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3章:晚晚,是你让我情不自禁/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靳司南直接将她抵在墙壁上,声音低沉道:“你知道,你把我撩成什么样了吗?”

他开始解她的扣子,用嘴。

每解开一颗,就落下一个滚烫的齿印……

“靳司南!”简慕晚惊呼一声。

他直接抱起她,将她扔到一旁的床上。

霸道的吻,将她所有的声音全都吞下,不给她留一丝反抗的余地!

一个小时后,简慕晚气若游丝的躺在床上,面色微红,像是被春雨滋润过的花瓣,娇艳欲滴。

靳司南已经收拾好,衣冠楚楚,神清气爽。

一对上他投过来的目光,简慕晚直接拉起被褥,把自己挡住。

耍起小脾气来。

靳司南笑了笑,继续给她加热刚刚没有吃完的午餐。

简慕晚还没有把头露出来,突然感觉到他的靠近,身子立即往里缩去。

“晚晚,起来点东西。”

“我自己会穿。”

“你有力气吗?我帮你。”

“不要!”

“我保证,就只是穿衣服。”

“你的保证一点用都没有。”简慕晚直接反驳,又不是没有发生过。

刚刚穿上一件,又被他扒的干干净净!

简慕晚找到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的穿好,又去整理了一下。

看着镜中的自己,她顿时吓了一跳。

她的脖子上!这么多吻痕!

“靳司南!”她握着双手,咬紧两排小银牙,转过来怒气冲冲的看着靳司南,“不是和你说了吗,不准在衣服遮不住的地方留下这种痕迹!”

“晚晚,是你太美好,让我情不自禁。”

还要不要脸,要不要脸,要不要脸!

“我怎么拍戏啊?你这样让我怎么办?”

“休息一下,消了再拍!”

“你!”简慕晚快要气死了,这种痕迹怎么可能是一天两天消得了的!“我告诉你,就我这一身的痕迹,我要告你虐待,人家都能信!”

“那是宠爱的证据!”

“你给我闭嘴!”简慕晚转身就去找化妆包。

“晚晚,饭好了,先吃吧。”

简慕晚不理她,拿起遮瑕的粉底液往脖子上涂抹,还好,能遮一下,应该不会影响。

“你以后,早上送我来,晚上过来接过,中午不过过来了!”

“那你中午吃什么?”

“盒饭!”简慕晚气愤的说完,坐在桌前吃着刚刚被打断的午餐。

靳司南连忙递了一杯果汁过去。

简慕晚吃饱喝足,体力恢复了一些,心情也没有刚刚那么暴躁了。

“晚晚,不是得到满足的女人,会格外的温柔,你的样子像是满足了,可是脾气怎么这么大?难道是不够?”

“不够你个头!凡是都要有个度,就算是你爱吃菜,天天吃白菜,顿顿吃白菜,月月吃白菜,年年吃白菜,你受得了吗?”

“不想吃白菜,你还想吃萝卜?”

“我还想吃苦瓜呢我!”

靳司南突然朝她靠近。

简慕晚的心里立即敲起警铃。

“头发乱了,我帮你整理一下。”

简慕晚这才松了一口气,生怕这个禽兽,突然兽性大发。

“来,我给你梳一下头发,你这样走出去,谁都知道我们刚刚做了什么。”

简慕晚:说的好像梳了头,别人就不知道是的。

送简慕晚去了片场,靳司南整理着碗碟,看着远处的那道身影,心里想,一辈子的时光,就这么一点点的流逝,也甘之如饴。

最近,有一场戏,因为群演的问题,一直没有拍摄。

这几天,一直在招募群演。

简慕晚一来到片场,就关心这件事情。

“刚子,群演的事情确定的怎么样了?”

“简总,我刚刚和导演汇报完,已经安排好了,明天可以拍。”

“好的。”简慕晚点点头,走进片场。

都市职场类型的,比《天下》拍摄的时候,要简单许多。这也是唯一一场,用那么多群演的戏。

只要这部戏安排好了,就不会再影响进度。

靳司南刚刚收拾完东西,拿出一本烘焙类的书籍看着。

一旁的电话响了起来。

“BOSS,那几个混入群演中的人,来到我们的剧组了,明天会和夫人一起参与拍摄。”

靳司南冷冷一笑,终于来了。

“盯紧他们,先不要打草惊蛇。”

“是!”

