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5章:大结局/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会不会是因为时御霆的事情?笺笺,你别急,你先告诉我,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只知道,时御霆被R国的武装份子打伤,现在也落在R国的人手中,不知道他伤的有多重,有没有生命危险,甚至不知道,他是不是还活着!”傅清笺要疯了。

“笺笺,你不用担心,不会有事的!”

陆已承开着车子回来,就看到坐在客厅的两人。

“已承!你终于回来了!”顾一诺立即走上前去:“怎么样,有没有时御霆的消息?他现在怎么样了?”

“现在,那边的情况比较复杂,我们也不能马上得到确切的消息。不过,很快就可以知道了。”

“很快是什么时候?”顾一诺着急的询问道。

“最快,明天早上。”陆已承看着顾一诺,还想说什么,她已经转身去安慰傅清笺去了。

他看着她的身影,眼中全是难分难舍的柔情。

等她安慰完傅清笺,陆已承才将她拉回自己的身边:“诺诺,我有话要和你说。”

听着他郑重的声音,她的心猛得一缩。

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她甚至都不想听了。

“一个小时后,我要前往X国……”

果然!这不是她希望听到的消息!

“我会带回时御霆的消息。”陆已承朝一旁的傅清笺说道。

“我要和你一起去!”

“不行!”

“陆少,阿霆他受了重伤,R国的医疗条件你可能比我更清楚!”

“有孔一凡在,他的医术不比你的差。”

“可是,时御霆是我丈夫!是我心爱的男人!”

“已承……”顾一诺欲言又止。

“时御霆不会想在那种地方见到你!”

“可是我想见到他!陆少,我求求你了!让我一起去吧!”

陆已承摇摇头,一脸冷硬。

傅清笺转身离去,一句话都没有多说。

……

陆已承安排好,和靳司南来到汇合的地点。

就在靳司南下车的时候,傅清笺也跟着一起走下来。

她的身上,只有一个大大的药箱,再也没有别的物品。

“陆少,我也知道,我一向都不会拒绝人!”靳司南朝傅清笺望去,一脸为难。

不愧是时御霆的女人,就会掐人的软肋。

知道找陆少不行,就会来找他!

“陆少,大家都是过来人,很明白这种心情,就让她一起去吧?再说了,有我们两个一起出马,还怕保护不了一个小女人嘛!”

陆已承冷硬的眼神,终于柔和了一些。

“会用枪吗?”

“会!”傅清笺斩钉截铁的回应。

陆已承才记起,她从小在国外长大的。

转身朝前面停着的那架飞机走去。

傅清笺朝靳司南望去,“我可以一起去吗?”

“可以!”靳司南笑着点点头。

傅清笺立即背着药箱朝登机口跑去,生怕陆已承会反悔!

飞机起飞,渐渐升上高空。

傅清笺的心情,也平复了此,马上就可以见到时御霆了!

……

七个小时后,飞机稳稳的降落在机场。

外面的天还是黑的。

傅清笺发现,这并不是一个正规的机场,旁边还有几个临时搭建的营地。

“你就在这里等着我们的消息。”靳司南朝傅清笺说道。

“你们要去哪?”

“我们现在,就在R国的境内,现在已经基本确定时御霆的位置,把你放在这里,可以确保你的安全,等我们的好消息。”靳司南轻声解释。

陆已承抬了抬手,两个穿着迷彩服的人跑过来。

“保护好她的安全。”

“是!”

傅清笺愣愣的站在原地,看着陆已承和靳司南带着两队人分别从两个方向离去。

她的心里,暗暗祈祷着。

一个穿着迷彩服的战士将她领进一个营帐内,这里的环境非常恶劣,只有一个被褥,一个小小的手电。

“这个手电,除非必要要用的时候才打开,不要轻易使用。”

虽然这里很隐蔽,但是还是在R国的境内,他们一切都要小心。

“我知道了,谢谢你。”

傅清笺走进去,把医药箱放好,这里都是她精心准备的治伤良药,只希望,陆少和三少尽快找到时御霆的下落希望他们,都平安无事的回来。

夜深了,傅清笺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泛着淡淡光芒的指针,已经指向了二点。

她忍不住打了个哈欠,眼皮也有些沉重。

就在她朦朦胧胧要睡去的时候,突然听到外面传一车子的声音。

紧接着,是一阵杂乱的脚步声!

