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2章:从来不是个好惹的主/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笺笺,你要坚强,你妈妈最不愿意见到的,就是你为她伤心,为她难过。”

傅清笺好像傻了一样,什么也听不到,也看不到。

她吃力的爬起来,握着妈妈冰冷的手,突然胸口一阵剧痛,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笺笺!”时御霆冲上前,抱起傅清笺朝外跑去。

……

“笺笺,傅清笺,你以后就叫笺笺好不好?”

“嗯,谢谢阿姨。”

“不,我不是阿姨,我是妈妈,以后我就是笺笺的妈妈。”

“妈妈。”

“笺笺不怕,只是打雷了,妈妈陪你一起睡,给你唱歌好不好?”

“笺笺,对就是这样,妈妈要放手了哟!用力踩,不要回头。”

“笺笺……”

“笺笺……”

回忆像是潮水一般涌来,傅清笺忍不住抽噎着。

她的手上,还扎着针,正在输液。

醒过来的她,知道要面临着失去母亲的悲痛,除了不断的流泪,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

床上的动静惊醒了时御霆,他立即走了过来。

傅清笺闭着双眼,泪水不断的往下落。

时御霆心疼的拭去她脸上泪水,紧紧的拥抱着她。

“笺笺,不要哭,你还有我,还有爸妈们,你一定要坚强。”

“我再也没有妈妈了!我喊妈妈的时候,再也不会有人回答我了!”傅清笺已经泣不成声。

……

三日后,是傅太太葬礼。

傅清笺一身黑衣,在墓地与傅太太告别。

“绮晴,你最大的愿望,就是回到这片土地,现在,再也没有人能把你带走了,你一定要等我,等我去与你团聚。”傅先生在短短的几天,尽显苍老。

丧妻之痛,差一点将他击垮。

傅清笺走上前,扶着傅先生,“爸爸,你不要太难过了,你看,妈妈正在对着你笑呢。”

她最怕的就是,爸爸会受不了,做出什么傻事。

“绮晴,绮晴……”傅先生摸着墓碑上的照片,忍不住落泪。

傅清笺跪在墓碑前,守着傅先生。

她没有劝,因为她知道,有多么的悲痛。

其他人也没有劝他们,总要发泄出来。

傅太太去世后,傅清笺搬回傅家,陪着傅先生一起生活。她想多点时间陪陪爸爸。她向医院请了长假,她已经失去了妈妈,不能再失去爸爸。

时御霆每天下班后会直接回傅家。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笺笺太过悲伤,对他冷冷的。

家里笼罩着一股散不去的哀伤。

保姆做好饭,请傅先生和傅清笺下楼吃饭。

“阿霆还没有回来?”傅先生没有看到时御霆的身影。

“他说今天会晚一些回来,叫我们不用等他。”

“笺笺,等一会阿霆来了之后,你们回去吧,我没事了,不用担心我,这里离阿霆工作的地方太远了,他每天跑来跑去的,怎么都不方便。”

“爸,我不想回去。”

“发生什么事了?你不能因为你妈妈的事情,而冷落阿霆,爸爸知道你是心疼爸爸,但是你更需要阿霆才对。”

傅清笺搅着碗里的汤,不知道怎么说。

要是妈妈还在就好了,她可以什么话都和妈妈说。

“笺笺,究竟发生什么事了?”傅先生有些担心,这两个孩子之间再出什么问题。

“爸,我见到那个人了。”

“谁?”

“就是那个失踪的男人。”

“李二强?!”

“嗯。”傅清笺点点头。

“他还活着?”

“是的,他还活着。”

“笺笺,过去的事情不要再想了,你不是他的女儿,你是我的女儿,即使遇见他,他也和你没有任何关系,知道吗?”

