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5章:怀疑他不行吗?/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个协议我也没办法签,这婚也不能结,你可以找一个,同样没有生理需求的男人。”

这一句话,让傅清笺的眉宇皱得更深了。

时御霆,不是那种让她讨厌的那种,而且,她感觉到,他的身上,也有类似她的,对事对人的冷漠和薄凉。

她从来没有想过,他会坐在这里,一本正经的和她讨论这种问题!

现在请帖都发出去了,如果不结的话,妈妈还不知道要承受什么样的打击。

这婚明明是她提出来要结的,现在,她却没有这个勇气了!

“我们在一起,可能也只是一两年的时间,这一两年,辛苦你隐忍一下,偶尔几次,只要你做得隐蔽一些,也不会被人发现的。”傅清笺还在试图想要说服他。

“笺笺,你了解男人吗?”

傅清笺立即摇头,如果说男人的身体构造,她可以讲述的清清楚楚。但是时御霆问的,绝对不是这方面。

“如果,你觉得为难,我会和双方的长辈,解释清楚。”

傅清笺看着时御霆,心里隐隐有些怒气。

他现在怎么看都有些泼皮无赖的无良行径。可是偏偏生得一副好样貌,却不怎么让人生厌!

“你完全不用担心,我会承担……”

“必须结。”傅清笺直接打断他的话。

时御霆看着她,目光灼灼。

傅清笺被他盯的有些不自在,如果,这是他的要求,她也可以答应,毕竟他帮了她这么大的忙,她也没有什么好回报他的。

如果从医学的角度出发,这不过是一次生理活动。

“我可以理解成,你同意满足我婚后的生理需求?”

傅清笺深吸了一口气,轻轻的点点头,“我同意。”

“这个必须得加到这个协议上。”时御霆暗暗松了一口气。

“好。”她淡淡的应了一声。

“你确定不需要磨合一下?比如你的接受程度,我也要知道你是不是真的能做到,我不喜欢用强的,这种事情得两人配合,你好,我也好,方才尽兴。”时御霆知道,她有严重的洁癖,不知道她嘴上说可以,真正需要的时候却不行了。

“我可不可以理解成,你在一本正经的耍流氓?”傅清笺朝他的反问道。

“你开心就好。”

这个男人,简直就是个无赖啊!

得寸进尺!

之前那种君子风度,都哪去了?

还是她一开始,就没注意,他其实是个衣冠禽兽!

“去我家。”傅清笺站起来,朝咖啡厅外走去。

时御霆愣了一下。

起身,跟了上去。

去就去,他还怕她不成!

他送了她这么久,从来没有去过她家。

然而,到了傅清笺的家之后,时御霆就有些后悔了!

这和医院差不多的装修风格,所有东西全是白的!

确定他是来和她上床的?不是她给他做阉割手术的吗?

傅清笺推开一间房门,不打开的时候,还真不知道这是洗手间!

“这是沐浴液,这是洗发水,这是漱口水,这是消毒液,洗干净,我在房间等你。”说完,傅清笺转身离去。

沐浴液,洗发水,漱口水,还算正常,可是消毒液是什么鬼!

全身消毒吗?

时御霆怀疑,他能不能在这种情况下,一展一个正常的男人的雄风!

十五分钟后,他从洗手间走出来。

卧室的房门开着。

傅清笺裹着一件雪白的浴巾,坐在床前,看得出也清洗过了。他甚至能猜到,她的身上,除了一件浴巾之外,什么也没有。

这就要进入正戏?

真得是,一点准备的时间都不留给他!

他感觉,他的男性自尊,被挑衅了!

明明,主动权应该在他手里才对!

婚是她求的,床也是她主动要上的,他一个大男人,竟然都是被动接受!

本应该,很浪漫的事情,在这么一个雪白无尘的世界进行……

傅清笺看着他,眉宇微蹙。

这是什么表情?

怀疑他不行吗?

“我想给你一点适应的时间。”

“不用。”

时御霆:……

完全不按套路出牌,他都要接不下去了。

他一步一步,朝傅清笺走去。

鼻子里,嗅到的,全是消毒水的味道,整个屋子里都是。

甚至是他身上,还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

时御霆的内心,是崩溃的!

其实,他也不确定,他还能有能有正常的生理需求。

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挫败过!

