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芳菲郡主/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重华殿

重华殿是夜宴的大殿,素日里专供皇家宴请臣子外宾的地方。重华殿的大门古朴而华丽,朱红镂空的大门上,有金龙镶嵌的门环,精致而透着皇家的威严。

彼时,重华殿满座一片。

苏子衿与战王妃到重华殿,便瞧见周围的目光都落到了她的身上。似乎对这样的场面看惯了一般,她只微微笑着,步步生莲着走到了属于她的位置。

一边走,一边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当今陛下有七子,三位公主。大皇子司天雄是淑妃所出,二皇子司随是余才人所出。三皇子司天凌、长公主司琪是惠妃所出,四皇子司天飞、五皇子司天儒是懿贵妃所出,六皇子司天成、三公主司怜都是柔妃所出,只是六皇子早夭,十岁那年害了大病便从此殁了。而七皇子司卫、二公主司天娇都是皇后所出。

其中三皇子司天凌、四皇子司天飞以及七皇子司卫都是储君争夺最有胜算的皇子,毕竟三皇子的母族是安阳侯府,安阳侯府乃百年大族,根深蒂固。四皇子的母族是忠勇将军府,手握兵权,不容小觑。至于七皇子,相府便是他的坚实后盾。只是,如今天子正直壮年,不曾封王,也尚未立太子,圣心难测,一时间众皇子皆不敢乱动。

这般想着,苏子衿已缓缓坐到了战王府的位置上。原本作为女子,她应当坐在苏墨苏宁之后,但因着战王的安排,苏子衿便坐在了战王夫妇之后,苏墨苏宁之前,恰恰在中心的位置。

于是,原本便是全场焦点的苏子衿再一次成了众矢之的。在场的闺阁小姐无不艳羡苏子衿,毕竟在这个男子为尊的时代,能受到如此庇护的女子,着实不多。当然,也有无数的嫉恨目光,其中不乏重乐公主。

重乐公主的身边,坐着芳菲郡主,沈芳菲,那是重乐唯一的孩子。只是,锦都的贵族都知道,芳菲郡主其实并不得重乐疼爱,因着当初生芳菲郡主的时候落下了病根,重乐才没能再怀孕生子,再后来驸马沈鹤越发的不喜重乐,并以重乐没有为他诞下子嗣为由,多次提出纳妾。重乐虽不同意沈鹤,也每每与他争吵,但私下却越发的不待见芳菲郡主,深以为是因为自己的女儿害的她不得驸马喜欢。

此时,沈芳菲有些好奇的盯着对面的苏子衿,是怎样的女子,能将自己的母亲气到脸色发青却哑口无言?

苏子衿似乎感受到重乐那边有不一样的目光看她,于是抬头。对面的女子身穿一袭鹅黄色的长裙,纤细的身姿,仪态端庄,她生的很是漂亮,肤色白净,瓜子脸,柳叶眉,杏眼微微挑起,鼻翼小巧精致,与重乐有七分相似,但眸光却极为温和清透。这样的沈芳菲,与重乐不像,与沈鹤也不像,想来是朵出于泥而不染的莲花了。思及至此,苏子衿不禁微微一笑,那笑容缥缈的让人猜不出所以。

撞上苏子衿的眸光,沈芳菲一时间觉得不好意思。却瞧见对面的苏子衿朝她弯了弯眉眼,似乎……在微笑?沈芳菲愣了愣,与她对视的那双眸子温和平静,却让人难以看清,即使在笑,也让人觉得有些寡淡,也难怪能让母亲吃瘪,却可以全身而退。

这般想着,她心下越发好奇起来,这样高雅贵气的女子,面纱下究竟有着怎样的面容?

“芳菲,你在做什么?”一旁的重乐瞧见自己的女儿正愣愣的瞧着苏子衿,心下便不悦起来。

“母亲。”沈芳菲低下眸子,掩饰的笑笑:“我只是想这宴会什么时候开始,等的有些乏了。”

“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沈芳菲,你最好不要同那小贱人有什么交集!”重乐自是不信,她分明瞧见苏子衿那小贱人在笑,冷哼一声,重乐盯着苏子衿,眸光闪过怨毒:“那小贱人,待会儿有她受的!”

“是,母亲。”沈芳菲没有再说什么,她知道自己的母亲是个什么样子,也知道自己多说无益,只是心中微微一叹,母亲,你真的觉得自己是那女子的对手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