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3章:一个闷骚的醋劲/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阿南,你是找不到人陪你了?还是情场失意了?”时御霆反问一句。

“情场失意?笑话!”靳司南拒不承认。

这几天,的确是为了那个女人的事情,格外闹心!

时御霆也不点破,两人一杯接一杯的喝着,恰好,他今天也有点心事,和靳司南一起喝点酒,也能舒服一些。

傅清笺今天可以准备下班,她向往常一样,来到医院外面等着时御霆。

十分钟过去了,还没有看到他的车子。

他不会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吧?

天空有些阴沉,一声雷响,豆大的雨点从天空中落下来。

傅清笺连忙朝医院的大厅里退去。

今天早上出来的时候还好好的,没想到这会儿会下这么大的雨,她连个雨伞都没有带。

“傅医生。”慕绪尘朝傅清笺唤道。

“慕医生。”

“没有人来接你吗?”慕绪尘有些诧异。

平常,都是他看着傅清笺被接走的,几乎每天,那辆车子都会准时出现在医院里。

“还没有,我正准备打车。”傅清笺轻声回应。

“这种天气,应该很难打到车,而且雨势越来越大,不如我送你吧?”

“不,不用了。”傅清笺直接拒绝。

慕绪尘有眼中有几分失落,她总是这样,拒绝的丝毫不留缓和的余地。

“我刚好要去办点事,和你顺路,我送你回去吧。”他还没有死心,又朝傅清笺说道。

“我……”

“今天的事情,你还要多谢我。要不是我,说不定我爸他还不同意呢!我还有一点事情要和你说,我们上车聊。”

“哦,好吧。”傅清笺点点头。

慕绪尘没有想到,她会答应下来,心情有些雀跃。

通过这一次的事情,他也找到一个方法,那就是,只要和傅医生说工作上的事情,她一般都不会拒绝的!

“耶!”慕绪尘为自己的这一个发现感到非常兴奋。

车子开到大厅的外面,慕绪尘拿着伞亲自把傅清笺接了过来。

换了一身便装的慕绪尘看起来要比穿着医生的工作服时,还要显得沉稳一些。

扣好安全带,傅清笺朝慕绪尘望了一眼。

刚刚给她打伞的时候,他只顾着她,没有顾自己,身上都淋湿了,头发上都在滴水。

“谢谢。”

“就算我们不是朋友,也是同事吧?不用这么客气,而且在工作上,你帮到我这么多,简直就和我的导师一样,怎么说,也得是我谢谢你才对。”

傅清笺笑了笑,没有再接下去。

她朝自己的手机上看了一眼,已经离她下班的时间,超过半个小时了。

时御霆不但没有出现,连一个电话都没有打过来。

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吗?

为什么她的心情却这么怪?

是因为他没有出现?

这种感觉,怎么也说不清楚。

“我想问一个私人问题,不知道傅医生介不介意?”慕绪尘小心翼翼的询问道。

“你问吧,但是我不一定回答你。”

慕绪尘早就料到是这样的回答,不过他一点都不在意,他只在意,他表现的太过于明显,会不会让她觉得反感。

他有一种感觉,说不上来是为什么,他总觉得,傅医生和那位时先生,不像是普通的情侣那样,感觉两人之间,有点貌合神离。

“傅医生和时先生是怎么认识的?我听说,你一直都在国外,才刚刚回国,这么快就传出来结婚的消息,让人觉得很吃惊。”

“这个问题,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傅清笺很老实的说道。

慕绪尘有些失神。

傅清笺在手术室,在工作岗位上,简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她处事冷静,可以独挡一面,让人敬佩信服,但是在私下,他觉得,她就是一个单纯的小姑娘,涉事未深,单纯而又美好。

“对不起,应该是我唐突了,其实,我是很想关心傅医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心情,我也控制不住我自己。”

傅清笺听到这一句话,愣住了。

“我想,我应该是喜欢上傅医生了,是那种男人对女人的喜欢。”慕绪尘又接着说道。

他自己都吓了一跳,他竟然有这么大的勇气,敢在这个时候,对她表白。

可是,如果他不说,他可能会后悔一辈子!

