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1章:你是我最大的荣耀/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傅清笺第一个闪到脑中的念头是不愿意去的。

可是一想到时御霆平常的做事风格,如果可以拒绝,他一定不会和自己商量。

“没事,你不要有心理负担,如果不想去,我可以回绝,不要勉强。”

“我……”傅清笺有些迟疑,不想答应,也知道不能拒绝。

“笺笺,去吧,你是阿霆的夫人,这种场合应该和他一起参加。”傅太太的声音突然响起。

她相信,阿霆能照顾好笺笺。

这段时间,笺笺的转变,她看在眼里。

也很欣慰。

对阿霆,更是一万个满意和放心。

阿霆身处这个位置,很多时候,也不能完全随心所欲,所以今天这件事情,她才替笺笺做主了。

傅清笺朝傅太太望去,看到傅太太眼中鼓励的目光,轻轻点点头。

“好,我跟你去。”

时御霆心里涌上一丝喜悦。

最近他的努力,没有白费,而且还收到了他意想不到的效果。

她的改变,他都看在眼里,虽然两人都没有说破,他也能清楚的感觉到,她对他,不再像以前那样冷冷的,两人的关系,正在一步一步的改善。

他相信,她对他是有感情的。

虽然这一份感情还只是一个刚刚钻出土里的嫩芽,相信他细心的呵护着,一定能长成参天大树,不可撼动。

“我们是不是现在就要回去准备了?”傅清笺看着自己这一身随性的打份,还有乱糟遭的头发,有些着急。

“等你喝完汤,我们再回家去收拾,时间来得及。”

傅清笺现在哪里还有食欲,剩下的只有紧张。

时御霆干脆直接端起碗喂她喝。

……

今天晚上的宴会,还定在国宴饭店。

季琳早早的就来到这里。

今天的这个宴会由她负责,早早的定下菜单,巡视了一下场地。

一切,都很满意。

等一下,时御霆会带着傅清笺,亲自去接使臣和夫人,一起来到国宴饭店。

一想到等一会要上场的好戏,季琳的心情就好了几分。

“都安排好了吗?”

“放心,都安排好了。”

傅清笺,你就等着出糗吧,不知道见到那个人的时候,傅清笺会是什么样表情,应该还能认出来吧?

……

傅清笺一身盛装陪着时御霆走出家门。

时御霆拉过她的手,挽在他的胳膊上。

“我从来没有参加过这种宴会,更不知道有什么礼仪,我会不会给你丢人啊?”她还是忐忑的不要不要的。

小脸上挂着一丝担忧。

时御霆停下脚步,郑重的看着她,“你怎么会给我丢人呢?不许这么想,你只会是我的荣耀。”

“那我等一下,要注意些什么?我怕我不懂礼仪,闹笑话。”

“你只要站在我身边,貌美如花就可以了。”

“就这样?”

“适当的露一点微笑出来。”

微笑?傅清笺努力尝试着,“是这样吗?”

“算了,还是别笑了。”

“不好看吗?”

“你笑起来的样子太美,我怕在场的男人看到。”

傅清笺抬手拍了他一下,“我都紧张死了,你还在调侃我!”

她差点气得跺脚了,难能可贵的露出了几分小女儿的娇羞。

时御霆的眼睛都看直了。

他都后悔答应使臣的提议。

这么漂亮的老婆,就应该藏在家里才对!

以后,不管是谁,都不能让他把自己的老婆带出来抛头露面!

“我们先去接大使和他的夫人,因为语言不通,所以你不用太担心沟通问题。”

“嗯。”傅清笺点点头,暗暗深吸了一口气。

车子停在还大使住的别墅前,时御霆下车挽着傅清笺的手朝前方走去。

大使的夫人已经来到门口迎接,两人也是盛装打扮。

在看到傅清笺的时候,所有人都惊呆了。

“天呐!”使臣的夫人发出一声惊叫。

眼中满是经验。

“太漂亮了!时先生,你的太太好漂亮!”

“谢谢。”

傅清笺一句也听不懂,只能尽量露出一丝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我们可以出发了吗?”时御霆有礼貌的询问。

“可以,可以了!”

