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6章:彻底撕破脸(三更)/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婚礼结束,就是晚上的酒宴。

靳司南和简慕晚回到安排好的房间休息。

简慕晚换了一身便服,躺在床上。

靳司南立即朝她靠了过去。

“晚晚,我和你说个事。”

“什么事?”

“我去参加时御霆的婚礼的时候,发现新郎新娘貌合神离,两人就像个陌生人一样,就那么干站着,当时我还笑人家,没想到,轮到我自己的婚礼了,竟然闹了这么一出。”

如果他不是知道自己的身世,今天还真不知道怎么办。

突然,他直起身子,看着简慕晚,眼中全是疑惑。

“晚晚,沈天姿拿着那个亲子鉴定包报告的时候,你怎么一点都不震惊?我说出我的身世的时候,你也一样平静!”

简慕晚笑了笑,“我的身世,我早就知道了。”

“你早就知道?”

“是的,我不相信方毅的话,我只相信我妈,如果我是方毅的孩子,我妈绝不可能留下我,只有她深爱的男人,才值得她背负那么多。”

“所以,我在拿到那份报告后,又找到方毅,做了一次亲子鉴定,结果,我不是方毅的女儿,那份亲子鉴定,是靳夫人动了手脚。”

“原来是这样。那我的身世呢?”

“当时,我知道我不是方毅的女儿的时候,我很绝望。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想离开你。后来爷爷来找我,告诉了我你的身世,我才知道,我们没有血缘关系。”

“让你受委屈了。”

“不,不委屈,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受多少磨难,我都甘之如饴。”

“晚晚,爷爷有没有告诉你,我的亲生父母是谁?”

“没有。他不肯说,只是告诉我,你的身世一但曝光,一定会惹来杀身之祸!”

“我知道我的身世的时候,也曾查过,但是没有任何线索,我想一定是爷爷把所有的线索都封死了,越是这样,我就觉得越奇怪,或许他是想保护我。”

“所以,你才对外公布,你是个孤儿是吗?”

“是的!”

简慕晚紧紧的搂着他,“不要再想你自己的身世了,不管你的亲生父母是谁,我们都不要去找了,好不好?我们就这样,平平静静的过日子。”

“好。”靳司南点点头,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他知道,她是在担心,担心他的安危。

她突然翻过身,将他压在身下,双手捧着他的脸颊。

“想做什么?”靳司南明知故问。

“行驶主权!”简慕晚霸气的回应。

靳司南笑着举起双手,“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包你满意。”

简慕晚俯身,亲了一下他的唇,就像是蜻蜓点水一样,然后倒在他的身边,“离婚宴的时间还早,我们睡一会吧。”

靳司南满心欢喜的等着她行使主权呢。

就这么亲一下就完事了?

这简直就是欺骗他的感情啊!

“你行使完主权,现在换我了!我也要行驶主权!”

“啊,靳司南!不要!”简慕晚惊呼一声。

靳司南吻上她的唇,与她缠绵了一阵,然后移到她的耳边,“老婆,哪有撩完就跑,不负责灭火的道理?”

“一次!”她伸出一根粉嫩嫩的小手,和他讲条件。

“好,就一次。”靳司南这一回,竟然乖乖的答应了。

反正,只是这一会一次而已,今天晚上,还是他们的洞房花烛夜呢!

微风轻拂,轻纱的窗帘伴着满室的旖旎,柔美的翩翩起舞。

……

另一个休息室里,老爷子坐在主位,靳谨枫和靳家大少二少分别坐在一旁的沙发上。

“爷爷,爸,哥,你们都知道阿南身世,就我不知道啊?”二少一脸懵逼。朝面前的三人询问道。

屋里,没有人回应他,二少只能自己一个人沉浸在自己的惊诧中。

“爷爷,爸,现在外界都知道了,阿南是个孤儿,别的事情,你们就不要那么担心了。”大少朝老爷子宽慰道。

老爷子叹了一口气,“我只想知道,这件事情,究竟是谁做的!沈天姿怎么会有那份报告,她是怎么拿到的!”

“爷爷,你放心,沈天姿的事情,我不会坐视不管,阿南正在新婚中,这件事情,我马上就去跟进,绝不放过沈天姿!”

“这沈家,真的是活得不耐烦了!以为我们靳家不敢动他!”二少此时,也义愤填膺。

“外人倒是无所谓,最怕的就是,自己的家里人,不肯放手。”

大少立即明白过来,老爷子说的人是谁。

他也怀疑,这件事情,恐怕是他的妈妈背后指使的。

阿南已经把手里的股分让出来,也放弃了盛世皇朝,他妈为什么还要穷追不舍,难道她对阿南的爱,都是假的吗?要把阿南逼到什么样境地,才能让她满意?

“爸,你别担心,这件事情,我会处理。”靳谨枫决定,把这件事情揽下来。

“我觉得,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暂时先不要理她,看她究竟想要做什么。”老爷子沉声说道。

如果,嫚瑜真的是不顾一切,他也绝对不会再任她伤害这两个孩子!

“好的,听爸的安排。”靳谨枫点点头。

二少还是一脸懵逼,甚至连他们说的这个“她”是谁都不知道。

大少却听出来了,爷爷的意思是,不再忍让妈妈的所作所为。

家里发生这样的事情,他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处理,难道妈妈连他们两个也不顾及?非要这个家,四分五裂才甘心?

靳夫人就是这个意思。

她就是这样逼着靳谨枫,逼着靳家的人,做一个选择。

当靳谨枫知道简慕晚是他的女儿后,又会怎么做!

……

陆家,陆已承的身子经过调理,已经能下床了,顾一诺一直守在他的身边,可以说到了寸步不离的地步。

“今天是阿南和简慕晚结婚的日子,你可以去参加婚礼,早上的没有赶上,晚上的婚宴,我让小刘送你过去。”

顾一诺已经知道,今天婚礼上发生的事情。

“我相信晚晚能理解的,我走了,你要是起来方便一下,怎么办?是不是又逞能自己下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