她立即朝外跑去,见到一辆卡车朝这边开过来!

车子停下的一瞬间,几个人影从车子上跳下来!

“马上集合,全部上车!”

一人来到跑到傅清笺面前,“我们把时御霆带回来了,马上收拾东西,和我上车!”

傅清笺立即转身去营帐里,把医药箱带好。

那人已经站在卡车的车厢前,拉着傅清笺上了车子。

傅清笺跌倒在车厢里,车厢里安装了灯泡,将整个车厢照亮,她看到,一道身影躺在那里。

“时御霆!”她立即站起来,朝时御霆的方向跑去。

陆已承在一旁坐着,车子里有淡淡的血醒味!

傅清笺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探了时御霆的脉搏之后,她也暗暗松了一口气。

车子突然启动,朝前方飞速驶去!

傅清笺不顾颠簸,有条不紊的给时御霆检查伤口。

他的身上,最严重的是枪伤,差一点打重要害,因为没有及时处理,子弹还留在体内,更让她觉得棘手的是,他现在还发着高烧,昏迷不醒。

傅清笺先给时御霆打了一针,然后开始处理伤口!

一个小时后,时御霆身上伤才处理完,傅清笺差一点累瘫了。

她发现,陆已承一直坐在一旁,一言不发。当看他身上的血迹时,紧张的上前去检查陆已承的伤势。

“陆少,你也受伤了!”

“无碍。”陆已承淡声回应。

“我先帮你处理伤口。”

陆已承也中弹了,傅清笺检查了一下伤势,动手将碎片取了出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车子已经停了下来。

陆已承直接跳下车。

车门打开,上来两人将时御霆抬了下去。

傅清笺发现,这里已经扎好了一个营地,她立即跟着抬着时御霆的两人朝那个营地跑去。

四周有几人来来往往的忙碌着,她发现,这些人比之前少了一半还要多。

也没有在人群中,看到靳司南的身影。

“陆少,三少他?”

“我们走散了,他没事,会想尽一切办法,与我们汇合。”

傅清笺松了一口气,真怕靳司南会出事。

“好好照顾时御霆,剩下的事情,不用管了。”陆已承吩咐一声,朝前方的高处走去,拿起望远镜环视了一下四周。

傅清笺走到营帐内,来到时御霆身边。

“阿霆,你一定要挺过去!现在的环境那么恶劣,我只带了这么多药,现在陆少都受伤了,我们很快就没有医可以用了,你的伤势那么重,我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我求求你,早一点醒过来。”

……

靳司南环视了一下四周,天色已经微亮。

昨天晚上,他们锁定了时御霆所在的地方,直接突袭了那个基地。

本来,是他准备去深入敌人的几部去营救时御霆的,陆少不同意,让他来接应。

但是火力太猛,打乱了他们的计划,他也失去了陆少的踪迹,他唯一知道的情况就是,陆少已经把时御霆营救出去。

昨天,他们也有和那些人交火,但是火力全都集中在陆少那边。

可想而知,陆少那边的伤亡一定很惨重。

“三少,我们现在怎么办?去找陆少他们吗?”

“这么大的一个林子,怎么去找?敌人现在一定在想尽办法找我们,想要把我们一网打尽!”

“陆少他们很危险啊!”小古一脸担忧。

“我当然知道!”靳司南也是万分着急。

拿出望远镜朝四周看了看,指向一个方向,“走!”

一行人立即出发。

不远处,就有一他人马,装备精良,正在与靳司南相对的方向走来。

这是猎鹰的一支分支。

在他们的武器和服饰上,有特殊的印记。

走着走着,靳司南感觉有一丝不对劲,他之所以能在那么多任务中活着回来,凭的就是这种敏锐的直觉!

