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兄妹/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哎呀,你们两兄弟这么紧张做什么?”齐子亦有些无语,难道他是什么十恶不赦的人吗?他不过是好奇罢了,还什么都没做,这两兄弟……简直护妹狂魔!虽心中这般想着,但齐子亦却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模样。

瞧见苏墨和苏宁的维护,青烟是打心眼里欢喜,原来世子和二少爷对主子这样好,想来以后要和颜悦色对待他们了。

“齐世子,你若是依旧对子衿感兴趣,子衿倒是不介意你坐在这儿,只是……”苏子衿弯起朱唇,眉眼带笑道:“只是,这战王府与镇国公府秦晋之好的传闻,不知镇国公府是否承受的住?”

“你……”齐子亦忍不住瞳孔微缩,方才还纨绔不羁的脸容,此刻便严肃了起来。若是让昭帝觉得镇国公府想要与战王府联姻,恐怕……镇国公府的日子也到头了。外人只道镇国公府如何繁荣,如何贵族,却不知这些年,镇国公府一直不敢风头太盛,只因当年的一件事……可这件事,为何苏子衿知道?

她到底是谁?

“长安郡主真是令人刮目相看,”齐子亦恢复邪魅的笑,见苏子衿依旧笑的温和,不知怎的,觉得背脊微凉,好一会儿才道:“那么子亦便不打扰了。”

直到齐子亦离开,苏墨和苏宁才齐齐道:“妹妹知晓什么事?”

这一问,倒是异口同声,苏子衿不由感叹双生子的神奇,而苏墨和苏宁似乎对此习以为然,紧接着,苏墨又道:“为何妹妹说的话,他显得有些害怕?”

“莫要说因为我们,他才离开的。”苏宁似乎料到苏子衿会这般唬弄他们,只见他哼了一声,自得道:“齐子亦是什么人,我可是一清二楚。”

“子衿岂会随意唬弄哥哥们?”苏子衿浅笑着说,虽然方才她是真的打算唬弄过去的,但这时候却一副无辜的样子,继续道:“不过这件事,是子衿偶然听闻,若是哥哥们答应不对子衿刨根问底,子衿愿意相告。”

其实,这件事真的是苏子衿偶然知道的,告诉他们倒是无妨,就怕他们追根问底。对于这样真心待她好的人,她实在不愿相骗。

“好。”苏宁不假思索道。

见苏宁应好,苏墨随之也点了点头。

苏子衿见此,便缓缓笑道:“我从前听人说起,先皇驾崩之前,镇国公府是先皇贤妃的母族,故而陛下继位之前,镇国公府支持的是贤妃之子,那时的三皇子司默。后来先皇驾崩,司默并未参与夺储,而是突然人间蒸发,没有了司默的存在,这镇国公府便就此罢手,最后才得以保全。”

“虽然陛下没有在登基之后绝了国公府这个后患,但是,这其实还是归咎于国公府这些年一直安分守己,没有再让子孙致士。便是姻亲一事,也从来就低不就高。于是,陛下才没有去动镇国公府。”

这件事,也是许多年前那个人告诉她的,那时候她不太懂朝堂局势,只觉得这大景朝的皇帝太过仁善,毕竟司默行踪不明,哪日司默归来,岂不是个极大的毒瘤?可如今想来,哪个夺得龙椅的皇帝是个好相与的呢?只不过镇国公府根深蒂固,无法轻易动弹,再加之镇国公府自知危险,早早便做了识相的举动,譬如如今镇国公府的国公夫人叶氏的存在,虽说商业在大景朝并不卑贱,但试问哪个王侯贵族不是娶门当户对的女子呢?而镇国公府从来都是高门贵族,再怎么也轮不到皇商叶氏。因此,昭帝对镇国公府的不作为,不过是没有理由再去动镇国公府一分一毫了。

苏子衿的话一说完,苏宁和苏墨便诧异起来。竟还有这样的事情?难怪方才子衿一说镇国公府与战王府的牵扯,齐子亦便被吓的白了脸色。毕竟战王府手握兵权,若是让陛下看到国公府的世子企图接近战王府的女眷,那便意味着镇国公府有所举动,依着上位者素来都揣着的猜忌之心,镇国公府大约是真的万劫不复了。

只是,这事便是他们都不知道,苏子衿又怎么知道的呢?

见苏墨和苏宁不由自主的将目光落到她的身上,苏子衿不禁弯起嘴角,轻笑着提醒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听苏子衿这么说,苏墨皱了皱眉梢,却只能为之一叹。原先他和父亲都对子衿甚是提防,可如今见子衿连这事都告知,又觉得其实子衿并不会加害于他们,只是她又怀着怎样的目的呢?

而苏宁只是耸耸肩,倒没有想太多,他与战王妃同样,为人十分简单,并且对苏子衿更是全心全意的信任,他并不是愚蠢,只是喜欢简单一点活着,苏子衿既是他妹妹,那么便是护着她就好。

与此同时,战王夫妇亦是时刻注意着兄妹几个人的举动,尤其是战王妃,见苏墨和苏宁都这般护着苏子衿,心下便宽了几分,毕竟苏子衿的疏离,她自己可以不介意,就怕儿子们年轻不懂事,令兄妹三儿生了间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