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怀疑/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先进去吧。”战王看自己的王妃在苏子衿面前这般伤心,不由得上前提醒。若是两个儿子,他定然要狠狠骂一顿,毕竟对战王妃,他自己都捧在手心,舍不得让她伤心。但是,对象是苏子衿,他便有些发不出脾气来了,只好心中默默心疼自己的爱妻。

“是。”苏子衿点了点头,低垂着眸子却不去看战王。

她知道,战王不比战王妃,他对自己的身份是有些怀疑的。

的确,战王府中,明显怀疑她的有战王和世子苏墨。苏墨和苏宁是一对孪生兄弟,样貌倒是生的一模一样,性格却不太相同,长子苏墨芝兰玉树,成熟稳重,次子苏宁潇洒俊逸,热烈温暖。不过,苏墨的沉稳却更像战王一些。因着长幼有序,便将世子之位给了苏墨。然而,苏宁却是乐的自在,毕竟世子二字,含着将来要肩负的责任,他这样跳脱的性子,实在不爱这些拘束。

战王和苏墨怀疑苏子衿,不是没有道理,他们见过苏子衿的容貌,虽然她生的有七八分与战王妃相似,眸子也像极了战王,但是她的性格却谁也不像。战王妃热烈如骄阳,战王爷沉稳也霸气,可苏子衿呢?她安静而柔和,温软也城府极深,丝毫不像武将家庭出生的孩子。

苏子衿初入王府,便与他们不亲近,无论战王妃如何讨好,她都一副淡淡的模样,即便是笑,也一如既往的疏离客套,一丝一毫都不像一家人。战王爷也曾和战王妃一样想,大约是因为苏子衿从前经历上的问题,才让她成了如今的模样。

但他无法忽略,即便是住到战王府,苏子衿也不让任何战王府的侍从靠近,她在战王府确实一直病着,一个月来汤药不断,可他们没人知道她得的什么病,因为就连医师,她也只用自己人。苏子衿无疑是有能力的,她有金钱,买得起别庄,她有能人,身边高手如林,丝毫不输于战王府,可她却没有表现出任何要和战王府亲近的模样,那么她不为亲情,不为权势,来到战王府中又图什么呢?没有人知道。

她就像一个谜团,你看不清她身边有什么人,也看不清她的目的何在。

只是,战王爷和苏墨也没有理由不相信,因为苏子衿的手臂上,有苏家特有的桃花胎记,这桃花胎记不同于其他,即便是有人刺青上去也模仿不得。不因其他,只因这桃花胎记在水中会逐步绽放,这是谁也做不到的模仿。

那么,苏子衿,到底是谁?

深宫辉煌,亭台楼阁,皆是精致高雅,巧夺天工。

苏子衿随着战王妃一路便到了皇后住着的华容宫门前。战王再怎么粘着自己的爱妻,这个时候也得带着两个儿子到殿前应酬,而身为女眷的战王妃和苏子衿,便要按照规矩与皇后娘娘请安。

战王妃是武将出生,步子较为大,走路的姿势却十分端庄。若是你只看她言谈举止,倒像是个大家闺秀。

而再看苏子衿,她一步步缓缓走着,不疾不徐,端是一副贵气十足的模样。她穿的极为朴素,全然不像是出席宫宴的模样。而她的身子也柔弱的仿佛一阵风吹来,便会被吹倒。但是,偏生就是这般,也让人觉得,高雅而不可测。

是的,那便是高雅。绝尘而来,仿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沉静,却高高在上。清雅,却毫无人气。若你说,她是重臣之女,却看起来比公主还要高贵,分明温和十足,眸含悲悯,却偏偏有种位高权重的感觉。

显然,周围的女眷都看在眼里,尤其是大臣的夫人们,她们比男子要心细许多,对于苏子衿好奇之余,更多了几分赞赏。战王妃瞧在眼中,一股自豪的情绪便油然而生。

苏子衿正缓缓走着,不想前头传来女子的声音,她抬眸看去,只见一众衣着华丽的妇人和小姐齐齐朝着战王妃行礼:“王妃金安。”

战王妃微微一笑,温和道:“圣上宴请,诸位夫人不必多礼。”

战王妃虽是武将出身,但在外一直以来都是端庄而大气,故而在京中贵族女眷中,一直口碑不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