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5章:好歹也是扯了证的/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一惊,只见在另一边的封奕突然打马向前,朝简慕晚的方向冲了过去!

就在此时,另一道身影,也从暗处冲出来!

简慕晚被拖在地上,马儿的速度,丝毫没有减弱,还好,地上都是草,还不至于将她的背擦伤。

但是,她感觉也撑不了多久,因为背部已经传来火辣辣的感觉!

她突然想到,戏服的靴子里,好像有一把短刀,虽然是道具,但是也是这个时候,她唯一能用到的东西。

她一个弓身,直接从靴子里将这个短刀抽了出来!

但是马上,不被马的力气扯得硬摔在地上,被马儿拖着走!

靳司南看着这惊险的一幕,心都要跳出来了!

“晚晚!”

他直接将徐滢从马背上拽下来,翻身上马,朝简慕晚那个方向追去。

封奕和他,分别从左右两边朝那匹疯马靠近。

徐滢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草屑,看着前方的情型,嘴边微微上扬。

简慕晚试了几次,都没有办法挣脱,前方,是一个一米多高的围栏,马儿丝毫没有减速的意思。

围栏上,缠绕着一圈带着锋利刀片的铁丝网,如果马儿从这里冲出去,可想而知,简慕晚会受到多大的伤害,如果被缠绕住,很有可能,被铁丝网活活绞死在这里!

靳司南和封奕更加马速,希望能追上去!

眼看着,距离更近了,封奕犹豫了一下,不确定怎么才能截住这匹马,靳司南突然从马背上一跃,死死的拽住马鞍!

没有人看到,他是怎么做到的,缰绳紧紧的缠绕着马的脖子!他直接坠在一旁,在他落地的一瞬间,马儿的身子也跟着摔倒在地!

封奕看准备时机,直接从马背上翻了下来,帮着靳司南拽住缰绳!

马儿大声的嘶鸣,马蹄不断的乱踢,简慕晚不在马蹄的方向!

靳司南迅速的扑了过去,紧紧的抱住简慕晚。

马蹄不停的踢在他的后背!

“靳司南!”简慕晚惊呼一声。

“不要动!”靳司南紧紧的抱住简慕晚。

封奕再次使力紧紧的拽住缠绕着马脖子的缰绳!

马儿渐渐失去力气,靳司南咽下一口咸腥的鲜血,迅速地转身将紧紧的套在马鞍上鞋子给简慕晚脱了下来。

简慕晚一得到自由,马上确认靳司南有没有受伤。

“你没事吧?”

“没事!”靳司南感觉,胸口又是一阵翻腾,他再一次强忍了回去。

靳司南将简慕晚扶起来,看了一眼已经被勒死的马儿,又看了这一副马鞍与简慕晚脚上的那双马靴。

封奕松了缰绳,朝简慕晚和靳司南走来,“没事吧?”

“没事!”靳司南淡声回应。

封奕没再多说,刚刚他看到,马蹄一次又一次重重的踢在靳司南的身上,没事?估计事还不小,但是,靳司南的确看起来,就和没事一样。

不愧是军区里特残训练过的。

此时,工作人也才飞奔而来,看到这样的场面,大家还心有余悸。

要是再晚一会,后果不堪设想!

因为,再朝前三米,就是那个带着锋利的刀片的铁丝网围栏!

靳司南脱下衣服,搭在简慕晚的肩膀上,紧紧的搂着她。

“叫救护车。”

“三少,简小姐,我们已经叫了救护车了。”

“我先送你去医院。”

“我们一起去。”简慕晚紧紧的抓着他不松手,她知道,他一定不像是她所看到的这样,马蹄的力道那么重,不知道踢了他多少下!

“应辰,把这匹马带去尸检,好好的马,怎么会突然发疯。还有,马鞍和晚晚穿的这双靴子,一起带回去。”

“是,三少!救护车已经来了。”

靳司南扶着简慕晚,朝前方走去。

到了医院,医护人员赶紧去给简慕晚处理背上的几处擦伤,因为一次重摔,她的胳膊肘,有轻微的骨裂,但是不严重。

靳司南这边,也在检查,孔一凡听到消息,立即赶了过来。

刚刚上了仪器,靳司南控制不住,呕出一口血。

血的颜色,已经有些发黑,还有血块!

