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4章:戳心了,笺笺!/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时御霆看着她懵懵的模样,爱到骨子里!

“还疼吗?”

“疼!”傅清笺点点头,习惯的皱眉,这一皱更疼了!

“我知道有一种方法,可以缓解疼痛。”

“什么办法?”她天真的询问道。

时御霆抬起手,捂住她的后脑勺,在她一脸疑惑的表情下,倾身上前,俯身吻上她的唇。

傅清笺的身子抵在后面的镜子上,如果不是他早一步护着她的手,用他的力量支撑着,她估计又要被撞了!

他吻过她不止一次。

每一次给她的感觉,都不一样。

这一次,他的温柔,不给她一丝适应和反抗的机会,直接把她掳获。

他轻吮着她的唇畔,像是在品尝着这世间仅有的美味。

酸酸麻麻的感觉,一点一点的腐蚀着她的力气,游走在她的血液,她感觉自己现在软的像是没有骨头一样,只能靠在他的怀里。

好乖!

虽然没有回应,出没有了以前那种强烈的抗拒。

洗手台的高度,竟然这么吻合。

他已经蓄势等发,只等着前进,前进,再前进!

她怕疼。

他也说过,让她不疼的方法。

如果,他这么直接,她肯定受不了。

到时候,他的形象可就毁了!

浴室里,气温在飞速的升高……

“疼!”

他立即抚着她的发丝安抚着,“隔着一层布料。”

“真的疼。”她都快哭了!

什么时候,他们这么亲密了!

他不是在亲她……

她完全意乱情迷!

她的衣服,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发现这些之后,她羞的小脸通红,想拿手遮一下,却又不知道遮什么地方好!

“笺笺,我们试一试,刚刚一切,都很好,是不是?”他拉着她的手,诱宠着。

“感受一下。”

她吓了一跳!

好烫!

他按着她的手,不让她逃开。

贴在她的耳边,轻轻的呵着气,带着磁性的嗓音缓缓响起,“感受到了吗?不要害怕,放松一点,我先试一试,乖~”

她紧张的身子都在颤抖。

哪怕他现在,是一头凶猛的野兽,面对这一块鲜美的小点心,也可能收起爪子和兽性!

他在干什么!?

她无法拒绝,却又不知何是好!

“阿霆!”她忍不住唤着他。

他俯身封住她的小嘴,他怕他听到她的声音,会失控!

她逃不开,也没有力气逃,身子不住的颤抖着。

小东西,太容易满足了!

他抬起手,捏着她的下巴,“你觉得我们刚刚在做什么?或许,你可以用医学术语来解释。”

傅清笺的脸上泛着诱人的红晕,发间的细汗和心跳的速度,证明了她刚刚经历了什么。

真的是好羞耻!

“你个混蛋!”

“我是大混蛋,你就是小混蛋!大混蛋有没有让小混蛋舒服一点?”

傅清笺简直想揍他!

“现在,是不是换小混蛋让大混蛋舒服一点了?”

“时御霆!”傅清笺急促的唤道。

他是认真的?!

果然是认真的!

前面做了那么多,就这么结束的话,时御霆不是要吐血?!

“叮咚!”

外面突然传一阵门铃声。

正要进行的事情,就这么生硬的被打断!时御霆现在简直是七窍生烟!

是谁!?

“你快去开门吧。”傅清笺也不知道是谁。

如果是她爸妈,有她家的钥匙,会直接进来,除了她爸妈,也不会有人来她这里。

难道是物业的?

“不用管他,家里没人!”

“叮咚!叮咚!叮咚!”

门铃声压着他的话音响起。

“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吧,你快去开门。”傅清笺朝他催促道。

“我马上就回来,在这里等我!”时御霆说完,披上一件浴袍朝外走去。

傅清笺一得到自由,立即跑出浴室。

她还在那里等他才怪!

刚刚发生的事情,已经够让她难以消化,够刺激的了,再往下……

光是想一想,就觉得脸颊火辣辣的!

时御霆拉开门,就见孙泽一脸笑意的站在那里。

孙泽看到时御霆的那一瞬间,顿时想找一个地缝把自己塞进去!

他……是不是打扰了时先生什么重要的事呢?!