“爸,如果不是你和妈收养我,我真的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样子,也许,我已经死了,就是因为你们的收养,才有今天的我,才能嫁给时御霆这么优秀的男人,爸,我配不上他。”

“傻丫头,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哪还有那么多门第之见。”

傅先生是个男人,自然比不得傅太太那么心细。

他想事情,还是比较直线,认为两人只要相爱,没有什么不可以。

却没有小女儿家那一般弯弯绕绕的细腻心思。

“笺笺,不要胡思乱想,知道吗?”

“嗯。”傅清笺点点头,不想让爸爸担心。

……

时御霆只用了短短的时间,就把宴会的事情查的水落石出。

季琳真是丧心病狂,失踪了这么多年的男人,还能找到,真是难为她了。

虽然宴会上,并没有让笺笺陷入那种难堪的境地,但是,季琳的所作所为,他不能原谅!

这件事情,惊动了总统先生,对于季琳的所作所为,很失望。

时御霆更是直接放出话来,季琳这一生都不要再出现在他的眼前!

总统先生为了平息这件事情,也为了让季琳冷静冷静,把季琳调到以外的大使馆,等她冷静下来,能放下这一份执着,再考虑让她回来。

这对季琳来说,等同是被驱逐了!

这是总统的命令,这一次就算是她的父母出面,都没有用。

她知道,这一次,她是必走无疑。

走之前,她给助理打了个电话,询问那个李二强的消息。

助理给她的回复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时御霆,从来不是个好惹的主!

……

时御霆正在办公室里处理公务,最近发生的事情,有些棘手。

突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是他为傅清笺专门设的铃声。

一两个月她都不怎么理他,今天竟然主动打电话过来,压下心中的暗喜,接通电话。

“我回家了。”

“笺笺,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中午饭吃了吗?”

“吃过了。”傅清笺轻声回应。

时御霆听着她生硬的声音,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笺笺,你没事吧?我现在就回去陪你。”

“不用了,我只是有些累,想去睡一会,你不用特意赶回来,我打电话,想和你说的是,你今天晚上回来后,我有事情要和你说。”

“什么事?”时御霆的心里,更加不安。

“等你回来再谈,我不打扰你工作了。”傅清笺主动挂了电话。

时御霆看着手机屏幕,心里乱糟糟的,再也没有心思做其它的。

傅清笺把手机扔到一旁,环视了一下屋子里的一切。

这里有太多太多,美好的回忆。

足够她用一生去珍藏。

“时御霆,我们就这么结束吧,谢谢你,曾给过我这世界上最美的感情。我们本来就不是一个世界的,就不应该有交集。”

时御霆没有忍住,没到下班时间,就离开办公室。

他有些心神不宁,也没有办法集中精力工作。

听到傅清笺和他要谈的事情,他才能安心。

傅清笺一个人坐客厅里,缩成一团。

外面的天空阴沉沉的,好像要下雨了。

突然,一阵雷声响起,她吓得缩了一下身子。

接着,响起钥匙开门的声音,她朝门口望去,时御霆推门走了进来。

没等她出声,时御霆就走上前将她抱在怀里。

傅清笺的心,一阵刺痛。不是想着要分开,她也不知道,对他的依恋竟然已经这么深!

她还是使出全身的力气,把他推开。

“笺笺?”

“既然你现在回来了,我们现在就谈一谈吧。”

“谈什么?”时御霆的心猛然一紧。

傅清笺拿出之前签过的协议,“我们的协议,到此终止吧,我非常感谢,你对我帮助。”

“笺笺!今天不是愚人节吧?”

“我是说真的。”

“真的?”

时御霆以为,他们之前有过那么美好,那么默契的时光,她多少都对他有一些感情,他们可以继续往好的方向发展下去!

“为什么?你敢说,你对我没一点感觉?哪怕只有一点点喜欢?傅清笺,我不在乎!我不在乎你的出身,我什么都不在乎!我只要你!”

“如果,我不想要孩子,我们这一辈子都不生孩子,你还愿意要我吗?”

“我愿意!我们两个相守一生,也未尝不可!”

“如果,我哪一天,突然变成一个疯子,你还会要我吗?”

“要!你变成什么样我都要!”

