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 回京进宫/公子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离京城码头还有半个时辰的路程时,黄元奎带着几名心腹登上了阿九的船,“见过九——”

立刻便被阿九拦住了,黄元奎立刻改口道:“见过公子。”

阿九徐徐点头,“本公子从师门归来途中逮到一伙人贩子,船上有十多个被拐的少年男女,黄大人你来的正好,把他们带回衙门让家人来领吧。哦对了,那伙人贩子被本公子关在底舱了,除了死掉一个领头的,其他六人都还活着,也带回去审一审。”

“下官遵命。”黄元奎很恭敬地道。

阿九转过身对被拐的那些人道:“因为你们的失踪圣上震怒,把京中地皮都险些翻过来了,好在现在你们都平安无事,这位是圣上身边的黄大人,他会把你们带回京兆府,届时官府会张榜发文,会送你们回家的。”

阿九交代过之后就带着桃花,张穆雅和李睿上了小船先一步进京了。

黄元奎看着九王爷所乘的小船渐渐远去,他转过身来看了看明显瑟瑟不安的少年男女们,“你们也都不小了,回到家中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总该知道吧?”

这些未曾见过世面的少年男女哪里抵得住黄元奎身上的威压?若不是站在一起相扶扶持着,这会肯定就跪倒了一片。纷纷惊慌失措着点头,随即又想反应过来似的,“知,知道了。”之前那位桃花姑娘已经交代过他们不能说出见过她和那位公子了,现在看这位吓人的黄大人对那公子都十分尊敬,他们又不傻,哪里还敢乱说?就算有心乱说也不知道那位公子的身份呀!

黄元奎满意地点了点头,这才吩咐开船。来时圣上吩咐他来迎一迎九王爷,在他转身之际又说了句那伙人贩子捉到了,被拐的姑娘家也都找回来了,让他一块把人带回来。黄元奎虽一时没反应过来怔了一下,九王爷和人贩子在同一条船上?圣上是这个意思吧?他再一联想到这段日子京中风声鹤唳和圣上那着紧的样子,立刻就意识到了什么。所以来接人的时候他带的都是自己的心腹,来前还反复敲打了,“无论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烂在心里。”

阿九的小船比大船提前半个时辰上岸,上了岸就见一身男装的桃夭无比激动地迎过来,低声道:“王爷,您回来了!”她眼圈发红,这些日子可把她吓坏了。

阿九看着明显瘦了一圈的桃夭,道:“辛苦你了,走,回府。”

几个人都上了马车,桃夭依旧赶车,李睿也被桃花赶出来坐在外面车辕上,他和张穆雅都还懵着呢。王爷?这位救了他们的年轻公子居然是位王爷?难怪有这么大的本事!转念又一想他现在是王爷家的奴才了,看大伯还怎么欺负他?想到这里,李睿使劲挺了挺他满是排骨的小胸膛,嘿嘿,他现在是王爷的奴才了,可不能给王爷丢了脸。

张穆雅也没好到哪里去,她小心地朝阿九偷看,目光复杂。这么年轻又这么好看的王爷,满京城也只有睿亲王九王爷了,那个有着状元之才被父亲无比推崇的皇家贵胄,没想到救了她的人是这位王爷啊!

阿九注意到张穆雅的目光,眉梢一扬,道:“你知道本王!”是肯定的语气。

张穆雅点头,“听家父提过。”顿了一下又补充,“家父也是翰林院的,叫张仲安。”

还别说这人阿九还真有印象,“你父亲脾气挺好的,瞧着不像个糊涂人。你若是反悔本王可以和你父亲打个招呼。”

张穆雅摇头,“不用了,王爷,小女子心意已定。”好像怕阿九误会了,又解释道:“手心手背都是肉,小女子还是不要回去让家父为难了。”她的父亲的确不糊涂,只是不作为罢了,而且她这个原配嫡女是一个人,而继母和弟弟妹妹是四个人,手背的肉肯定比不上手心的肉珍贵。父亲就是知道继母的所为难道还能休了她?有二妹和两位弟弟在,肯定是不会的。自己又何必回去看他们的惺惺作态呢?

