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1章:今天,是我们的婚礼?/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靳司南一脸阴郁。

“不准接!”

“好像是你的电话。”简慕晚小声提醒。

靳司南的心情更加郁闷,转身朝他随手扔下的外套走去,掏出里面不断闪烁的手机。

来电显示,是靳大少。

“阿南!爷爷病了!”

“什么?”靳司南脸色一寒,神情凝重,“怎么回事?爷爷现在怎么样了?”

简慕晚一听到这一句话,顿时紧张起来,朝靳司南走了过去,想听听电话里面是怎么说的。

“好的,我马上回去。”

“怎么了?爷爷他怎么了?”简慕晚急切的询问道。

“爷爷病了,我们现在就回去。”

“好!”简慕晚想都没想,直接朝外走去。

“回来!”靳司南拽着她的手,将她拽了回来,“换身衣服。”

简慕晚这才想起,她还穿着晚礼服。

五分钟后,换了一身舒适的休闲装,靳司南拉着她的手,朝外走去。

……

靳夫人看着手上的喜贴,上面的烫金大字,刺痛了她的双眼。

一家人都隐瞒着她,至始至终,没有人和她提半个字!

她的两个儿子,前前后后的帮着老爷子准备这一场婚礼,高兴的和自己结婚的样子一样,这一件又一件的事情,在她看来,就像是一刀一刀的戳在她的心上。

尽管鲜血直流,也没有人会顾忌她的感受!

坐在靳夫人对面的沈天姿,目光阴沉。

“你可能还不知道,他们其实,早已经领了结婚证。”

沈天姿的脸色,又白了几分。

“结婚证都领了,我再做这些,还有什么意义。”

“当然有意义。”

沈天姿抬起头,目光灼灼的看着靳夫人,“伯母,你是不是还有别的办法?你告诉我吧。”

她现在,最在的执着不是嫁给靳司南!

她是要破坏靳司南和简慕晚的婚事,她恨这两个人!她得不到的,简慕晚也别想得到!

看着沈天姿急切的样子,靳夫人缓缓道:“简慕晚的身世,想必你早有耳闻。”

……

简慕晚和靳司南匆匆赶回帝都,已经是凌晨四点多。

靳大少在外面亲自接机。

一见到他,靳司南立即询问道:“爷爷怎么样?他没事吧?”

“没事,我现在就带你们去见他。”

“好!”

这一路上,简慕晚和靳司南什么话都没有多说,只顾担心老爷子的病情。

可是车子驶进市区内后,路线就变得怪怪的,不是因为直接去医院吗?怎么好像开到别的地方去了?

“爷爷住的是哪个医院?”

“到了你就知道了。”

车子在帝都最高档的酒店停了下来,此时,天色还未亮。

靳司南和简慕晚愣住了,酒店的大堂,摆满了鲜花,四周的装饰,看起来也像是结婚的样子。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记得,上一次大哥说过,和大嫂离婚,难道是这么快就找到新欢闪婚了?

怕他和晚晚不来,所以用这种方式来骗他?

简慕晚更是一头雾水。

“大哥,你今天结婚?”

靳大少神秘一笑,朝里面指了指,“爷爷在里面,你们进去吧。”

爷爷也在这里?

靳司南握着简慕晚的手,朝里面走去。

一个服务员,把两人引到贵宾区,推开一扇门。

老爷子坐在桌前,正在喝茶。

今天的老爷子一身正装,显得精神抖擞,白色的衬衫让他看起来年轻了二十岁都不止。还打着一朵鲜红的领花,从背影来看,就是一俊俏的小伙子。

靳司南和简慕晚一看到老爷子这样,更懵了。

这样的完全不像生病了啊!

老爷子看着一脸疑惑,风尘仆仆的两人,神秘一笑。

靳司南上前,朝老爷子小声询问道:“爷爷,你是不是看上哪家的老婆婆,焕发第二春了?你结婚就结婚嘛,我和晚晚一定来,干嘛要说自己生病了?”

老爷子气不打一处来,把手朝靳司南的头上拍了一下。

靳司南吃痛,不敢再开玩笑。

不过老爷子看起来,真像新郎。

简慕晚不像靳司南一样不正经,走到老爷子身边,还有些担心的询问:“爷爷,你真的没事吗?”

“晚晚,爷爷有事啊!”老爷子立即好像天都要坍了一样,捶着自己的小心心说道:“我病的好严重啊!”

“爷爷,你生病了,我们送你去医院好不好?”

老爷子继续捶着自己的小心心,“我得的是心病!你们的两个的婚事,就是我的心病,只要你们两个把婚结了,我的病就能不治而愈。”

“结婚?”

“结婚!?”

简慕晚和靳司南同时发出疑问,只是两人的口气,有些不一样。

“今天?”靳司南环顾了一下四周,笑着询问道。

“没错!就是今天,我都张罗了好久了,万事具备,只欠你们两个新郎新娘!”老爷子说完,看了一下手表,“赶紧去换衣服化妆,时间还来得及!”

靳司南看着一脸懵逼的简慕晚,笑着点点头,“好,我们这就去。”

简慕晚跟着靳司南来到外面,还没有消化完这个事情。

“刚刚爷爷说,要我们两个,今天结婚?”

“是啊。”靳司南点点头。

“太突然了!我……”

靳司南握着她的手,打断她的话,“晚晚,我知道,这事对你来说是突然了一些,我也没有想到,爷爷会为我们安排婚礼。我想接受爷爷的这一份心意。不让他老人家失望。”

“我,我……我好紧张。”

“我也是。”靳司南搂着她,朝她额头上碰了碰。

简慕晚痛的眨了一下眼睛,抬手揉着自己的额头。

“不要紧张,不要害怕,放松一点,有我在。”

“我没有办法放松,第一次……”

“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结婚这种事,不需要累积经验。”

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朝两人走来,恭敬的说道:“靳先生,简小姐,请随我来,化妆间已经准备好了。”

靳司南握着简慕晚的手,跟着那个人,朝前方走去。

她的指尖凉凉的,手心里全是汗,看起来,是真的很紧张。

“你要是实在放松不下来,就当拍戏一样。”

------题外话------

过完年了,二暖开始勤奋了,这几天会有一个小爆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