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9章:彼此温存/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傅清笺捧着鲜花,看着整片夜空,心情前所未有的放松。

“我们要去哪?”

时御霆搂着她的肩膀,“管它呢,只要你在我身边,我们飘到哪里算哪里。”

“这是我这一辈子,做过最疯狂的事情。”傅清笺看着头顶的夜空,忍不住感叹。

“我也是。”

两人相视一笑,有了几分不可言说的默契。

……

婚假结束,两人又恢复正常的生活。

傅清笺和慕绪尘专心的投入研究,她一直没有放弃,身为一个医者,竟然连自己最亲的人都救不了,她没有办法接受这样的结果。

妈妈的病情,一直在恶化,如果她能完成这个研究项目,找到可以克服恶化的药物,妈妈的病情虽然不至于完全康复,最起码,也不会这么快离开她和爸爸。

慕绪尘渐渐发现,傅清笺申请的做的这个研究,不单单是为了医院和医学界的成就,最主要的原因竟然是为了她妈妈,他也倾心自己的努力,帮助她。

新婚过后的傅清笺,看起来和刚刚认识的时候,有些不太一样。

就连科室的人都私下说,爱情的力量太伟大,傅医生看起来,都随和一些了。

更让慕绪尘吃惊的是,傅清笺吃饭的时候,不在是一个人躲在自己的休息室,而是能和大家,一起出现在医院的饭堂里!

转变实在是太大了。

傅清笺自己在暗暗的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大众化一些。

但是,努力中,依然带着一丝忐忑。

“笺笺,你看。”

慕绪尘突然指着显微镜,朝她唤道。

傅清笺立即走过去,仔细的看了一下,这种药物对于病菌的反应。

几分钟后,她失望的坐在椅子上。

“我们这段时间的心血看来是白费了。”她有些沮丧。

“不要灰心,这一次失败了,我们就再试一次,任何没有被世人所知的秘密都有可能有被揭开面纱的时候,我们只是还没有找到那个入口。”

“谢谢你的鼓励,还有这段时间,真的是辛苦你了,和我一起做研究。”

“再这么客气,我可真生气了。”

“绪尘,你和他们不一样。”

“他们?他们是谁?”

傅清笺的面色有些尴尬,“就是,就是以前向我表白过的人。”

慕绪尘突然笑了,坐在桌子上,一脸期待的看着傅清笺,“我想听听,究竟是怎么不一样。”

“他们一但被拒绝,就不会再出现在我面前,即使出现了,也不会像你这样,我们,能成为朋友吗?”

慕绪尘听到朋友二字,眼中闪过一丝失落。

这也就是说,要给他最后的宣判了。

他再也没有机会,和她有别的关系。

傅清笺不知道,慕绪尘会不会答应,这也是她主动结交的第一异性的朋友。

“如果,你觉得勉强的话,那不算了,是我考虑的不周。”

“不,笺笺,我一直以为,我们已经是朋友了!没想到,你现在才把我当成朋友啊!”慕绪尘笑着反问。

傅清笺暗暗松了一口气,露出一丝笑容。

“谢谢你。”

“我们在研究室里待了这么久,出去透透气吧。”

“好。”

两人一同走出去,才发现,已经快到下班时间了。

“傅医生,慕医生,快来,时先生请我们下午茶呢!”

傅清笺抬头朝办公室望去,大家都在,桌子上摆着各色各样的小吃,时御霆坐在她的办公桌前,正含笑看着她。

傅清笺立即走过去,小声的朝他询问,“你怎么又来了?”

最近,时御霆出现的频率可以去打卡了。

以前他来接她,都是在下面等着,从来不上来的。

“傅医生,时先生都已经来了一个小时了,你和慕医生在忙,所以就没有打扰你。”一旁的人笑着解释。

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这两人,就感觉被塞了一嘴的狗粮。

时先生看傅医生的眼神真是满满的溺爱啊!

“忙完了吗?”

“嗯,差不多了。”

“我们走吧。”时御霆站起来,拎起一旁的西装搭在手臂上,另一只手紧紧的握着傅清笺的手。

“这一顿下午茶,也弥补不了我这只单身狗受到的暴击!”

“我现在满眼都上粉红的小心心!”

