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0章:你们 男人 不就喜欢玩花样吗/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时御霆的心里,怎么不知道怎么形容了!还说要和他结婚,稍稍勾搭他一下都不会?

多好的机会!

让他帮帮忙,不就可以接触到他了吗?不就可以再趁机谈一谈结婚的事情。

等等!

时御霆,你在想什么?

他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脑子里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车子稳稳的向前开去。

时御霆决定,傅清笺不出声之前,他也不再说话。

“时先生,关于上一次,我说的事情,你真的不用再考虑一下吗?”

时御霆刚刚平静下来的思绪,又被提了起来。

她终于再一次提起来了。

提的这么直接,让他怎么回答好呢?

时御霆发现,在交涉那么重要的国家大事的时候,他都不曾让任何人把他问到无法回答的地步。

傅清笺却轻易的让他不知道怎么回答。

“如果时先生真的觉得不能接受的话,我们只需要在一起两年,不用结婚。”

“什么意思?”

“就是,假装谈恋爱,让我妈认为,我们一定会在一起。”

怎么才问了一次,就开始改变策略了?

“你谈过恋爱吗?”

“没有。”傅清笺摇摇头。

“我也没有恋爱的经历,你说我们两个对谈恋爱一点经验都没有,怎么假装?”

傅清笺没有回答,而是从包包里拿出一本书。

“恋爱指南?”

“这上面,写得很清楚,恋人之间会做的事情,我们不需要真的这样,只是在长辈面前假装一下。”

时御霆的心情突然变得很烦闷,一下子要假结婚,一下子要假恋爱,跳跃的让他没有一点准备。

“怎么样?”傅清笺忍不住问道。

如果,这样时御霆都不同意,她真的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能打动他。

“这件事情,我要考虑一下。”

“好的。”傅清笺立即点点头,不敢再多说什么。

他答应考虑了,应该有一半的把握。

时夫人一直在家等着,一听到车子的声音,立即走出去迎接。

“笺笺,来,来。”

“萝姨。”傅清笺唤了一声。

“阿霆,你今天刚好也休息,留下来,把花都修剪一下。”

“这个时候,修什么花?”

“修花还讲什么时候?不就是想修就修了?”

时御霆无奈的点点头。

时夫人的眼底闪过一丝笑意。

还说什么有应酬,明明就是为了接笺笺而换的衣服。还不承认!

用完午餐,时夫人就找来了修剪花草的工具,往时御霆面前一放,“交给你了,机会我给你了,能不能把握住,就看你自己的本事。”

“妈,你又想玩什么花样?”

“你们男人不都是喜欢玩花样吗?”

时御霆:……

“笺笺,你看这一院子的花花草草的,也好久都没有打理了,今天刚好阿霆有空,就让他来帮我修一修,但是,他一个人也太麻烦了,你能不能留下来帮帮他?我和他爸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处理一下。”

“好的。”傅清笺答应下来。

她单纯的以为,就是真的留下来帮忙。

因为她还需要时御霆来帮她的忙,她帮这一点忙根本不算什么。

“好,那我们先走了啊!”时夫人拉着时先生,迅速的离开家。

诺大的上合院里,只剩下时御霆和傅清笺两人。

时御霆拿着剪刀,一点一点的修剪着,从小看他爸爸弄这些,他一个人做起来,一点都不显得生疏。

这些花花草草还有盆栽,经过他的修理,反而显得更加精致。

“你还会做这些?”

“从小看我爸弄,其实不难。你要不要试试?”

“不行,我怕剪坏了。”

“我教你。”时御霆将手里的剪刀递给傅清笺。

傅清笺接过,看着面前的一盆栽,不知道怎么下手。

“这些造型,都是可以更改的,只需要耐心的修剪,等过几个月,就能长出你想要的样子。”

“真的?”

“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

“我想修成一个星星形状的,也可以吗?”

