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0章:这是一种无言的邀请!/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傅清笺望着他滚烫的目光,朝自己看了一眼,“啊!”她惊呼一声,直接朝床上扑去,拉起被褥,把自己的身子盖住。

时御霆看着床上的那一团,心里的火苗顿时燃烧成了汹汹烈火。

傅清笺完全没有发现,她现在躲到床上去,对于时御霆来说,完全是一种无言的邀请!

“你怎么进来了?”

“我以为你已经换好了。”

“我还没有呢,再等我一会。”傅清笺头都不敢抬,更不敢迎视他的目光。

时御霆也想出去,可是他的双脚就像是灌了铅一样,怎么也挪不动。

原来,有时候,当一个正人君子这么难!

他还是退了出去,轻轻的把门拉上。

傅清笺换好衣服,走了出来,脸上还带着红晕。

时御霆站起身,率先朝外走去,他得去外面,呼吸一下新鲜空气,要不然,他真的要控制不住自己了!

……

傅清笺和时御霆的婚礼,在时夫人和傅太太这一对闺蜜的辛苦操劳中,全都安排妥当。

现在是万事俱备,只欠那一对新人接受大家的祝福,从此后,喜结连理,一生相亲相爱,不离不弃。

“绮晴,最近这几天,真的是辛苦你了。你身体不好,还让你这么操劳。”

“都是为了孩子们,我也愿意亲手替她操持,这样我也不会有什么遗憾了。”

“我真的感觉像是做梦一样,他们两个第一次见面,还没有看出什么来,我还以为,这件事情没戏了!没想到,他们两个竟然进展这么快!简直是闪恋,闪婚啊!”时夫人现在想来,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不过,她了解自己的儿子,他的儿子,绝对是喜欢笺笺的,单身了这么久,让她这个当妈的都差一点以为,他性取向有问题了!

现在,儿子的终身大事,终于解决了。

傅绮晴的笑容,渐渐收去,换上一副担忧的样子。

“绮晴,你怎么了?”时夫人注意到她的表情,不解的询问道。

“小萝,你觉得笺笺怎么样?”

“很好啊!”

“我不是指长相容貌,我是指性格,还有……”傅绮晴也不好,只是朝自己的头部指了指。

时夫人彻底的懵了。

“你问的,可是我想的那样?”

“就是你想的那样。”

“性格是冷了一些,不过我喜欢,多有个性!至于你说的,这有问题,她那么聪明,那么优秀,要是这里有问题,那得多少人都是智障啊!”时夫人笑着回应。

傅太太并没有因为时夫人的话,而还放松下来。

“绮晴,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对我说?”

“小萝,如果这些事情,我不告诉你,可能我就算是死了,也难心安。我这里有一份资料,你先看看,就算是你看完之后,要取消婚礼,我都不会有任何的怨言。”

这么严重?!

时夫人的心猛然一沉。

这些资料,是当初收养笺笺的资料。

傅先生和傅太太,是去那个地方做医疗援助的时候,收养的笺笺。

在那个闭塞穷困的小山村里,又是那个年代,可以想象的出,笺笺的出身。

这一点,时先生和时夫人,从来都没有嫌弃过。

而且她们也知道,笺笺的身世。

“这……”

“这是笺笺父母的资料,我们当时,也只能收集得到这么多,因为当时的条件,真的是差到难以形容。或许这上面,只是寥寥几字,并不能说清楚什么。我还是亲口告诉你吧。”

“你说。”时夫人把手上的资料放下,等着傅太太的下文。

“笺笺的命运非常坎坷,她小的时候曾被人拐走过,后来又被找了回来。她的父亲整日酗酒,常常喝的不醒人事,而且性格十分粗暴。她的母亲……”

傅太太朝自己的老公看了一眼,难以开口。

时夫人的心里,更加纳闷,究竟怎么了?

让绮晴和她说话,都是这么吞吞土土的样子。

“还是我来说吧。”傅先生把爱妻搂在怀里,缓缓道:“村子里的人说,笺笺并不是她父亲的女儿,被拐走又找了找回来之后,有一次受了重伤急需要输血,她与他父亲的血型不合。这个消息就这么传了出去,那个男人暴打了她的妈妈,笺笺也被打得重伤,要不是我们两个拼尽全力的护着,这个孩子可能就死在那个小村子里了!”

时夫人听完,眼中含泪,这孩子命也太苦了。

“村子就那么小,她的妈妈又是那个样子,怎么可能会像村子里传的那样,去偷人呢!”

傅先生回想着以前的事情,当时的条件实在是太差了!

也许是缘分吧!

笺笺的父亲血型和笺笺合不上,基本已经排除了父女关系,那个男人,就再也不愿意管笺笺的死活。也还好,绮晴的血型和笺笺的吻合,这才救了笺笺一命。

“后来呢,后来怎么样了?”时夫人急切的询问道。

“后来,那个男人失踪了,笺笺的妈妈因为长期受到那个男人的摧残,早就有些精神失偿,我最后一次给她妈妈诊治的时候,发现她妈妈得了宫颈癌,本来还有一年左右的寿命。结果,我们离开不久就自寻短见,被一辆车子撞死。抬回去的时候,刚好是我们第二次去到那里,我顺便给她妈妈做了个尸检,这才也知道笺笺的妈妈的家族,有精神病的遗传历史,她妈妈本身也有一些轻微的精神方面的疾病。”

时夫人顿时明白了。

其实说这个故事的主要原因,就是想告诉她,笺笺的父亲不知道是谁,妈妈有精神遗传方面的疾病,虽然她不是学医的,但是从医学的角度上来讲,笺笺也很有可能,会有遗传。

“我们接走笺笺之后,彻底的给这孩子做过检查,这么多年了,已经可以排除,她不会有事。她这么优秀,也是大家都有止共睹的,但是,我还是有些担忧。毕竟,你们和老时只有阿霆这么一个独苗。这件事情,我在心里纠结了很久,小萝,是我自私,没有提前告诉你。”

------题外话------

猜猜我们的时大少会怎么选择?我们笺笺的童年,真的是无比的坎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