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6章:吃人不吐骨头的主/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626章婚假?!

季琳听到这两个字,紧紧的握着床单。

他的心,当真如此冷硬?

外面,走来几位护士,帮着一起撤下仪器,外面专门转移季琳的救护车已经在等着了。

季琳被转到别的医院。

才刚刚安顿好,她的好友来了一个电话。

“季琳,刚刚我看到一份文件,从外交部发来的,是你的调职报告,你不在外交部了?”

“什么?”季琳一脸疑惑。

“你还不知道?”

“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我以为,你从外交部调职了,现在上面正在重新安排你的职位。”

“不可能!我从来没有申请过!”季琳像是疯了一样,马上,她就理清楚了,“是时御霆,一定是他。”

时御霆,你当真要这么绝情?

“季琳,发生什么事了?你最近也没有出现,喂?喂?……”

电话被切断。

季琳将手机扔到一旁,双手紧紧的抓着床单,失声痛哭。

她发现,自己连一个可以发泄的地方都没有!

时御霆这是要把她对他的感情,直接扼杀,绝不给她一点念想!

只要是时御霆提出来的,她绝对没有再留在外交部的希望,季琳马上下床,扶着墙壁朝外走去。

即使是被时御霆赶出外交部,她的人生,也应该由她自己作主。

她绝不接受,这样随意的安排。

要么,就回到总统身边,要么,从此就不再有季琳这个名字!

……

季琳的身份,有些特殊。

季家和总统夫人是表亲戚,她本身也是特别优秀,跟着总统也处理过很多重要的事件,加上她的交际能力,在各国的首要人物中也很混得开。

如果她能留在外交部,对于时御霆的帮助,是不可估量的。

时御霆做出这个决定后,还是决得要和陆已承沟通一下。

陆已承接到时御霆的电话,沉默了一下,“你已经做了决定,就这么安排吧。”

他相信,时御霆不是没有考虑过后果。

“非常感谢陆少的支持和理解。”

“听起来,心情不错?”

“新婚嘛,心情当然很好。”

“我觉得,还是把季琳调回来吧。”陆已承的口气带着几分威胁。

不就是结个婚吗?有什么好得瑟的。这两人闪婚的事情,已经让他够嫉妒的!

“陆少!我错了!”时御霆马上道歉。他可不想惹得陆已承不愉快。谁让陆已承自己老牛吃嫩草,人家还在上学呢,再怎么着急,也得等!

陆已承见时御霆态度还算可以,决定放过他。

“提前祝你新婚快乐。”

“谢谢。”

挂了电话,时御霆的心里再也没有一丝一毫的负担。

接下来,就是等待婚礼的那天。

傅清笺一点都不像时御霆那么轻松,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觉得焦虑起来,从来没有这样的情况。

时御霆端了一杯温开水朝她走来,坐在她的身旁。

“今天不要出去走走吗?”

“我不想去。”傅清笺想逃避。

不管是他的怀抱,还是他的眼神,她都想逃开。

“刚好,我们可以在家里待一天。”他说着,朝她凑了过去,唇在她娇嫩的肌肤的划过。

就在他要吻上她的唇的时候,傅清笺却抬手挡住他。

“今天可不可以不要。”

“给我一个理由。”

“我不想。”

“现在不想,等会一定会想。”

“我,我有些不舒服。”

“你在说谎。”

“我,我婚前焦虑了行吗?”傅清笺真的是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时御霆听到她这下理由,突然笑了起来,“这个理由不错。”

傅清笺暗暗松了一口气。

“还有一件事情,我觉得,我要和你说清楚。”

“什么事情?”

“关于,关于房事。”

“房事怎么了?”

这还是她第一次主动提出这样的事情。他有些期待,她接下来要说什么。

“不可能这么没有节制。”

时御霆:……

竟然是要说这个,他不想谈论这个话题。

“这种事情,一个星期一次就好,多了伤身。”

“一个星期才更伤身!”

“我是学医的,我说这个有根据的!”

“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知道。”

“那这婚不要结了!”

“好,听你的。”

傅清笺明明赢了这一场争论,但是她的心情,还是没有得到舒缓,站起身朝卧室室走。

“从这个星期开始?”时御霆又问了一句。

“嗯!”

“我能不能先把这一次机会用了?”

“你昨天晚上已经用过了!”

“这星期的就没有了?”

