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6章:有人蓄意谋杀!/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请进。”

应辰推门而入,“夫人,您没事吧?”

“我没事。”

“我听说,三少还在手术室,所以就直接过来的夫人了。”

“是不是马儿的尸检报告出来了?”

“是的,结果显示,马儿被人下了药,这种药会在短期内强烈刺激马儿的大脑,在马饮水的饮水器处,发现一些药物残留,现在马匹的负责人,和接触过马匹的人,全都带走接受调查。”

“还杳到什么没有?”

“还有,马鞍上也做了手脚,多装了一个金属挂钩,您上马背的时候,这个挂钩就会挂在你的马靴上,这也是直接导致马儿发疯的时候,你摔下马背,却没有直接脱离马鞍的最主要原因。”

简慕晚若有所思。

这是有人想要她的命。

“夫人,这是一场蓄意谋杀。”应辰得出了最终结论。

“你最近盯紧剧组的所有人,不一定能接触到马的人,才有嫌疑。”

“夫人放心,我已经安排下去。”

“你通知导演组,先拍摄接下来的戏份,不要耽误拍摄进度。”

“好的。”

简慕晚沉默了,她实在是想不通,究竟是谁想害她!

竟然想出这么阴毒的招数。

外面突然传来一阵急切的脚步声,接着,门被推开,两个护士先走进来,她们的后面,是刚出手术室的靳司南。

简慕晚立即朝前方走去。

靳司南还在昏迷中,没有醒来,孔一凡一见到简慕晚,立即朝她说道:“嫂子,你放心,三少他没事,已经转危为安。”

“也就是说,他手术的时候,很危险是吗?他的情况究竟怎么样?”

孔一凡简直想打自己的嘴,刚刚说的太快了,真要他说手术室的情况,嫂子还不得担心死!

“没事,这点小伤对阿南来说,不算什么,你也不要太担心了。”时御霆补了一句。

简慕晚走到床边,看着靳司南。

一旁的仪器发出有规律的声音,一切情况都显示良好,她才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嫂子,我已经安排了护工,你的身上也有伤,要好好休息。”

“我知道。”简慕晚轻声回应。

她现在的心思,全都在靳司南身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看到这样的情形,时御霆朝傅清笺走去,“要不,我们先回去吧,这里有孔一凡,有什么事情,会再联络我们。”

傅清笺朝简慕晚走去,轻声询问:“晚晚,你一个人在这里没事吧?要不要我留下来陪陪你?”

简慕晚抬头朝傅清笺露出一丝笑容:“没事的,你先回去吧。有事我再给你打电话。”

“好,那我先回去了。”

所有人,都退了出去,病房里只有简慕晚和靳司南两人。

简慕晚执起靳司南的手,轻轻吻了一下。

“靳司南,有时候,我觉得你好傻。你知道吗,这个世界上,再也不会有人,对我这么好了。”

突然,一阵手机铃声打破了病房的宁静。

简慕晚拿起手机,立即接通电话。

“晚晚,你和阿南他怎么样了?”靳老爷子的声音从电话里传了过来,显得十分急切。

“爷爷,我没事,阿南他受了伤,现在还在医院里。”

“情况怎么样?”靳老爷子一听,语气又急切了几分。

阿南都受伤了,情况得多严重?!

“爷爷,他现在没事了,只是刚出手术室,还没有醒过来,等他醒过来,我立即给你打电话。”

“好,好,要不要我过去一趟?”靳老爷子还是不放心。

“不用了,爷爷。这里有我呢。”

“好,好,有事一定给我打电话。”

“我会的。”简慕晚应允道。她的心里,又有些好奇,不禁询问道:“爷爷,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因为情况紧急,我还没有来得及打电话给你说明情况。”

“新闻啊!”老爷子立即回应。

“哦。爷爷,你放心,已经没事了,我先挂了,我们再保持联络。”

“好的,好的,你也要照顾好自己。”

“我会的。”

简慕晚挂了电话,若有所思。

这个消息,究竟是谁走露出去的?会不会,和她坠马有关?不知道那个在背后的人,没有得逞,还会不会有下一步的动作?

