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9章:宠妻狂魔上线!/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时御霆真的变了!

变得让傅清笺,措手不及!

车子稳稳的朝前方开着,车内一片寂静。

时御霆转头朝她望去。

傅清笺立即错开目光。

突然,车子里响起一阵笑声。时御霆抬手掩去笑意,虽然什么也没有说,但是看起来,心情特别好!

“你笑什么?”傅清笺一脸疑惑。

“从上车后,你偷偷看了我不下十回。”

“我才没有!”傅清笺将目光转向窗外。

她才没有看他,只是觉得奇怪,只是想确认眼前的这个人,还是不是时御霆而已。

“女人不都是口是心非吗?说没有,应该就是有了。我可以这么解读吗?”

“我说没有,就是没有。”

“没有偷看我?”

“没有!”

“没有暗暗喜欢我?”

傅清笺深深的吸了口气,大声的回应:“没有!”

“没有不爱我?”

“没有!”

“没有?那就是爱我了。”

等等,傅清笺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他刚刚说什么来着?

时御霆看着她懵懵的模样,笑意更深。

抬起手,摸了摸她的头,“现在还紧张吗?”

他怎么知道她紧张的?

“只要有我在,你不需要紧张,知道吗?”

傅清笺此时,还不明白他这一句话的意思,但是,在半个小时以后,她就明白了!

车子开到四合院外的停车场,傅清笺发现,平常这是一片空地,今天竟然停满了,全是豪车,应该就是时家的那些亲戚。

时御霆下了车,扫了一眼面前排着的豪车,搂着傅清笺的腰,“走吧,看来,他们今天是到齐了。”

傅清笺跟着他的步伐,心里还是有些担忧,“我不太会跟人交际。”

“跟着我就好。”时御霆低头,朝她露出一丝温柔的笑容,那笑容里,带着浓浓的宠溺。

两人一走进院子,就听到一个人喊道:“来了!来了!”

接着,十多个人从屋里走出来,将时御霆和傅清笺包围起来。

被这样围观,傅清笺感觉很不适!

时御霆直接扶着她的肩膀,将她紧紧的按在怀里,在众人的注视下,直接将自己的女人带进屋。

“我去!”

“二哥!我还没有看到二嫂长什么样呢!”

“这小子什么时候开得窍?”

“不!这碗狗粮我不吃!”

说话的这几个,都是和时御霆平辈的,他们今天好像看到一个假的二哥!

“阿霆,笺笺回来了!”

“爸,妈。”傅清笺唤了一声。

“来来来,过来这,妈妈和你介绍一下。”时夫人知道自己的儿媳妇的一些习惯,不太能生人聊得来,所以也早早的做了安排。

傅清笺也感觉到了,看着时夫人,觉得心里暖暖的。

“来,笺笺,坐到妈妈这边来。”时夫人准备拉过儿媳妇的手,亲自照看着。

时御霆却突然走上前,坐在时夫人身旁唯一的一个凳子上。

“你在这里做什么?你大伯和三叔等着呢!都好久没见了。”时夫人给儿子使了个眼色,表示自己会照顾好笺笺。

傅清笺还没有出声,就被时御霆拽着来到他身旁。

他竟然直接搂着她的腰,抱着她坐在他的腿上!

一瞬间,她的脸红的像熟透的樱桃,娇艳欲滴!

时夫人:……以前她老是嫌弃儿子没有浪漫细胞,没想到,今天也把她虐了一把!

一旁的人,更是一愣。

时御霆抱着傅清笺,一淡安然,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做了这么出格的事情。

在大家的眼里,时御霆年纪不大,却是比他爸都还要古板的性子。

从小,他就是这样!

今天,竟然完全像是变了一人一样。

“伯母,三婶,这就是笺笺。”时御霆淡声介绍,“笺笺,叫伯母,三婶。”

傅清笺的脑子都要糊了!

