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4章:他们两个是亲兄妹!/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靳司南拉着老爷子的手,将简慕晚交给老爷子:“爷爷,先帮我照看一下新娘子。”

“你小子!说得我好像要把你的新娘子藏起来似的!”老爷子忍不住调侃。

一旁的人忍不住笑起来。

“快去主席台吧,爷爷会亲手把你的新娘子给你带过去。”靳大少拍了拍靳司南的肩膀。

靳司南朝简慕晚深情的望了一眼,重新坐在车子,朝主席台的方向而去。

“晚晚,爷爷安排的婚礼,满不满意?”

何止是满意,简慕晚被眼前这样的场面所震撼!

光是她面前的花型拱门不知道究竟有多少道,地下铺着红地毯,她甚至看不到主席台的方向。

“爷爷,谢谢你,谢谢你给了我一个这么梦幻的婚礼,让我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被捧在手心里的公主一样。”

“以后,你也是我们大家捧在手心里的小公主!”老爷子笑着回应。

简慕晚的心里,是满满的感动,从她见老爷子的第一眼起,她就知道,老爷子是真心喜欢和接纳她和珩珩的。

突然,四周响起音乐声,老爷子握着简慕晚的手,站在红毯的正中间。

简子珩带着一旁的小美女,提着花篮,跟在妈妈的身后。

随着音乐声,老爷子拉着简慕晚,朝前方走去。

这条路,真的很长,就像简慕晚这二十多年来的漫漫人生路。

站在这里,仿佛以前的只是一场梦一样,或者,眼前的是一场梦。

终于,看到前方的主席台,靳司南挺拔的身姿,站在司仪的身旁,笑着等她。

四目相对,她的眼中,也溢满笑意。

靳司南看着那道身影,希望她早一点来到自己的身边,红毯设置的也太长了。

终于,他的新娘来到他的面前,迫切的从老爷子的手中,将简慕晚接了过来,生怕慢一点,他的新娘子就会飞了一样。

这样的动作,惹得一旁的人笑了起来。

原来,就算是靳三少,在爱情面前,也是如此。

“在这个娇阳似火的良辰吉日,我们迎来了彼此爱到热辣辣的新郎新娘!”司仪的声音高亢的响起,将现场的气氛带了起来。

掌声如同浪潮一般响起。

司仪按着老爷子编排的步骤,主持着婚礼。

台下有些人,渐渐的发现一个问题。

今天是靳三少大婚之喜,靳家的人全都到齐了,唯独不见靳夫人!

按道理来说,靳夫人不应该缺席。

“你们有看到靳夫人吗?”

“没有,今天一直没有见到。”

“好奇怪啊!”

“是啊,怎么没来呢?”

一些人,小声议论着。

“新郎,你愿意娶新娘为妻吗?”

“我愿意!”靳司南的声音铿锵有力的响起。

“新娘,你愿意嫁于新郎为妻吗?”

简慕晚抬头,朝靳司南望去,在他炽热的目光中,带着几分羞涩,“我……”

“我反对!”一道声音突然响起。

反对?这人是谁啊!

沈天姿的手里拿着一份东西,从嘉宾席走了出来。

“这不是沈家大小姐吗?”

“是啊!就是她!”

“之前,靳家和沈家定婚又退婚,闹得沸沸扬扬呢!”

“听说,简慕晚还是第三者,插足了靳三少和沈小姐呢!”

“才不是这样!是三少和简慕晚相爱在先,但是靳家却和沈小姐定了婚,三少压根就不同意,定婚宴上,沈天姿还被羞辱了一顿,三少也没有出现在定婚宴上!”

“对,定婚宴的那天,我也在场。”

靳司南看着沈天姿,在这个时候出现,她算计的还挺好!

他的眼中,带着杀意!

沈天姿忽然感觉腿有些发软!

再看站在靳司南身旁的简慕晚,浓浓的恨意涌上心头。

大步走上前去,直接夺下司仪手里的话筒。

今天,她沈天姿是豁出去了!

“今天这一场婚礼,可真是让我大开眼界!”沈天姿嘲讽的说道。

“来人!把这个闯入婚礼的人给我赶出去!”老爷子一声令下。

一旁的保安立即围了上来。

“我看你们谁敢抓我!我今天就是来公开一个秘密的!同父异母的兄弟俩,却站在这里,想要成为夫妻,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

此言一出,一片哗人!

什么同父异母?

难道三少和简慕晚,是同父异母的兄妹?

“沈天姿!你在胡说什么?”靳谨枫大喝一声。

简慕晚转身朝沈天姿扇了一巴掌!

“怎么?恼羞成怒了?哦,不对!你还不知道真相!你是靳谨枫的女儿,亲生的!”沈天资说完,笑了起来,她现在的样子,简直像个疯了!

“简慕晚,你现在知道,也不算太晚!”

简慕晚还要动手,被靳司南制止。

“让她继续说!”

简慕晚一阵愕然。

他明明可以阻止的,为什么要让沈天姿来闹他们的婚礼?

“我没有胡说!”沈天姿扬了扬手中的资料,“这就是亲子鉴定的报告,简慕晚是靳谨枫的女儿,是靳谨枫的私生女!”

靳大少上去一把将沈天姿拽了下来,一旁的保安立即将她控制住。

老爷子已经气得气息不稳。

简慕晚担心老爷子,立即走到老爷子身旁,轻轻的给他顺气。

“爷爷,你别生气,别气坏了身子。”

一旁的靳谨枫目光盯着沈天姿手里的那份亲子鉴定报告,晚晚果然是他的女儿!他的心里一阵暗喜。突然又想到这样的场面,恨不得把沈天姿拉出去,乱棍打死!

“大家不要误会,沈天姿是因为退婚的事情,心里不平衡,所以才来散布谣言。”靳大少立即解释。

大家一听,觉得也有道理。

如果简慕晚是靳家的女儿,靳家怎么可能,还会为两个孩子举办婚礼?

这个沈天资一定是疯了!

“我没有说错!靳司南,你敢承认吗?娶自己的亲妹妹,这明明就是乱仑!你的心里清清楚楚!”沈天姿朝靳司南喊道。

“沈天姿!你住口!”简慕晚朝沈天姿喝道。

“简慕晚,你妈是个贱人,抢人家老公,破坏人家的家庭,你也是个贱种!竟然和自己的哥哥结婚,我今天就让世人知道,你们两个之间的恶心与龌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