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7章:散发着单身狗的凛冽清香/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靳司南迷迷糊糊中,感觉到一片柔软的触感,带着他最喜欢的味道。

她只是,轻轻的贴在他的唇畔,仿佛随时都会离开。

他突然抬起手,搂着她肩膀,加深了这个吻。

简慕晚的心中,一阵兴奋!他醒了!

仅仅只是一秒钟,她的气息全被他掳获!

她不敢挣扎,生怕会影响他的伤势。

即使他才刚刚出手术室,还是被他吻到全身无力,最后支撑不住,倒在他的怀里。

“靳司南,你才刚出手术室,小心你的身体。”

“晚晚,刚刚你还没有体会到,我的身能吗?”

“男人都像你这样吗?一点点都质疑都不能接受?”

“别人我不知道,但是我是不能接受一点点质疑,尤其是某些方面。”

“你松开我,压到你的伤口了怎么办?”

“就你那一点点重量,还压不到我。”

“松手!”简慕晚不再和他商量,直接朝他命令道。

靳司南不舍的松开她,一把拽住她的手,“别走,就坐在我身边。”

简慕晚拉个椅子,坐在他的床边,“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要不要我做医生过来看看?”

“不用了,我感觉很好。你呢?你怎么样?”靳司南的目光在简慕晚的身上扫来扫去,看到她没有绑纱布,看起来也好好的,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

“我没事。”简慕晚摇摇头。

“你没事就好。”

这一句话,让简慕晚的眼中一阵酸涩,红了眼眶。

“怎么了?”靳司南慌了,怎么刚刚还好好的,这会就要哭了似的?

“晚晚,我是不是说错什么了?还是发生什么事情了?是不是谁让你受委屈了?”靳司南连忙询问。

简慕晚摇摇头,泪水控制不住的往下掉。

一看到她竟然哭成这样,靳司南挣扎着就要坐起来。

简慕晚顿时慌了,连忙按住他,“你不要动!”

“你告诉我,为什么哭了?”

“你对我太好了!”

“就是因为这个?”靳司南简直无法理解她此时的脑回路。

“嗯!”简慕晚突然破啼而笑,“就是因为这个,靳司南,你是个傻子,大傻子!”

靳司南也被她给气笑了,抬起手,摸了摸她的头。

“和你在一起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你哭成这样,竟然还是因为这个原因哭 的。”

简慕晚擦干眼泪,“我以后不哭了。”

靳司南点点头,“是啊,以后别再哭了,你一哭,我心疼死了!这会心比伤口还疼!”

“你的伤口疼吗?”

“有一点,不碍事。”

“我还是叫医生过来看看吧。”

“不用,医生不如你管用,只要你在我身边,在我睁开眼就能看到,伸手就能拉到的地方,我比什么都安心。”

简慕晚重新坐回他身边,又朝他挪近了几分,紧紧的握着他的手。

“我会守着你,哪也不去。”

靳司南得意一笑,握着她的手,轻轻的吻了一下,朝她询问道:“你准备守多久?”

“守到,你不愿意让我守止。”

“永远也不会有那么一天,我要你永远守着我!”

靳司南猛得一拽,简慕晚控制不住的朝他扑了过去。

“啊!靳司南!”她惊呼一声,生怕砸到他的身上,然而,他的唇,已经吻上她的唇。

剩下的声音,全都被他的夹杂着几分温柔的霸道的吻吞噬。

……

剧组发生的事情,应辰以公司的名义,发了一封公开信。

简单的说明了当天发生的意外事故,感谢大家对这件事情的关注。

接着,简慕晚的社交帐号转发了这一个消息,并且安慰粉丝,她没有大碍,谢谢大家的关心。

随后靳司南的帐号,又转发了简慕晚的发的那条,然后晒了一份的爱心便当,还发了几个暧昧不明的表情。

接着,靳司南的下面的评论就炸开了!

因为靳司南救下简慕晚的那一刻,被人拍了下来,靳司南紧紧的抱着简慕晚,而被马蹄疯狂的踢踏的时候,也没有一丝松动的模样,让多少少女泪目。

世界上,哪里找得到这么好的男朋友?!

这张照片下,更多的,还是在问,这便当是不是简慕晚亲手做的。

【我大晚晚手艺真不错!不但人美,厨艺还这么好!】

【好想吃我晚晚做的便当啊!】

【想吃便当+1】

靳司南看着这些评论,有些不满,他明明在秀恩爱啊!老婆亲手做的便当,这不是爱的体现吗?