车队缓缓朝国宴饭店的方向开去。

季琳在大堂里等候着。

“季小姐,时先生他们快到了。”

“我知道了。”季琳转身,朝今天的宴会厅走去。

傅清笺今天才真正的意识到,时御霆的身份,她这段时间,一直都活在美梦中,舍不得醒过来。

他的身份,让她有些无所适从。

“别紧张,放松,你今天的表现特别棒。”

“我就站在那里,都没有怎么开口,你就夸我很棒,会不会太假了?”傅清笺都忍不住吐槽他。

“一点都不违心。”时御霆笑着回应。

车子停了下来,有服务生上前来,拉开车门请傅清笺下车。

时御霆走过来,示意她挽着自己的胳膊。

等大使和夫人下了车,他和傅清笺走过去,“请。”

“时先生,时太太请。”

走进今天的宴会厅,季琳笑着迎了上来。

傅清笺一看季琳,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时御霆告诉她,季琳已经不在外交部了,她也没有再想起这个人,今天竟然在这里,突然见面了。

季琳将大史及其夫请了进去,笑着朝傅清笺和时御霆走来。

“时先生,时太太。”季琳主动朝傅清笺伸出手。

“季小姐,你好。”傅清笺礼貌性的握了一下。

季琳至今都记得,傅清笺说过的话。

眼下看来,这个时太太,傅清笺当的是别有滋味。

已经开始跟着时御霆出现在这么重要的场合。

这一次的宴会,还带着一些文化交流的目的,还邀请了一些艺术家,今天能出现在这里的,全都是社会名人,好几个人,傅清笺都听过他们的名字。

傅清笺跟在时御霆,游走在人群中。

她牢记着时御霆和她说的,只要保持一点点微笑就好。

“时先生结婚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你们一同出现,上一次的婚礼没有赶上,还请时先生和时太太谅解,我先自罚三杯。”

“朱老客气了。”时御霆举起杯子,回敬了一杯。

“时太太竟然是傅先生的女儿,听说时太太也是学医的,而且还有那么好的成就,真是虎父无犬女啊!”

“那是当然,不是都说,子随母,女随父嘛!”

“我还听说,时家和傅家本来就是至交,门当户对,天造地设啊!”

“说不定,时先生这些年一直等着时太太也说一定,时太太一直跟随着傅先生在国外生活呢。”

傅清笺听着这些议论,终于相信。

不管什么样的场合,都少不了八卦。

跟着时御霆应付了一圈,已经是身心俱疲。

时御霆看着她眉宇间的疲惫,有些心疼,“我带你去一边休息一下。”

最近她的身体和精神状态都极差。

还要参加今天这样的场合的宴会,实在是为难她了。

两人刚坐下,就有一个端着酒杯走了过来。

时御霆站起来,迎了上去。

“时先生,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傅清笺也赶紧站起来,生怕让时御霆失了颜面。

一旁的季琳看着傅清笺的方向,一阵冷笑,本身就是一只野鸡,再怎么努力的装,也变不成凤凰!她看了一下时间,好戏就要开场了。

今天已经让傅清笺出够风头了!

几分钟后,一个穿着饭店服装的男人佝偻着背走了进来。

进来后,他直接朝傅清笺的方向走了过去。

就在他要靠近傅清笺的时候,时御霆直接将傅清笺护在身后。

饭店的服务员都是经过严格的筛选的,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人?而且还是在这么重要场合!

那人也没有想到,时御霆有这么快速的反应。

愣了一秒,大声朝傅清笺喊道:“闺女!你是我闺女!快二十年了,我终于找到你了!”

傅清笺看到这个男人的脸时,脸色苍白如纸!

是他!竟然是他!

这张脸,无数次在她的噩梦出出现!

他不是失踪了吗?大家都以为他死了,他却活得好好的!还出现在这种地方!

他就是她生母的丈夫!

这边的动静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大家纷纷朝这边走来。

“这是我闺女!是我闺女!我听说你被一个有钱人领养了,我找了你将近二十年啊!”

时御霆紧紧的将傅清笺护在怀里。

一旁的保安顿时上前来,想将这个人拉走。

“你们谁敢碰我!我是她爸!”

“你不是!”傅清笺强忍着心里恐惧回应了一句。

“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我知道你认了有本事的爹娘,你就不想认我了!老子白养了你那么几年,你竟然敢不认老子!你不真以为,你是那对养父母亲生的啊!你只是那个臭女人和别的男人私生的杂种!大家都来看,就是她!她……”

正在张扬的男人突然不受控制的被一脚踢飞!

