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4章:空空空/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简慕晚喝完汤,郑重的看着他,缓缓道:“我觉得,你这辈子都没有正经过。”

靳司南站起来,直接将她抱坐在自己的腿上。

“你做什么!快放开我!”

“我让你感觉一下,我对你有多正经!”靳司南刻意与她贴的紧紧的。

简慕晚真真切切的感觉到了,她真怕他接下来会兽性大发!

“不要这样,快松开,让别人看到不好。”

“那你告诉我,咱们什么时候举行婚礼?”

“你不是把证都领了吗?婚礼举不举行都没所谓,再说了,这半年时间可能都要在清溪拍戏,等拍摄完还有宣传什么的,这一年都没有时间。”

“领了证只是领证,我希望给你一个毕生难忘的婚礼,我要让你穿上婚纱,做美美的新娘子。”

“我忙。”

“你只用抽出一天时间。”剩下的,他来搞定!

简慕晚抬起手,搂着靳司南的脖子,贴在他的耳边轻声说道:“难道,我们就举办婚礼,不去度蜜月吗?等我拍完这部戏,我想好好的去渡个假。”

靳司南听完,搂紧了简慕晚纤细的腰。

“蜜月的时候,就只有你和我?”

“嗯。”简慕晚点点头。

“我想……”

简慕晚拿起一旁的叉子,叉了一块肉堵住他的嘴!

靳司南吃的津津有味。

“晚晚,你怎么知道,我想吃肉?”

“那你就多吃点。”

“好啊!”靳司南直接将她抱起来朝外走去。

“喂!靳司南,你做什么,放开我!”简慕晚惊呼一声。

“别叫,叫得全部人都知道了,你说我想干什么?吃肉啊!你不是也答应我了。”

“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

“我觉得,就是这个意思!”

靳司南抱着她朝外走去,一旁的工作人员,全当没有看见,反正离下一场开始,还得准备一个小时呢。

刚刚有人进来,还看到三少开着一辆豪华的房车过来的!

原本以为,是个浪荡不羁的纨绔子弟,没想到竟然是个宠妻狂魔!

“哼!狐狸精转世!得意什么啊!”徐滢看着简慕晚和靳司南离去的背影,轻蔑的冷哼一声。

简慕晚靠在靳司南的怀里,看到眼间的这一辆庞然大物,愣住了。

“这是什么?”

“房车!”

“干什么用的?你什么时候买的?”

“特别定制的,关键是,里面的装,又大,又柔软。”靳司南抱着简慕晚朝这辆房车走去。

简慕晚走进去,看着眼间的一室一厅,简直就是一个移动的公寓!

里面的豪华装修更像是一座移动的行宫!

靳司南已经等不及了,直接将她按在那张又大又柔软的床上。

但是,难题来了。

他解不开她的衣服!

这都是什么啊,里三层外三层的。

“这是什么衣服?怎么这么麻烦?”

“这是戏服,都是由工作人员帮忙穿上的,为了真实还原古代的宫廷生活,特意根据很多文献资料制作的戏服,虽然不至于一模一样,但是也是高仿版了。”

靳司南坐在床上,一脸不耐,“我只想知道怎么解开。”

“其实,我也不知道。”

“算了,不脱了。”

“你什么意思?”

“不是裙子吗!”

简慕晚一脚踹了过去,“你个禽兽!不要拽我的衣服,我差点忘记了,要是被你扒了,我等一会穿都穿不好,我还要不要脸了?”

“我什么也不要,我只想要你!”靳司南还盯着她身上的这套衣服。他还是想把衣服扒下来,穿着衣服的感觉,一点都不爽,他不习惯!

简慕晚连忙起来,整理自己的衣服,“不许再动歪心思。”

“那我们现在这里干坐着?”

“你也可以双手合十,修身养性,默念几遍,色即是空。”

“色即是空?我就想空一下!”

简慕晚:……

靳司南重新坐回她身边,搂着她的肩膀,“我陪你休息一会,穿着这以复杂的衣服,又顶着那重的头饰,累不累?”

“不累。”

“你趴在床上,我好好的给你揉一揉。”

“真的?”

“真的。”靳司南点点头。

简慕晚趴在床上,靳司南轻轻的给她按一按肩膀和颈椎的位置。

“怎么样?舒服吗?”

“再用力一点。”

“这样可以吧?”