傅清笺不再理会他,直接把房门关上。

走到一旁的小沙发上坐下来,看着窗台上的那盆盆栽。

在时御霆的呵护下,长得特别好。

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情却这么忐忑。

认识时御霆之后,她开始有了向往。

往向美好的生活。

甚至,也有过幻想,幻想自己就是爸妈的女儿,或者,有一个可以配得上他的出身。这样,她就不用再这么害怕。

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讨厌自己。

从现在起,她一定要管好自己的心,切断自己所有奢望!不要给自己留任何的念想!

时御霆站在门外,手放在扶手上,最终还是没有推开门。

也许,她是真的需要静一静。

不过,唇角还是不由自主的上扬。

婚前焦虑吗?

如果,真的只是一场协议的婚礼,她为什么还焦虑?

终于见到,严丝合缝的蛋,有了龟裂的痕迹。

……

婚宴定在帝都有名的喜宴酒店,大半个帝都的权贵,都来参加这一场婚礼。

很多人收到喜贴的时候,第一眼还没有注意。

第二眼的时候,基本情况都是这样的:时御霆的婚礼?时御霆!时御霆的婚礼?!

在没有真正参加宴会前,收到邀请的宾客,还是不敢相信,这一次举行婚宴的人是时御霆。

晚上七时,宾客都差不多到齐了。

因为大家的好奇心,都是一至的。

都想确认,这是不是一场乌龙。

当看到时御霆一身笔挺的西装,带着印着新郎二字的胸花,身旁还站着一位穿着婚纱的大美女的时候,他们才真的相信。

这一次的喜酒是真的!

喝的竟然是时御霆的喜酒啊!

时先生和时夫人与傅先生傅太太分别站在两边迎接客人,傅清笺和时御霆从来没有商量过,但是两人却一致的没有邀请同事。

时御霆这边来的,要真的算起来,也就是陆已承和靳司南。

远远的就看到陆已承搂着怀里娇美的小人儿朝这边走来,后面还跟着落单的靳司南。

靳司南感觉,他今天就是来找虐的!

傅清笺的目光落在陆已承和顾一诺的身上,见顾一诺的第一眼起,她就觉得很有好感。

像顾一诺这样,出身又好,从小就与陆少有婚约的,仿佛拥有了整个世界的美好,让她很羡慕。

她现在还不知道,不久的将来,她才真正的了解,这个看似拥有很好的出身,又与陆少有婚约的在她眼里堪称完美的小女孩子,都经历了什么伤痛。

她也不知道,她会和顾一诺简慕晚,能成为一生的执友!

“恭喜恭喜。”靳司南上前道喜。

“先进去吧。”时御霆叫了服务员,专门将陆已承和靳司南引进宴会厅。

婚礼的场面,恢弘大气,这是时夫人在结合了自己写了多年小说的经验,打造出来的梦幻婚礼!

傅清笺看到婚礼现场的时候,简直以为自己做梦了。

这是梦中才会出现的场景啊!

但是,她今天还是有些不在状态。

她觉得,现在的心理路程,就像是在爬塔。

塔间上,有她想得到的东西。

但是,她越是接近目标,就越要承受失败的后果。

她会跌下塔去,被摔的粉身碎骨!

“怎么了,不舒服吗?”时御霆关切的朝她询问。

“没有。”傅清笺摇摇头。

时御霆看着她,目光都舍不得移开。

今天的她,真的太美了。

“你在看什么?”

“看新娘子,我的新娘子。”

傅清笺低下头,躲避他的目光。

宾客差不多都到齐了,时御霆与傅清笺也在众人的簇拥下,走到大厅内。

众人的目光,齐齐的朝这一对新人望去。

时家的这场婚礼,来得真的是太突然了。

之前不知道有多少人看上时御霆,但是,他都眼高于顶,没有动过凡心。

加上,外界都传他不近人情,天性薄凉,后来也就没有人上赶着去了。

今天这个新娘,听说是国外回来的,从小在国外长大。

在座的人没有几个认识她的。

不过,这个新娘子让人不知道怎么形容,美的不可方物!

可是,这么喜庆的日子,新娘子看起来没有多少甜蜜,反而格外冷艳。

与时御霆站在一起,真是般配啊!

