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6章:一步一步掳获她的心/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冰冷的水,暂时将他体内的火浇灭。

但是,环神着四周环境,他还是觉得难以接受。

又联想到了她刚刚的反应。

是不是发生过什么事情?才让她的性格变得像现在这样?

她刚刚的样子,让他的心隐隐作疼。

这个女人,是他认定的,所以这一生,他都会对她,不离不弃!

傅清笺换好衣服走下来,时御霆坐在沙发上,一派安然。

她也只能努力的平复自己凌乱的心情,让自己看起来,也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走吧。”

“嗯。”

两人先去了商场,时御霆一走进去,就拉了一个大大的手推车。

“我们要买这么多东西吗?”

“你那里什么都没有,肯定要多买一些,一些可以存放的,还是常备着。”

“我那里小,你尽量不要买那么多。”傅清笺最讨厌杂乱。根本没法忍受!

本来住一个时御霆,她的心里就更难受了,只能告诉自己,要忍住。他的到来,究竟是什么样的情况还是未知!

作息,习惯,各种都要磨合。

现在还要多一堆属于他的东西。

傅清笺感觉,真的是全身都不舒服。

时御霆推着车子,直奔一楼的干货区。

傅清笺就跟在他的身旁,看着他熟练的扫货。

她从来不知道,商场里的的干货区,这么丰富!

做为一个已经从家里搬出来的勤劳持家的男人来说,时御霆在这里边挑到自己合心意的东西,完全没有障碍。

傅清笺看着渐渐装满的购物车,突然觉得自己就是个生活白痴。

时御霆看了一下他刚刚放进来的东西,这些全都是给傅清笺调理身子用的,还有一些海鲜燕鲍用来做菜。他看了一下她的冰霜,空的像是被人洗劫过一样。

“够了吧?”傅清笺已经在心里暗暗想着,这些东西究竟要摆到哪里,才能让她看不到。

她的厨房也小的可怜。还没有时御霆家的三分之一大。

“我们再去前面看看,前面有一些进口的牛排,也买一些。”

傅清笺只能跟在他的身后。

其实,不止是只有女人才会买买买,男人买起来,也挺可怕。

“笺笺,那边有酒,我们去看看吧?”

“我不喝酒!”她都没有酒柜,买酒回去放在哪啊!

“买些红酒,偶尔喝一些,还能有助睡眠!”

他已经去了,而且在那么高的酒架上,熟练的找到了他平常喝的口味。

“还得给你买一些牛奶。早晚各一杯。”

“不用了,真的不用了。”

时御霆完全不听她的,自顾挑着他想要的物品。

傅清笺跟在他的身后,感觉像是一个陪着家长来逛超市的小朋友一样,完全没有说话的权利。

一想着,这些东西,都将堆到她的屋子里,她就觉得头疼。

终于,时御霆买完了!

一辆购物车都装不下,又拿了一辆。

回去的时候,车子都堆得满满的。

还好,时御霆自己的个人物品并不是很多,小客房的柜子里足够容纳。

“我等一下,还有一个报告要写。”

“没事,你忙你的,我收拾好了准备晚餐。现在都这个时间了,可能要晚一些才能吃饭。”

“好。”傅清笺松了一口气,“那个……那么多东西……”

“你放心,我会收拾好。”时御霆立即明白,她在担忧什么。

他在她的家里看到的,就已经说明一切。

她的洁癖很严重。严重到了一种病态的地步。

说好这些,一回到屋里,傅清笺就回到她的房间,把门关上,开始准备她的报告。

时御霆先是把东西先拿到屋里,全都集中在厨房,然后开始分类摆放。

厨房里,有几个柜子,也和冰箱一样空。

他将东西分好类别,摆放整齐,收拾得井井有条。

然后,开始准备晚餐。

今天晚上晚餐,他准备了一个粥,和几个清淡的小菜,她的胃应该也不太好,需要好好的调养。

傅清笺一口气把报告写完,检查没有问题后,发了出去。

看了一下时间,才发现,她这一忙,竟然过去了两个小时。

时御霆已经把晚饭准备好了吧?

她拉开门,朝外走去,时御霆坐在客厅里,安安的静静的看着报纸。

听到脚步声,抬头朝她望去。

“报告写完了?”

“嗯。”

“饭也做好了,快来吃吧。”

“什么时候做好的?其实不用等的,你可以叫我。”

“我怕打扰你,毕竟工作的时候,需要聚精会神。况且,我们是第一天住在一个屋檐下,双方的生活习惯还不是很了解,我可不想一来就影响你的正常生活。”

“其实,也没有影响什么。”傅清笺轻声回应。

这就是,她为什么对时御霆和别人不同的原因之一,他很绅士,不会让他觉得不舒服。

看着整洁的厨房,完全没有像她想象中的那么杂乱,她之前担忧的心情,一瞬间消散了,她不明白,买了那么多东西回来,他是怎么把那么多东西,全都收拾好,让她的厨房看起来,还和以前一样。

时御霆端好菜上桌。

“好香啊!”傅清笺顿时觉得肚子里空空的,忙了那么久,现在才感觉到饿!

“在国外,有没有经常吃中餐?”时御霆一边给她装粥,一边询问道。

“我们一直是中餐,我爸妈的手艺都不错,不过,你做的味道和我爸妈做的不一样,毕竟地域不同,食材也是不完全相同的。”

“喜欢吃我做的饭吗?”

“嗯。”傅清笺点点头。

时御霆看着她,唇角带笑。

都说抓住一个女人的胃,就等于抓住了一个女人的心。

那他就从傅清笺的胃开始!一步一步的,掳获她的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