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5章:罪有应得!/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连周瑜嫚自己,都因为靳司南的眼神,觉得心悸。

“我们现在,说一说你的事情。”靳司南说完,朝上门口的方向望去。

就在此时,有两位穿着制服的警察走了进来,直接朝周瑜嫚走去,“周女士,你涉嫌故意杀人罪,现在要被逮捕调查,请您配合,和我们走一趟。”

“胡说!靳司南,你不要血口喷人!”周瑜嫚大喝一声。

“人在做,天在看,如果你不是一心想要晚晚死,也不会有今天!”

“究竟发生什么事了?晚晚她怎么样了?”靳谨枫紧张的站起来,他差不多已经猜测到了,一定是周瑜嫚又对晚晚下手。

上一次的事情,晚晚都没有出来指证她,她还不知悔改!

这一次,又做出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周女士,请。”

“不,我不跟你们走!有证据吗?没有证据,你们凭什么抓我!”

“我们只按命令办事,带走!”

其中一人喝了一声,外面又走来两人,直接把周瑜嫚铐上。

“不!你们不能抓我!”周瑜嫚立即疯了,不断的挣扎。

控制着她的人,稍一使力,直接将她的人扣住,让她动弹不得。

靳大少看着这一幕,立即上前,“警察同志,请手下留情。”然后他又朝周瑜嫚说道:“妈,你先和他们走一趟,把事情调查清楚。”

“不!我不去!放开我!”周瑜嫚突然朝控制着她的警察咬了一口。

一旁的人顿时慌了。

“谁也别想带走我!放开,放开!”

“带走!”威严的声音响起,两个人控制着周瑜嫚朝外走去。

这一路上,都是周瑜嫚杀猪一样的叫喊声。

会议室里,陷入宁静。

老爷子缓缓站起身,朝靳司南望去,“阿南,究竟出了什么事了?”

“爷爷,对不起,我欠我妈的养育之恩,来生必作牛马报答,但是我绝不会再纵容她!”靳司南说完,又是靳大少望了一眼,眼中是浓浓的歉意,什么也多说,转身离去。

“爷爷,爸爸,你先去了解一下情况。”靳大少立即追了出去。

会议室里的其它股东,一个个面面相觑。原来靳司南今天是冲着周瑜嫚来的。

就连他的养母都不放过,更别提是他们!

挑动他们的周瑜嫚被抓走了,他们也都老实下来。

靳大少跑出公司外,没有追上靳司南,他拿起手机,准备给靳司南打电话,可是转念一想,还是没有拨通,而是开着车子,直接去了警察局。

到了警察局,了解了情况之后,他都不知道怎么形容这件事情。

为什么,到了这个时候,他妈还要这么做?

听说,简慕晚现在还在孔一凡的医院里,当时真的生死一线!

可是这边,是他的新生母亲,他的心里,还是有些于心不忍。

回到靳家,他将自己知道的情况,告诉爷爷和爸爸,他也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既然是这样,自己造的孽,自己承担后果。”老爷子站起来,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瑜嫚为这个家,付出了多少,我的心里清清楚楚,那件事情,是谨枫错了,和她没有关系,但是,她以这个理由,却凭白的害别人,这就是她的错了。”

“爸,你去哪?”靳谨枫担心的询问道。

他忽然感觉,自己的父亲,在这一瞬间好像老了十岁。

“去看看晚晚,接她回来。”

“接她回老宅还是?”靳谨枫也想看看女儿的情况。

“回老宅,你要是不放心,抽空来看看,现在去看一看瑜嫚那边是什么情况,是她做的,她就要承受相应的后果!”

“是。”靳谨枫点点头。

简慕晚还在孔一凡的医院里,自从靳司南走后,她觉得好无聊。

其实,这一点伤也不至于从清溪跑回来。现在一点大碍都没有,还耽误工作。

就这么躺在这里,好浪费时间。

也不知道靳司南去哪了。

突然,外面传来敲门声。

“请进!”简慕晚立即坐起来,朝门口处望去。

老爷子拄着拐杖走了进来,一看简慕晚,立即朝她说道:“晚晚,快躺下,你还有伤呢。”

“爷爷,你知道了?”

“我知道了。”老爷子坐在床边的椅子上,轻轻拍了拍简慕晚的手,“什么也不要想,好好的养伤。”

“我的伤势没有大碍,爷爷不要担心。”

“唉,还不用担心呢,你这是生死一线啊。”

简慕晚低头不语。

“晚晚,爷爷知道,你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孩子,要不然,上次的事情,也至于什么也不说,你不说,爷爷的心里,也清清楚楚。爷爷更知道,你的委屈和无辜。”

简慕晚听着老爷子的话,硬咽着回应道:“谢谢爷爷。”

“这件事情,是不是靳司南告诉你们的?”

“你心里是怎么想的,爷爷都清楚,不管瑜嫚做了什么,她都将阿南养大了,这一份养育之恩,让阿南无法偿还,所以,她做的所有过份的事情,你都选择隐忍,这一切,都是为了阿南,不想让阿南,成为那个白眼狼!”

简慕晚低头,她的心事,被老爷子全部说中。

“但是,不能因为这一份恩情,就一味的纵容她,阿南如今的做法,是对的,并没有错。”

“他怎么样了?”

