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长安郡主/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景朝昭和二十三年秋,锦都一派繁华。

彼时,大景朝、东篱国、北魏皇朝和疆南国四国混战平息,国泰民安。

通往皇宫的临阳道旁,街边围着一众看客,就连周边的楼台酒肆,亦是水泄不通。

一个多月前战王妃带着一众随从去城郊的普陀寺祈福,不想路上遇到了山体崩塌,跌落山崖,连着好几天没有消息,战王爱妻心切,发了疯的派兵到崖底寻找,却仍旧无果。不过短短数日,战王白发丛生。

大景朝的战王夫妇,是出了名的恩爱。战王夫妇时常一起出征,而战王也未曾纳妾,如今二十多年过去了,却仍旧恩爱两不疑。战王妃未出嫁前是忠义将军府的小姐,她年少习武,一袭红衣猎猎,当时迷倒无数京城好男儿,只是后来却独独嫁给了战王。而战王爷则是异姓封王,年少时进京赶考,成了名动京师的武状元,后因机缘巧合下结识了当时还不是皇帝的九皇子,并与之成为拜把兄弟,当年太子之位争夺时,便是他拥护着如今的昭帝登上皇位,被封为战王。而后数十年,更是为大景朝出征杀敌,护国卫疆,是百姓们心中的英雄。

就在战王崩溃之际,有消息传来,王妃被救,不日便会回府。而这救了王妃之人,恰恰便是他们失散十七年的女儿。

十七年前,大景朝和东篱国大战了整整三年,那时候,战王妃随从征战,于长汀诞下一女婴,彼时他们已经有了两个儿子,故而,对这个独女分外宠爱。只是不想,那女婴满月之际,便被歹人偷走,从此下落不明。为此,战王妃夜夜以泪洗面,战王爷也四处找寻。最终找到了当时的重阳公主头上,原来,重阳公主爱慕战王,对战王妃心生嫉恨,于是便派人将那女婴带走。

只是后来,重阳公主自尽,却死也不肯说出那女婴的下落。

如今战王找回妻女,自是十分圆满。不过三日,一道圣旨下来,封战王的女儿为长安郡主,顿时令京城为之诧异。

于是,众人便对这长安郡主越发好奇。只是,那传闻中的长安郡主,却在进了战王府后,再不踏出府内半步,足足一月,无声无息。

有消息传出,长安郡主身子极差,入战王府一月,汤药不断。故而众人想看看她生的什么模样,基本无望。

不过,就在昨日,皇上下了一道圣旨,让战王带上长安郡主共赴晚宴。这晚宴,自然是一场盛大的宫宴,为了南下归来的长宁王世子接风洗尘。

于是,有好事者便齐齐挤到临安道上,想要一睹长安郡主的风采。

夜幕降临,还有一个时辰左右,宫宴便要开始了。陆陆续续的,便有贵族子弟坐着豪华的马车,朝皇宫而去。

战王府的马车徐徐前行,有人将马车微微挑起,众人便隐约的瞧见,那暗香浮动的马车内,赫然出现一个清秀少年的脸容。

马车内,青烟赶紧挡住那窗口,转头便皱起眉头。

“雪忆,赶紧合上帘子!”青烟斥责道:“不许胡闹,主子吹不得风。”

“对不起,子衿姐姐。”唤作雪忆的少年一惊,快速的便把马车的窗帘掩的实实在在。

他抬眸看向半靠在马车一侧的苏子衿,懵懂清澈的眼底划过自责和担忧。

“不妨事。”苏子衿轻声一笑,低低的嗓音有股弱不禁风的味道,转头朝着青烟摇了摇,示意她不要责怪雪忆。

雪忆是她三年前救回来的少年,如今也不过十二岁,却端是武艺高强,比起她身边的一众暗卫都要厉害许多。他天生是个习武的奇才,三年前本就武艺高强,三年后更是武艺大进。只是可惜,他的智力不全,仿若五六岁的孩童,懵懂无知。

苏子衿记得清楚,那时候她正前往雪域办事,便瞧见一个瘦弱的孩子倒在山路中央,他看起来脏兮兮的,整个人埋在冰雪之中,像个破布玩偶被随意丢弃了一般,于是,苏子衿便命人将其救起。苏子衿自己本就身子抱恙,故而随行都带着会医术的青烟,好在青烟把了脉,表示他只是饿极了,冷极了,体力不支罢了,并没什么大问题。后来雪忆醒了,却丝毫不记得从前种种,只言行之间显得有些异于常人,于是,苏子衿便给他起了个名字——雪忆,自雪中而来,失去记忆的清澈少年。

------题外话------

凉凉开文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