。”

“阿南,你什么意思?”

“是啊!”

靳家老大老二顿时有意见,家里都闹成这样了,他怎么还一副与我何干的样子。

再说了,他们已经将手里的股份,各转让出部分,规到他的名下。

加上爷爷那一分,他的股份比他们都还要多!

“你别先急着撇清自己,看看这一份文件。”

“这是什么?”靳司南不解。

打开一看,整个人都懵掉了!

“我什么时候签过这个东西了?”他拿着手里股权转让书,直接咆哮了!

靳夫人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个东西,她立即从靳司南的手里将这份东西拿过来,看了一遍后,脑子一嗡,差一点没有气死过去!

除了老爷子的那一份,她的两个好儿子,竟然一个让出自己所持有的百分之十的股分给靳司南!

现在靳司南手里持有的股份,竟然高达27%!

比她的还多!

靳司南完全不记得,自己有签过这个东西,但是这手印,应该是没错的!

难道是他在不知情的时候,被算计了?

他想着,他被大哥二哥强拉着去公司的时候,是签过一些文件,但是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啊!怎么会有这么重要的东西,而且也有他的签名!

“今天,我也准备宣布一件事情,阿南也不小了,是该收收心,为家里做点正事,所以,属于他的股份,现在正在转交给他,以后公司的事情,阿南,你也要多操心!”

“爸!你明明知道阿南他……”

“住口!你还嫌闹的不够难堪?当着孩子的面,你真的希望我,把你所作的一切,都说出来?你真的以为,你做的滴水不漏?”老爷子突然站起来,目光阴沉的盯着靳夫人。

靳夫人立即闭嘴,不敢再提靳司南身世的事情。

“阿南还小,又没有管理公司的经验,爸的那一份给他就好,为什么要把他们两个的出抽出那么多?爸,三个都是你的孙子,你也太偏心了吧!”

“妈,你错怪爷爷了,是我和二弟商量,这么决定的,阿南最小,也算是我们做哥哥的给他的一份礼物。再说了,我们都是一家人,何必分得这么清楚。”

“是啊,妈,你不是最疼阿南吗?现在刚好趁机,把这小子绑死了,省得他在外面到处惹事,不务正业。”

靳夫人简直要气死了!

这两个儿子,怎么就那么死脑筋,这么多年,她在他们面前,暗示了那么多,他们就看不出来吗?老爷子那份,本来应该大家有份,全给了靳司南不说,他们自己还拿出来!

靳司南听到那个最疼阿南,眼中闪过一丝我情愫。

他知道,这一份股权转让书,让他成了最关键的人物,他站在谁那边,谁都会获得胜利,所以,这一次的股东大会,即使开了,也没有什么意义。

这一定是爷爷的意思。也算是借此平息家里的矛盾。

看着爷爷仿佛苍老了很多的样子,他的心里有些不忍,再对视上一旁的靳夫人的眼神,他淡然一笑,“既然爷爷和大哥二哥如此厚爱,我就笑纳了!不过,陆少归来,我可能抽不开身,公司的事情,还得靠两个哥哥。”

陆少能大难不死,抛必会强势归来。

所以,靳司南这么说,靳家老大老二也无话可说。

“爸,你有空吗?我有件事,想和你谈谈。”

“到书房来。”

靳夫人知道,靳司南要和靳谨枫谈什么,一定是关于简慕晚的事情!她强忍着心里的愤怒,朝楼上走去,这一下,不但公司的大权没有抢到手,反而让靳司南拿到那么多股份!

她简直恨得牙根发痒!

简慕晚那个贱人,现在有靳司南撑腰,又要得意起来了!

她感觉,自己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挫败过!

一个来路不明的靳司南没有赶出去,简慕晚那个贱人,还活得好好的!

现在,那份假的亲子鉴定,却刚刚好搓合了她们!

她错就错在,没料到靳谨枫竟然那么袒护那个贱种!就连老爷子,都为了那个贱种来惜与她撕破脸!

靳夫人越想越觉得不甘!

……

靳司南来到书房,直接开门见山。

“爸,我想知道,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是指,我和晚晚的妈妈的事吗?”

“是的!”

“当年,我对小柔一见钟情,但是,我已经和你妈妈结婚了,而且有了你们,但是,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开始追求她,我一直没有告诉她,我已经结婚,甚至是故意隐瞒,我和她在一起之后,更加确定,我对她的感情,我想和你妈离婚……”

说到这里,靳谨枫的心里,有一丝愧疚。

“我知道,这件事情,是我的错,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对不起小柔,也对不起你妈。”

“后来呢?”

“后来,后来,我发现,小柔和我的司机有不正当的关系。”

“能说的具体一点吗?”

“有一天,我发现,她们在一个房间,一丝不挂。”

“所以,你就相信了,晚晚的妈妈和你的司机早就在一起,和你一起只是为了骗你的钱?”

“我当时真的是气坏了!我承受不了,我自己心爱的女人,竟然是……”

“你的心情,我能理解,换作是我,我当场就得把那个男人活活打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