他迅速的给身后的人一个手势,一行人立即隐蔽起来。

果然,不久就有一群人出现在他们的视线。

靳司南认出这些人身份!

来之前,他们已经查清楚,虽然对外宣称,时御霆是落入R国的武装份子手中,实际上,是这些组织的人,R再怎么嚣张还是有所顾忌,不会对时御霆下手。

这些人,抓到时御霆的目的就是他和陆少!

陆少曾经和他说过,阿禹就是死在这个组织的人手中。

今天好了,狭路相逢。

他又怎么能放过?!

小古给靳司南比了一个手势。

意思是就是,敌人太多,装备精良,不能硬拼!

最好敌人不要发现他们的存在,要不然就是一次你死我活的较量!

靳司南却不信这个邪!

他什么时候怕死过?

而且敌人就在自己面前,岂有不放倒的道理!

他将枪装好,从怀里摸出两把短刀。

这些人寻找了一夜,明显也有此疲惫了,朝四周看了看,没有发现危险,直接坐下来休息。

有两个人刚好坐在靳司南的附近,掏出包里面包开始吃了起来。

靳司南迅速的朝两人靠近。

他的衣服,与四周的环境融为一体,若不是小古一直盯着,都发现不了靳司南的存在。

看着靳司南越来越靠近那两个人,小古紧张极了,紧紧的握着手里枪。

靳司南突然上前,两手同时挥起,这两人瞪大双眼,直接低下了头。

如闪电般,解决了两人,靳司南并没有停下来。

看着靳司南的人,呼吸都轻了几分,个个都是备战状态。

万一暴露,随时准备跳起来,和这一伙人火拼!

靳司南连杀十人,在朝正在方便的第十一人走去时,那人突然脚滑,摔倒在地上。

靳司南毫不犹豫,手里的刀子直接朝那人的要害甩去!

跌到的动静,惊动了一旁的人。

靳司南掏出枪直接对着一旁的人一阵扫射!

小古等人,迅速奋起,朝前方冲了出去!

枪都是装了消音器的,听不到什么声音。

这一伙人,完全没有想到,在这种地方还能中了埋伏!

一开始,靳司南他们完全没有优势,但是现在,却成了包围之势,一点一点的收紧网口!

十分钟后,还有五人活着,全都被缴了武器。

靳司南看着其中一个,应该是他们的头目。

他看到,这个人的脖子里,挂着一个弹壳,抬手将这人脖子里的东西拽了下来。

那人正要起身反抗,靳司南一脚踢了过去!

这个弹壳,让他觉得好熟悉。

小时候,爷爷曾经送过他一枚子弹,告诉他,这个东西很重要,一定要让他好好的收好,却从来没有告诉过他,那枚子弹是从哪里来的,又有什么用途。

看到这个弹壳,让他又想起来那枚子弹。

爷爷给他之后,他也没有放在心上,只是好好的藏起来,从那以后再也没有拿出来过。

他将这个弹壳装好,看着面前的几人。

“三少,这些人怎么办?”

“怎么办?他们长得很好看,杀了他们还觉得可惜啊?”靳司南反问一句。

小古和众人面面相觑。

这些人?长得好看?

开什么国际玩笑!

扣动扳机的响起,这几人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靳司南握着这枚弹壳,心里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走了一个多小时,靳司南和前来接应他们的人汇合,再往前走,就是X国和R国的交界了,他们现在,安全了,可是陆少那边,还在危险之中。

现在,他们的装备补给全都送到,就没有任何的后顾之忧。

“都准备好了吗?我们去找陆少!”

“都准备好了!”

“出发!”

……

傅清笺不知道,他们换了几处地方,也分不清方向。

环境的恶劣还是其次的,他们还要百临未知的危险,和敌人的穷追不舍。

这一次的营地附近,刚好有一条小溪流,傅清笺去打了一些水,提到营帐内。

她们早已经没有干净的水喝了,能找到这条小溪流,打一点水来喝,已经是一件奢侈的事情。

拿起毛巾打湿了水,给时御霆擦擦脸。

虽然时御霆没有醒来,让她觉得庆幸的是,他已经不再烧了。

“水……水~~”

傅清笺愣了一下,差点以为自己幻听了!