傅清笺听着她们的调侃,脸都红了。

连忙拿起自己的包包,朝时御霆说道:“我们走吧。”

“我来拿。”时御霆接过包包,刚刚还握着她的手,这一次改搂腰了。

两人一同离开办公室。

他们两个走后,办公定里顿时炸开了锅。

“我觉得,傅医生上辈子一定是拯救了银河系!”

“太羡慕了!”

“他们两个,真的好般配啊!”

“让我想到一句话。”

“什么话?什么话?”

“都是生性凉薄之人,只能彼此温存。”

“啊!好浪漫啊!只要傅医生一出现,时先生的目光就没离开过她。”

“是啊!对别人,气场零硬,恨不得八米以外,生人勿近。只要傅医生一出现,时先生恨不得粘上去!”

慕绪尘听着这些,默默的离开办公室。

这样也好。

只要她幸福就好。

傅清笺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脸上的红晕还没有消失。

“你以后还是不要出现在医院里,都影响我们正常工作了?”

“没有吧?”

“哪里没有,工作时间,怎么都去喝下午茶了。”

“笺笺,工作也是需要放松的,放松过后,才能更加集中精力,我觉得,我不但没有影响,还提高了你们的工作效率呢!你觉得呢?”

傅清笺被他的反问,问的说不出话来。

“我们今天就去酒店,过几天等房子整好了,我们再搬回去住。”

傅清笺一听,顿时紧张起来,他现在已经对她的人生起到这么大的影响了,还要动她的房子?他说要重新装修一下,她以为他只是随便说说。

而且,她都没有同意呢!

时御霆开着车子行驶的方向,就是去盛世皇朝的路上。

靳司南那边已经安排好了。

在那个像医院病房,而且充满消毒水的屋里住了这么久,时御霆特别期待,即将要在酒店渡过的日子。

“你准备把房子装成什么样?”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我绝对不会乱来,相信我,好不好?”时御霆转头看着她,朝她眨了一睛眼睛。

傅清笺感觉,他的眼睛好像会放电一样!

她现在,拒绝话都说不出来了。

时御霆看着她不出声的模样,心里暗自偷乐。

原来,靳司南的话,还是有几分可信度的。

男人,有时候,也要靠几分姿色来引诱女人!脸蛋,身材,都是必杀的利器!

比如,他衬衫的扣子,会比平常少扣一枚。

傅清笺被拐到盛世皇朝,才知道她自己是掉进狼窝里了!

到了酒店,晚饭都没有解决。

她就先被时御霆吃干抹净!

事后,他露出一丝满足的微笑,将她疲惫不堪的她紧紧的搂在怀里。

“笺笺,我爱你。”

傅清笺听他的表白,不再像以前那样,她缓缓转过身,主动钻到他的怀里,紧紧的抱着他。

时御霆看着她的举动,受宠若惊!

“笺笺,什么都不要怕,不管你曾经经历过什么,都已经过去了,知道吗?重要的,我们的未来!属于我们两个的未来。”

傅清笺感觉鼻尖一酸。

未来?

她们有未来吗?

不管有没有,她只想要现在!

……

时御霆和傅清笺,去挑了家具,就着手开始安排装修的事情。

虽然请了专业的装修公司,他还是效仿了陆少,亲力亲为。

本来也不需要怎么大整,刷了一下墙面,换了灯和所有家具,效果马上就出来了。

他特意把所有的床单和窗帘全都换掉。整体的色调全都改成暖色系。

小阳台上,做了一个花架,摆放了一些植物。

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时御霆觉得特别开心,这才是一个像模像样的家,一个属于他们的温馨小窝。

……

快到下班时间,傅清笺直接提前下来,不想让时御霆再跑到办公室去。

时御霆已经到了楼下,手里捧着一大束鲜花。

看到傅清笺的身影,他的眼中立即溢满柔情。

他的出现,又成了焦点。

傅清笺真的好无奈。

这么一个好看的男人,本身站在这里,就已经很抢眼了,他还抱着这么一大束花。

“你以后能不能不要买花了?”

“你别误会,我是放家里的。”

傅清笺:……

放家里?他已经把她的屋子重新装修好了?