“三少,你这是在玩命啊!”孔一凡大叫一声,“快,扶他躺下!”

靳司南连着呕了几口血,才缓过劲。

“还好,后面的都是鲜血,不再是血块。”

“你不要一副要死人的样子,等会再吓到我老婆!”靳司南虚弱的开口。

开始的时候,他一直也没有什么感觉,这一会,他感觉,五脏六腑都在痛!这种痛,无法形容,摸不到,却痛的让人承受不住。

“孔医生?三少这情况!”

“手术!”孔一凡直接回复了两个字。

“这么严重?!”随行的医生拧紧了眉宇。

靳司南听到手术,还想挣扎着再说些什么,一阵痛意席卷而来,他的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简慕晚做完检查,还没有处理伤口,就迫切的询问靳司南的下落。

靳司南不在她的身边,她一点安全感都没有。

“简小姐,靳三少现在在手术室。”

“手术室?他伤的很严重是不是?”简慕晚立即住护士的胳膊,万分担心。

“这个我也不清楚。”

“手术室在哪?我要去看看!”

“简小姐,你现在不输着液呢,还要处理伤口,不适合四处走动。”

简慕晚直接将手上的针拔掉,不顾自己身上的伤,朝外冲去。

问了几个护士,才确定靳司南所在的手术室,简慕晚一走过去,时御霆立即朝她迎了过来。

“靳司南他怎么样了?”

“孔一凡在里面,不会有事的。”

简慕晚的心像是被人紧紧的扼住一样,她怎么可能不担心!

“这里有我呢,你的身上还有伤,先回病房去,阿南要是知道你这样不顾惜自己,也不会好好的照顾自己。”时御霆朝简慕晚劝道。

“不,我不回去,我要等他做完手术。”

时御霆看着简慕晚坚决不离开,也没有办法,只能让她在这里一起等着。

他有些明白,这种为一个人担忧的感觉。

那是一种,比自己的安危性命还要重要的东西。

就像,他对笺笺。

但是……

北极的冰,会有融化的一天吗?

他的女人,好像比北极的冰还要寒冷几分。

“今天的事情,只是因为拍摄,而发生了意外事故吗?”时御霆又问了一句。

虽然靳司南的人在调查,他总是担心,苏家最近会因为陆不的归来,而怀恨在心,更怕他们对付不了陆少,却拿靳司南开刀。

“暂时还不清楚,这件事情,我也觉得奇怪,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这事,是冲着我来的,靳司南他是为了救我,才受了这和重的伤。”

如果不是苏家,时御霆还是松了一口气。

“那是要好好的查一查,我也会盯着那匹发的尸检结果。”

“谢谢。”

“谢什么?”

直通手术室的电梯开了,傅清笺走了过来,看着简慕晚这样,清冷的神情多了一丝担忧。

“晚晚。”

“笺笺,你怎么来了?”

“我刚出手术室,就听到你受伤的消息,特意过来看看。”

时御霆暗自腹诽:好像,从来都没有对他这么上心过!

“我没事。靳司南他……还在手术室里。”

“你的伤口怎么还没有处理?”傅清笺看到简慕晚手臂上裸露出来的伤痕。

“我没事。”

“不行,还是要先处理一下,你现在在外面等着,也不能帮到什么,也是虚耗时间,不如先处理了自己身上的伤,等三少出了手术室,也能照顾他。”

时御霆:怎么这么会劝人?从来没有和他一口气说过这么多话!

“走吧,我先和你回病房,给你处理一下伤口。这里有时御霆守着,不会有事的。”

时御霆:老婆终于注意到他的存在了。

他还没有准备好,要说什么回应一句,傅清笺已经扶着简慕晚离开了。

就这么离开了……

虽然说,他和她,总共见的次数也不超过十次,但是,他们证也领了,床也上了,也算是熟了吧?

她也不过和简慕晚见过几次面,竟然让他感觉,她对简慕晚比对他好太多了!心里好酸啊!

回到病房,傅清笺亲自给简慕晚处理伤口。

“做了检查了吗?”

“做过了,我没事。”

“肩膀肿的好厉害,胳膊能抬起来吗?”

“可以,胳膊肘有轻微的骨裂。”

“情况还算好,背后的擦伤要特别注意。”

“我知道了。”

“好了。”傅清笺将衣袖给简慕晚拉好。

外面,响起一阵敲门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