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7章:洗白白了等我!/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吃完饭,傅清笺提出收拾厨房。

“去休息吧,我来收拾。”

“饭菜都是你做的,我要是再不收拾一下,会觉得不好意思。”

“一起收拾吧。”时御霆站起来,将桌子上的空碗和空碟往厨房端去。

傅清笺取下围裙,准备洗碗。

刚刚把围裙套在身上,时御霆走过来,轻轻的拉起后面的带子,给她系上。

这一个动作,让傅清笺僵在原地。

时御霆并没有注意到她的异样,转身在一旁边收拾着。

这样一个不经意的小动作,在傅清笺的心里,激起一阵涟漪。

他们好像真的就像是一对夫妻一样。

她被自己的这个念头吓到了。

“医院的工作,是不是特别辛苦?”

“还好。”

时御霆感觉,和她聊天,一不小心,就能把天聊死。

“这周未,我们要回去看睛姨,明天有空去挑一些礼物吧。”

“这些我来准备就好,不能让你破费了。”

“晴姨和我妈情同姐妹,也是我的长辈,就算不是因为和我你有这层关系,我也要去看望她。”

“你准备带些什么?”傅清笺觉得,他应该是想好了。

“明天一起去买吧。”

“好。”

收拾完厨房,傅清笺站在客厅里,不知道接下来应该做什么了。

平常,就她一个人的时候,她会静静的看会儿书,然后洗洗睡了,今天屋里突然多了一个人,让她感觉很拘束,好像做什么都束手束脚。

“平常,你一个人在家里,都做些什么?”

“在卧室看书。”

“你不用管我,平常你怎么样还是怎么样。”

“那我回房了。”傅清笺转身朝房间走去。

关上门的那一刻,她想把门反锁一下,可是又觉得她这样的行为不太好,很容易会引起不必要的尴尬和误会。

再说了,她都答应他的要求了。

这么做,好像有点过份。

思来想去,她只将门轻轻的门上。

时御霆站起来,开始收拾自己的日常用品。

他拿了一周换洗的衣服,不够的话,随时都可以回去拿。

将衣服一件件取出来,拎着朝傅清笺的房间走去。

傅清笺看着他走进来,手里的书差点都吓掉了。

她看得正入神,突然有人真的吓了一跳,她还是没有完全适应时御霆的存在。

“没事,你看你的。”时御霆接开衣柜,将自己的衣服挂了进去。

傅清笺看着他的动作,一脸懵逼。

怎么把他的衣服,全都挂在她的房间了?这是她绝对不能容忍的!

“小房间的柜子是空着的。”

“你的意思是,让我把衣服全都放在小房间?”

“嗯。”傅清笺点点头。

“我觉得不太方便,早上起来换衣服,还要走到别的房间。”

等等,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不止是他的衣服放进来,他的人也要住进来?

虽然她这是一套不公寓,还是有两个房间的好吧!另外一个房间虽然小了一点,也足够时御霆睡的!

“笺笺,你觉得夫妻义务,会是分开两个房间,能完成的事情吗?”

傅清笺被他问住了。

时御霆突然感觉,她现在的模样有些呆萌!就连眼底的清霜都消失不见了。

“你放心,我不会勉强你,我们慢慢来,不着急。”

他的安慰和保证,让傅清笺暗暗松了一口气。

“我觉得,你得先适应我,所以,我们先从同居,同床开始,你觉得怎么样?”

“我还有选择的权力吗?”傅清笺一副苦逼的模样。

“你可以选择哪天彻底的接受我。”

傅清笺:……

“你继续看书,我不打扰你了。”

时御霆说完,走了出去。

傅清笺现在,哪还有心情看书!

满脑子都是他所说的,同居,同床!

她的床很大,她喜欢大床,但是睡的时候,却只占很少的一部分,虽然说,分给他睡一半,也绰绰有余,但是,她的床上,突然多了一个男人,光是想一想,她就有些崩溃。

她的思绪还凌乱着,时御霆又走了进来。

“时间很晚了,是你先洗还是我先洗,或者一起洗?”时御霆在门边,无华风度。

问出来的问题,让傅清笺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

一起洗?!

他怎么可以这么一本正经的耍流氓?!

真是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

“你先吧。”

“你是想,让我洗白白了在床上等你,对吗?”

“你真幽默!”傅清笺这一句话,绝对不是夸奖!突然,她站起来,把手里的书放好,“我先洗!”

“原来,你是想洗白白了在床上等我!”

傅清笺的内心就像沸腾的白开水!

现在还可以反悔吗?她好像把这个男人从楼上扔下去!

她干脆去他那里住算了,最起码,他那里不用两人共用一个浴室,一个卫生间!

她的公寓,当初也没有考虑过会多一个人!

在时御霆的注视下,她感觉汗毛都是竖起来的,默默的拿了睡衣朝浴室走去。

时御霆听着里面哗哗的水声,内心的煎熬只有他自己能够体会。

他只能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来缓解此时的痛苦。

她的房间真的很干净,雪白雪白的。

这里就像是医院的病房,他应该完全没有那种欲望才对。可是他却完全压不下那种欲望!

他看到窗户放着的那盆绿色的植物,嫩嫩的绿,在洁白的世界里,显得更加纯粹……可是绿得发亮又有什么关系。

他现在,只想推开浴室的门!

不行!时御霆,你的自制力都喂狗了吗?!

他深深的吸了几口气,压下心中烦躁的情绪。

还是看看绿色的盆栽,洗洗眼,静静心。

不要再想那些事情!

色即是空!

色即是空!

色即是空!……

傅清笺推开门,走了出来,就看到时御霆背对着自己,看着那盆盆栽。

她穿着一件白色的连衣裙,因为有时御霆在,她不敢再穿吊带裙,这件衣服,还算保守。

乌黑的长发披在肩膀上,发尖上的水珠,一滴一滴的落在她脚下的地毯上。

时御霆看到,她的一双玉足,嫩藕一样,接着,他的目光上移,看到她修长紧致的双腿。

去特么的色即是空,他现在只想空一下!

------题外话------

二暖感冒了,头痛鼻塞。春季是流感的高发期,小仙们也要注意气候的变化,身体棒棒哒,心情美美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