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0章:这是将他往死里坑呢!(三更)/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哪里比我强?”

“守身如玉!矜持。”简慕晚笑着回应。

靳司南一把将她搂入怀中,“我没有守身如玉?我不矜持?嗯?”

“你一点都不矜持!你的手,拿开!”简慕晚朝他的手背上拍了一下。

“我不矜持,那也是对你。对你要是再矜持的话,我不成了个废物了吗?”

“爸爸就和废物差不多了!”简子珩走进来,就补了一刀。

“你个小东西,你再说一次!我怎么废物了?”靳司南立即炸毛。天天好吃好喝的侍候着,关键的时候竟然还这么嫌弃他。

这是他亲儿子吗?

“人家都是爸爸赚钱养家,妈妈貌美如花。我妈是天天貌美如花,你是天天在家也很花。”

“什么叫天天在家也很花?我花吗?”

“你系着花围裙做饭的时候,的确很花。”

“噗!”简慕晚忍不住笑出声。

的确,靳司南的围裙,没有一个不是碎花田园系的!不过,人家有颜值,任性,什么风格都能驾驭。

靳司南终于顺过这口气,直接将简子珩拎了起来,抱到简慕晚面前,“你现在亲口问你妈,让她不要工作,天天在家里貌美如花,你问她,愿意不愿意!”

心想,如果儿子真的能把老婆的工作狂治好,他将感激不尽啊!

“你自己的老婆,却让我来问?”还带着几分稚嫩的声音,语调听起来却带着那么几分霸道。

靳司南又被噎了一下。

这孩子越长大越不可爱!

不说什么后妈待遇,他这样的待遇,简直就是后爸才有的!

简慕晚捏了捏珩珩的小脸,“对不起,妈妈最近太忙,今天妈妈陪珩珩出去吃饭好不好?珩珩想吃什么?”

简子珩立即伸出小手搂着妈妈,关系一点都不像和爸爸在一起的时候那么恶劣。

其实,都是有原因的。

要是爸爸不把他照顾的这么面面俱到,让妈妈多担心一些,妈妈不就多点时间来陪他了吗?

爸爸把他的一切全包了,妈妈自然放心,就不管他了呀。

“我想吃汉堡,薯条,想吃烧烤,还想吃……”珩珩伸着手数落着。

简慕晚愣住。

“妈妈不是告诉过你,不能吃这些吗?”

“可是爸爸说可以。”

靳司南:……

“我什么时候说的?”

这小子,都能睁着眼睛说瞎话了?亲儿子这样在老婆面前,将他往死里坑,真的好吗?

简慕晚朝靳司南望去,还有些狐疑。

“妈妈,我还想去酒吧!”

“酒吧?”

靳司南顿时吓破胆了!

看着靳司南的神情,简慕晚美眸微眯,“你带孩子去酒吧了?”

“晚晚,你听我说。”

“妈妈,我们再点一瓶威士忌!”

靳司南:……儿子,你住口吧!

“靳司南!你给我交待清楚!”

“我……”靳司南朝儿子望去,看到儿子唇角带着笑容,软萌可爱的靠在老婆的肩膀上,一副狡猾的模样,正等着他解释呢。

“汉堡薯条烧烤这些也就算了,你竟然带珩珩去酒吧?还喝了酒?”

其实,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

靳司南有一个应酬,简子珩刚好在家,他哄睡了简子珩之后,才出门。

没想到,到了会所,这小家伙竟然在他的车子后座上,再把儿子送回去,已经来不及了。

而且这小家伙,还突然来一句:“哼,你竟然背着我妈来这种花天酒地地方!我要替我妈妈来监督你,你要是把我送回去,就证明你心里有鬼!”

靳司南:鬼你个头!

拎着儿子走进会所。

当他把事情谈妥后,一转身,儿子找不到了,服务员都吓坏了,靳三少带来的小朋友,竟然不见了!

不过这里的安保问题十分严密,不相信孩子会走丢或者被人带走。

十分钟后,大家在沙发的一角,找到了简子珩,怀里还抱着一瓶威士忌!

靳司南当时就吓坏了,抱着儿子朝医院跑。

在孔一凡那里住了一晚上,给这个小家伙醒酒。

当时他是真的不明白,这小家伙为什么要喝酒!这孩子平常基本都不让人操心的。

在简子珩立场上,这件事情的真实情况,是这样的:

每一次,妈妈打电话回来,爸爸总是说:晚晚,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珩珩的。没事,你好好拍戏。珩珩很好!

珩珩很不好!

珩珩想妈妈!

每一次,说好的,有空一起去看妈妈,爸爸太过份,总是自己偷偷跑。

等他知道的时候,爸爸已经到了清溪,一个人独占妈妈去了!

珩珩很气愤!

那天,到了会所,珩珩的面前放着一瓶威士忌。

他想,如果他喝醉了,妈妈是不是会回来看他?是不是就能证明爸爸照顾不好他,他还是需要妈妈的。

然后,他什么也没想,一口气喝个饱,醒来时,就在孔叔叔的医院里了。

可是,还是没有见到妈妈。

听完靳司南的解释,简慕晚朝儿子望去,看着他粉嫩嫩的小脸,不忍心责备他。

“宝贝,以后千万不能喝酒了,知道吗?”

“我知道了。”简子珩低下头,藏在心里话,还是没有说出来。

他只是想见妈妈。想让妈妈陪陪他。

“以后,妈妈多抽时间陪陪你,好不好?是妈妈的错,太久没有陪你了。”简慕晚听完靳司南的话,再以她对儿子的了解,大致也知道,珩珩为什么要这么做。

突然觉得好心酸。是她忽略了儿子。

以为有爸爸陪着,她就完全可以放心了。

“妈妈。”珩珩奶声奶气的唤了一声,“不是妈妈的错,是珩珩的错,珩珩不应该任性,不应该不听话。”

靳司南也明白了,原来是因为这个原因,被儿子坑成这样。

还好晚晚一句责备他的话也没有说。

“爸爸也有错,说好的带上珩珩一起去清溪,却没有做到。也没有照顾好珩珩。”

“是的,都是你的错!”

靳司南:……

简慕晚看着靳司南的表情,忍不住笑了笑。

“我们不光去吃个饭,还带你一起去玩?你想去哪?爸爸妈妈一定陪你去。”

简子珩的神情带着几分惊喜,“想去哪都可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