“我们今天不用住酒店了?”

“不用了,我们今天回家。”

时御霆走过去,给她拉开车门,“回到家后,一定会让你眼前一亮。”

这一路上,傅清笺的心情,复杂的难以形容。

装修的整个过程,她是没有参与的。

所以,也不知道他弄成了什么样子。

也许不是惊喜,是惊吓也有可能。

回到家,时御霆拿钥匙开门,在推开门的一瞬间,傅清笺下意识的闭了一下双眼,再睁开时,她直接惊呆了。

时御霆打开灯,站在客厅的中央看着她。

“怎么样?”

说实话,傅清笺真的不敢相信,这是她的家。

变化太大了!

时御霆朝她抬起手,张开怀抱。

她放下包,朝他走过去。

他直接弯下腰,将她拦腰抱了起来,“我带你去参观一下。”

两人先来到卧室,傅清笺发现,床单的颜色好粉嫩啊!和窗帘还有家具很相衬。

“你为什么挑一个粉色的?”

“粉色的不好吗?”

“没想到,你还有一颗少女心。”

时御霆:……

这是夸他吗?怎么听起来这别扭?

“我想到我之前看过的一篇文章,好像说,喜欢粉色的男人,都有被掰弯可能。”

“你说什么?”时御霆直接将她扔在柔软大床上,朝她压了过去。

“笺笺,你暴露了。”

傅清笺看着他的眼神,有些怕,“我收回我刚刚说过话,我想去客厅和阳台看看,我看你改动的挺大的。”

“我们等一上再看,现在,我只想让你看看你老公直不直!”

“啊!不要,哈哈,你不要摸我的腰,好痒……”

房间里,不时传来一阵笑声,过了一会,恢复平静,虚掩的门留下的缝隙里,风光旖旎……

……

不知不觉,时间飞速的流逝,两人结婚已经半年多。

时夫人和傅太太经常在一起,聊得最多的就是时御霆和傅清笺什么时候生孩子。

其实这个事情,时御霆一直也在想。

这半年,他们过的很和谐,笺笺有了很大的变化。

他能清晰的感觉到,她对他不是没有感情的。

所以,孩子的事情,他不敢逼得太急。

因为,他总还是有一种很虚幻的感觉,怕笺笺随时都会离开。他没有那种踏踏实实的感觉。

这半年来,傅清笺的研究一直进行,还是没有丝毫的进展。

这让她很沮丧。

傅太太前些日子去检查了一次,情况不容乐观。

傅清笺没有叫上时御霆,一个人回了一趟家,陪陪还爸爸妈妈。

午后,傅太太在小花园里晒太阳,傅清笺在一旁削水果。

“今天阿霆怎么没有来?”

“他很忙,所以我就自己过来了。”

“笺笺,看到你和阿霆这样,我也就放心了。”

“妈,来,吃水果。你好好的养病,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傅太太接过水果,吃了两口,突然感觉胸口一阵难受。

“妈,妈,你怎么了?”傅清笺紧张的扶着傅太太,“爸!快送妈去医院!”

去医院的路上,傅太太就陷入昏迷,随后,时先生和时夫人也赶了过来。

一看到时夫人,傅清笺就忍不住红了眼眶。

“笺笺,别怕,不会有事的。”时夫人搂着傅清笺,轻声安慰。

半个小时后,医生走出来,“家属请跟我来一下。”

傅清笺立即直起头,走到医生面前。傅先生也紧跟其后。

两人被带到医生办公室。

“病人的情况已经很严重了,癌细胞已经扩散到脑部,肺部等重要的器官,生命体症也很不稳定,所以,你们准备好后事吧。”

傅清笺一直强忍着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涌了出来。

傅先生搂着傅清笺的肩膀,拼命的支撑着。

医生知道傅清笺和傅先生的身份,在这两位医学界有名的专家面前,他都不需要再多说什么。

如果情况没有好转,可能傅太太也就是这么几天的时间。即使有好转,也不会超过一个月。

“爸,是我没用。”

“笺笺,你已经尽力了,要不是你,你妈妈可能早就离开了。我们要坚强,你妈妈也不希望看我们这样,知道吗?”

“爸,我接受不了!我不想失去妈妈!”