剧组里可以说,基本都是星灿的人,遇到这种情况,大家心里都清清楚楚,就是不要让消息外泄,所造成什么不必要的影响。

这一次的消息外泄,一定是有人故意为之。

简慕晚立即打开手机,看了一下网上对一件事情的发酵程度。不看不知道,竟然比她想象中的,热度还要高。

……

与此同时,徐滢也在刷着网页,她只是想将这件事情曝光,引发大家对于简慕晚的猜测。

再引导舆论,不能让简慕晚顺顺利利的完成《天下》的拍摄。

不过,让她没有想到的是,简慕晚竟然竖敌这么多,她才将消息散播出去,马上就有人开始用水军开黑!

到时候,星灿易主,她倒要看看,简慕晚还能不能像现在这样嚣张。

还女一号?!

简慕晚她凭什么!

……

“都发出去了吗?”

“沈小姐,你放心,全都发出去了,今天晚上,还会能一波。”

“一定要把简慕晚,往死里黑,这一次,竟然出了这样的事情,简直是天助我也。我正愁找不到机会。”

“沈小姐放心,这件事情,就交给我们吧。”

……

简慕晚看了一会,大致的了解了动向后,就没有再关注了。

至于那些无中生有的谩骂,她一概无视。

若是再过份些,应辰也会采取相应的手段去处理,她现在最主要的,就是照顾好靳司南,让他早点康复。

护士进来,例行检查。

简慕晚看着靳司南身上缠绕着的绷带,腹部处,赫然有一个伤口。但是,不像是新伤。

“这个伤口……”

护士愣了一下,朝那个伤口望去,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准备糊弄过去,朝简慕晚说道:“这是以前的伤。”

“这是,枪伤吧?”简慕晚抬头看着护士。

护士脸色微变,连忙摇头,“对不起简小姐,我也分不太清楚。”

简慕晚的心里,已经确定了。

“那你能告诉我,这是多少的伤痕吗?”

“这伤痕很新,应该不超过半年。”护士如实相告。

半年?简慕晚仔细的回想了一下,脑中突然闪过一个画面,她立即站起来,拿着手机拨通孔一凡的电话。

那道伤痕,让她想到,她突然遇到偷袭,他说事情已经摆平了,接连好几天都没有出现。

还有她身上的血。

那段时间,是她受了影响,太大意了,他说没事,她竟然就信了。

“喂,嫂子,是不是三少有什么事了?”

“孔军医,我有一件事呢,想要问一下你。”

“嫂子,你请说。”

“我希望,你能如实告诉我。”

“嫂子,你想问什么?”

“我想问,靳司南他身上的枪伤是怎么来的。”

“三少枪林弹雨都闯过,身上有好些伤痕……”

“不,我不是说那些伤痕,我是说他腹部那处,是新伤,不超过半年。”

孔一凡愣了一下,知道简慕晚问的是什么。他有些纠结,究竟要不要说?况且时间都过去那么久了。

“孔医生,请你告诉我吧,我不想什么都不知情,不想让他默默的在我背后为我付出。我知道,他一定为我做了很多很多,而且他所做的那些都是我不知道的。希望你把实情告诉我好吗?”

孔一凡叹了一口气。

“那个伤口,是因为,苏以溟为了对付三少,想要取他的性命,想到先劫持你和珩珩,结果,不管是你这边,还是珩珩那边,都失手了,三少担心,苏以溟再对你们出手,主动去找了苏以溟,设计苏以溟开枪打了他,苏以溟因此被停职调查,也不敢再对三少下手。”

“所以,我和珩珩也安全了是吗?”

“是的。一但三少有任何危险,苏以溟都是最大嫌疑人,所以,三少走了一步险棋。”

简慕晚知道了一切,眼中酸涩难忍,转身朝还未苏醒的靳司南望去,一阵哽咽。

“嫂子,你还有其它事情吗?”

“没有了,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不用客气,只要三少问起,你不要说是我说的就好了。”

“我不会的,再联络。”

“再见。”

简慕晚挂了电话,明靳司南走了过去,忍不住在他的唇上,轻轻的亲了一下。

还在昏迷中的人,手指微微颤动了几下……

------题外话------

求一波票票~评价票,月票,都阔以~三少,差不多也快结束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