……

第二天,第一场戏,就是:被追债,慌乱逃跑。

这一场戏,是出现在男女主的回忆里的。

刚刚来到大城市两个人,未经事面,惹上了混混流氓,被诱骗了之后,要他们还巨额欠款的事情。

简慕晚和封奕两人先是在一个咖啡厅里,接着两人发生冲突。

简慕晚先一步离开,被人堵在还了咖啡厅里。

接着,一群人走了进来,然后,发生了一些小混乱。

封奕这人时候,拉着简慕晚真机逃跑,后面的人,紧追不舍。

这前也考虑过,去外景拍摄,但是一时没有选到合适的地方,也就是几个街道的穿梭,就继续选择在还影视场拍摄。

所以,街道上过路的人,全都是群演。来往的行人,川流不息,要体现出那种快的节奏。

此时,简慕晚和封奕已经在咖啡厅里,准备着。

外面,导演助理拿着喇叭大声的和群演说戏。

“你们就当是在外面的大街上,有的快要上班迟到了,有的要送孩子,总之,就是有很要紧的事情,走起来的时候,要快!明白吗?”

“好!注意走位!前面那几位,对!就是你们几个,分散一点!”

人群中,有几人窃窃私语。

“秦哥和两个哥们混在那群在咖啡厅里的人中,我们等会注点意,如果秦哥他们失手,趁乱了结了简慕晚,我们的目标只有简慕晚,明白吗?”

“明白!”

“你们几个,怎么还没有散开!你,黑色衣服的那个,去那边的路口。”

几人朝四周分散。

“Action!”

简慕晚一瞬间入戏。

“我们还能支撑多久?”

“总会撑下去的!”

“这里很美,有我向往的一切,但是,我觉得我快要窒息了。”

封奕沉默,“相信我,一切都会好起来。”

“你告诉我,这些钱都是哪来的?”

“我借的!”

“你在这里,没有朋友,没有亲人,你哪里借的?你能借得来这么多钱吗?你还是没有和我说实话,我想我们都需要冷静一下。”简慕晚抓起一旁的包包,站起来朝外走去。

就在此时,外面来了几个看起来像是地痞流氓的人。

简慕晚直接被堵了回来。

“想走?我们还没有好好的聊一聊呢!这么急着走做什么!”

封奕立即站起来,护着简慕晚,“你们想做什么!不要碰她!”

“不要碰她?我就碰了怎么样?!”其中一人直接推开封奕,把简慕晚拉了出来,一把刀子抵在简慕晚的身上。

刀子是道具,不会伤到人。

但是,简慕晚却真切的感觉到了刀子的冰冷与锋利!以及,那人眼中的狠厉!

她感觉到了杀意!

她的心陡然一凉。

那人手一转,刀刃直接对着简慕晚的脖子。

痛!

简慕晚皱紧眉宇。

离她最近的封奕最先发现情况,这把刀子是真刀!

事情发生在刹那间!

仅仅一秒,简慕晚就能死在这里!

“嗖!”一枚飞镖刺中那人的手腕,刀子一歪,落在地上。

即使是如此,简慕晚的脖子还是被划出一道血痕!

扮演咖啡厅工作人员的那道身影一眨眼的功夫来到简慕晚身旁!另外几个,也朝这边靠了过来,竟然是孙泽他们,全是靳司南安排的人!

一人捂着鲜血淋淋的手,朝身后的人示意。

就在此时,孙泽等人已经早一步控制住他们!

“晚晚,你没事吧?”

“我没事,就是皮外伤。”

靳司南伸手,一旁的人立即把药和纱布递了上来!简单的包扎了一下,他还是不放心,“我带你去医院看看。”

“嗯。”简慕晚点点头,她感觉,脖子上的伤口还是挺长的,也不知道有多深,血流了好多。

还好靳司南及时出现,要不然,她今天就死在这里了!

一旁的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导演和摄像那边,还没有停止,将整个画面都清晰的拍了下来!

直到看靳司南出现,他们才发觉,气氛有些不对。

“孙泽,你知道怎么做!”简慕晚的声音冰冷的没一丝温度。

“是!”孙泽点点头。

外面的人,还在着急的等待着,按照时间的安排,主演也该出来了!

人群中,分散开的几人,也着急的朝咖啡厅里望去。

难道失手了?