“时御霆!时御霆!你醒了,太好了,你别急,我这就拿水给你。”

傅清笺翻开医药箱,里面有她装的一壶水,拧开盖子递到时御霆面前。

时御霆已经有轻微的脱水症状,傅清笺都担心死了,现在好了!他醒过来了!

才喝了一口,时御霆就被呛了一下。

“阿霆,慢点喝,还有水,还有很多水。”

时御霆吃力的抓着傅清笺的手。

他怎么好像听到笺笺的声音?

他这是在哪?

吃力的睁开沉重的眼皮,眼前的一切景物全都是模糊不清的。

渐渐的,开始清晰起来。

他看到他的笺笺了。

真的是他的笺笺!

他又朝四周望去。

一定是他的幻觉。

他没有回国,没有回到她的身边,他还在R国。

他的胳膊突然垂落下去,又合上沉重的双眼。

“阿霆!你醒一醒,你不能再睡了,你睁开眼睛看看我!我是笺笺,我是笺笺啊!”傅清笺抬起他的手,捧着自己的脸颊。

陆已承听到营帐里的声音,急匆匆走了进来。

时御霆已经昏迷这么久,已经是挣扎在生死边缘,再不醒过来,谁也不敢保证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阿霆!你醒过来,我求求你醒过来!”傅清笺大声喊着。

“笺笺……”时御霆虚弱的唤了一声。

他又听到笺笺的声音了。

他应该是要死了!

这么多天,他还是第一次听到笺笺的声音,这么清晰。

虽然他也曾无数次在幻觉中看到她的身影,听到她的声音,但是,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么清晰过。

“时御霆!你醒一醒啊!我是笺笺!你真的不要我了吗?!”

不!笺笺,我怎么能不要你?!

时御霆吃力的睁开双眼,这一次,他清楚的看到傅清笺的身影。

“笺笺!”

“是我!是我,时御霆你看到清楚了,是我,我不许你有事,我不许你再闭上双眼!”

笺笺,她怎么会在这里?

时御霆突然有了精神,再次朝四周望去。

这里还是R国,他熟悉这里的空气味道!

笺笺怎么会在这里?会在这么危险的地方?

陆已承见时御霆已经醒来,暗暗松了一口气,看来,这一次带上傅清笺是很有必要的,这个时候,不是用医术能救活,而是意念。

傅清笺就是时御霆生存下去的意念。

“陆少?”时御霆才看到一旁的陆已承,一下子就明白了。

“好好养伤,人我给你带来了,你是赶紧好起来自己保护,还是要死不活的躺着让她担心让她哭,你自己选择!”陆已承说完,转身朝外走去。

时御霆支撑着身子,想要坐起来。

他当然是想要选择前者!

“你不要乱动,伤还没有好。”

时御霆却不管这一身的伤势,直接将她搂进怀里!

“阿霆。”傅清笺轻轻的唤了一声。

“傻瓜,你知道这里有多危险吗?”

“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

时御霆愣了一下,突然不知道怎么接话了。

“我听到你的消息,快要担心死了,我不愿意在家里等消息,那比杀了我还难受,我想见你,哪怕枪林弹雨,只想见到你!”

时御霆的心里,一阵感动。

还有比这更好听的情话吗?

“你说过的,会好好的照顾自己,会平安回来,可是你食言了,等回去后,我一定好好的收拾你!”

“怎么收拾我?”时御霆露出一抹虚弱的笑容。

听他的口气,还是挺期待的!

傅清笺扶着他让他躺下,“我要慢慢想,想到了再好好的惩罚你。”

时御霆紧紧的握着她的手,刚刚还睁不开眼,现在看到傅清笺,直接满血复活,生怕一闭上眼她就会消失了一样,眨都不敢眨一下。

看着也凌乱的头发,身上还穿着宽大的迷彩服,完全不像他熟悉的样子。

这样的环境,一定让她特别难受吧?