“我也接受不了,可是,我们还是要面对。”

时御霆匆匆赶来,就看哭成泪人的傅清笺。

傅先生一直在劝着,她还是哭的撕心裂肺。

时御霆连忙上前,将傅清笺抱在怀里。

“御霆,妈妈她……”

“我知道,我都知道了。”时御霆轻轻的抚着她的背,“笺笺,我知道你很难过,我刚刚来时候,妈已经醒了,你想让妈看到你这样吗?”

“不……不想。”傅清笺摇摇头。

“那就把泪擦干,平复一下情绪,等你冷静下来,我们再去看妈,好不好?”

“好。”傅清笺点点头。

因为哭的太伤心,眼睛都肿了。虽然她自己控制住了,还是不停的抽噎。

时御霆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背无言的安慰着。

十分钟后,傅清笺的情绪才稳定下来。

“可以了吗?”

“嗯。”

时御霆扶她起来,拉着她一起朝病房走去。

傅太太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如纸,她的目光在找寻着,没有看到笺笺。

她的好女儿。

这一辈子,是笺笺让她圆满,也满足了她做母亲的梦想。

可惜,她不能陪得更长久一些。

傅清笺走到床前,傅太太一眼就看到她红肿的双眼。

吃力的抬起手,想要摸摸女儿的脸颊。

傅清笺立即抬手,握着妈妈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

“傻孩子,是不是哭了?”

“没有。”傅清笺摇头,眼泪却在眼眶里打转,她强忍着,才没有让眼泪掉下来。

“笺笺,你和你爸爸一样都是学医的,更能看透,生老病死。人生就是这样,有来有回。哪怕我以后不在你们身边了,你们也要开心幸福知道吗?”

“嗯。”傅清笺点点头。

“妈妈这一辈子,有你爸爸爱着,有你在身边做我的女儿,这一辈子都没有遗憾,知道吗?”

“妈,你不要说这些,你会没事的,我们一家人在一起,永远都不分开。”

“我相信,虽然生命消亡,但不代表着终结,我会陪着你们,永远也不离开。”傅太太支撑着说了这么多话,已经累了。

她还想说,但是却发不出什么声音来。

她知道自己时间不多了。

她只能用尽全部力气,将傅清笺的手,拉到时御霆的面前。

时御霆紧紧的握着傅清笺的手,向傅太太保证,“妈,我知道,我会好好的照顾笺笺,绝不让她受委屈。”

傅太太欣慰的点点头,闭上双眼,沉沉睡去。

“家属请回避,只留一个人在这里守着就可以了。”护士走进来提醒。

“我留下吧。”傅清笺立即说道。

“笺笺,你和阿霆回去吧,我在这里守着,等到明天早上,你们再来。”

“听爸的吧,我们先回去。”

傅清笺依依不舍的看着病床上的身影,她知道,爸爸的心里更不好受,仅有的时间里,爸爸更希望陪在妈妈的身边。

她跟着时御霆,朝外走去。

回去的路上,眼泪一直掉个不停。

时御霆心疼的要命。

时御霆停好车子,干脆直接将她抱了下来,一直抱到家里。

将傅清笺放在沙发上,转身去拿了个毛巾给她擦脸擦手。

傅清笺直接扑到他的怀里,放声痛哭。

“好,好,哭吧,我知道你心里难受,不要憋着,想哭就哭,有我陪着你。”

傅清笺哭到嗓子沙哑,晕在时御霆的怀里。

时御霆将她抱到卧室,给她用毛巾降了一下温度,留下一盏小灯,坐在床边,寸步不离的守着她。

半夜的时候,傅清笺开始发烧。

还好,家里有备一些药,他跟着傅清笺也学会一些常识。

给她喂了一些药,又不断的喂水。两个小时后,情况才好转一些。

看着她憔悴的小脸,他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他明白,为什么笺笺这么伤心。

傅先生和傅太太对她来说,不只是养父养母这种关系。笺笺对他们爱,超越了这种亲情。

老天对笺笺太残忍了!

不但让她幼时经历那么多苦难,还要让她再经历一次丧母之痛。

凌晨四点,傅清笺悠悠醒了来过来。

“感觉好些了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