两人的气质,竟然出奇的相似。

“你说,他们两个在一起,会不会一天到晚都说不上一句话?”靳司南突然朝陆已承和顾一诺问道。

“为什么这么问?”顾一诺不解的朝靳司南反问。

“两个冰山撞到一块了!”靳司南笑着解释。

“或许,能减少温室效应。”陆已承接了一句。

“哈哈,天热的时候,空调都不用开了!看谁比谁更高冷!”靳司南又接了一句。

顾一诺看着两人,她怎么觉得,这两人没安好心似的,有点幸灾乐祸的意味。

“我觉得挺好的。”她朝主席台上望去,挺看好两人,既然都是这么冷漠的性子,能走到一起,才更加难得!

“不认识时御霆的人,真的会被他的外表给骗了,我们还不了解吗?”陆已承朝靳司南说道。

“要不打个赌吧?陆少,我那新来了几瓶好酒。”

“赌什么?”

“赌他们有没有婚前X行为。”

顾一诺真是服了他们两个了,这个都能拿来打赌,“你们准备怎么求证?这么直接去问人家,不会被打死吗?”

陆已承搂着顾一诺,朝靳司南说道:“我赌有过。”

“我赌没有。”靳司南笃定的说道。

主席台上,传来司仪的声音,祝贺这一对新人,喜结连理。

两个新人,站在台上,表情如出一辙,感觉今天结婚的人不是他们似的。

司仪让鞠躬就鞠躬,让感谢就感谢,完全不走心啊!

时御霆完全只对傅清笺一个人热情。

现在的傅清笺完全不在他呼叫的服务区内。

所以,他也干脆站得直直的。

“陆少!你输定了,就这样的两人,我怀疑手都没拉过!”

陆已承只是笑笑,没有反驳,要知道时御霆,可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主。

时先生和时夫人看到这样的一幕,别提有多揪心。

这前不是听绮晴说,这两孩子相处的很不错,而且都同居在一起了。

时夫没有机会看到,上一次,来家里,还闹得不愉快,她可是为了这两个孩子操碎了心。

没结婚的时候,她担心他们能不能走到一起。

怎么结婚了,他们反而更操心了?

婚烟的幸福,是需要灵魂和身体的交流的啊!

灵魂先不要奢望了。

身体交流好了吗?

这样状态,能过好日子吗?

两人一回到家,是不是就进入冷场的状态?

一旁的人,或许也都看出来了,不过这个时候谁敢说别的。

肯定都是什么,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他们觉得,从来都没有这么虚伪过。

私下都在议论,这两人会不会是被双方的父母,逼到婚礼现场的。

其实,时御霆也不想这样的结果。

今天早上的时候,他就和傅清笺商量过,让她能不能,稍微的挤出一点笑容来,或者和他再靠近一些。

当时对话是这样的。

“今天是我们大喜的日子,你能不能面带笑意,多少表示出一点开心兴奋甜蜜之类在的情绪?”

“我又不开心,不兴奋,不甜蜜,我为什么要摆出那种情绪?”

“装一下总可以了吧?”

“对不起,我不会装。”

“好,这个我不勉强了,你能不能挽着我的手,或者我搂着你的腰,我们之间,最好不要有距离。”

“我说过了,平常不许有肢体接触!”

“但是今天不同!”

“不就是结个婚吗?有什么不同的?你让我做到的,我已经做到了,我也想请你尊重我一下。”

时御霆从思绪中抽离,两人之间的距离,能再塞一个人进来!

对,只有履行夫妻义务的时候,他才能靠近她。

昨天刚提出来的附加条件。

一个星期一次,平常,手都不能拉!

无法想象,他竟然在一个充满消毒水的环境中,与她做了一次又一次!

并且,越来越上瘾。

甚至,他都怀疑,他自己变态了。

消毒水的味道,都能对他起到催情的作用了!

这一场婚礼,司仪是最轻松的,没有什么所谓的浪漫邂逅,没有什么感天动地,轰轰烈烈的过程。两人的相识结婚,前后不超过两个月的时间。

“新郎,可以说一说,第一次见新娘的时候的心情吗?是不是对新娘,一见钟情?”

司仪是真的想挽回一下场面,多少都要有一些过程吧?

时御霆朝身旁的傅清笺望去,拿着话筒,“我以为,她是来我家做客,最后才知道,是来相亲的。”

台下突然传来一阵笑声,他们都怀疑,参加了一个假婚礼。

靳司南差一点没笑喷了,这特么结的是什么婚!

果然是时御霆的风格。

司仪尴尬的汗水都滴下来了,将目光转向一旁的新娘,“新娘呢,第一次见到新郎,是怎么被新郎吸引,最后答应他的求婚呢?”

