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7章:醉后的特殊嗜好/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荣总,到了。”

荣瑜把照片收好,朝前面的管家询问道:“今天的那位新娘子,叫什么名字?”

“好像叫傅清笺。就是以前给先生看过病的傅医生的女儿。”管家不知道小姐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我知道了。”荣瑜点点头。

之后,她就没有再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

婚礼结束,时御霆和傅清笺回到家里,折腾了一天,快要累瘫了。

时御霆把西装脱下,立即给靳司南打了个电话。

在婚礼现场,苏以溟把陆少和阿南叫走,他有些担忧。

最近苏以溟和帝都的权贵私下里来往特别密切。

靳司南一看是时御霆打来的电话,找了一个安静的地方接通。

“今天晚上,是你的洞房花烛夜,你还给我打什么电话?”靳司南忍不住想笑,是幸灾乐祸的那种!

不会是新婚夜,时御霆都吃不到肉吧?!

要是这样的话,简直是大快人心!

谁让时御霆他们三个中,最先结婚的!

时御霆听着靳司南的调侃,目光不由自主的朝卧室的房向望去。又关门了,什么时候开始,她学会关门这个毛病了?

“怎么?打电话过来,是想过来找我们嗨皮一下吗?来啊,欢迎!”

“我打电话给你,主要是想知道,你们那边的情况。”

“我们这边能有什么事?新婚夜都还操着别人的心,你是不是太闲了?”

“我很忙!挂了!”

“等等!我顺便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你们有没有婚前X行为?”靳司南因为和陆已承打了赌,心里痒痒的,总想知道答案。

“你以为我不行?”时御霆冷声反问。

要是靳司南现在在他面前,他一定暴打靳司南一顿。

“你的意思是,有过?”

“不然呢?”

“时御霆,你得为你吹的牛逼负责!”

“靳司南,你想找死是不是?”

“冷静点,冷静点,我真的想知道真实的情况,我实话告诉你,我和陆少打赌,我不相信你们两个那种状态在,会有这么亲密的举动,所以,有还是没有,你说实话,这对我很重要啊!”

赌注太大,要是输了,他得肉疼半年。

“你呢?你和那位简小姐,有没有过?”

“当然!”

“那你还问我?还在怀疑什么?”

“我们不一样。”

“哪不一样?我知道了,这么多年你没怎么长对吧?”

“时御霆!”靳司南气得青筋直跳!

三人中,数靳司南年纪最小,当然发育的也是最晚的。时御霆说的,是小时候一起洗澡的事情。

“我告诉你,时御霆,你这是人身攻击了哈!你小心一点!”

“你以为,我为什么娶她?”

“为了上床?”

“为了合法的睡她一辈子。”

靳司南知道,自己输了!

“我告诉你,少在陆少面前皮,皮一下开心了?姜还是老的辣!”

“哼!”靳司南傲娇的把电话挂断。

……

时御霆放下电话,朝卧室走去。

“稍等一下,我马上就好。”

一分钟后,傅清笺打开门,已经洗过澡,换了一件睡衣。

“我好了,你洗吧。”

“今天晚上,我要睡小客房是吗?”

“我觉得最好还是分开睡。”

“今天晚上,是我们的新婚夜,能不能把下个星期的先预支了?”

“不行!”傅清笺果断拒绝!

时御霆碰了一鼻子灰。

“我在客厅里写一份报告,你先去洗澡吧。”傅清笺抱着电脑,朝客厅走去。

时御霆无奈的去洗澡。

半个小时后,他从浴室走出来,傅清笺的报告也差不多写完了。

“要不要喝点什么?”

“白开水吧。”

“我觉得今天,应该有点酒才最适合。”

“我不想喝。”傅清笺到现在,也不知道她那一天醉酒后,都做了什么。

“我调一下,酒精度数不会那么高。”

“你还会调酒?”

“会一点点。”时御霆已经打开冰箱,拿出了几瓶酒。

傅清笺抬头,朝他看去。

一个普通的玻璃杯,被他倒了各种颜色的酒,变得梦幻起来,鲜亮的颜色也让她有些心动。

“试一下,如果不行就只喝一小口。”

傅清笺看着他递过来的杯子,接了过来,尝了一口。

味道并不像她上一次喝的酒那么冲,味道甜甜的,还有一些气泡的,果然很好喝。

“现在,婚礼已经举办了,你的心情好些了没有?”