“现在,瑜嫚已经被带走调查,罪名一但确定,要为她自己所作所为,付出相应的代价。”

简慕晚的心情,十分复杂,有了老爷子这一翻话,还能让她少些担忧。

靳司南最重视的就是老爷子。

周瑜嫚毕竟是靳家大少和二少的亲生母亲,靳司南这么做,很有可能没有办法去面对靳家的每一个人。

“爷爷是来接你回家的,我已经和孔医生打过招呼了,咱们收拾一下,回家!”

“好!”简慕晚在医院里,也待得无聊,一听老爷子是来接她,立即答应。

这边,老爷子接简慕晚回靳家老宅。

靳司南还在跟进这件案子。

周瑜嫚一被带进审讯室,就开始发狂,时而狂笑,时而大哭,完全不像是一个正常人该有反应。

“靳谨枫!这下你满意了吗?哈哈哈哈,你这辈子还不是没有和自己心爱的女人在一起?我当年就是太心软,没有斩草除根!又让那个贱人生了个贱种!”

“简慕晚,你不得好死!只要我周瑜嫚活着,就绝对不放过你!”

“不放过你!都得死!你们全部都去死!”

“靳家的家业,全是我儿子的!全部都是!谁也不想来分走一丝一毫!”

“哈哈哈哈哈。”周瑜嫚仰头大笑,笑完又转成大声哭泣,“我哪一点不如那个姓温的女人!她除了会弹琴,还会干什么!靳谨枫,我恨你,我恨死!”

负责审讯的两个工作人员看到这一幕,都觉得不可思议。

好像周瑜嫚要将所有积压在心里的愤怒都吼出来一样,其实证据确凿,现在审讯她,也只是看她的态度来看看,会不会有酌情减判的可能。

“我要杀了你们!杀了你这个女人!谁也不能抢走我的老公,谁也不能抢走我的男人!”

“怎么办?她这种情况,也不知道是真的疯了还是装疯。”

“今天这审讯是没有办法继续了,这样吧,按照正常的情况上报,看看上级是什么指示,我觉得很有必要请专业的医疗专家过来断定一下。”

两人收拾了一下桌面上的东西,走了出去。

周瑜嫚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停的嘶吼着。

靳司南知道里面的情况,也无法断定,是真精神出了问题,还是装的,想要逃避罪责。

他知道,不管是什么,他都不能再过度的干预此事。

“BOSS,老爷子把夫人接回老宅了。”孙泽朝靳司南说道。

靳司南愣了一下,朝孙泽说道:“回老宅。”

“是。”

车子稳稳的停在靳家老宅,靳司南走了进去。

他的心情,有些沉重。

现在,刚好是吃晚餐的时间,已经准备好了晚餐,就等着靳司南回来。

外面,出现一道身影,简慕晚立即望了过去。

靳老爷子也朝那个方向望了一眼,“回来了?”

“回来了。”靳司南淡声回应。

“你是不是想要彻底与靳家断绝关系?”

“爷爷,我没有这个想法。”

“没有这个想法?你却这么做了!”

靳司南沉默,事实上也是如此。

“跪下!”靳老爷子大喝一声。

靳司南走上前,跪在老爷子面前。

简慕晚看着老爷子的盛怒的样子,有些担心,“爷爷,你不要生气,小心气坏了身子。”

靳老爷子看着靳司南,怒声质问:“你姓什么?”

“我姓靳!”

“好,很好,你还知道你姓靳,我告诉你,不管你的身上,是不是流着我的血,是不是和我有血缘关系,你始终都是我的孙子!是我靳家的人,明白吗?”

“明白。”

“大声点!”

“明白!”

老爷子站起来,朝靳司南走去,亲自己扶起他。

“阿南,你没有做错什么,这件事情,如果是我,我也一样会这么做,对就是对,错就是错,错了,就要承担责任,你亲手把你妈妈送进监狱,这对她来说,也是一种救赎!她已经没有回头路,也从来没有想过回头,更不会因为你们的退让,知道悔改。”

“爷爷……”

“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爷爷不会责怪你,但是,如果你和靳家彻底的撇清关系,爷爷绝不饶你!”

“爷爷放心,我永远是您的孙子。”

“好,好!”

靳司南扶着老爷子上坐。

“你们两个,好久都没有陪我一起吃饭了,一天就忙忙忙。这一次,晚晚要好好的休息,直到把伤彻底的养好,才可以去拍戏。”

“爷爷,我真的没事。”

“我赞同爷爷的说话。”靳司南立即倒向老爷子。

简慕晚哪里敢反驳老爷子,只能点点头。

……

靳谨枫也跑了几趟警察局,了解事情的经过,天黑了才进家门。

事情走到今天这样的地步,全是因他而起,他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想当初,他如果能克制自己,对自己的妻子负责,对这个家庭负责,也不会发生今天的事情。

“先生,要为您准备晚餐吗?”佣人朝靳谨枫询问道。

靳谨枫摆摆手,直接朝二楼走去。

他来到周瑜嫚的房间,推门而入。

从小柔离开他之后,他和周瑜嫚的感情,一直很淡。

甚至,连夫妻之间的生活都很少。

对一个女人来说,这是多么可悲的事情。

他们真的是同床异梦!

看着这个房间,里面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恍惚好像回到他们刚结婚的那一晚。

他走到床上,坐了下来。

床头有两个枕头。

虽然只有一个人睡,但是她还是习惯了摆放两个枕头在自己的床上。

他轻轻的拉过一个枕头,一张纸,从枕头下面露了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