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2章:就是疯狂的想见你!/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要是时先生告诉季小姐了,季小姐还至于在这里问他们吗?

没有告诉季小姐,这也的确是时先生的风格。

“季小姐,其实,时先生也没有告诉我们,我们还是从他的通话中得知的。”

“他没有给你们发请贴吗?”季琳有些诧异。

“没有呢!我们都没有收到。”

季琳的心里好受了些,如果别人都收到了,她反而没有收到,她的心情会更糟糕。

“好的,谢谢你们,资料我放在时先生桌面上了,等他回来的时候,告诉他一声,让他看完,尽快给我答复。”

“是,季小姐。”

季琳站起来,朝时御霆的办公桌望了一眼,才转身离去。

……

傅清笺做完一场手术,直到把病人的情况全都输入档案,才回到办公室。

“来,喝点热水。”慕绪尘立即端了一杯热水递到傅清笺面前。

“谢谢。”

“不用这么客气。”

“我想去门诊的请求,主任那边有没有消息?”

“你可是我们医院的宝贝,主任和院长还没有商量出结果来呢,我觉得,他们不可能让你去做门诊的。”

“我有我的打算。其实,并不是所有的病情,都需要手术。手术一但有一点点失误,或者因为没有及时的诊断而延误了病情必须面临手术,这样的后果病人都是承担不起的!”

“笺笺,这个你和我说了没用,得我爸和主任批准。”

“你就回去和你爸好好说说,把我的意思告诉他。”

“这个点难,你是不知道,只要是我的说的话,我爸从来都没有听过。”

傅清笺听到身后有脚步声,一抬头,就看到院长和主任站在慕绪尘身后。

“我爸那个人,从小我就和他不对路,我说一,他说二,他说三,我说四,你让我去说的话,我保证他不同意!”

傅清笺朝慕绪尘使了个眼色。

“怎么了?笺笺,你的眼睛不舒服吗?”

“慕医生,上一次我让你给我做的临床报告,你准备好了吗?”

身后突然响起主任的声音,慕绪尘一回头,还看到自己的亲爸,立即朝傅清笺身后退去。

傅清笺看着慕绪尘像是老鼠见了猫的样子,有些想笑。

“院长,我的提议,你觉得怎么样?”她直接朝院长询问道。

“经过我和江主任讨论,觉得你的提议可行,就安排你,每周去门诊一次,单独设个专家门诊,让江主任安排吧。”

“谢谢院长!”傅清笺轻声道谢。

院长肯给她这个机会,对她累积经验以后手术的时候,做出更精准的判断,有很大的帮助。

院长朝自己的儿子瞪了一眼,转身离去。

“江主任!门诊那边,你能陪我去看看吗?”

“傅医生,其实你不用这么着急,我们还没有选好诊室的办公室。”

“不用那么麻烦,和其他医生共用诊室就可以了,总能空出一间来的吧,我们先去看看。”

“好,好,我就先陪你去看看。”

江主任也被傅清笺这种敬业的精神所打动,这个年代,不管是什么行业,都很缺少这种敬业精神,傅医生,不但医术好,又有一颗仁心,这个女孩,才来没多久,在整个医生院里,已经是个名人了!

时御霆来到医院,扑了个空。

傅清笺和江主任去门诊大楼了。

时御霆看着傅清笺空空的办公位子,暗自嘲笑自己。

这个小女人,在他的心里,已经占据着这么重要的位置!

他刚刚听到那些,只想着来到她的身边,马上出现在她的身边,却没有想到,他怎么和她解释自己的这种行为,她不想告诉自己以前她所经历的那些,他现在即使知道了,也不能摊牌。

这不但让她感觉不到他的关怀,甚至,会让她觉得旧伤疤被无情的撕开。

他要保护她,小心翼翼的保护她,不止是不让她受伤,更不能让她伤心。

所以,这些事情,他只能当作不知道。

等到她想告诉他的那一天,由她亲口说出来。

突然,时御霆的电话响了起来。

“盛世皇朝,约不约?”靳司南的声音从电话里响起。

“不约!”时御霆直接拒绝。

“怎么,不准备好好的珍惜你最后一次单身时光?咱们好好的嗨一嗨!”

“我要回去处理公务。”

“什么?你不在办公室?!这个时候,你这么节制的男人,竟然没有在工作地点!从实招来,你是公务外出,还是别的?”靳司南不打算这么轻易放过时御霆。

“你等我,十五分钟后到。”

“这么快?!”

时御霆已经挂了电话。

靳司南这一次打电话时御霆,主要是弄了一些好酒。怎么也得想着和好友分享一下。

陆少至从有了嫂子,不但烟戒了,酒也不怎么沾了!

除了伤心的时候,来他这里牛饮。

他们三个之中,时御霆是最会喝酒的!多么昂贵的酒,在时御霆的口中,都不会失去它应有的价值。

靳司南也最爱在时御霆面前显摆!

十五分钟后,时御霆守时来到盛世皇朝,看到靳司南面前的桌子上摆着的酒,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怎么,没让你白来吧?”

时御霆直接坐下来,拿起一瓶。

“要不要尝尝?”

“你让我来,就是为了让我看看?那你直接拍个照给我不就行了。”时御霆反驳。

靳司南笑了笑,叫了个服务员过来专门给他们开酒。

这酒,开起来,也很有讲究。服务员早就熟悉了开各种名酒,倒了两杯,端到靳司南和时御霆面前。

“来,提前祝你,新婚愉快!”

时御霆端起杯子,朝靳司南的杯子碰了碰。

“等一下,这酒可是很烈的,后劲很足!陆少上一次,一个人喝了瓶,差一点没有拉到是孔一凡那里抢救!”靳司南说的一点都不夸张。

时御霆浅浅的尝了一口,这酒,的确是好酒!

以他的酒量,一杯绝对是没有问题的,这一杯喝下去,等一下就不能去接笺笺下班了。

“不用担心,我等一会找人送你,我们痛痛快快的喝几杯。”

------题外话------

来自一个老母亲的担忧:儿子,你心真大,还在这里喝酒!再晚一点,备胎就要上位了!咱家笺笺都要被人拐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