这一切,都是为了他。

虽然心疼,但是心里还是无比幸福。

“笺笺,看到你这样,让我好心疼。”

“看到你这样,我才心疼。”

两人相视一笑。

傅清笺轻轻的靠在他身边,“时御霆,我这一辈子,都不要和你分开了。”

“好,我们永远都不分开。”

……

后记

傅清笺一下班,将自己关在房间里,拿出刚买的验孕棒测试了一下。

五分钟后,鲜红的两条杠让她的心里涌上一股剧烈的惊喜。

抬起手,抚着自己的肚子。

她的肚子里,有一个小宝宝,是她和时御霆的宝宝!

时御霆敲一下门,不知道傅清笺怎么一回来,就把自己关在洗手间里。

“笺笺,是不是不舒服?”

傅清笺直接把门拉开,一脸兴奋的把验孕棒拿到时御霆的面前。

“恭喜你,时先生,你要做爸爸了。”

时御霆愣住了,接过验孕棒仔细的看了看,“这是怀孕的意思?”

“嗯!妊娠阳性的反应。”

“不会有错吧?”时御霆简直不敢相信。

幸福来得太突然了!

傅清笺贴在他的耳边,轻声说道:“当然不会有错。”

时御霆直接将她抱了起来,“时太太,我们有宝宝!我们有宝宝了!”

抱着傅清笺满屋子跑来跑去转了几圈后,时御霆才想起来,她的肚子里多了个宝宝,又小心翼翼的将她放到沙发上。

“我能听一听吗?”

“你什么也听不到,才一个多月。”

“那我摸一摸好不好?”

“嗯。”傅清笺点点头。

时御霆的手,轻轻的放在傅清笺的肚子上。

好像与平常没有任何区别。

“从现在起,三个月以内,是不可以同房的。”

“三个月以内?”时御霆立即抬起手,开始计算具体的时间。

那么多天?他要进入断粮模式?

不,不止是断粮模式!

他还是有点常识的,孕期的时候,要非常非常的轻柔,非常非常的小心!

断粮模式开启,他就要进入饥饿模式!经常吃不饱啊!这还算好的,到了后期,又要开始断粮!

天呐!

这样要维持九个月。

还有产后恢复期……

时御霆一算,头都大了。

“笺笺,我们就生一个吧?我去做绝育手术。”

“为什么?你不挺想生的吗?”

“我以前要生,是为了绑住你,所你要和我离婚,现在,我觉得,我可能憋成内伤!”

“噗!”傅清笺忍不住笑出声。

“阿霆,你知道吗?我觉得很奇妙。”

“奇妙?”这是什么样的感觉?

“是的,这种感觉,只有我自己能体会!”

时御霆突然想到,陆少和自己的儿子争风吃醋的样子。

靳司南也没有好到哪去,经常要和儿子抢老婆。

他又开始担忧了。

开心过后,傅清笺的心里,被失落取代,她还有一个担忧,这个担忧就像是一个定时炸弹一样。让她觉得惶恐不安。

时御霆感觉到她情绪的变化,知道她想到什么。

他紧紧的握着她的手,“笺笺,别怕,不会有事的,上天也一定会祝福我们,给我们一个健康可爱的宝宝。”

有了时御霆的安慰,傅清笺的心里,舒服多了。

“我们什么时候告诉爸妈这个好消息?”

“再等等吧,妈一但知道你怀宝宝了,又该和我抢人了,我们才从家里搬出来多久啊!难道又要搬回去?”

“我觉得住回去挺好的。”

“我们再过一段时间的二人世界吧,好不好!?”

时御霆竟然靠在她的怀里撒娇!

她还能拒绝吗?

……

一个月后,傅清笺的早孕反应还没有消失,反而越来越严重。

到了吃什么吐什么,最后完全没有胃口,只能喝水的地步。

顾一诺和简慕晚来看她,两人拿傅清笺一点办法都没有。

时御霆更是着急的不行,每天换着花样的做,厨艺都能赶上五星级大厨了,也没能让还傅清笺好好的吃上一顿饭!

