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1章:好好开车,不要乱来!/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531章

大家一致认为,简慕晚的这个孩子不是靳三少的。

靳司南走上前,接过应辰递过来的话筒,看着这个提问题的记者:“我不太喜欢让我的孩子遭受非议,既然说到此处,我向大家说明,我和晚晚已经有孩子了,但是为了孩子的成长,我们不希望他受到过多的关注和打扰。”

刚刚问这问题的记者,不敢直视靳司南的目光。

他得到的消息,不是说这孩子不是靳司南的吗?

怎么会变成靳司南的孩子了?

“今天是我和晚晚公开恋情开的记者会,我不希望明天,有什么别的新闻爆出来,还希望大家能够配合。”

简慕晚最不想的,就是让珩珩暴露出来,没想到,还是没有隐瞒得住。

靳司南走过来,搂着她的肩膀,“相信我,不会有事的。”今天的这个消息,他已经让应辰彻底的封锁了。

如果,敢有人再去扒珩珩,他绝不会放过!

还有今天的那个记者,他也要查清楚,是从哪里来的消息,一定是受人指使的!

难道,还是沈天姿?

沈从之被抓,沈家现在自顾不暇,若不是担心他出手动沈家,会牵连太广,他绝不会放过沈天姿!

这一次的事情,最好与沈天姿没有关系。

“今天,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希望在大家的见证下,完成我的人生,最有意义的一次请求。”

靳司南说完,现场的灯光突然全灭了。

只有一束光打在简慕晚的身上,全场的焦点都集中在那里。

此时,这样的气氛,大家已经猜到了靳三少要做什么。

孩子肯定是未婚先孕的,如果孩子的年龄真的是好几岁了,那也就是三少进入军区差不多的时候发生的。

这就代表着,三少与简慕晚,还有前缘。

这两人的故事,绝对没有像今天公布的那么简单。

一定比剧本还精彩!

简慕晚独自一人,站在光下,仿佛自己独揽了所有的光芒。

突然,她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从头顶上落了下来,轻柔的如雪花一样,她伸手,接住了一片。

一股浓郁的馨香扑鼻而来。

是一场花雨,才短短的时间,花瓣就铺满在地面上。

靳司南踩着花瓣,朝简慕晚走去,单膝跪在她的面前,他的手里,拿着一枚婚戒,满含深情的看着他至爱的女人。

“晚晚,嫁给我好吗?”

下面顿时响起一阵热闹的呼喊声:“答应他,答应他。”

“哇,三少好浪漫啊!”

“要是,此时此刻站在三少面前的人是我,我可能要幸福的晕过去。”

简慕晚看着靳司南,眼中带着几分笑意,又有几分泪光。

终于在他的殷切的目光中,缓缓的点点头。

靳司南兴奋的拉起她的手,将那枚特意为她定制的钻石婚戒带在她的手上。

“亲一个!亲一个!”大家齐声喊道。

靳司南缓缓起身,一手搂着简慕晚的腰,另一只手如同捧着绝世仅有的珍宝一样,捧着简慕晚的脸颊。

先是吻了一下她额头,接着是眉心,然后才是她柔软的唇。

这个吻,浓情蜜意,又漫长的,仿佛没有尽头。

两人仿佛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全世界都消失不见!

终于,靳司南松开她,将呼吸急促的她,紧紧的搂在怀里。

全场寂静,这一波狗粮,简直吃到撑。

靳司南和简慕晚走下主席台,招呼一会,就回到顶层的总统套房去换衣服。把剩下的事情,交给应辰去处理。

“我先去洗个澡再换衣服。”

“去吧。”靳司南点点头,将领结拉开,走到一旁倒了一杯红酒。

还没有等简慕晚出来,他就忍不住也走了进去。

“靳司南!”浴室里,传来简慕晚的咆哮声。

“一次,就一次!”

“你快放开我!”

“不放!”

水流声,久久没有停止,说只要一次的男人,也不知道有没有信守承诺。

清晨,一缕轻风从半开的窗户吹了进来。

睡得正香的简慕晚直接从床上直起身子。

“几点了?我们还要去爷爷那里接珩珩!”