“好多了。”傅清笺的心里,根本就没有答案,这个回答,完全就是敷衍。

“笺笺,不管遇到什么事情,你只要想着,你还有我,只要有我在,你就不要害怕任何事情。我想从今天起,以合法丈夫的身份,陪在你的身边,一生一世,不离不弃。”

不离不弃?

这四个字,好美。

哪怕她的出身是那么的卑微,哪怕她有一个患有精神病的妈妈,说不定哪一天,她也会成为一个精神有问题的人,如果他们有后代,也要承担这样的风险。

他也不会在乎这些,也一样,会接纳她,包容她吗?

即使他会,她也没有勇气接受这样一份感情。

她发现,她对时御霆不是没有感觉的。

正是因为有感觉,她才不愿意让他来承担这一切。

她不想拖累他。

就像季琳说的,她和时御霆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她不但在时御霆的工作上,不能给他任何的帮助,反而还要在生活上给他这么大的负担。

“这酒的味道很好喝。”傅清笺叉开话题。

直接端起杯子,喝得干干净净。

再怎么好喝,也是酒,而且是几种酒调制而成的,对于她的酒量来说,一杯足够把她灌醉。

看她想要逃避,时御霆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才能让她的心,有一丝松懈,给他一次能够走进她的心里的机会。

“我还可以再喝一杯吗?”

“不可以了,你要是再喝一杯,就会醉了,你一醉了,之前的约定,就不作数。”

“什么约定?”傅清笺已经有了几分醉意。

“房事上的约定。”

傅清笺努力的想了想,理智已经被酒精迷惑,突然她朝时御霆笑了笑,“我和你说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时御霆愣了一下,好像挺神秘的样子。

“你等着,我给你看。”

傅清笺立即打开电脑,里面还有她刚刚写的报告。

时御霆看到一些图片,面色有些绷不住!

尽管,他一个大男人,见过大风大浪,但是看着图片上的解剖图片,尤其还是脑部的,还是受了些刺激。

他刚刚让她喝点酒,是想哄洞房。

完全忘记上一次,她喝醉的时候发生的事情了。

他的女人,一喝醉了就喜欢对着他来讲解自己的专业啊!

傅清笺的眼神,已给有些迷离,但是对于她的专业,她却一点没忘记。

“你看到的,小脑的切片……”她停顿了一下,抬起手指着时御霆的头,“就是这个位置的,首先要把头发全都剃光,先从这里切开头皮……”

时御霆头皮发麻。

直接握着她的手,将她按在沙发上,顺手把那台电脑也合上。

“我还没有说完呢!”

“不用说了,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什么事情?”

“你研究过关于两性方面的吗?”

傅清笺老实的摇摇头。

推开时御霆,把一桌子上的另一杯酒也喝掉。

她感觉,更迷糊了,不停的晃着脑袋。

喝醉的时候的模样,还是挺可爱的,只要是别有那种嗜好就好。

不是开膛破肚,就是取脑子什么的!

光是想一想,时御霆都觉得汗毛直竖。

怪不得都说找一个学医的,要有很强大的心理承受能力。

傅清笺无力的靠在他的肩膀上,像一只温顺的小猫。

“想不想研究一下新课题?”

傅清笺又老实的点点头。

“我们从身体构造开始……”

……

次日一早,傅清笺感觉痛一阵刺痛,不光是头痛,全身都痛,她艰难的翻了个身。

突然,一只手穿过她的腰,从背后将她紧紧抱住!

他怎么会在她的床上?

而且两人的姿势来看,昨天晚上绝对发生了不止一次的活动啊!

“你不是答应我了,不强求的吗?!”

“没有强求,咱们只是研究了一下人体构造。”

傅清笺努力的回想着,什么事情也想不起来!

“还早呢,要不要再睡会?还是饿了?我起床给你做早餐。”

他的声音,有着睡意朦胧的慵懒,却该死的性感,就算是傅清笺再怎么告诉自己要冷静,要时刻保持清醒,都要被他蛊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