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8章:贵重的新婚礼物(一更)/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个养子,一个私生女,绝对重要过没有一丝感情的发妻。

她等这一天,也等了很久很久。

“好的,靳谨枫,只要你能承受得住。”

“我也劝你一句,不要于执迷不悟下去,你已经做了很多错事,如果一错再错,谁也拯救不了你!”

“我错了?靳谨枫,你觉得,你在我面前说这几个字,不觉得脸红吗?不觉得愧疚吗?”

“我是对不起你,做了伤害你的事情,你可以冲我来!我不许你再伤害我的女儿!”

“哈哈哈哈,靳谨枫,你的女?!你就这么迫不急待的想要当她的爹了?”靳夫人讥讽道,她缓缓站起身来,朝靳谨枫一字一句道:“我不接受协议离婚,所以我们法院见吧!”

“好!”

靳家老宅。

今天简慕晚和靳司南要住在靳家老宅。

婚宴结束,简慕晚有几分疲惫,回到老宅后,老爷子又把他们叫到书房里,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交待。

“晚晚,虽然今天发生了一些意外,但是爷爷还是很开心的,我突然又多了一个孙女。”

“爷爷,我还是简慕晚,我不想回到靳家。”简慕晚直接说明自己立场。

老爷子并没有生气,反而赞同的点点头,“不管你怎么选择,爷爷都支持你,但是,有一件事情,你也得答应爷爷,绝不能推脱。”

“什么事?”

老爷子从抽屉里,拿出那份文件。

靳司南看到上面的字,“遗嘱?!”

“是的,这是一份遗嘱。我的遗嘱。”老爷子将东西递到简慕晚面前。

“爷爷,这……”简慕晚不知道怎么办,这个东西这么重要,给她看合适吗?

“打开看看。”

简慕晚这才将这份文件打开,看完上面的内容后,她惊讶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爷爷,这……这不可以。”

“我就是怕你不同意,所以才事先征求你的意见,让你知道这件事情。晚晚,我知道,当你爸爸的所作所为,伤害了两个女人,你的妈妈也受了很多苦,你妈妈带着你这些年,十分不易,你不愿意回到靳家,不愿意认祖归宗,我能理解。”

“爷爷……”

“你听我说完,这是爷爷留给你和珩珩的,无论如何,你也要收下,否则我死不瞑目。”

“爷爷,我……”

“这也是你爸爸和两个哥哥的意思,我的遗产全都留给你和珩珩。”

简慕晚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靳司南握着她的手,“既然爷爷都这么说了,你就答应他吧。”

“好吧。”简慕晚点点头。

老爷子的眼中,这才有了笑意。

他手中,握着的这些股份,都将转为遗产,将来留给晚晚和珩珩。一但和瑜嫚摊牌,公司又少不了一阵动乱。

如果,这靳家必须要经历的,不需要逃避。

“还有一件事情,如果公司发生什么,靳家发生什么,都不用管,你爸爸会处理的。”

靳司南的神情,有些复杂,至从他知道,他不是靳家的孩子时,一直在他的心里徘徊的那些疑问,那些想不通的事情,都能解释的通了。

在他妈的心里,他永远都是个外人。也从来都没有把他当成亲生儿子来看待。

虽然不是亲生母亲,对他也有养育之情,所以,之前所做的事情,他并没有往深了追究。她却差一点要了晚晚的命!

爷爷今天的意思是,不想让他插手。

“好的,我们听爷爷的。”简慕晚立即回应。

又拉了拉靳司南的手,示意他也向老爷子保证一句。

靳司南点点头,“我知道了。爷爷。”

如果,这件事情,真的能平息下去就好,如果不行……

“天色不早了,你们两人赶紧去休息吧。”

“好。”

靳司南拉着简慕晚回到为他们两个准备的新房。

房间是重新装修过的,到处都能体现出新婚的喜庆,这一切,都是老爷子精心准备,可见为了他们花费了多少心血。

“老婆,我们要不要效仿一下古人,拜个天地,再喝个交杯酒?”

简慕晚白了他一眼,“今天你这个新郎喝酒喝的还少吗?”

“但是没喝交杯酒啊!”

“别闹了。”

“好,不喝就不喝。”靳司南从身后将她紧紧的抱住。

她感觉到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又缓缓的吐了出来。这一声长长的叹息,有些五味杂陈。

“怎么了?”

“心里终于舒坦了!”

简慕晚笑了笑,“你是怎么知道你自己的身份的?”

“终于好奇了?”

“嗯。”简慕晚点点头。

靳司南将她抱起来,放到床边,蹲下来将她的鞋子脱掉,穿了一天的高跟鞋,一定很累了。

简慕晚都等急了,他就是不出声。

将她的袜子脱下,轻轻的按摩着她的白嫩嫩的小脚。

“我抓住了方毅,知道了当年的真相,他只是给你妈妈下了药,但是不是靳夫人要他下的那种,他并没有碰你妈妈,而是做出了一个假像,当年,真正让你妈妈伤心的,恐怕是我爸的不信任。”

简慕晚听到这个消息,心里压着的大石头,终于落地了。

拉着靳司南的手再次询问道:“你说方毅真的没有侮辱我妈妈?”

“是的,没有,我想他在我面前,没有胆子说假话。”

简慕晚的眼中泛着晶莹的泪光,这个消息对她来说,简直是太好了!

靳司南摸着她的脸颊,将她的泪拭去,“我当时就想,老天爷是不是玩我呢!愿天下有情人,都是兄妹这种狗血的梗,怎么能出现在我靳司南的人生中!”

“然后呢?”

“然后,我就去做亲子鉴定啊!”

“你去做你和你爸的亲子鉴定?”

“是啊!”

“你怎么会突然去做亲子鉴定?”简慕晚有些不明白,正常人的脑回路不会这样吧?不是应该和她一样挣扎吗?

靳司南起身,坐在她的身旁,搂着她的肩膀,“晚晚,有些事情,是有感觉的。”

简慕晚看着他此时神情,有些心疼。

以靳夫人的心计,又怎么可能把靳司南当成自己亲生儿子一样对待!

------题外话------

谢谢投月票的小仙女们,比心~还有月票红包,有月票的小仙女,投给二暖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