要不然,时先生的目光,怎么像是要把他活剥了一样可怕?

“时少,您的车钥匙,还有,三少送您的酒。”孙泽将东西奉上。

时御霆接过来,“嘭”的一声把门摔上。

还好孙泽没有站得那么近,要不然,可能他这张脸都要毁容了!

时御霆转回来,就见傅清笺站在客厅里。

这种事情,一但被打断,再想找回刚刚的感觉是不可能了。

“我饿了。”

看着她像一只等着他饲养的小奶猫一样,他的心顿时软了。

“我去做饭。”

“要不,你先洗澡。”

“不用,等下留着和你一起洗!”

呃!傅清笺差一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为什么,时御霆的口气,让她有一种,今天晚上,在劫难逃的错觉?!

真的希望是她的错觉!

时御霆准备了几个菜,傅清笺立即走上前帮忙摆到餐厅里。

这套公寓的餐厅是从客厅里隔出来的。

简单的一张桌子,两个椅子。

桌子很窄,傅清笺也没有想过,家里会多一个人,所以每一次吃饭的时候,她都觉得两人都快在碰到一起了。

时御霆看着一旁的酒,起身倒了一杯。

他的心情,真的是很郁闷!

傅清笺看着他面前,杯子里的液体。

“要不要尝一尝?”

“什么味道?”

“平常有没有喝过酒?”

傅清笺摇摇头。

“那还是别喝了吧。”时御霆刚说完,就见她端起来闻了闻。

浅浅的尝了一口。

“你知道吗?我爸和我说,要是没有一个完全可以让你放心男人,还是别学会喝酒。”

“傅叔说的是至理名言。”时御霆笑着点点头。

“嗯,这酒还挺好喝的,就是有一点点刺激。”傅清笺想着,要是喝醉了,是不是就可以躲过去今天晚上的这一劫?

时御霆早就看穿了,一把将酒杯夺了过来。

“从来没喝过洒,尝一口就行了。”

“小气!”

“快点吃!”时御霆催促道。

“吃那么快干什么!”

“干你!”

傅清笺:……

咬着筷子看着时御霆。

这个男人和君子风度有一毛钱的关系吗?!

“或者,现在就开始,餐桌情趣懂吗?”

“不懂!”傅清笺连忙摇头,低头专心吃自己的饭。

“我可以教你。”

“不不不!我很饿,没有时间学其它的,只想吃饭。”

她感觉,他的目光,让她头皮发麻!

“你不要总是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好不好?狼盯肉也不是你这个盯法啊!”

“那是哪个盯法,你倒是和我示范一下。”

傅清笺放下筷子,瞪了他几秒钟。

两人就这么坐在这里,大眼瞪小眼。

最后,她眼睛酸了。

揉了揉眼睛,泪水都忍不住往外冒。

“怎么了?怎么哭的?”

“瞪你瞪的!”

时御霆忍不住笑起来,捏着她的下巴让她抬起头来。

果然,眼底都是泪花,泛着潋滟的光芒,让他心动,让他爱不释手!

“就不能让人好好吃个饭吗?”

“我不是在等你吃吗?要是不让你好好吃,你以为你现在是在餐桌上还是在床上?”

傅清笺:……

她直接端起一旁的酒杯,咕咚咕咚喝了几口。

时御霆连忙夺过来。

这酒后劲很烈!她没喝过酒,哪里受得了!

傅清笺喝下肚,打了个酒嗝。

好像,没有什么感觉。

接着,有点晕。

她朝四周望去,好像都变成了两个。

再看看时御霆,一脸紧张的看着她。

“笺笺,你感觉怎么样?”

傅清笺抬起手,吃力的按着他的肩膀,“时御霆,我不是要上我吗?你怎么不来啊?”

时御霆:……

这是什么状况?!

傅清笺站起来,摇摇晃晃的走了两步。

头晕目眩!

她扶着额头,摇了摇,越摇越晕。

“小心摔跤!”时御霆扶着她的身子。

傅清笺立即像是没有骨头一样,软软的倒在他的怀里。

“你喝醉了。”

“没有,我没有喝醉,阿霆……”她停顿了一下,在他的怀里转过身来,吃力的掂起脚尖。

可是还是够不着。

她又蹦了一下。

只是勉强亲到他的下巴。

时御霆被她的行为逗乐了!