傅清笺真的有些懵,晕乎乎的。

在国外的时候,也不是没有人向她表白过,她都视而不见,也有一些会追求一阵,被她冷落的狠了,也就算了。

“笺笺,你能这么叫你吗?”

“啊?”傅清笺还在懵逼中。

“虽然我知道,我要结婚了,要嫁给另一个男人,我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如果,你觉得我的这些话,让你不适,从明天起,我会离开医生,再也不会出现在你面前。”

“不,不行,你不能因为这个,就离开医院。”傅清笺急忙说道。

他们之前还有一个研究,才刚刚开始,她觉得来医院这短短的时间里,和慕绪尘的合作特别默契,他也有着非常强的专业知识,一但讨论起来,她和他很多时候,都是不谋而合。

慕绪尘心里一阵暗喜,他料到,她会留他。

也知道,是因为那一个刚刚启动的研究。

她不能没有他。

这种方法,也许有些卑鄙,但是他还是决定用这种方法,留在她的身边。

爱情,是需要争取的。

如果,笺笺真的和那位时先生不合适,他有信心,能够照顾她一辈子。

“你刚刚是和我说,你喜欢我?”傅清笺后知后觉的反问。

慕绪尘觉得她的模样,简直是太可爱了。

“是的,我喜欢傅医生,很喜欢,很喜欢。”

“那个,我们能不能,不要把私人的情感,带到工作中去?”傅清笺又问。

“当然不会。”

昨到他的保证,她松了一口气。

“慕医生,我很优秀,我觉得和你在一起很轻松很默契,我很喜欢和你一起工作,但是不是那种喜欢,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吧?”

“我明白!”慕绪尘笑着点点头。

傅清笺不明白,他为什么要笑。

以前被她拒绝过的人,都不笑的。

被拒绝了,也能这么开心?

慕绪尘只是有一点点的失落,但是,他不可能因为这样就放弃,如果说,爱上一个人,很容易,要放弃所爱的人,恐怕就难了。

因为心里有了她的印记,怎么可能轻易的被抹去。

如果能轻易的被抹去,又怎么可能是爱?

“你喜欢时先生吗?和他结婚,是因为喜欢他吗?”慕绪尘又问。

这个问题,直接让傅清笺的脑子卡壳了。

车子停了下来,雨还没有停,车窗外雾蒙蒙一片,车内的气氛有些尴尬。

“这么大的雨,恐怕要淋湿了,我要不要开到地下车库。”

“不用麻烦了,你看前面那么多车子,进去的话不知道会堵到什么时候,你的伞借我用一用,我直接走回去就可以了,明天还你。”

“我送你过去。”慕绪尘打开车门,撑着伞朝傅清笺那边走去。

绅士的接开车门,为傅清笺挡去风雨。

伞很小,从别的角度望去,两人好像搂在一起一样。

慕绪尘和傅清笺来到公寓楼下,两人的身上都被雨水打湿了。

“今天谢谢你,我先上楼了。”

“等等!”慕绪尘情急之下,拉住傅清笺的手。

傅清笺一阵僵硬,不习惯他的碰触。立即将手缩了回来。

这样的一幕,在外人看来,简直就是依依不舍一样!

最起码,此时,时先生的眼中,嫉妒的火苗熊熊燃烧着!

他就晚来了十多分钟!究竟发生了什么?!他现在简直想上去,把慕绪尘揍到他妈都认不出来!

公寓下,慕绪尘深情款款的看着傅清笺,“笺笺,刚刚我问你的那个问题,你没有回答我。”

哪个?!

傅清笺的脑回路都快要堵塞了!