靳司南也被吵醒,长臂一挥,直接将简慕晚搂在怀里,“还早着呢,再睡一会。”

“我们答应珩珩,昨天晚上一忙完就去接他的!”简慕晚一点睡意都没有了。

靳司南昨天又忘情了,两人说好的,换了衣服就回去的,结果,却连这个房门都没有出,一直到今天早上。

“你不用担心,他在爷爷那里,只会玩的忘记我们去接他的那回事,不会一直记挂着的。”

“会吗?”

“相信我,会的,而且,就算是怕这个小家伙发脾气生气,也是我怕吧?他只会生我的气,认为是我拐走了他的妈妈。”

“我只是觉得,答应了孩子的事情就要做到,不能食言。”

“小孩子,不能太惯着,好了,反正都失约了,我们再睡一会吧。”

靳司南直接将人搂在怀里,他最喜欢搂着她的软软的身子,明明看起来那么瘦,但是抱起来,完全没有骨感的感觉,反而手感特别好。

稍顷……

“靳司南,不是说好了,再睡会吗?”

“你睡你的。”

“你把手拿开好吗?”

“我的手,放在这里?还是这里?又或者,是这!”

“啊!你这个混蛋!”简慕晚再次坐起来,直接将被褥从靳司南的身上夺走,紧紧的裹住自己。

靳司南又凑了过去,简慕晚直接朝他踹了一脚。

“晚晚,你是想和我打架吗?胜者为王,败者暖床哟!”

“是我胜了,你给我暖床,我输了,我给你暖床,对不对?”简慕晚抬起头,一脸怒气的询问道。

在他面前,她怎么就没有上过赢面?

他对付她的手段,简直有山路十八弯!

靳司南趁她不注意,迅速的钻到被窝里。

久久之后,床上才恢复平静……

“你这个小妖精,让我欲罢不能,自己却早早的就结束了。”

简慕晚看了他一眼,实在是没有力气搭理她。

这个禽兽,简直就是想活拆了她!丝毫不知道什么叫节制!

两人从盛世皇朝了来时,太阳都偏西了。

简慕晚这一跑上,都怀着忐忑的心情,不知道去接珩珩的时候,怎么和珩珩解释昨天失约的事情。

靳司南倒是一派悠闲,笑得春风十里,温暖和煦。

“你也不怕你儿子把你赶出家门!”

“我觉得,男孩子越早独立越好,现在就要彻底的分房睡,他之前和我说过,不想上幼儿园,觉得很幼稚,我觉得,这么优秀的儿子,更应该因材施教,你之前的打算,我也觉得特别的好,先送儿子出国,让他好好的放飞自我!”

简慕晚看着靳司南,面无表情。直到听到他说完,立即明白他算计的是什么。

“是不是亲爹?”

“当然是亲的,如假包换!”

简慕晚笑了一下,看着前方的路况:“你还是想着,等一下怎么和儿子解释吧,他估计会以为,我们又不要他了,而且,我觉得这一次比之前都严重。”

靳司南却不担心这个,“晚晚,之前,我让应辰安提的,你和珩珩出国的事情,你为什么让他停止?”

陆少平安归来,现在的时局今非昔比,靳司南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出国的事情,自然也没有再提过。

但是,他想知道,为什么她不愿意出国。

记得除夕那天晚上,他亲耳听到她和珩珩商量着,让珩珩出国。后来,放弃出国,是不是因为他的原因?

简慕晚一直想和他说这个事情,但是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也就没有说。

“我让珩珩出国,是不想他有什么危险,我的计划里,是只有珩珩一人去,而我还留在国内。”

“你那么爱珩珩,为什么宁愿和他分开,也要留在国内?”靳司南继续追问。

“因为,我有牵挂的人。”简慕晚轻声回应。

“牵挂的人是谁?是我吗?”靳司南已经控制不住询问了出来。

简慕晚的脸顿时红了,她将目光转到车外,不敢与靳司南正视,小声的回应道:“才没有!不是因为你。”

“又口是心非是吗?要不要我自己找答案?”

“你小心开车,不要乱来!”简慕晚吓到了,真的是怕了他。

靳司南握着方向盘,忍不住感慨道:“哎呀,想听你的一句表白,真的是好难啊!哪怕是含蓄一点的也行啊!我不挑的。”

“因为靳司南先生,所以不想离开,因为太牵挂,心不想走。”简慕晚轻声打断靳司南的话。

靳司南直接踩了一脚刹车,不敢相信的看着简慕晚:“晚晚,你刚刚说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