喝酒了的她,格外可爱!

他缓缓低下身子,让她能轻松的够着他。

她抬起手,紧紧的搂着他的脖子,一口咬住他的唇。

这个小混蛋!

咬得真疼!

她没有松口,小手伸进他的浴袍里,乱摸。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时御霆按着她的肩膀,认朝的朝她询问道。

傅清笺笑了笑,呆萌的看着他。

这样的她,和他认识的她,判若两人!

她伸手,扯下他的浴袍。

时御霆已经控制不住,抱她朝卧室走去。

“不要!不要!不要!”她突然在他的怀里抗拒起来。

“你还没有洗澡,你一定要记得要用消毒水,一定要记得。”

该死!

时御霆暗骂一声。

醉成这样了,还记得这件事!

“我现在就去洗,你可以准备好。”

“嗯,我准备好,我要和你滚床单,我要和你爱爱。”说完,她自己都乐了笑了起来。

时御霆:……

为什么心里有点发毛?

他还是来到浴室,以最快的速度洗完走出来。

傅清笺一见他出来,直接爬起来朝他扑了过来!

时御霆抱着她软软小身子,血液都沸腾了!

“笺笺,虽然你喝醉了,但是这一天,我已经等了好久了。”

“快来,躺下!”傅清笺拉着他的手,指了指床。

“你要在上面?”

“嗯!”

“那会很疼。”

“你快躺下。”傅清笺已经有些着急了。

时御霆立即躺好。

心里充满期待!

傅清笺看着他,手指从他的胸膛上划下。

她的指尖,凉凉的。

让时御霆不由自主的想到:手术刀!

“从这里切开皮肤,接下来皮下组织、腹白线、腹横筋膜、腹膜外脂肪、腹膜壁层……”她很认真的说着。

时御霆立即抓住她的小手!

“你在做什么?”

“嘘!别动!”

“你解剖呢?”时御霆直接坐起来,一脸郁闷的看着一脸呆萌的她。

“这是腹部手术……”

“你一个看脑袋的,还会腹部手术?”时御霆打断她的话!

傅清笺的目光朝他的头望去。

“是啊!你躺下,我给我介绍一下头部的构造!”

“我不想听!你让我去洗澡去消毒,不是说好了,要和我滚床单,和要我爱爱吗?”时御霆真的好受伤。

戳心了都!

她没有理他,朝他身上闻了闻。

时御霆差点当场炸毛!

她的小脸,先是贴着他的胸膛,然后是小腹,还在往下……

她在闻什么?!

啊!时御霆快要崩溃了!

“我不会包皮手术。”

“傅清笺!”时御霆忍不住咆哮道。

“我的头有点痛。”傅清笺揉了揉头。

“当然会痛!你知道你刚刚喝了多少吗?!”时御霆心疼的给她揉着,“不闹了好不好?春宵一刻值千金。”

傅清笺真的是故意闹。

她喝醉了!

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她在他的怀里,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他手一停,她就皱着秀眉,“不要停。”

不要停!

又是这三个字!

“不要停,快一点,用一点力气。”

“啊!太大力了,轻点~”

“好舒服。”

时御霆:特么的,原地爆炸吧!

揉了一会,不见她有什么动静了,时御霆轻轻的捏了捏她的小脸,还是一动不动。

“傅清笺!你要是敢睡着,我敢用强的你信不信!”

睡着的小人儿,睡得香甜!哪管他这边,是什么样的状态。

时御霆觉得,他此时应该听一曲大悲咒来净化一下他的心灵!

半个小时过去了,他才把怀里小女人挪到一旁,自己进了浴室。

回来时,看着她甜美的睡颜,时御霆的目光如月色一般柔和,轻轻地抬起手,抚摸着她的发丝。

“小东西,你就是来克我的。这一生,我都被你握在手心里,再也逃不出你的五指山了!”

清晨,一缕清风吹过。

傅清笺的睫毛轻轻的颤动了一下。

忽然,她猛得睁开双眼!

“时御霆!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