“这样不行的,不但一大人受不了,孩子也吸收不到什么营养。”顾一诺担心的说道。

“我也没有办法,是真的吃不下。”傅清笺苦着一张小脸。

别人怀孕都会胖一些,就算看不出来胖了,体重也会增加,她倒好,已经瘦了五斤了!

她这样再瘦下去,时御霆要疯!

“笺笺,你等一下,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也许你能吃得下。”

“哪里?”时御霆着急的询问。

只要顾一诺说出来,他立即就去买!

“荣府的私厨。”

一听到这个地方,时御霆叹了一口气。

谁不知道,荣总荣瑜那孤寒冷傲的性子!哪怕是时御霆亲自去,有可能连荣俯的门都进不去。

突然,他好像想到什么一样。

顾一诺不是和荣总关系挺好的吗?好像一直有来往!

“嫂子!”时御霆可是把所有的希望,全都寄托在了顾一诺的身上。

“你不要着急,我总要和人家说一说,征得人家的同意。”顾一诺也没有把握,荣瑜能同意。

不过,借一下他的厨师,来时家做一顿饭,荣总还是能答应的。

顾一诺走到一旁去打电话。

荣瑜听到她的请求,直接说道:“你带着朋友一起过来吧。我今天刚好想见一见你。”

“好的!荣总,我们很快就到!”

荣瑜挂了电话,朝后花园走去。

她之所以对顾一诺和别人不一样,也是因为对自己已故的女儿的一种寄托。

顾一诺和时御霆还有傅清笺简慕晚一行人来到荣府。

荣府的管家已经在外面候着。

傅清笺下了车子,看到眼前的建筑,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一种熟悉的感觉。

管家指引着他们朝前方走去。

顾一诺来了几次,没有管家的指引,她都怕在这里迷路。

傅清笺却觉得越来越熟悉!

好像,她曾经来过这个地方!

怎么会生也这样的感觉?

时御霆突然发现,傅清笺停下脚步。没有跟着管家的指相,反而朝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这个园子有多大,时御霆是知道的。

他没有喊住傅清笺,而是跟她的身后。

傅清笺是凭着自己的记忆走的,她没有记错的话,前面会有一个乐园,园子里,会有一个紫藤花架,茶架下,有一个秋千。

现在,正是紫藤花开的季节!

傅清笺看到,不远处的紫藤花。

她想起来了,她想起来了!

五岁前丢失的记忆,她全都想起来了!

管家和顾一诺发现傅清笺和时御霆不见了,匆匆找回来。

就看到傅清笺和时御霆站在紫藤花架下。

傅清笺摸着这个破旧的秋千,零零碎碎的记忆,终于拼凑起自己的童年!

这是她年幼时,最爱玩的地方。

是妈妈亲手给她建造的!

顾一诺一脸疑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时御霆也不知道傅清笺这是怎么了。

“笺笺,荣总在等着我们呢。”

傅清笺突然朝管家走去,“忠叔。”

忽然被这么唤了一声,管家愣住了。再看面前的这位小姐,好像有几分小小姐小时候的样子。

他认出来了,好像他和小姐还一起去参加过这位小姐和时先生的婚礼。

好像叫,叫傅清笺。

因为那天,小姐的心情很不好,看到这位傅小姐的时候,想起了小小姐,所以他记得特别清楚。

“忠叔,风筝飞走了,我坐到秋千上,你使尽的摇我,我就能上天,追到风筝了!”傅清笺说完,忍不住落泪!

“小小姐?”忠叔不太确认的唤道。

“你记得,偷偷的放些锦鲤回来了吗?”

傅清笺所说的话,在场的人,除了荣府的老管家之外,谁也听不懂!

那是儿时傅清笺和老管家对话。

她的风筝飞了,她要去追风筝。

她不停的喂食,把锦鲤撑死了,怕被妈妈责骂,要忠叔偷偷的去买。

这是只有他们两个才知道的秘密!