“你喜不喜欢时先生,是不是因为喜欢时先生,才和他结婚。这个问题,你没有回答我。”

傅清笺:……

慕绪尘朝她笑了笑,转身步入磅礴的大雨之中。他已经不需要答案了,她不回答,对他来说,就是想要的答案!

“我……”傅清笺张了张嘴,剩下的话卡在喉咙里。

这个问题,就像是一个重磅炸弹一样,丢在了她平静的心湖。

要是在以前,她肯定可以说,就是为了妈妈,她嫁给时御霆只是一个交易而已。

现在呢?

她竟然不能回答了?她这是怎么了?难道这么短短的时间,就对时御霆产生了依赖?她满腹心思,就连雨中的那辆熟悉的车子都没有看到。

时御霆将车窗摇了下来,大雨吹进车子里,湿了他一身,但是他坐在那里,纹丝不动。

孙泽看到了一眼前面堵住的地下车库,再看看时少。一时间犯了难。

男人一谈起恋爱来,都这么恐怖吗?!

他们三少就是这样,现在时少也着魔了,前段时间就着魔的陆少,最近好像好些了。

这三个男人,真的没法说了!

“时少,要不你先下车,我把车子开到地下车库给你停好?”孙泽试探性的询问。

时御霆没有回答,直接拉开车门下车。

大雨中的男人,伞都没有拿,全身直接被雨水打湿。

时御霆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她喜欢上别的男人怎么办!

他们的婚姻,在她的眼里,只是一场交易,只是为了让晴姨安心,她找上他,也就是因为他晴姨中意的女婿人选!

而那个什么院长的儿子,是她自己选的!

他要是不同意,她就去找那个院长的儿子去了!这个备胎的事件,在他的心里就像一根刺!只要想起来就不舒服!

她们天天工作在一起,朝夕相处,而且又是同样的专业,肯定更有话题!才认识那个人几天?她竟然让那个男人拉她的手!

她要是爱上那个什么院长的儿子,他怎么办?

没由来的,时御霆觉得心里好慌。

走进电梯的时候,脚步都是虚的!

他从来都没有这么害怕过!

光是一想到要失去她,他就是这样的状态,要是真的失去了她,他会是怎么样?

不!他时御霆何时这么没有自信过!

他哪点不如那个什么院长的儿子!他比那个什么院长的儿子好一千倍,一万倍!傅清笺只会看上他,不会再看上别的男人,绝对不会!

他特意朝电梯镜子望了一眼。

镜子中倒映出的影子吓了他一跳!

这还是他吗?意气风发,风华无度的时御霆哪去了?

简直就像一只斗败的公鸡,还被雨浇了一场!那模样,别提有多惨!

时御霆,你要振作!

就算是她的心偏到别的男人那边去了,你也得给她拉回来!

不如,生米煮成熟饭吧!

好,就这样!

就今晚!

时御霆对着镜子,整理了自己一头不断滴水的头发,弄了一个自认为特别精神的发型。

没错,就这样!

一共二十几层,上来也不过一分多钟。电梯打开的那一瞬间,他感觉他的心理活动,好像经过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突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笺笺打来的!

一瞬间,他感觉头顶的阴霾全都散去!

“喂,笺笺!”

“阿霆,你在哪?”傅清笺轻声询问。

她回到家里都这么久了,也不见他回来,所以她忍不住,给他打了个电话。

“我今天有事耽搁了。”

“嗯,我坐同事的车回来了。”

她竟然直接告诉他了!

“谁送你的?”他又问。

“就是院长的儿子,你上一次好像见过,就是那位慕医生。”傅清笺如实答道。

这一刻,时御霆简直是阴霾散去,直接春光明媚啊!

她什么都告诉他,这就证明,她对那个什么慕医生,一点感觉都没有!

这一刻,时御霆快要被干空的血槽直接血量爆满!

