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冷面阎王,司言/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子衿微微抬眼,逆着光看去,只见来者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他身量极高,宽肩窄腰,身穿雪色纹麟锦衣,黑色金云软靴。墨发玉冠,身姿优雅。英气的眉,高挺的鼻,薄唇抿成一条直线,俊美的仿若仙人一般的脸容上,毫无情绪,冰冷一片。那双漆黑的眸子深邃如夜,却也淡漠寒凉。

这张谪仙似得俊美的容颜,即便面无表情,也依旧可以令天地失色,引得一众女眷几乎失态。

那是,长宁王世子——司言。

微微一笑,苏子衿低眉看向自己手中的茶杯,上好的碧螺春,弥漫着阵阵香气,杯中一两叶的茶叶打着璇儿,霎时好看。

长宁王世子司言,其父司羽乃当今圣上孪生弟弟,当初为昭帝夺储的有力支持者,后昭帝继位封司羽为长宁王。说到长宁王,大约锦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与战王爷同样都是痴情之人,长宁王仅长宁王妃一个女人,而长宁王妃自从诞下司言后,就伤了身子,再无法有孕。故而,长宁王夫妇极为宠爱司言。

长宁王夫妇十分恩爱,司言长到十二岁时,长宁王便做了甩手掌柜,将整个长宁王府都扔给了司言,美其名曰:继承人要从娃娃抓起,自己却带着娇妻云游天下。于是,司言开始执掌锦都十万禁卫军,要知道锦都是大景朝的都城,是一个国家的核心,昭帝从前让司羽掌管,便是因为信任,如今这禁卫军到了司言的手上,更是象征着皇室的绝对相信。

等到司言十五岁,昭帝便让他开始接手飞鹰军、孤狼军,统共五十万大军。那时候的司言,已是权势滔天,与战王不相上下。而如今的司言,不止手握六十万的兵力,他自己还有一批暗卫,皆是武艺高强之辈,至于人数,恐怕也只有司言自己知道。

手握如此重兵,昭帝不仅不忌惮他,反而十分信任。而这间接的,便让许多人想拉拢司言,只是,司言素来是清冷无情的,他基本上谁的面子都不给,只每日里冷着一张脸,面无表情,被称为冷面阎王。

正在众人以为昭帝会大发雷霆之时,昭帝却温和的开口:“司言之前已差人禀了朕,这军中有些事情尚且未了,朕自然不会怪罪。”

苏子衿看了一眼昭帝,大约是天生的帝王,才有这样的魄力,以绝对的信任去相信正确的人,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而不是狭隘偏见,猜度忠臣。

丞相陶行天似乎是料到了昭帝不会生气,只见他神色平静,有些淡淡道:“是微臣误会了,陛下恕罪,也望世子莫要生气。”

老狐狸,苏子衿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陶行天。若是她没有猜错,司言迟到的原因并不是军中之事,而是因为陶行天吧?如今陶行天的言行,不过是在试探司言此人,究竟在昭帝的心中占据怎样的位置罢了。

那边昭帝已然开口安抚:“陶爱卿言重了,不过是误会罢了,朕倒不要紧,只是司言?”

“无妨。”深邃的眸底毫无波澜,司言冷冷开口。

“既是误会,众爱卿便就座吧。”昭帝看了一眼底下,神色温和。

坐在一边的皇后看到这些,亦是神色不变。丞相是她的父亲,她们自然站在一条船上,所以她知晓,这一次的行刺,又失败了。本以为司言南下一年刚回锦都,又加之进宫赴宴,会掉以轻心,却不想还是失败了。

但这也无妨,只是试探罢了,并没有一定可以诛杀他的把握。

“皇上,臣妾安排了歌舞,现下可是要让她们出来表演?”皇后一脸端庄,笑着示意昭帝,只是,她看向昭帝的眼中闪烁着爱意,倒是不难发现。

昭帝点了点头,却不曾去看皇后,这一幕,落在一旁懿贵妃的眼里,令懿贵妃忍不住掩唇笑起来。懿贵妃生的美艳,虽与皇后年纪相当,但是比起皇后的端庄,她自有一股撩拨男子的魅惑。在昭帝的后宫之中,懿贵妃算是比较嚣张的,她身为贵妃,地位是皇后之下,妃子之上的,也就是说仅次于皇后。而她也是宫中唯独生了两个皇子的女人,她的后台是忠勇将军府,忠勇将军府手握重兵,而且世代守卫边疆,于大景朝而言,十分重要。

皇后自然瞧见懿贵妃的笑容,面上分毫不动,心下却有些恼恨。若说这后宫之中,她最厌恶的,大约就是懿贵妃了,这个女人嚣张而聪慧,不好对付的同时也惹人讨厌。这么多年的争斗,她们之间是输赢各半,可不知为何,昭帝就是更为喜欢懿贵妃,这让她几乎恨的牙痒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