“小小姐!真的是你!”忠叔激动握着傅清笺的手,“真的是你啊!二十年了!你二十年前,究竟去了哪里?小姐找你找到,都快掘地三尺了!”

傅清笺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有一些记忆,还是模糊的,她想不起来。

“小小姐,快来,咱们一起去见小姐,她要是知道你还活着,一定会开心疯的!她这些年,一个人过得太苦了!”

时御霆一见忠叔拉着傅清笺,立即上前去,把爱妻夺了回来。

“我们一起陪你去。”

忠叔走在前面,只差没有插上翅膀飞起来。

顾一诺和简慕晚走在最后。

“一诺,这位荣总不是一生未嫁吗?”

“外面相传的,是这样的,哪个人没有属于自己的不为他人而知的秘密呢?”

简慕晚点点头。

“如果,笺笺真的是荣总丢失的孩子,那就再也没有任何担忧了。”

“是啊!”顾一诺点点头。

荣瑜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女儿,心里久久不能平复。

傅先生也受邀赶来,还带着傅清笺小时候和他们的合照。

荣瑜拿出傅清笺小时候的照片,和傅先生手上的傅清笺儿时的照片一模一样!

傅先生和荣瑜,早就相识。

是为了治荣瑜心爱的男人的病。

但是,后来荣瑜的爱人还是离开了,傅先生也继续深造,就再也没有联系过。

竟然阴差阳错的,收养了荣瑜被人绑架的孩子!

当年,傅清笺被人绑架,不管多少钱,荣瑜都愿意赎回自己的女儿,但是绑匪看到她这么爽快,竟然坐地起价,拿了钱,竟然不把孩子还给她。

孩子可是她的命根子,她对先生唯一的念想,都寄托在孩子的身上。

她又加了一次价。

绑匪还是不肯把孩子还给她。

无奈之下,她只好报警。

绑匪却带着她的孩子,趁机逃走。

她派人四处寻找,因为势力太广,逼得绑匪走投无路,隐匿在山区中。

荣瑜得到那几个绑匪的行踪,准备带人去营救女儿,绑匪在情急之下,竟然直接将她的女儿推下悬崖!

随后就发生了,后面的事情。

她找到了一个孩子的尸体,孩子已经在水里泡得面目全非。

带回来之后,警方也提议,做一次检查,确认是不是荣瑜的女儿。

但是荣瑜拒绝了。

她不想再让任何人碰她的女儿!

为了这件事情,她也自责了一辈子。

她每每看着女儿的照片,都在后悔,为什么不再给一次钱给绑匪,也许,那群人就不会被她逼到对自己的女儿痛下杀手!

“我记得,当时,那种地方,卖掉自己的孩子换取一些钱物,是常有的事,特别是女孩子,也有一些人,到那里,去物色一些孩子,然后直接拐走。”

“当时李二强的女儿也被人拐走了,他四去去找,说是那些人,会先藏在山里几天,等风声过了,再弄走!因为当时那种条件,有很多家里,丢了孩子,也不会认真的去找,特别是女娃,重男轻女的思想太严重。女娃还要多一张嘴吃饭。”傅先生解释道。

他去到那个地方,都有些接受不了。

可是,他只是个医生,改变不了什么。

“也就是说,那个李二强找到的,并不是自己的女儿。”时御霆朝傅先生望去。

“应该是这样的。”傅先生占点头。

“他连自己的女儿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吗?”简慕晚忍不住问道。

“不,不是他去找的我。”傅清笺有一点印象了。

“笺笺,你是不是想起什么了?”

“我记得,我醒来后,四周一个都没有,我很害怕,就朝着前面的村子走,走到一户人家,然后就被喝醉的李二强拽进屋里,让我去做饭!我当时什么也不记得了,头很痛。”

现在,总算是清楚了。

李二强那种人,有时候喝得连他自己谁都不知道。

一个小女孩子站在他家门前,他还以为是自己的女儿,丢了几天自己跑回来了。

对外称是自己回来的!还知道给自己的脸上贴金。

李二强的老婆,经常也是神志不清的。

两个孩子一样大,直接当成自己的女儿了!