“你自己想清楚就行。”阿九倒也没有纠结。

阿九回到睿亲王府换了身衣裳就匆匆入宫了,昭明帝早就等在那里,听到动静立刻回头,“小九!”目光在阿九身上扫射着,“你没事吧?”

阿九心中一暖,张开双手大刺刺地让昭明帝看,“我能有什么事?自然是没事的了。”

昭明帝见阿九确实没事,这才放下心来,照着他的后背就来了一下,“你这孩子,差点把皇兄吓死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阿九道:“有人瞧我不顺眼,想把我卖到南边当小倌去,待过个几年再送进京城。”

昭明帝的龙目立刻一眯,拳头攥了起来,“可知是谁?难道他们不知道你的身份吗?”

阿九耸了下肩,道:“不知道,臣弟试探过了,只有那个领头的知道的多一些,剩下那几个还以为他们老大是随时起意呢。臣弟觉得他们都不知道臣弟的身份,不然看守不会那么松懈。臣弟本想着将计就计摸摸他们的老底的,谁知那个领头的太过谨慎,看到凤凰生怕臣弟往外传了消息,就准备杀掉臣弟,不得已臣弟只好暴露了。可惜的是唯一知道多一些的那个领头的服毒自尽了,啧啧,可以想见他们背后势力多么严苛。”

昭明帝脸色微变,“岂有此理!”他额上青筋暴起,朗朗乾坤之下居然有这么一伙子穷凶极恶的歹徒,都敢对亲王下手了,下一步是不是就敢他这个帝王下手?而且这人居然敢把当朝亲王养成小倌送上权贵的床榻,用心险恶啊!这让他怎么坐得住?

昭明帝眼底的锋芒一闪而过,看向阿九时又是无比的亲切,“你平安回来就好,这些日子不独皇兄担心,母后也日日牵挂着你呢,你赶紧去慈恩宫看看母后安安她的心吧。”

阿九顿时头疼,瑟缩了一下,指控道:“皇兄,这样的事你怎么告诉母后实情呢?母后多担心呀!皇兄,您陪臣弟一起去慈恩宫吧。”母后见了他肯定又是眼泪婆娑,他可怕女人的眼泪了,尤其是母后的,哭起来都能把宫殿淹没了。

昭明帝看着阿九那怂样,心中好笑,他知道小九怕什么,他也怕呀!于是昭明帝轻咳一声,“嗯,那个,皇兄突然想起来还有急事要处理,就不跟你一起去慈恩宫了。”

阿九鼓着腮帮气鼓鼓地控诉,“皇兄,您还有点手足之情吗?现在臣弟宣布:咱俩友谊的小船翻了。”

昭明帝不自然地又咳了一下,“小九啊,皇兄真有急事,下回再陪你一起过去吧。母后也是担心你,你多哄哄她老人家就好了。”母后现在最疼的人是小九,他若是跟着一起去,到时母后心疼小九舍不得说他一句,承担怒火的可是他这个早就失宠了大儿子呀!

阿九狠狠地瞪了他那没有兄弟情的皇兄一眼,这才不情愿地往慈恩宫而去。离得老远就看到早就接到消息的母后身边的大宫女蓝月姑姑等在殿门口,阿九没来由的就觉得头皮发麻,现在转身出宫还来得及吧?来得及吧?

“王爷,娘娘正在殿内等着您呢。”蓝月姑姑笑盈盈地对着阿九行礼。

阿九准备转身的脚立刻放在了地上,硬着头皮挤出一个笑容,“怎么好劳烦姑姑迎我呢,母后在等着我?我也好久没见母后了,可想她老人家了。”认命地跟着蓝月姑姑往里走。

果然,太后娘娘一看到阿九就开始哭,边哭边上手摸,直摸得阿九尴尬不已确定他没有骗她才松手。

阿九用尽了洪荒之力才把太后娘娘劝好,女人是水做的,这话真他妈的贴切!

------题外话------

和和浑身发冷,身上无力,这应该还是发烧的节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