“伯母,三婶。”她跟着时御霆的指示,唤了一声。

“这是伯母送你的见面礼。”

“还有三婶的。”

傅清笺不知道怎么办,这些见面礼,一看就非常贵重。

“还不谢谢伯母和三婶。”

“谢谢伯母和三婶。”

“不用谢,以后就是一家人。”

“是啊,是啊,不用这么客气。”

“伯母,三婶,你们和我妈先聊着,我去带笺笺去见见大伯和三叔。”时御霆拉着傅清笺的手,朝书房的方向走去。

几个年轻人,坐在客厅里,看着时御霆和傅清笺的背影。

“这下,野鸡成凤凰了!”时心怡吃着瓜子,带着几分讥讽的说道。

“心怡!再怎么说,也是你的二嫂,你怎么说话呢?”

“大哥,我这也是关心二哥啊!我们时家是什么门楣,能是随便一个出身不明的女人也能入的吗?”

“出身再好,二哥不喜欢也不行啊。”

“是啊,你看,二哥护着那个傅清笺,就像一只老母鸡似的。”

“我妈也是,你知道,她给傅清笺买的什么礼物吗?去年我过生日,她都舍不得送我这么贵重的礼物。”时心柔也忍不住插话。

她和时心怡是亲姐妹,这种时候自然是站在亲姐姐这边。

“你们就不怕,她丢了二哥的脸面?你们看她,一天冷着一张脸,像是谁欠了她的一样,二哥现在是什么身份,什么地位?这么年轻,就位高权重,以后肯定还会有更高的成就,就傅清笺?她配得上二哥吗?”

“心怡这么一说,我也觉得傅清笺配不上二哥。”

“是啊,二哥应该找一个家世出身更好,而且更有能力的女人当妻子。像季小姐那样的,我一直以为,二哥会娶季小姐呢!”

“傅清笺就是个医生嘛,又是傅先生和傅太太收养的,就算是再有成就,也不过是个看病的!”

不止这几小辈瞧不起傅清笺的身份,时家的大夫人和三夫人,也同样瞧不起。

“你们先坐着,我去厨房看看。”时夫人朝面前的两人说道。

“去吧,去吧,不用管我们,你忙你的。”

看着时夫人离去的背影,两个女人交流了一个眼色。

“原来,就是这样,听说出身不好,一股小家子气。”

“是啊!男人啊,有其是阿霆这样的男人,就应该娶一个能撑起门楣的!傅清笺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迷住阿霆了,竟然让眼高于顶阿霆,看上她了!”

“现在的小姑娘啊,手段可多着呢。”

“你说二嫂也是的,怎么就同意了?”

“二嫂这性子,这么多年了,你还不了解吗?”

“哎呀,白瞎了我这么贵重的礼物,送一的点价值都没有。”

时御霆和傅清笺去楼上带傅清笺认识大伯和三叔,说了几句话,就被留下了。他们聊的话题,也不太适合傅清笺坐在一旁听着。

“阿霆,我先去楼下。”

时御霆拉着她的手,“你上了一天班了,要是累的话,去房间休息一会。”

傅清笺摇摇头,“不用了,我去楼下。”

“好,你先去,我等下就来。”他拉着她的手,将她送到书房门口。

站在他的地方,可以看到楼下的客厅里的情况。

几个和他同辈的兄妹们正在热烈的讨论着,他听不到他们说什么。

但是,有一点他特别清楚,笺笺和他们绝对不会有共同话题。特别是几个堂妹的习性,他最了解。他真有些不放心,让傅清笺下楼去。

但是,今天这种时候,相信他们也不敢做出什么过份的事情。

傅清笺看着他,又朝楼下望去。

他这是在担心她没有办法应付这样的场合吗?

“我去找妈,看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也好。”时御霆点点头。

傅清笺走下楼,时御霆还站在楼上看着她。

“阿霆,大伯和三叔都等着你呢,你在外面做什么?”时先生唤了一声。

“这就来。”时御霆转身朝书房走去。

傅清笺走上楼,还没有找到时夫人的身影,一道身影朝她跑了过来。

“二嫂!来,过来这边坐。”时心怡自来熟的挽着傅清笺的胳膊。

傅清笺一阵不适,但是碍于今天这种场合,只能任由时心怡拉着她朝客厅走去。

“我上一次,见过二嫂,她和二哥一起去提车。”

“你见过都没有告诉我们!心怡,你太过份了啊!”