怎么都想来吃便当?

不一会,他看一条最新的评论。

【三少真的是无时无刻不在秀恩爱】

【照片里的背景是医院吧?】

【英雄救美,三少真的是太man了!】

靳司南满意的点点头,还好楼没歪在便当上,放下手机,拿起一旁放着的便当,大口大口的吃着。

简慕晚拿着药走进来,就见靳司南已经把一盒全都吃完了。

“你不能吃那么多!都恢复过来,第一餐不可以吃太多!”

“你做的饭太好吃了,我觉得还没有吃饱!”

“那是我们两个人的份量!你吃这么饱,等明天有你受的!我看你怎么下床!”

靳司南什么时候,也没有脆弱到卧床不起的地步。

“我今天下午就能下床活动。”

“不行,这一次,医生交待了,最起码要卧床七天,你还是乖乖的把尿管插上吧,要不我再去给你买点成人纸尿裤?”

靳司南的脸顿时黑了。

“我不要!”

“乖。”简慕晚轻声哄着。

“绝对不行!”靳司南直接拒绝。

简慕晚看着他这个样子,忍不住笑了笑。

“还敢笑我?”

“我没有。”

“看我过几天怎么收拾你!”

“你要收拾我?我还能怎么样?奉陪到底呗!”

“小妖精,你勾引我。”

“我挑逗你,你能怎么样?”

“我!”靳司南无言以对。

“来啊,你来挑啊,逗啊!反正,五姑娘也能凑合!”

简慕晚拿起枕头,朝他脸上捂去。

孔一凡一进来,就看到这小两口这么热闹的场面。简慕晚一看孔一凡,立即将枕头拿到一边,红着脸走开了。

也不知道孔一凡什么时候来的,有没有在外面听到什么。

靳司南却像没事人一样,反正老脸比城墙还厚。

孔一凡一来,就先给靳司南做检查,“嗯,恢复的不错啊。”

“我这体格,怎么可能会有问题。”

“是,是。”孔一凡点点头,表示赞同。

他还怕,简慕晚知道了枪伤的事情,会询问靳司南,看这情况,简慕晚好像并没有提起这事。

没有提起也好。

全都放在心里呢!

看两人的关系,甜得发腻。

孔一凡觉得,这日子没法过了!

陆少那边,天天秀秀秀不完的恩爱,靳司南这边也是秀秀秀的完的甜蜜,时少人家更牛,直接扯证了。

他到哪都散发着单身狗凛冽的清香。

到哪都被塞得满嘴的狗粮。

“陆少那边最近怎么样?”

“和你这边一样。”

“我怕苏家,不会就此罢休。”

孔一凡也有些担忧,“这一次,我来,还有一件事情,我想离开军区。”

“离开军区?这事你和陆少说了吗?”

“说了,陆少也同意了,至从第四军区重新编制后,我要么回军区医院,要么就要重新编制,不管怎么样,都感觉受着牵制,不如我自己单干。”

“好啊,我支持你,需要多少钱,直接告诉我。”

“陆少已经帮我解决了,再有什么困难,我会开口的。”

“好。”靳司南点点头。

“看你的伤势恢复的不错,我也就放心了,先走了,最近一段时间可能比较忙,我就不过来了。有事给我打电话。”

“好的。”靳司南点点头。

孔一凡走后,简慕晚来到靳司南的床边。

“我感觉,刚刚孔医生和你说要离开军区的时候,有些伤感。”

靳司南握着她的手,“还是有些伤感,是很伤感。他和陆少认识快十年了,在一起也有七八年,出生入死,枪林弹雨,一路走来。就这么脱下军装,能是三言两语能道得尽的吗?”

简慕晚点点头,她虽不能切身体会,也能理解这种感情。

“那天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靳司南突然将话题转到那天事故上。

简慕晚为了让靳司南好好的养伤,没有告诉他调查的结果。也不准让应辰他们私下告诉靳司南。

“马儿被人下了毒,马鞍上也做了手脚,是人为的。”

靳司南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

“查出来是谁了吗?”这样的人,放在身边,他实在是不放心,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还没有,这件事情,我来处理!你好好的养伤。”简慕晚的口气很坚决。

靳司南点点头,“全都听老婆大人的。”

------题外话------

月初了,求个月票~么了个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