“还可以再用力一点。”

“嗯嗯~轻一点,轻一点……好,就这样……好舒服啊。”

也许是太累了,没过多久,简慕晚就沉沉睡去,靳司南拉了一件毯子给她盖好,躺在她的身边。

“真需要你叫的时候,听不到一点声音,不需要你叫的时候,叫的这么销魂。”

他缓缓抬起手,摸了摸她柔顺的发丝。

才睡了一会,响起一阵闹钟的声音,靳司南本来想找到赶紧关掉,简慕晚直接从床上坐起来。

“到时间了,我得去拍戏了。”

“这么累,可以再多休息一会。”

“不用了,你也先回去吧,替我多陪陪珩珩。”简慕晚已经起来,朝车下走去。

靳司南坐在又大又柔软的床上,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简慕晚回到片场,化妆师立即给她上妆,马上投和紧张的拍摄中。

对封奕的演技有了一点了解后,简慕晚也正常发挥,两人之间慢慢的形成了一种默契。

然而,封奕的话,依然很少,也不经常离开剧组,没有他的戏份,他会自己找一个地方,能一睡就睡上一整天。

一连拍了几天,接下来,有一场简慕晚和徐滢的对手戏。

一直吵着要替身的徐滢这一次竟然没有主动要替身。

这是一场赛马戏,简慕晚为此,还特意学了一些骑术,尽量少用道具。

徐滢看着这几匹马儿,走上前去,抬起手准备摸一下,谁知道,她一靠近马儿,马儿就仰起头叫了一声。

她吓了一跳,连退几步,惊魂未定的看着面前的马。

这一场赛马戏,是她和简慕晚分别饰演的角色,要在赛马场上,一绝高下。

而心思歹毒的“她”给简慕晚所饰演的准太子妃的马儿做了手脚,最后被准太子妃轻松化解的戏码。

不知道,戏里简慕晚能轻松化解,戏外是不是一样可以。

徐滢看了一眼这些马,转身离去。

赛马这一场戏,是外景。

从早上八点开始,所有的人员就已经到位。

因为场景比较大,也不确定,多久能拍好。

简慕晚还在马术教练的指导下,学会怎么熟练的对马儿发布指令。看着马儿听着她的指令,向前,转头,奔跑停止,她的心里有些兴奋。

封奕本身就会骑术,他和几位“皇子”也是骑马入场。几人穿着古装,骑在马背上,真有一种时空穿越的感觉。

“准备就绪,马上开拍!”

“入场的那一场戏,先准备好,走位再确一下。”

“公子,太子,四皇子,你们入场后,分别站在这个位置,皇上会在最后出现,你们再移到这个位置……”导演在给几人讲解。

简慕晚那边,也换准备好,今天的戏服,是一身火红干练的骑装,这是她这几天来,最轻松的一套戏服。

那边封奕饰演公子和太子还有几位皇子,已经准备就绪。

“Action!”

几位演员,前前后后一同入场。

这一场皇家围猎入场拍完,才是今天的正戏。

徐滢饰演的楚小姐和皇贵妃一同出现,而简慕晚饰演的角色,要随着世族公子小姐们一同出现。

本来,八杆子打不着的两个人,因为封奕的一个眼神,而醋劲大发。

徐滢挑战简慕晚,前去赛马。

因为仰仗着贵妃是她的亲姑母,而且龙恩正盛,所以才生出了那种歹毒的心思,想要除掉简慕晚。

“下一场准备!赛马事故!”

开场,徐滢就上场挑衅,本来徐滢就是这种嚣张跋扈的性子,更是演得入木三分。

“你敢与我比试?”

“比就比。”

此时,太子出来阻止。

“不可!女儿家,玩些别的游戏即可,这一次都是从北疆进贡的烈马,尚未驯服,还好驾驭。”

“我北齐,向来是马背上打天下!女子又如何?莫不是怕了吧?”

一番言论过后,两人来到塞马场。

简慕晚翻身上马,徐滢也不甘落后。

两人只需奇着马儿,跑到指定的位置,剩下的,会有专业的马术教练完成那种你追我赶,或者是一些比较专业的技巧动作。

就在简慕晚往前跑的时候,身下的马儿突然像是发疯了一样,仰起前蹄,简慕晚直接从马背了跌了下来!

她的一只脚,还挂在马鞍上,马儿突然疯了一样,朝前方冲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