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扶风若柳/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主子莫要再纵容雪忆了,怎么说还是主子的身子骨重要。”青烟叹一口气,从暗格中拿出一件大氅,一言不发的给苏子衿披上,才又嘱咐道“雪忆,待会儿进了宫,可要乖乖的,不要给主子添麻烦。”

如今苏子衿的贴身之人有四个,青烟、青茗、青书和雪忆。他们全都是武艺高强之人,其中青烟和青茗都是女子,青烟擅长医术,青茗擅长易容,青书擅长奇门遁甲,而雪忆武艺最是高强,很适合保护苏子衿。今日进宫,苏子衿带了青烟和雪忆,留青茗和青书在战王府守着。

“好吧。”雪忆点点头,倒是难得的乖巧。他素来有些管不住性子,也许是孩子心性,不知忧愁。但是对苏子衿却是十分上心,素日里除了关于苏子衿的问题以外,他是不听其他人的话的,也就苏子衿能够约束他些许。

就在这个时候,驾车的侍从提醒道:“郡主,还有一会儿便要到宫门了。”

大景朝的规矩是皇宫门前,车马一众通通无法入内。

“好。”苏子衿淡淡的应了一声,倒是极低,有气无力的模样,但她知道,为她驾车的侍从是战王爷贴身护卫之一,那人有深厚的内力,自然听的真切。

“主子,面纱。”青烟一边说着,一边将放在茶几上的面纱递到苏子衿面前。

苏子衿点点头,却没有接过那面纱,只从袖子掏出一个精致的小瓶子,将里面的药丸倒了一粒出来,不紧不慢的吞服下去,喝了些清茶,随即才从容的戴起了面纱。

马车外的百姓探着头,目不斜视的盯着,生怕错过什么。

很快,他们便瞧见战王府中的三辆马车有人出来,战王夫妇从第一辆马车下来,战王府的两个俊逸的公子爷从第三辆马车下来,唯独中间那辆,出现一个陌生女子的身影。

女子戴着面纱,穿着素白的衣裙,衣襟和袖口处有金丝绣成边的腊梅暗红,分明是九月的天,刚刚入秋罢了,她却外披一件黑色的鹤羽大氅,显得十分畏寒的模样。她身形瘦弱,仿佛一阵风便可将其吹倒,露在外头的白皙肌肤,却透着一股病态的透明,毫无血色。

她的身侧,跟着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和十六七岁的少女。两人皆是生的俊秀养眼,穿着得体,丝毫不像是侍从。

“这长安郡主,风采动人啊!”有人在一旁叹起来。

眼前的女子,虽柔弱,却气质如华,端的一股贵族子弟的模样,便是穿的那般素雅,也令人瞧出了几分出尘如仙。她眉眼温软,一双桃花眸子从容高雅,幽深的仿若古井,无波无澜,沉寂而神秘。

这样的女子,这样的风采,是许多皇族子弟都不及的。

“是啊,”有人附和道:“只可惜身子骨太差了,恐怕是没几日活头了。”

分明才微微有些凉意,她却披着厚厚的大氅,这样的身子骨,大抵是不中用了。

“可惜,可惜啊。”于是,周围的人纷纷叹起来。不仅是叹息苏子衿的风采,更是叹息战王夫妇多年盼着的女儿,即便回到他们身边,也依旧留不住多久。

这些人的叹息,苏子衿自然是听到了,她看着一旁气鼓鼓的青烟和雪忆,不由弯了弯眉眼,低声安抚道:“无妨的,莫要为了他人言论乱了本心。”

战王妃走过来,她自小习武,自是听到了他人的议论,心痛之余更是气恼十分。只见,她甩开一旁默不作声的战王爷,直直上前朝苏子衿而去。

“子衿,你莫要听他人胡说。”甩开战王爷的时候还是十分彪悍的战王妃,如今到了苏子衿面前,便柔声安慰起来。

身后战王爷叹了口气,而后看了看自己身后两个看他笑话的儿子,不由狠狠瞪了一眼。

小兔崽子,笑什么笑!

苏墨和苏宁被自己父亲瞪了一眼,却是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可一想到苏子衿如今的身体状况,他们又不由沉默了起来,只静静的盯着他们‘传闻中’的妹妹,两人各怀心事。

苏子衿转头看向战王妃,轻声笑道:“子衿无妨,只是母亲莫要被他人影响了才是。”

她眼里含着笑意,嘴里说着体贴的话,可唯独是少了亲昵。如果你曾经看她跟其他人说话,你便会发现,苏子衿这个人,她从来都是言笑晏晏,对谁都温软亲和,那双眸子似乎含着悲悯的情愫,可骨子里却透着淡漠疏离,即便是对战王一家,也不外乎。

战王妃点点头,心中却越发苦涩,她活了这么多年,岂能不知苏子衿如今的冷淡?若是寻常家的女儿,应当是该撒撒娇,或是挽着自己母亲的胳膊,细声安慰。可是,她的子衿没有,她的子衿无论什么时候都保持着冷静,保持着距离。

战王妃觉得,这些年,苏子衿定是吃了许多苦才养成了现在这般模样,虽然她不说从前种种,但是她知道,不说不代表不曾经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