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就凭秦哥他们的身手,也不至于一下子就被人制服了!

就在他们还在等着那边的动静的时候,还没有觉察到,有人正在不动声色朝们靠近。

突然,人群中发生了一阵小的骚动。

三分钟后,有几个人被按在地上,直接被制服。

一旁的人一脸懵逼,难道这也是拍摄中的一环?明明刚刚讲戏的时候,没有说啊!

十五分钟后,单独的一间房子里,孙泽看着面前的九人。一个不漏!

为首的秦风已经动弹不得,手脚的关节都被扯脱臼了。

他这一辈子,还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还没有出手,就被人直接端了!

他听靳司南的名声,但是却没有领教过靳司南的本事。

今天算是见识了。

一旁的人,也没有好到哪去,看着没有什么外伤,有一个胳膊都达拉着,完全被卸了!

孙泽拿起电话,和靳司南汇报。

“三少,都控制住了。我刚刚收到消息,徐滢和吴总也被控制住了。”

“等我回去。”

“是。”

靳司南正在看着孔一凡帮简慕晚包扎。

回想着刚刚的情况,真的是凶险万分!

“要是再深一点,就割到气管了。”

孔一凡的话,让靳司南更加自责,他朝简慕晚走过去,蹲在她身边,“晚晚,都是我不好,我要是再快一点,就不会让你受伤。”

简慕晚现在还心有余悸,当时她都懵掉了。

要不然,也不可能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没有你,我今天都死掉了,不要再自责了,都是那些人,无所不用其极。”

靳司南沉默了。

简慕晚感觉到,他捏着她的手的力量加重了几分,捏得她都有些疼了。

“是她,对吗?”

“是!”靳司南抬头摸了摸简慕晚的头发,“晚晚,有些事情,放过即是纵容。”

“我明白,你想怎么做,我都支持你。”

“孔一凡,晚晚交给你了,我去处理一些私人的事情。”

“好,在我这就放心吧。”孔一凡点点头。

靳司南站起来,头也不回的离去。

今天,是靳氏集团的第四次股东大会,因为周瑜嫚和靳谨枫离婚的事情,造成的影响还没有结束,今天周瑜嫚也会来参加这一次的股东大会。因为她还是股东之一。

早上十点,参会人员全都到齐。

靳谨枫和靳老爷子,也准备过来参加。

对于靳大少在公司大刀阔斧的改革,进行了一次扫荡似的大换血,他们两个是持赞同并且十分支持的态度。

虽然,这对公司的影响特别大。

即使是病个半年一年的,靳氏的这个毒瘤也要一刀切除,哪怕再痛,也要切得干干净净!

……

靳司南看着面前的几人,拿起一旁的录音笔。

“你们应该庆幸,我准备走正常的程序。但是,如果你们的表现,另我不满意,我也不介意自己动手!”靳司南说完,将录音笔打开。

徐滢一脸苍白,她还在剧组里等着简慕晚那边的消息,安排的这么万无一失,应该很快就能得到她想要的消息!

没想到,没等来的简慕晚的死讯,竟然等来了几个陌生人。

她还没有来得及挣扎一下,就被人带来了这里。

吴总更是一点准备都没有!

徐滢还有些纠结,但是一对上靳司南那又冷若寒冰的眸子,顿时打了个冷颤。

“这件事情,全是吴总让我做的,包括上一次剧组的疯马事件,都是吴总安排的!我只是个帮凶!”徐滢指着吴总。

性命攸关的时候,她什么也顾不了!

吴总的脸色涨成猪肝色,抬头悄悄的看了一眼靳司南。

这一看不紧,吓得他直接尿出来。

“我说!我说!是周瑜嫚威胁我,要是我不帮她除掉简慕晚,我的身家性命都不保了!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实的,我还有和周瑜媪的电话录音为证!”

“说说这件事情的经过,以及你们是怎么谋划的。”

“周瑜嫚有两个打算,一是弄垮星灿,二是除掉简慕晚!私下我们也有和艺航合作,上一次,马突然疯了,也是我们计划中的一环,不但给马吃了药,还在马鞍上做了手脚,为的就是能除掉简慕晚。但是,失手了,所以我们一直在等机会。周瑜嫚就将重心转到星灿娱乐上,和艺航合作,一直打压星灿,但是也没能弄垮星灿。后来,艺航败诉,声誉受损,再也不可能是星灿的对手,周瑜嫚再次联系我们,一定要除掉简慕晚!我们这才计划了这一次的行动。”

“说这一次的行动。”

“我联络了徐滢,他又找了几个人,准备混入群演的对伍,想要趁机杀掉简慕晚。然后就是今天发生的事情。”

靳司南拿起录音笔,关掉。

抬起脚,朝吴总踹了过去!