傅清笺看着他,之前还有些害怕,现在完全不怕了,既然早晚都要适应,不如就现在!

突然,傅清笺站起来,浴巾顺着她光滑的肌肤滑了下来,落在她的脚边。

这一时刻,时御霆的血液都沸腾了,他感觉到,自己突然被唤醒!

之前的担忧,完全不复存在!

大步朝她走了过去,直接抱起她的身子,将她压在身下!

傅清笺紧张的不能呼吸。

在她的记忆中,这种事情,是最肮脏的!

幼时,她不止一次,看到喝醉酒的男人,把神智不清的女人按在床上。

男人丝毫没有顾忌,有时候甚至强迫她看到。

从小她就对这种事情,充满了排斥,心里落下的阴影,永远也不可能消除!

时御霆感觉到,她的身子很僵硬!

应该是因为害怕,或者别的原因造成的。

“笺笺,别怕!”

傅清笺感觉胸口堵得慌,快要窒息了!

他俯身,吻上她的唇。

感觉到她的紧绷和抗拒,他就像是失控了一样,他不喜欢强迫,但却不断的深入,将她的唇齿撬开!

傅清笺像是离了水的鱼儿一样,不断的挣扎着。

“不,不要……”

时御霆猛得停住,发现傅清笺的脸色,一阵苍白,整个身子都在颤抖。

傅清笺的眼中,全是儿时的画面。

大雨磅礴而下,泥水满院子都是,屋里传出叫骂声,女人衣衫不整的从屋里跑出来,男人紧追其后,抽出皮带一下一下抽在女人的身上。

满院子,都是女人的哭喊声!

接着,女人的衣服,被男人撕得干干净净。

她立即捂住双眼,不想再想不堪的一幕!

时御霆紧紧的抱住她,拿起一旁的衣服,披在她的身上,“笺笺,别怕,别怕,我们不着急,不着急,以后还有大把的时光,你别怕,我不会再碰你了。”

傅清笺实在是没有办法,熬过心理的那一关。

原来,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一直以为,她把那些都遗忘了,可是,当想起来的时候,就如同揭开了血淋淋的伤疤!

她不明白,为什么她的记忆那么好,却对五岁之前发生的事情,没有任何印象!

就好像,完全缺失了一样。

时御霆紧紧的抱着她,轻抚着她的背。

过了一阵,傅清笺终于平静下来,抬起头看着时御霆。

她的目光,缓缓朝下移去,就在看到的时候,突然将脸转向一旁!

“学医的,不应该没见过吧?”时御霆想让气氛缓和一下,调侃了一句。

“见过,不过,会动的没见过!”

时御霆差点没吐血!

这个回答,让他怎么接?他感觉,在傅清笺的面前,他语言水平,直接退回到小学一年级了。

傅清笺拿起一旁的浴巾,盖在他的身上,整理好自己身上的睡衣。

“对不起,我还没有准备好,要不然,下次吧。”

“是我和唐突了。”

两人之间,突然寂静下来,谁也没有出声,气氛好尴尬。

时御霆围起浴巾,朝浴室走去,再出来时,已经穿好他自己的衣服,只是那身西装看起来,皱皱的,却丝毫没有折损他的风度。

“今天我就搬过来住吧。”

“今天?”傅清笺吃惊的反问。

“我们之前,该谈的已经谈好了,婚期也快到了,早点和晚点住一起,也没有什么区别。”

傅清笺觉得,他说的有些道理,轻轻的点点头。

其实,他刚刚没有继续下去,而是在那种状态下停住。她对他,还是很有好感的。

“我这里地方小,也放不下什么东西,你需要搬些什么过来吗?”

“除了我的人之外,就是一些换洗的衣服,还有日用品,不多。”

傅清笺点点头。

“我们先去商场买点菜,然后顺便去我家拿东西。”

“好。我去换件衣服。”

时御霆起身,朝客厅走去,打开冰霜,只找到一瓶冰水,直接拧开瓶盖,灌了下去!

------题外话------

时御霆:哪个人的第一次,不是充满意外的!虽然没能如愿,但是好歹进了一步。

靳司南:我的不是!某些人不要自我安慰的太明显。

陆已承:我的也不是。(前世除外)

时御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