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5章:继续/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醒了?”他充满魅惑的嗓音带着早晨特有的慵懒回想在她的耳边。

傅清笺全身僵硬,一动也不敢动。

昨天晚上,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她好像喝醉了?

糟了,现在什么也想不起来。

更不知道,她们两个现在为什么会是这种姿势!

“酒醒了?”时御霆见她不回答,又问道。

“我们……”

“就像你看到的,感觉到的。”

大早上的,不要这么刺激好不好?!

“只差最后一步了。”时御霆突然搂紧她。

傅清笺脑子一片空白,接着,一阵痛感袭来,更是把她的所有思绪,全都撞到了九霄云外!

“笺笺,放松一点,很快就不痛了。”

她咬着下唇,不知道作何回应。

她的脑中,又不由自主的浮现出儿时的画面。

为什么,她现在,亲身经历了之后,也并非那么的不堪。

时御霆见她一动不动,心里有些慌,“笺笺,你怎么了?是不是特别不舒服?”

傅清笺轻轻的摇摇头。

时御霆不敢动,更不知道,她此时在想什么。

会不会怪他。

“继续。”傅清笺轻声说道。

什么?!

时御霆简直不敢相信他听到的。

这两个字对一个男人来说,就是最热烈的邀请!

他的笺笺,总是这么简单粗暴!

不过,他喜欢!

……

时钟的指针,指向十二点整,季琳缓缓站起身。

小王和小李坐在一旁,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时先生今天竟然一声招呼都没有打,没有来上班!

“季小姐,可能是时先生的婚期越来越近,很忙吧。”

“是啊,季小姐,你要是有重要的事情,要不和时先生打个电话。”

“我会联系他的。”季琳说完,朝外走去。

“小王,你有没有觉得,最近季小姐来找咱们时先生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了?”

“是啊,这是见时先生要结婚了,实在是控制不住了?”

“时先生要结婚啦,季小姐再怎么殷勤,也没有办法啊!”

季琳走到外面,正午的阳光照得她头晕目眩。

她和时御霆算起来,已经相识十六年了。

可是,这十六年来,他对她来说,一直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

也可以说,她一直在追随着他的脚步。

他们幼时是同学,他出国深造,她也丝毫不犹豫的出国,选择和他同校,再到后来,她提前回国,他调到外交部后,她又丝毫不管自己的前途,调到外交部来协助他。

她的目的,就是想着能陪在他的身边,能够时常看到他。

他,要娶别的女人了!

傅清笺,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

……

慕绪尘端着一杯咖啡,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时不时的朝傅清笺的办公室的方向望去。

她今天没有来上班,也没有提前请假。

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

她的婚礼很快就要到了,应该很忙吧?

他向她表白过后,心里真的很忐忑,可是发现她对自己的态度并没有什么变化,他的心里即开心又失落。

她是那种,放在心里,就一定会珍惜的人。

若是没有被她放在心里,那就是彻底漠视。

她说过,婚礼的事情,由双方的家长在准备,应该不是为了婚礼的事情,不会是身体不舒服?

一想到这里,慕绪尘的心里就没办法平静。

拿起手机,找到傅清笺的电话号码,忍不住拨了过去。

时御霆轻轻的抚摸着傅清笺的发丝,几个小时,不休不止,她累得睡了过去。

吃饱喝足的男人,露着靥足的笑容,心情雀跃。

她,远远要比他想象中的更加甜美。

让他,爱不释手,欲罢不能!

突然,手机铃声打破了屋里宁静。

时御霆立即拿起手机,按了接通键。

傅清笺真的太累了,没有丝毫反应。

慕医生?

一看到这三个字,时御霆的眉宇差点拧成麻花。

看了一眼熟睡着的傅清笺,直接起床朝客厅走去。

电话接通了。

“笺笺,你今天是不是不舒服?怎么没来上班?”

“笺笺?”时御霆着先就对这个称呼有着强烈的不满。

“你是……是时……”

“我是她老公。”时御霆直接打断慕绪尘的话。

“时先生,你好,笺笺她在吗?”

“在。”

“麻烦你让她接一下电话好吗?”

“她累坏了,还在睡觉,刚好你打电话来,我顺便给她请个假。”时御霆特别强调累坏了三个字,而且说到这三个字的时候,语气明显暧昧了些。

累坏了?

同样做为男人,慕绪尘又怎么会听不出来,这个累坏了,是指什么。

难道,是他多心了?

他们,已经住在一起,他是知道的。

孤男寡女同处一室,而且还是马上就要结婚的,这样的事情,也再正常不过。

不知道为什么,慕绪尘的心,隐隐作痛。

“好的,既然笺笺没事,我就放心了,那我就不打扰了。”

“等等,慕医生,我希望你能够和我老婆保持距离,你是怎么想的我不管。但是,我老婆绝对不可能对你有别的什么意思。如果,你再有纠缠她的行为,我不介意让她换个医院工作。”

慕绪尘满是尴尬。

他也私下了解了时御霆的身份。

知道时御霆说出这句话的份量。

“时先生不要误会,我对笺笺是有好感,但是也仅此而已,绝对没有其它的非份之想,其实,时先生不用这么紧张。”

“我有紧张吗?”时御霆反驳道。

一个学医的小子,竟然也有这样的口才暗讽他!

“是的,听得出来。”慕绪尘不怕死的说道。

“你抽空去看一下耳朵,幻听也是病。”时御霆不客气的回击。

“心理学上来讲,一个人内心怕什么反而会最容易不轻易的表露出来。那种看似抓在手里,却又觉得虚无的很的感觉,我能理解。”

虽然只是一通电话,却弥漫着浓浓的火药味。

时御霆听着慕绪尘的话,火气不断窜升。

昨天晚上,笺笺喝醉了,给他示范腹部手术的画面,也控制不住浮现在他的脑海。

“现在的医生,都这么不务正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