傅清笺拿起话筒,凉凉道:“是我求的婚。”

底下的人已经控制不住了,这两个耿直的孩子啊,感觉跟两个不熟悉的陌生人一样。一点默契都没有啊!

心疼司仪三秒。

靳司南:……

陆已承,顾一诺:……

“陆少,我觉得你输定了!”靳司南强忍着笑意。

“也许,正是那一场被安排的相识,我才明白,你是我最美好的遇见!而我恰恰等的,就是你!”司仪绞尽奶汁的,做了最后的总结。

连他自己都快要被自己的机智感动了。

“祝贺新郎新娘,结婚礼成,你们相互交换戒指吧。”

一旁的服务员将放着婚戒的托盘端了上来,两人给对方戴好。

“各位亲朋,各位好友,还有新人的父母,在你们的见证下,这一对新人,步入婚姻的殿堂!在此,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给他们最真诚的祝贺!祝贺他们幸福美满!”

大厅里,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

时夫人猛得松一口气。

总算结束了。

“妈,笺笺不胜酒量,敬酒就免了吧。”

“你们随意,自己的婚礼,自己作主。”时夫人时分开明。

“谢谢妈。”傅清笺朝时夫人道谢。

能遇上这样的婆婆,得积了几辈子福气啊。

“笺笺,来,多吃一些,今天一大早就起来准备,累了一天了。”时夫人只管给自己的儿媳妇夹菜。

一旁的傅先生和傅太太看到,相视一笑,露出一丝会心的笑容。

宾客中,中央的部分,荣瑜和几个贵妇坐在一起。

她是很难请得动的。

这种场合,也极少露面。

她从来到婚宴后,目光就一直看着傅清笺。

宴会还没有结束,她就起身离开。

酒店外,管家已经恭候着。

“小姐,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

“回去吧。”荣瑜没有出声,直接上了车子。

管家不敢多问,立即上车,启动车子,朝荣府的方向开去。

荣瑜坐在车子上,拿出钱包,里面夹着一个小姑娘的照片。

照片上的小姑娘,笑的很甜,穿着一身漂亮的舞蹈服。

管家从后视镜里看到荣瑜的身情。

小姐又想起已故的小小姐了!

荣家才算是真正豪门贵族,但是荣瑜为人,十分低调,很多想要巴结她的人,和她合作的人,都找不到门路,能和她联系上。

外界只知道,她没有结婚,打理着荣家上上下下。

但是,外界却不知道。

荣瑜年轻的时候,也有过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

但是,她爱的人,一生却只有短短的光阴。

并且,和荣瑜生了一个女儿。

先生始终不愿意与荣瑜结婚,因为,他不想拖累她一生。他希望,他死后,能有一个男人,照顾好荣瑜,陪她走完这一生。

先生走的时候,小小姐才九个月。

荣瑜把所有的精力,全都倾注在女儿的身上。

这也成了,她唯一的寄托。

她的女儿,不止是她唯一的亲人,更是她最心爱的男人的血脉的延续。

只要女儿在,她就觉得,心爱的男人,从来都没有离开过。

但是,厄运还是降临了。

荣瑜的女儿被绑架了!

她倾尽了所有的能力,想要找回女儿。

结果,悲剧却发生了。

因为绑匪被追得太紧,最后对她的女儿下了毒手,经过一个偏远的山区时,将她的女儿,推落山崖!

半个月后,荣瑜才在一个小河边,找到自己的女儿。

当时从路线来看,不会有错。

那么荒僻的地方,一个和她女儿一样年龄的小女孩子,被河水泡到面止全非!

甚至,连那具小小的尸体都没有办法抬到荣瑜准备的水晶棺材里。

荣瑜差点疯了!

抚摸着这张照片,荣瑜的心里一阵刺痛。

为什么,今天看到时家的那个新娘,她又想到了她的女儿?

她的女儿很爱笑,特别粘人,五岁了,都还不愿意和她分房睡。

她的脑海里,又不由自主的浮现出披着婚纱的傅清笺的身影。

如果,她的女儿还活着的话,也应该有这么大了。

也能披上婚纱,嫁给她心爱的男人!

她的女儿,和今天的新娘,完全是两种性格,为什么,她会在看这个新娘的时候,联想到自己已故的女儿?

------题外话------

大家还记得荣瑜,荣府吗?在诺诺和陆少的故事里,出来客窜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