他直接踹得脸,吴总倒在一旁,吐出一口鲜血,血里还混着两颗牙。

“三少,饶命!”

“三少,这一切都是你妈,不,是你那个养母的意思,我也受她的指使。求求你饶了我吧!”

“知道动我的女人,是什么下场吗?”靳司南朝面前的几人询问道。

屋子里的空气突然凝重起来,如同结了一层霜冻。

“你们,很快就知道了。”

靳司南说完,朝外走去。

此时,靳氏集团。

会议上,正吵得不可开交。

“老爷子,我觉得朱董说的没错,应该把以前的元老请回来,公司现在都快陷入瘫痪了,这个下去,公司的损失谁来承担?要我们这些股东吗?”

“说的没错,老爷子,不要让家庭内部的矛盾,上升到公司的利益上来。”

“各位董事,请大家给我一段时间,利益的损失只是暂时的,我保证不出半年,就让大家看到利润。”

“大少,你平常做事我们大家都放心,可是这件事情,实在是……”

“实在是太过了!一点理智都没有。”

“也完全没有顾及我们这些股东的利益,也并未与我们这些股东商议。”

“是的,一意孤行!现在,失损却要我们来共同承担。”

“你们也可以不承担!”一道声音突然插入进来。

股东们一个个朝来人望去。

靳司南?

他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靳司南走到长长的会议桌着,直接坐在上面,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

“三少,我们在开股东会议。”

“嗯,继续啊。”

“你并不是靳氏集团的股东,这会你不能参与。”

周瑜嫚的目光从靳司南一进来,就紧紧的盯着他,不知道他又要耍什么花样。

“是吗?我不能吗?”靳司南笑了笑,拿出一份资料。

“黄董把他手里百分之五十的股份转让给我,刘董把他手里百分之三十的股分转让给我,汪董把他手里全部的股份转让给我,卫董,把他手里,百分之八十的股份转让给我。这些回起来,我应该比你,朱董的还要多。”

众人一愣。

之前,老爷子要把股份给靳司南,他都不要,现在又要自己出钱,来买公司的股份?

这是什么逻辑啊?

不过,有了这些股份,靳司南完全有资格坐在这里。

周瑜嫚的眼中,闪过一丝冷笑。

靳老爷子和靳谨枫望了一眼,不知道为什么,平常在他们心里,最不靠谱的人,现在一出现,竟然让他们都安下心来。

“股东大会是吧?”靳司南又吊儿郎当的问了一遍,“谁都有发表意见的权力是吗?”

几个董事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完全不理会靳司南,甚至都不看他一眼。

靳司南继续道:“几位怕损失,把股分转让给我啊!我出双倍!怎么样?够你们养老了!”

“你!”其中一人站起来,指着靳司南,“老爷子,你看看他,这是什么态度。”

“啪!”靳司南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我什么态度?想想四十年前,你们依附靳氏集团的时候,是什么样身家?靳氏集团是收购你们的公司,不是给你们养老的!四十年了,还没有吸够血?身家涨了一百倍不止,还填不满你们被利益熏坏的心?是吗?不如改变一下经营的策略吧?怎么样?”

几人一听到靳司南的话,心里有些发虚。

“时代不同,经营模式也有不同,如果你们能赞同,就再一起共荣辱,同进退,如果不行,自己掂量着看,我靳司南想要的东西,还没有得不到手的!”

一旁的股东,有一两个已经开始冒汗。

就怕这种,以恶制恶的!而且还是靳司南这种,什么手段都使得出来的。

姚宗平被暴突然死在自家的游泳池里,死得不明不白,这件事情,大家的心里都有阴影,私下纷纷传,这事与靳三少有关。

但是,没有人能拿得出证据来。

“阿南!你怎么和长辈们说话呢?!”周瑜嫚呵斥一声。

“周女士!”靳司南转过身,看着周瑜嫚。

气氛,突然剑拔弩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