“是啊!是啊!”

时心怡笑了笑,紧紧的挨着傅清笺,好像两人有多亲昵的样子。

她的身上,还洒了一些香水,这是傅清笺最不能忍受的味道,被这几个团团包围着,还坐在正中间的位置,让她有一种要窒息的感觉。

“大哥,你前几天不是也新买了一辆车吗?好像和二嫂的是同款呢!你现在进步啦,都跟上二哥的眼光了,二哥给二嫂挑的,也是那款!”

“不是吧!那款车要两百多万!二哥还真是慷慨!要知道,从小到大,我都没有收过他一毛钱的礼物。”

“你谁啊!在这里瞎吃什么飞醋。”

“二哥真疼二嫂。”

傅清笺听出来了,时心怡应该是误会了,那车是她自己买的,并非是时御霆买的!

虽然,时御霆给她买的东西,有比车子更贵重的多的。但是她们的口气,听起来有些怪异,让她不舒服。

“二嫂,听说你是被傅先生和傅太太收养的是吗?”

这个问题,让傅清笺的脸色一白。

“心柔,你问这些做什么?”

“我心直口快,二嫂,你别介意,我就是有些好奇。”

“是啊,我也好奇,二嫂,听说你是在一个很偏远的山村里出生的?那是什么地方啊?你现在这么好,有没有想过,回去看看自己童年生活的地方?”

“我还听说,你的亲生父亲失踪了,亲生妈妈也死了,你被傅先生傅太太收养这么多年,有没有回去祭拜过?”

傅清笺的手,微微抖了一下,唇无血色。

是的,说她狼心狗肺也好,说她毫无人性也罢。她就是没有回去过。

那一段记忆,是她永远都不想去面对,更不想被人提起的!

她不知道,为什么,她的童年,只有那一段肮脏不堪的记忆,除了那些,就再也没有别的。

她听爸爸说,她被人贩子拐走的时候,头部好像受了伤,再被找到了之后,领回家里就不记得之前的事情。不知道是不是她天性冷漠。

对到那个整天喝酒和烂赌的爸爸没有一点亲切的感觉,对于那个经常神志不清的妈妈,也生不出一丝依恋。

在她的眼里,他们就好像是陌生人一样!

小的时候,她不知道怎么去表达。

长大了,她告诉自己,也许,只是因为她失去了之前的记忆,所以对自己的生母才会有这种感觉。

她没有回去过,有生之年,也不想回去。

“二嫂,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我说了什么不该说的?”时心柔一脸委屈,看着傅清笺冷漠的模样,眼泪都在眼中打转。

“不是。”傅清笺淡声回应。

“小柔,你可得注意点,你要是惹得二嫂不高兴,小心等下二哥下来揍你。”时心恬接了一句,她的年纪,还要更小一些,不过却浓妆艳抹,看起来,比时心怡的年纪都要大。

“我也没说什么嘛。”

“就是觉得,人的命运,真的是很奇怪的东西!有的人,天生就是富贵命,投了个好胎,有的人,则是靠二次投胎,也能入主富贵之家,就像二嫂这样,嫁给二哥之后,立即就变成豪门太太。”

“以二哥的今时今日的地位,恐怕还不止是豪门太太这么简单呢!”

“二嫂,你是怎么追到二哥的,你教教我吧?”

“是啊,二嫂,你说一说嘛,也给我们传授一些经验。”

傅清笺已经是如坐针毡。

这些人,绕来绕去,无非就是说她的出身,说她配不是时御霆。

她早就有这个自知之明。

但是,被人这样绕着弯的挖苦,她的心里,还是很不好受。

有其是,她们谈论,让她想起了很多不好的回忆。

“二嫂,你怎么不说话?”

“是不是我们得罪你了?让你这么漠视我们?”

时心怡和时心柔两姐妹,一句接着一句。

两人都是出于嫉妒。

嫁给时御霆,谁不嫉妒呢?!

就算是同为时家的女儿,她们也觉得,傅清笺的命不要太好!

先是被傅先生和傅太太收养,过着大小姐一样的生活,现在又嫁进时家,嫁给时御霆,老天对傅清笺,不要太厚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