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1章:一条道走到黑/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以!”简慕晚爽快的答应道。

“我的要求,妈妈都能答应吗?”

“能!”

靳司南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我想去上一次,我们偷偷去的那个海岸线!”

简慕晚没想到,珩珩会提到去那个地方,“好的,我们今天下午就出发。”

“好棒!我还有一个要求!不要爸爸去,就我们两个!你刚刚说过的,什么要求都可以答应我!”简子珩已经开始幻想,蓝天,大海,还有漂亮的日出日落,都是属于他和妈妈的!

靳司南看着儿子,无奈的叹息了一口气。

亲生的,亲生的!

“谁给你们背帐篷?谁给你们生火做饭?要是突然遇到危险,你们怎么办?要是有猛兽,你能打得过猛兽,保护你妈妈吗?”

接二连三的问题,把简子珩给问懵了。

因为没去过,他还真不知道,那个地方是什么样子的。

就是觉得爸爸发他和妈妈在那里的照片,还玩直播的时候,那里的画面好美。

“真的有猛兽吗?”

“当然有!”

“什么毒蛇啊,毒蜘蛛啊!”

简子珩的表情已经有些松动。

“那好吧,带上你,不过,我得和妈妈睡一起。”

靳司南松了一口气,总算是被儿子捎带上了!

重走一次海岸线,他也挺期待的!

“我们先去吃饭,吃完饭了好好的准备一下。”简慕晚拉着珩珩的手朝外走去。

……

靳司南集团。

股东们再一次发生了动荡。直接影响了股价的稳定。

靳大少这前做的工作,全都白费。

靳氏经营这么多年,当年是父母一起打理,如今公司的元老有很多都是妈妈娘家那边的亲人,真的要撕破脸,肯定都会倒向妈妈那边。

靳大少决定,再和他妈谈一次。

这样下去,他也可能,会采取一些必要的手段了!

靳夫人已经搬出靳家,等着开庭。

她和靳谨枫的离婚官司,一时半会是打不清楚的。

她现在,终于偿到,什么叫孤军奋斗的滋味了。

女人这一辈子,究竟是为的什么?

那么辛苦,怀胎十月生出来的孩子,被冠上男方的姓氏,花费了多少心血养大的孩子,还是选择了他的父亲。

门铃声响起,保姆立即去开门。

靳大少走进来,一眼就看到坐在阳台上的那道身影。

虽然才几天不见,他感觉到,她变得好憔悴,甚至是略显得出来有一丝苍老。

“妈。”

“你来了,坐吧。”

“妈,你怎么了?气色看起来不是很好?”

“你觉得,我应该怎么样?容光焕发?失去丈夫,失去了自己的家,失去了自己的儿子,失去了一切,我应该怎么样?”

“妈,不是这样的!”

“那应该是怎么样的?”

“你没有失去我们,只是换一种选择。”

“换一种选择?因为那个简慕晚,你们宁愿意放弃我,我还能做什么样的选择?”

“妈,我们没有放弃你!”

“这还叫没有放弃?你今天来的目的是什么?是想站在我这边,还是劝我放手,什么也不要计较?”

“妈,我只是觉得,人生这一辈子,太短暂了。能有缘分走在一起,是很不容易的事情,阿南是你一手养大的,我不想信,你对他没有一点感情,你就这么忍心,把他赶出家门!至于晚晚,你和她母亲的恩怨,也随着她母亲的离世,就这么淡化了好不好?”

“淡化?你没有看到你爸爸的样子,他恨不得,把天上的得星都摘下来送给他的私生女。你爷爷,他对靳司南的爱,远远要超过你们!为什么你爷爷手里的股份,没有分给你和你弟弟?到现在还捏在手里,是留给靳司南的还是留给简慕晚的?”

“妈,我们是一家人,为什么一定要分得这么清楚?我见过很多,兄弟反目,家庭不合,最后都是什么样的下场?无一不是家道中落,最后落得个凄惨收场。”

“我呢?我的感受呢?”

“对于男女之间的感情,我终始都是这么觉得的,如果真的不能在一起,不如好聚好散。你既然接受不了爸爸的过往,一直对他曾经犯下的错,耿耿于怀,不如放手,对自己也是一种解脱。”

“是你爸爸让你来的?还是你爷爷?”

“是我自己要来的。”

“我从来不知道,我养出来的儿子有这么的优秀。”

“妈。”靳大少站起身,蹲在靳夫人的身旁,就像小时候一样,靠在她的腿上,“妈,我们都很需要你,这样下去,公司的情况会更糟糕,股价一但不受控制,后果不堪设想。”

“既然是这样,你就让你爸过来,让他摆个态度出来。”

“你想让爸爸,摆什么样的态度?”

“你让他来,他心里清楚。”

靳大少明白了,其实,离婚只是个理由,妈妈还是放不下。

他缓站起来,转身离去。

靳夫人回眸看着那道身影,心痛的如同刀绞!

但是,她绝不后悔!

……

简慕晚和靳司南来到目的地的第一天。

靳氏集团,进行了一次大换血。

很多元老级别的负责人,全都被换掉。

这也让所有人再一次见识到靳大少在商场上的雷厉风行。

听说这一次,连的他的亲舅舅都没有放过!

简慕晚和靳司南旅行的第二天。

靳氏集团股价大幅度下跌!

简慕晚和靳司南旅行的第三天。

靳氏集团股东提出申请,召开股东大会,严重质疑,靳大少的能力,另股东利益受损!

海岸线,一片平静,靳家,却乱成一团。

孙泽将这些事情,暗中全都透露给靳司南,看着事件的发展,他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无力感。

难道,这二十多年养育之恩,真的没有在她的心里,留下那么一丝的留恋?她想让他离开靳家,他如她所愿,她不愿意接受晚晚,晚晚也从未想过,要回到靳家,甚至连自己的亲生父亲都不愿意相认。

她还有什么不满意的?非要把靳氏集团搞成这样?

他不知道,接下来,她是不是还有进一步的动作,是不是,还是不愿意放过晚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