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封赏/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轮歌舞结束,昭帝挥退了那些人,不怒自威的脸上浮现一抹笑意:“司言南下整整一年,为百姓殚精竭虑,今日朕就要好好赏赏你。说说看,你想要什么?”

见昭帝看着司言那温和十足的模样,底下的臣子们各怀心思。尤其是家中有女初长成的官员们都忍不住在想,这个锦都女子梦寐以求、朝堂之上权势滔天的男子,如今年已二十一,却依旧独身一人,若是能够将自己的女儿送到他府上,即便是做妾,想来也是美事一桩。

可……一想到三年前司言的所作所为,他们便又打消了念头,不敢轻举妄动。三年前,司言十八岁,那时候便有臣子打了这番注意,想做司言的丈人,于是,尚书府柳大人便偷偷将嫡女送到了司言府上,却不想,人刚踏入司言的长宁王府,便死了个彻底被丢在尚书府的门口。柳尚书虽怒意滔天,但鉴于司言的权势,不敢上告御状。未曾料到的是,柳大人这尚书之位也走到了尽头,被查出贪污一事,人头落地。而那带头查抄尚书府的,便是司言。

从那之后,再没有官员敢随意给司言送女人了。

那厢,司言听到昭帝点名,只淡淡起身抱拳,面无表情道:“臣只是尽了本职,陛下无须赏赐。”

清清冷冷的嗓音,丝毫听不出情绪,便是面色也冷的仿若冰块。而说出来的话也这般直白,以至于连委婉都不会,大约这世上,除了司言,再没有人敢这般跟天子这般说话了。虽说天子问赏,大多数臣子都要推辞一番,但并不没有像司言这般冷硬,而是更加委婉,至少让人听着舒服一些。

只是,昭帝显然并不在意,亦或者习惯了司言的态度,只见帝王威严的脸色一如既往的温和,道:“朕知晓你素来只做实事,但这份赏赐,朕是一定要给你的,否则天下人岂不是要笑话朕赏罚不分?”

说着,昭帝便又继续道:“说说吧,想要什么?”

司言垂下眸子,神色依旧冷淡,说出来的话也没有任何起伏:“臣并无所求。”

“那朕便许你一诺,若是你来日想要什么,便与朕说。”昭帝眸光温和,有些慈爱道:“你是朕的亲侄子,又为朕做了这么多事情,朕便将此龙佩赐予你。”

昭帝的话一落地,便众皆哗然。就连苏子衿也不由诧异,这龙佩是什么?是大景朝天子的圣物,象征着权利的巅峰,仅次于皇帝的存在,那东西虽不比玉玺重要,但却也相当于玉玺了。可以说,拥有龙佩的人,甚至比太子尊贵,而若是司言以龙佩为诺,向皇帝索要储君之位亦是可以得到。历代只有天子欲将皇位禅让与兄弟才会授以龙佩,那……如今昭帝的意思?

一时间,众人神色各异。苏子衿看了一眼战王爷,见他俊逸的脸容浮现震惊之余,还多了几分凝重,心下便有些好奇昭帝的举动,难道昭帝真的那么荒唐的想让司言接他的位?可再看司言,那人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此时已挺拔的站在原处,谪仙似的脸容冷漠一片,以致于闺阁小姐们一个个看眼珠子都要掉出来,哪里还管龙佩不龙佩?

其中脸色最差的,要数皇后和贵妃几个了。她们不是不知道昭帝素来疼着这个侄子,不然也不会给他如此多的兵权。但侄子毕竟只是侄子,不是亲生儿子啊!纵然司言如何优秀,她们也从未想过,有一天昭帝会将龙佩轻易的赐给他,而且是在这样众目睽睽之下,难道昭帝是想让司言做储君吗?

陶行天眯了眯眸子,他活了六十岁,什么事情没见过?可唯独昭帝这样的举动,他是死也猜不到的。但作为朝堂上多年的老狐狸,他很快便冷静下来。转念一想,昭帝若是真的想立司言为储君,为何不在私底下将这龙佩给他?而是这般明目张胆,简直毫无顾忌。莫非……

“陛下,这龙佩万万不可轻易赏赐啊!”就在众人震惊的时候,两朝阁老公仪泰急急的便走到了正中央,跪拜道:“请陛下三思而后行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