村子里,总共才十户八户人家,距离好远,李二强又住的格外偏僻,他老婆几乎没有出过门,连带着他的女儿,也天天在家里。

即使出去,也一身脏兮兮的,脸上都是灰,也看不清楚长什么样。

所以,傅清笺直接被认成了李二强家的女儿,没有人发现,这个孩子,竟然是被绑匪推下山崖的贵族千金!

荣瑜紧紧的抱着傅清笺,她第一次见到傅清笺的时候,就对傅清笺有一种不一样的感觉。

原来,那是她的女儿啊!

女儿就在她的面前,她却现在才知道!

“菀菀,对不起,都是妈妈不好,让你受了那么多苦。”

“妈,不是你的错,你不要自责了,我回来了,我以后会陪在你的身边,再也不离开你了。”

“好,好,妈妈也不会再让你离开!”荣瑜的心里,除了失而复得的幸福和激动外,对于傅氏夫妇的感激之情,无法用语言表达。

“妈妈,我以后,还叫傅清笺,好不好?我不想改回原来的名字,这些年,我爸妈收养我了之后,对我视如己出,这一辈子,他们的恩情我都还不完。”

“好,听你的,妈妈也会好好谢谢你爸妈。”

“我妈她已经过世了,就是不久前的事情。”傅清笺提起这件事情,很悲伤。

她到现在,还不能接受这件事。

荣瑜也惊呆了。

傅太太应该还很年轻,不应该走得这么早!

“荣总,当年没能你给的钱,足够我完成学业,继续深造,你的这一分恩情,我这一生也无法偿还,也许,这就是上天的安排。”

“是的,这都是上天的安排,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笺笺还是你的女儿,我们不要说什么欠不欠的。”

“对,就是这样。”傅先生点点头。

“对了,一诺,你说今天要带朋友来尝一尝我的私厨,因为你的朋友怀孕了,吃不下任何东西是吗?对不起让你们久等了。”

“荣总,这一下我就放心了,也怕以后老是麻烦你。”顾一诺笑着说道。

“你的朋友是?”荣瑜好像明白过来了。

“就是笺笺啊!”

荣瑜的心里,一阵惊喜,连忙拉着傅清笺的手,“去餐厅,已经都准备好了!以后你想吃什么,妈妈给你做。”

傅清笺知道,妈妈的手艺有多好!

小时候,她总是吵着要妈妈亲自下厨!

现在,特别怀念起妈妈给她做的菜!

天渐渐暗了下来。

傅清笺和荣瑜刚刚母女相认,时御霆陪着傅清笺留在荣府。

看着儿时的房间和床,傅清笺觉得特别亲切。

“这是我小时候的玩具!啊!全部都在!”傅清笺兴奋的看着这满满的一箱子。

时御霆缓缓从背后搂着她,“笺笺,这一下,你再也不用担心了吧?”

“嗯!”傅清笺用力的点点头,“所以,我们还要再生一个。”

“不生了!”

“如果这个是男孩子,咱们就再生一个女孩子,一定要把陆宝宝勾回家!”

“我闹饥荒这么久,就为了给陆少生个儿媳妇?不行!太亏了!”

“我要陆宝宝!你想一想啊,我们是把陆宝宝拐回家!”

“好像这么一想,没有那么亏了!”

“本来就不亏啊!”

“可是,我们的是女儿,不应该有一种小白菜被猪拱了的感觉吗?”

“那陆少和一诺还有一种,养了二十多年猪丢了的感觉呢!”

夜色好美,两人站在窗前,安安静静的看着头顶的璀璨的星辰。

“笺笺,你还没有对我说过那三个字。”

“哪三个字?”

“就那三个字!”

“睡觉去?”

“不是!”

“你饿不?”

“不是!你故意的是不是?”

傅清笺转过身,与他四目相对:“时先生,我爱你!”

时御霆抬起她的下巴,温柔的吻上她的唇……

“笺笺,我也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