傅清笺摇摇头,不断的后退,“可是我不希望我们的世界是这样的,时御霆,我求求你,你放过我吧?”

“笺笺,我爱你,难道,你觉得我的爱对你来说,是一种负担吗?你为什么要逃避,为什么不试着接纳我?”

“因为,我不能这么自私!”

“我才自私!我自私的想要拥你一生一世,我自私的想要和你永远都不分开!”

“时御霆,不要说了。”

“笺笺,你太坏了,你让我爱上你,却又这么折磨我,你知道你现在所说的话,对我来说,有多么残忍吗?”

“对不起,对不起。”傅清笺一直道歉。

“我不要你说对不起,我只要你要我!不要离开我!”时御霆快步上前,将她拽进怀里。

“笺笺,以后,再也不要说什么协议的事情,我是因为怕你会去找别的人帮忙,我急了,我怕了,我才想到这件事,我不知道,怎么才能得到你。协议对我来说,只是找一个光明正大爱你的借口。”

“那张见鬼的协议,根本就是无效的,你还傻傻的拿来和我谈条件吗?我不会放手的,笺笺,即使你非要与我分开,不管你在哪,我都会找到你,粘着你。”

傅清笺在他的怀里,哭得像个泪人。

时御霆紧紧的抱着她,好怕她会突然消失一样。

他不能失去她!

傅清笺靠在他的怀里,缓缓闭上双眼,她喜欢他的怀抱,温暖而又安全。

就让她自私一回!

她舍不得放手了!

……

时光如白驹过隙,飞速的流逝着。

傅清笺重新回到医院上班,时御霆也变得更加忙碌。

医院的急诊室里,又收到一个病人,傅清笺急忙赶过去诊治,初步查了一下病人的情况,马上安排手术。

这一年多的时间,发生了很多事情。

一诺也顺利生了一个小宝宝。

她和时御霆,就一直这么吊着。

但是,她知道,爸妈对于孩子的事情,简直望穿秋水。

只是没有提出来而已。

时御霆也从来没有问过她,为什么她不愿意生孩子。

她也一直隐瞒着,她生母的情况。

她的心里,一直有一种负罪感,时御霆越是对她好,她就越难过。

回到家,还是时御霆做饭,她坐在客厅里,无聊的看电视。

吃完饭,时御霆搂着她在客厅的沙发上温存。

情到浓时,时御霆有些把持不住。

“你还没有拿套。”

“笺笺,今天不用了,好不好?”

“你前段时间在陆少那里拿了那么多,不用可惜了。”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这个,时御霆的心里就憋屈的要死!

还在医院里掉出来,被那么多人看到!

他还在她的身上腻歪,没有马上起身。

“要是你后悔了,我们……”

“我去拿套,今天我要在沙发上!”

时御霆起身,朝卧室走去。

拿出一个套子,他的心情有些复杂,脑中突然响起靳司南说过的话。

他知道笺笺为什么不要孩子,主要是怕孩子会遗传到她生母的病,他也查过,这种机率是很小的。

她并不是不喜欢孩子。

那天抱过陆宝宝后,她一个晚上都在和他说,陆宝宝有多软,有多香。

他们也可以生一个,让她天天抱。

想到这里,他打开一旁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一根针筒。

只要在套套上扎个洞,就有可能怀孕!

“你在做什么?”傅清笺的声音突然从背后响起。

时御霆吓了一跳,手里的东西也落入傅清笺的眼中。

傅清笺简直不敢相信,他竟然在做这样的事情!

“你不是答应了我,不要孩子吗?”

“笺笺,你听我解释。”

“我不想听你解释!”

傅清笺不敢想象,如果她没有发现,今天会有多危险!

虽然,那天抱了陆宝宝,让她的心情起了很大的变化,但是她绝不能有一丝松懈,她所学过的专业知识理智的告诉她自己,像她这种情况,就应该杜绝生育。

万一生一个不健康的孩子,那是极不负责任的行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