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龙佩/将军策:嫡女权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公仪泰是两朝阁老,如今已七十有余,从来以性子耿直闻名。他崇尚纲常伦理,自是不愿看到有一日改朝换代,皇位落到了一介世子手中。

“公仪阁老,朕此举不过是赏赐司言之余,为司言正名罢了。”昭帝倒也不恼火,只淡淡的看向公仪泰,喜怒不辨道:“司言效忠于朕,为我大景朝殚精竭虑,朕自是不能亏待,这龙佩不过区区物件,只聊表朕许以司言的承诺,为何不能轻易赏赐?”

一句为司言正名,一句司言效忠于朕,苏子衿莞尔一笑,看来,这天子是知道了司言被他人忌惮的同时,也被他的好妃子、好臣子们时刻盯着刺杀。而他的真正目的,只是以示警告罢了,警告那些背后搞小动作的人及时收敛,否则他们支持的皇子必无法成为储君!

看来,这昭帝真的非常信任司言,虽不至于真的以储君之位相赠,但却一定要保全他的安危。

苏子衿看明白的事情,朝堂上那些老狐狸又岂不明白呢?只见皇后眼神有一瞬间的阴郁,而陶丞相亦是皱了皱眉头。一时间,那些惊骇的表情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不愿相信的颓废。

“阁老退下吧,”昭帝龙袍一挥,不容置疑的便吩咐左右道:“来人。将东西给朕取来。”

公仪泰不得已便退了下来,脸上沉痛之余,看司言的眼神越发无奈。这个身为当事人的司言,不仅没有丝毫表情,而且连最起码的喜怒哀乐的都没有,只冷冷站在原处一言不发,叫人心中实在发堵。

而公仪泰都拗不过昭帝,其他人更是不敢出头,只默默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个个眼观鼻子,大气不敢喘一个。

很快,昭帝身边伺候着的喜公公便将龙佩取了来,而后在昭帝的示意下,拿到了司言的面前。

司言也不推脱,修长的手接过龙佩,神色寡淡道:“多谢陛下赏赐。”

于是,一大堆朝臣、贵妇和闺阁小姐便齐齐呼道:“陛下贤明,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待到场面再次平静,所有人都坐好了,昭帝便又看向战王爷,亲厚的笑道:“苏彻,你家中的长安何在?”

苏彻是战王爷的大名,昭帝与战王爷情同手足,大抵是满朝文武皆知的事情,故而昭帝如此亲切的唤战王爷的名字,所有人都习以为常。

被点名的战王爷也十分沉稳,只见他起身拱手,笑容爽朗道:“陛下,小女长安在此。”

说着,他便指了指苏子衿,而苏子衿也在青烟的搀扶下起了身子,不疾不徐的行了个礼,微微一笑道:“子衿参见陛下。”

苏子衿如今身子骨的不好是所有人有目共睹的,先前还有人对她的病存有疑虑,觉得她可能故意装病,但如今却看的清楚。一个真的身子弱的人,久坐之下,自己是很难起身的。而苏子衿如今要人搀着,恰恰便是这个理儿了。

一时间,全场焦点便落到了这两父女身上。

一些女眷看到战王爷苏彻,都不由有些心动,这个将近四十岁的男人,看起来依旧年轻俊美,他的身材高大威武,俊逸挺拔,因为常年驰骋沙场的缘故,俊逸的脸上带着一股子血性和刚毅,不似锦都的公子哥们,这是一种成熟野性的美。

苏子衿看在眼里,面纱下的朱唇微微抿起一个弧度,让人不易察觉,她先前便知道战王爷生的好看,毕竟苏墨和苏宁几乎与战王爷一个模子刻出来,可说实在的,她自己对于美色不太看重,故而即便看到司言的时候,她依旧内心淡漠,只是没有想到,战王爷都这把年纪了,竟然还如此抢手?

昭帝点了点头,神色温和的问道:“朕听闻长安自入王府以来便汤药不断,如今身子可是好一些了?”

“谢陛下关怀,子衿已是好些了。”苏子衿笑着开口,桃花似的眸子微微弯起,瞧着便给人一种温顺而安静的感觉。

感受到无数的目光落到自己身上,苏子衿倒是心中平静,只是,就在苏子衿笑起来的时候,明显发现一道冰冷的目光落到自己身上,于是,她脸上的笑意在那一瞬间越发的浓厚起来。

“嗯,那便好。”昭帝说着,忽然话音一转,情绪莫辨道:“不过,长安今日怎的戴着面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