“这颗不行。”时御霆朝一旁还没有造型过的藤类的盆栽望去,“这盆吧。”

傅清笺看着面前的盆栽,还是无从下手。

“我们可以先利用这些柔软的藤枝,简单的做个大致的形状。”

傅清笺看着他像是在编织一样,把这些柔软的藤枝编了起来,还真的能看得出来是有星星的五个角。

她忍不住,伸手去摸了一下。

才刚刚碰到,手就抽了回去。只见她白嫩嫩的指腹上立即冒出鲜血。

“小心,这些藤枝上都有刺。”

“我没有注意。”

“我去拿医药箱来。”

“没事,一点小伤,不碍事的。”

时御霆已经大步朝屋里走去,很快,便提着一个医药箱走了过来。

“把手伸出来。”

傅清笺将手伸出来,刚刚她完全没有注意到有刺,被刺得很深,才短短的时间,一个手指头上全是血。

时御霆先拿酒精给她擦了一下被刺中的地方。

“疼吗?”

他的声音好温柔,让傅清笺有些不知所措。

除了爸妈之外,再也没有人与她这么亲近过,用这种温柔的声音关怀她。

“不疼。”

时御霆没有放开她的手,他刚刚擦掉冒出来的血,血又冒了出来,他拿出一个创口贴,缠绕在她的手上。

“按压一会就会好了。”他紧紧的按着她的手指,没有松手。

从来都是傅清笺给别人包扎,为别人治病,还从来没有人像现在这样,因为这么一个小伤,为她细心的包扎。

让她都忘记了把自己的手抽回来。

过了一会,血不再往外冒了,时御霆又换了一个新的创口贴给她贴好。

傅清笺这才恍然自己的手还在他的手里,立即抽了回来。

“谢谢你。”

“不用客气。”

时御霆将药箱收好,“你在一旁看着,我来修剪这个,几个月后,你就能看到一个颗五角星长在这里。”

傅清笺淡淡一笑。

恬好,一阵轻风吹来,卷起她的发丝,将这一抹笑容完全呈现在时御霆的面前。

他愣了一下,她笑起来的样子好美。

美的让他移不开眼。

傅清笺发现时御霆的目光一直盯着她,有些尴尬,“我的手没事,我能帮上什么忙吗?”

时御霆也发觉自己的失态,看到一旁准备好的水管,淡声道:“你打开水管,过来给花浇点水吧。”

“好!”傅清笺跑到一旁的接着水龙头的地方,刚一拧开,她就忍不住惊呼了一声。

“啊!水管好像爆了!”

水花渐了她一身,衣服全都湿了。

时御霆连忙走过去,把水龙头拧紧,两人的身上,都被水打湿了,看起来狼狈不堪。

他朝水龙头看了一眼,水龙头没事,但是水管的接送有问题。

突然,他想到他妈临走时说过的话。

什么给他机会,要他好好把握。

他朝傅清笺望去,她身上衣服本来都是浅色的,被水打湿了之后,若隐若现,这对一个男人来说,绝对是致命的诱惑!

哪怕他平时再怎么自律,在这种时候,也失控制。

“我是不是把水龙头弄坏了?”

“没有,水管有些裂缝,先不管了,进屋去换换衣服。”

傅清笺看着自己的样子,衣服湿成这样,不换是不行的。可是,她绝对不会穿别人的衣服。

“时先生,我……”

“怎么了?”时御霆现在,只想把她的身子遮住。

哪怕看上一眼,都让他有犯罪的欲望!

他明明不是这么容易冲动的人!

“我不太习惯,穿别人的衣服。”

时御霆大概明白她的意思,其实从上一次接触,他多少也看出来一些,这应该算是洁癖。

“我的房间里有新买的衬衫,从来没有穿过,你先穿着,我再把你的衣服洗了,一会就能换上了。”

“嗯。”傅清笺点点头。现在除了这样,没有别的办法。

两人一起回到时御霆的房间,时御霆在衣柜里找到自己的新衬衫。

“去洗个热水澡吧,以免着凉了。”

“好的。”

“我去隔壁的房间里换一下衣服,有什么事情,只管叫我。”

“好。”

傅清笺拿着衣服,走进浴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