“你的事情什么时候处理完?”傅清笺又问。

她刚刚翻了冰箱,里面的菜她都不会弄,要是他不回来,今天晚上她吃什么,真是一个难题。

她还没有等到他的回答,就听到开门的声音。

一转身,就看到时御霆拖着一身湿得滴水的衣服走进来。

他每抬一步,就在地上留下一个带水的脚印。

这个模样的时御霆,让傅清笺忍不住笑出声,拿着手机指着他,“你,你怎么淋成这样?”

“外面很大雨。”

“你自己开了车吧?”

“我今天去了一趟靳司南那,喝了两杯酒,孙泽送我回来的。”

“那为什么淋成这样?”傅清笺还是不明白,这和他淋成这样有什么关系。

时御霆转身朝浴室走去,不再理会她的追问。

他能说什么!

难道告诉她,他去接她,才发现她已经坐着别的男人的车子走了?

然后他就追啊追啊,追到公寓楼下的路边,为了看得清楚那辆车子里的情况,他不顾大雨直接把车窗打开?!

打开车窗的那一瞬间,他终于体会到,什么叫冷冷的冰雨胡乱的往脸上拍!

傅清笺跟了进去,浴室门没有关,她直接推开门。

忽然,他精壮的胸撑撞入她的眼中!

“等下我来收拾。”他淡淡的说道。

“哦……好,好的。”傅清笺这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正当她准备出去的时候,他直接把裤子脱了!

等等!别这么急!

等她出去了再脱好不好!

她感觉脑子有些热,一转身着急着出去,直接撞到门上!

“哎呀!好痛!”

时御霆急忙走过来,拉开她的手,看着她额头上的一片青紫,心疼的给她吹了吹。

“疼吗?怎么这么不小心?有没有药?我帮你搓点药。”

傅清笺感觉眼前有好多小星星在闪!

这一撞,真的够狠!

“没事,没事,我自己搓一点药油就可以,家里有,你先洗澡吧,别感冒了。”傅清笺说完,就要朝外走。

他直接将她抱起来,放到浴室的洗手台上,“坐着别动!”

傅清笺捂着头上的包,一脸懵逼的坐在那里。

时御霆直接找到医药箱,来到她面前。

“都撞破皮了!”这一会,那道青紫的伤痕,都在渗血了!

“没事,小伤。”傅清笺轻轻的摇摇头。

时御霆一边吹着,一边给她抹药油。

动作轻柔,生怕弄疼她。

外皮有些破损,药油一抹上去,傅清笺就感觉到一阵刺痛,那双小手,因为疼痛慌乱的往他的胸前摸去,好像要找一个什么东西,才能让她减轻一些紧张和疼痛。

时御霆感觉,它已经开始抬起头……

“一个医生,这么怕疼?”他忍不住调侃她。

“医生就不能怕疼了吗?”傅清笺反问。

时御霆笑了笑,接着给她吹着。

“好些没有?”

“好些了!”

“进都进来了,这么着急着出去做什么?”

“我……我不是故意要进来的!我……”

“我是你老公,你想怎么看就怎么看。”

“我不是为了看你,我没想到,你脱那么快,我想和你说……”

“说什么?”

说什么来着?

傅清笺的脑中一片空白!

好像现在,除了时御霆白花花的美好肉体,她脑子里空无一物!

------题外话------

想看,时先生怎么生米煮成熟饭吗?留言哟~

会非常非常的搞笑~

小剧场

三个男人一台戏。

时御霆:喝酒误事,今天算是深有体会了!

靳司南:你这么古板的人,才不知道喝了酒有多美妙!

陆已承:这个话题我不参与,我老婆酒精过敏。

时御霆:靳司南,你确定?

靳司南:不信拿我送你的酒试试啊~来呀,快活啊~反正,有大把时光,啊啊~(脑补靳三少抱门撩人的模样)

时御霆:你敢骗我,我会剥了你的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