曹洋几人立即将他控制住。

这一脚,直接踢断了男人的肋骨,疼的他说不出话来。

时御霆一个眼神,曹洋立即将人控制住,拖了下去。

“别怕,别怕,笺笺。”时御霆搂着傅清笺,轻声安慰着。

季琳看着这一幕,心有不甘。

效果完全不是她预想中的样子。

“非常抱歉,宴会上出现这样的事情,我会查清楚是什么情况,现在我的太太受到惊吓,我先失赔一会安抚她一下。”

时御霆朝大使走过去,解释了一下突然发的情况,大使完全不知道,刚刚都发生了什么,翻译也没有给他翻译。

见时御霆如此有诚意,而且人家的夫人的确是受到了惊吓,他也能理解。

时御霆搂着傅清笺暂时离开宴会厅。

宴会厅里的人还没弄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刚刚那个人,看着就像个疯子!

这种人,是怎么闯入国宴饭店的?

现在,这才是大家关注的焦点。

季琳正准备走到人群中,突然被人握住手腕,“季小姐,今天的这场宴会是你安排的,麻烦你也来一趟,协助调查一下。”

季琳想要甩开曹洋的手,却被他握得紧紧的。

见她不走,曹洋直接拖着她朝前方走去。

看着傅清笺惊恐的模样,时御霆真的怒了!

饭店的负责人站在时御霆面前,心生凉意,他已经马上派人去查出这个人的资料,发现这个人,是前两天来到这里的,负责收拾后厨的污水之类的。

至于怎么会跑到这么得要的宴会厅去,他也不知道。

被按在地上的男人,已经快要痛死了,嘴里塞着布,发不出任何声音。

季琳被曹洋带着走进来的时候,所有牵连进来的人,全部到场。

“你们先出去。”时御霆将饭店的工作人员请了出去。

季琳抬起头,朝时御霆望去,“查出来了吗?”

“季琳,这件事情是你负责的。”时御霆冷声说道。

“然后呢?”

“你最好如实交待。”

“你什么意思?呵!真是可笑,人家是来认亲的!不问一问时太太,认不认识这个人啊,反倒来怀疑我。”

时御霆缓缓站起来,抬手朝季琳甩了一巴掌!

“我从不打女人,你是第一个让我破例的!”

季琳捂着脸颊,下巴都脱臼了!想要说话,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时御霆扶着傅清笺,消失在这个房间。

“把这个人也带走。”曹洋吩咐一声。

时御霆扶着傅清笺走到另外一个房间,给傅清笺倒了一杯热水。

“他……他……”

“他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有。”

“你知道,他是谁了吗?”

“我知道,但是,我最关心的是,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闯入这样宴会里,而且还能一眼就认出你来,知道吗,这是有人蓄意安排的。”

“季琳吗?”她知道,季琳有多爱时御霆。

“这件事情,你不用管了,我会处理好的,好吗?”

“嗯。”傅清笺点点头。

刚开始,她真的受到惊吓了,但是有时御霆在,她才能马上就平复下来。

但是,她的心里,还是有浓浓的失落。

她还是给他丢人了。

不管这件事,是不是季琳预先的安排,也是真实的,她的真正出身,就是这么的不堪。

“宴会还没有结束,我们等会还要出去,你能坚持吗?”

“有你在,我能坚持。”

时御霆抬起她的下巴,吻上她的唇。

有他在,真好。傅清笺的心里,前所未有安宁。

季琳的计划,完全被打乱,还被时御霆打伤,她不得不先离开。

在去医院的路上,她心里的愤怒像是一团烈火汹汹燃烧。

傅清笺,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她将在时御霆这里受的屈辱,全都算在傅清笺的身上,如果不是傅清笺,时御霆也不会这样对她。

……

宴会结束,傅清笺和时御霆将大使和夫人送走。

在回来的路上,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笺笺,马上来医院!”

这几个字,像是一记重捶一样,狠狠的击在傅清笺的心上!

时御霆没有多问,突然加快速度!

刚停下车子,傅清笺就拉开车门朝医院的方向跑去!

“妈!妈!”她的心里万分紧张,妈妈千万不要有事!

就在她跑到病房的时候,整个病房里一阵死寂。

“不,不会的!”她拼命的摇头,朝床边冲去。

所有的仪器,都停止了。

傅太太像是睡着了一样安详。

“妈!妈!不要!”傅清笺跪在床边,哭得撕心裂肺!

“不可能!妈妈不可能这么快离开我!不会的!怎么会这样,爸爸,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笺笺,你妈妈累了,我们不要再强留她,这样只会让她受更多的苦。”

傅清笺瘫软在地上,任泪水不断的往下落。

时夫人蹲下来,搂着傅清笺,她知道,这对笺笺来说有多突然,而且无法接受。

其实,这件事,他们早就商量好了,尊重了绮晴的最后的愿望。

唯独,没有告诉傅清笺。

这也是绮晴的意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