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公主生事/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便是郡主么?”身穿蓝色衣裙的贵妇盯着苏子衿,率先出声。

苏子衿微微看去,只见眼前的贵妇笑容慈爱,她看起来三十岁出头,善意的眸子落在她的面上,让人觉得十分温暖。

“子衿,这是国公夫人。”战王妃笑着介绍道。

镇国公府是大景朝的百年世家,在大景朝算是地位显赫的一族,镇国公府的家姓是齐,出身名流,自诩清贵。而镇国公夫人出生自岭南叶家,岭南叶家根系庞大,乃一等皇商。但大景朝不同于其他国家,没有士农工商的等级之分,故而,贵族子女嫁娶皇商家儿女,亦是十分常见。

国公夫人叶氏,育有一子一女,值得一说的是,她的儿子齐子亦,是锦都有名的纨绔,因为得了老国公的庇护,在他十六岁那年便成了国公府世子,如今两年过去,他依旧每日里走马斗狗,一副不成器的模样,却端是地位稳固。

苏子衿淡淡一笑,沉静的桃花眸子看起来十分温软,她朝着镇国公夫人微微福了福身子,道:“国公夫人安好。”

镇国公夫人生的慈眉善目,她虽不如战王妃看起来那般年轻貌美,但却十分端庄,很有当家主母的温婉贤淑。

“真是个玉雪玲珑的娇人,”镇国公夫人眸光温柔,赞赏道:“战王府的女儿,果然名不虚传。”

镇国公夫人的话,其实不过客套罢了,这其中有几分喜爱,苏子衿自是看的清楚,但左右都是善意之言,锦都贵族皆是如此,夸赞客套是免不了的。可即便如此,苏子衿还是看到了战王妃眼底的喜悦,那种母亲才会有的自豪,仿佛自家的女儿才是顶顶好那般。

倏地,令苏子衿微微一愣。

就在这时候,一身贵气的妇人朝这走来:“呵,不过是个半路女儿罢了,是真是假可说不准。”

她的语气尖酸刻薄,却生着一张美丽的脸容,因为保养极好的缘故,看起来不过二十七八。一身华贵的靛蓝色衣裙,裙上绣着五彩雀儿,外罩一层金丝薄纱,如此装扮和容貌,却偏生有一双不甚清明的眸子。

苏子衿微微扬起一抹笑来,桃花眸子却透着一股子悲悯。似乎对于来人,以及来人说的话,丝毫不感到意外或者不悦。但她身边的青烟和雪忆却着实恼怒的很,雪忆虽不懂眼前的贵妇说的什么意思,但心中十分敏感,知晓她是在说他的子衿姐姐,不由得怒瞪重乐公主。

饶是做惯了和事老的国公夫人,对于战王妃和重乐公主的恩怨,也不敢贸然插手,她与战王妃并没有多少交情,更何况重乐向来是个瑕疵必报的人,这时候她也只好暗暗退到一边,不声不响。

“重乐公主说的什么话?”苏子衿还未如何,战王妃已经冷冷出声。只见她上前一步,面色暗沉的盯着重乐公主。

战王妃从前是将军府娇养的女儿,后来和战王爷成亲,被战王爷捧在手心,更是一如既往地直率。她没什么心眼,对一般人都是温和以待,但对重乐,她却实在是无法温和以待。

重乐公主和重阳公主是孪生姊妹,重阳是长公主,重乐是重阳的亲妹妹,她们的关系素来极好,从前重阳公主自尽,重乐整整哭了一个月,因着重阳自尽是因为战王夫妇的缘故,便从此恨上了他们,尤其是战王妃。而战王妃则是亦然,重阳害得她与亲生女儿失散十几年,重乐不仅与重阳生的一模一样,更是每每见面都要戳她的心窝子,冷嘲热讽,简直是和重阳一样可恶。故而,这两个人多年来互相厌恶彼此,两个人起的矛盾也不在少数。

只不过,重乐公主虽生长在皇宫,却由于先皇的宠爱,变得刁蛮跋扈,后嫁与世家嫡子的沈鹤,一直凭借公主的身份霸道行事,即便如今三十多岁,也不见其性子多稳。

碍于当年苏子衿被重阳公主派人抱走,昭帝对战王夫妇有愧,再加之两人到底不曾大打出手,只言语上的互讽,故而两人的不和,皇室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从来不加干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